【091】阴死燃灯_封神夺艳记
家庭小说 > 封神夺艳记 > 【091】阴死燃灯
字体:      护眼 关灯

【091】阴死燃灯

  “死神,寡人算到此犬与你有仆主之缘,还不快快收下它。”萧遥见到昔日的老将张桂芳成为了今时的死神,心中唏嘘不已,语气温和的向死神出声说道。

  “谢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死神闻言一愣,接着看了一旁的地狱三头犬一眼,心中不由一阵喜欢,死神连忙向萧遥拜谢,接着带着地狱三头犬去了第二空间。

  “父皇,死神是谁?孩儿怎么未曾听说过。”哪吒对于萧遥没有把地狱三头犬赏给他的事情有些闷闷不乐,嘟起小嘴向萧遥出声郁闷道。

  “哈哈哈----”萧遥闻言,顿时仰天大笑:“此事是父皇的秘密,暂时不告诉于你。时间耽搁不早了,哪吒你继续去追杀李靖。记住,不要真杀!他毕竟对你有过养育之恩,与你父子一场,又是父皇昔日的宠将,再加上你母亲是个念旧情的人。唉,李靖啊李靖,你真的让寡人好是为难啊。”

  其实,萧遥所言有假,只是萧遥抢了人家的妻子,心中总觉得的对不起李靖。要知道随着萧遥的修为愈来愈高,萧遥知道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萧遥逐渐变得成熟了起来。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害怕的大学生萧遥!

  萧遥直觉感到自己成圣的日展子快要到了,只是差了一线,少了些机缘。

  “是,父皇。”哪吒闻言,心有疑惑,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顺着萧遥指给的方向,向前方李靖追杀而去。哪吒踏起风火二轮,追干李靖。不到半个时辰,哪吒便看到李靖在前边驾着土遁,哪吒心中一喜,连忙怒喝一声:“李靖休走,本殿下来了!”

  李靖看见哪吒再次追来,心中顿时大骇,叫苦不已的暗想道:“这道者可谓失言!既先着我走,就不该放那孽种下山,若是为我,今没多时,便放孽种来赶我,这正是为人不终,怎生奈何?”李靖无可奈何,只得往前加快逃命。

  话说李靖被哪吒赶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在危急之际,只见山岗上有一道人,倚松靠石而言道:“山脚下可是李靖?”

  李靖抬头一看,见一道人,连忙上前拜道:“燃灯师父,快救小徒!”

  那道人闻言,长眉一挑,出声问道:“爱徒,为何惊骇?”

  “哪吒追之甚急,望师父垂救!”李靖闻言,连忙跪身拜求道。

  “快上岗来,站在为师后面,待为师救你。”那道人闻言,微微点了一下,满脸虚伪之色的笑声说道。

  李靖上岗,躲在那道人之后,喘息未定,只见哪吒风火轮响,不久便赶至岗下。哪吒看见两人站立,便冷笑一番,在心中暗想道:“难道这一遭又要吃亏了吗!嘿嘿,反正父皇在暗中,就是圣人来了,也有父皇顶着,哈哈。”哪吒心有所定,秀眉一挑,踏着风火轮往岗上来。

  “来者可是哪吒?”那道人见到哪吒到来,满脸虚伪之色的笑声说道。

  “正是本殿下,你这道人为何叫李靖站立在你后面?”哪吒闻言,怒气冲冲的冷哼道。

  “你为何事赶他?”那道人闻言微微点了一下头,一双贼目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向哪吒冷声喝问道。

  “因为本殿下要杀他这个不忠不义的叛贼!”哪吒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既在五龙山讲明了,为何又要杀他,是你失信也。”那道人还不知道太乙真人和文殊广法天尊已经被灭,满脸怒色的向哪吒沉声喝问道。

  “哼,兀那道人,你莫管闲事,今日本殿下定要拿他,以泄心中所恨!”哪吒闻言,满脸怒气不屑的冷哼道。

  “你既不肯!李靖,你就与他杀一回让师尊看看。”那道人闻言,同样动怒,怒不可止冷哼道。

  “师父,这畜生力大无穷,末将杀他不过。”李靖闻言,顿时炼成苦瓜之色的出声说道。

  道人站起来,对着李靖低喝一声,,在李靖脊背上飞快的打了一巴掌,满头大汗的向李靖出声喝道:“你快去杀他,有师尊在此,一切都不妨事。”

  李靖闻言,只得硬着头皮,挥刀向哪吒砍去,哪吒持火尖枪来迎。父子二人战在山岗,有五六十回合。哪吒这一回被李靖杀的汗流满面,遍体生津。哪吒火尖枪招架不住,暗自沉思道:“李靖原来打不过我,方才这道人啐他一口,扑他一掌,其中必定有些原故。待我卖个破绽,一枪先戳死那道人,然后再拿李靖。”哪吒想着将身一跃,跳出圈子来,一枪向道人飞刺而去。

  道人见状,目中杀机一现,把口一张,一朵白莲花喷出,飞快接住了哪吒飞刺而来的火尖枪。那道人无比愤怒,声音阴冷的向哪吒冷喝道:“你这孽障!你父子厮杀,本道祖与你无仇,你怎的刺本道祖一枪!要不是本道祖白莲架住。不然,本道祖反被你暗算。这是何说?”

  哪吒闻言,怒不可止的大声喝道:“先前李靖打不过本殿下,你叫他与本殿下杀战,你为何啐他一口,掌他一下。这分明是你弄鬼,使本殿下战不过他。我故此刺你一枪,以泄其忿。”

  道人闻言,顿时大怒,哪吒冷笑,把枪展一展,又劈脑刺来。道人跳开一旁,袖儿望上一举,只见祥云缭绕,紫雾盘旋,一物往下落来,哪吒身体内九道火龙瞬时冲天而起,凝聚幻化成一火罩,把那宝塔法宝给顶在半空中,两宝顿时僵持不下。

  道人见状顿时神色大变,李靖则是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怀中的七层玲珑宝塔,怎么会有两个宝塔出现!

  燃灯道人左右谨慎的看了一眼,二话没说,连法宝也不要了,扭头就跑。

  “燃灯,你想要往那里逃?!”十二根黄金巨柱瞬时拔地而起,把燃灯道人困在其中,十二道毁灭魔雷向燃灯道人当头轰下。身着黑衣的萧遥,一脸冷酷之色从虚空中现出身来,目似冷电,盯着燃灯道人,冷声沉喝道。

  “父皇,快把他变成狗!”哪吒见到萧遥出现,顿时满目喜色,小手指着被困在魔兵炮烙中的燃灯道人,张牙舞爪的大声狂喝道。

  “陛下----”李靖见到萧遥出现,则是面如死灰的哀呼一声,“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燃灯道人胸口里金光一闪,一条黑色纹龙项链突然掉落在大阵之中,萧遥一双星目瞳孔瞬间紧缩,转眼间一片血红,红的诡异妖邪,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萧遥体内散而出。哪吒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向萧遥大声急呼道:“父皇,您怎么啦。”

  “好你个燃灯道人,好你个燃灯道人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寻来全不费功夫!天意天意啊。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只能死!燃灯,你三年前杀寡人爱妻,今天寡人要把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永不生,受那地狱冥火焚烧元神魂魄之苦!”萧遥双目血红,紧紧盯住在炮烙里不住挣扎的燃灯道人,咬牙切齿的咆哮怒吼道。

  “啊----啊----”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嚎声由燃灯道人口中出,燃灯道人的四肢先后由萧遥一寸寸的撕碎,燃灯道人的元神魂魄活生生的被萧遥运用无上魔功撕裂开来。燃灯道人的三魂七魄没一个是健全的,不是少胳膊就是缺腿!被萧遥活生生的钉在炮烙金柱之上!

  折磨元神魂魄这仅仅只是开胃小菜,折磨生命印记,先天灵识才是真正的大头菜!

  不知什么时候金吒和木吒已经被放了出来,他们和李靖都是开过天眼的修炼者,看着萧遥血腥残忍的手段,三人心中无不打了个寒颤,差点吓死过去。

  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现在燃灯道人就是生不如死!

  “阿弥驼佛!”一声浩大的佛号突然响起,只见一片金光从西方天际飞射而来。

  “准提,你来得正好!寡人正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萧遥心中好似早就知道准提道人要来似的,萧遥继续折磨着燃灯道人,连眼皮也不抬上一下,对脚踩十二品莲台而来的准提道人阴声冷喝道。

  “陛下,此话怎讲?”准提道人闻言一愣,又看了一眼被萧遥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燃灯道人,眼皮一跳,有些疑惑的向萧遥急声问道。

  “哼,此话怎讲?!好一个此话怎讲!”萧遥闻言,剑眉紧锁,冷哼一声,召唤出死神,让他继续折磨燃灯道人,萧遥自己则是大步来到准提道人身前,准提道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等准提道人回过神来,才现自己心中竟然有些畏惧萧遥,被萧遥魔威所吓,不由一阵羞恼成怒,老脸通红。

  “准提啊准提,你们西方教向来喜欢渡人成佛,说什么与你们西方教有缘。你前来此地,该不会想要告诉寡人,那燃灯道人是你们西方的有缘人,要寡人放了杀妻仇人吧。准提,你当真以为寡人的气量会那么大吗?”萧遥见状,冷笑一声,直视着燃灯道人,阴声冷道:“寡人有一种预感,好似寡人不日即将成圣!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陛下,你此话是何意思?那燃灯道人确实与我西方教有缘!”准提道人被萧遥忽悠得一愣一愣得,根本跟不上萧遥的跳跃式思维,等准提道人明白过来萧遥这是**裸的向自己威胁恐吓后!准提道人脸色一变,眼神顿时变得一片冰冷,与萧遥针锋相对道。

  “好好好。”萧遥闻言,连说三个好字,直接和准提道人撕破脸道:“准提,你记住一件事情,在这个天地之间,混元圣人并非是真正的永生不死的!混元圣人之上还有天道,天道之上还有大道!大道之下亦有天罚!”

  “天罚!”准提道人闻言,惊呼一声,脸色数变,“噌噌噌”一连倒退十多步,连连摇头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师尊的预言难道都是真的!”

  “你是----”准提道人心中杀机已现,冷冷的盯着萧遥,沉声冷道。

  “我不是。”萧遥微微摇了一下头,冷笑道:“不过,寡人可以与你做一场交易!你看这人命格如何?是否是贵不可言?若是准提圣人你能够渡他成佛,荣登极乐,必是一场大功德!”

  “如此甚好。”准提道人闻言,看了一旁的李靖一眼,眉头一皱,冷笑一声,抬手抓起李靖,转身破碎虚空而去。

  “金吒,木吒,你们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拜谢父皇,父皇助你们父亲成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金吒,这七宝金莲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护身法宝,你就先拿着用吧。这文殊也亏他是个大罗金仙,连像样的法宝都拿不出几件来。那个木吒啊,父皇算到那个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与你有一段师徒因果要了,听说他那把吴钩剑是一件不错的仙兵,你快带父皇去那九宫山,杀了普贤真人,为你取宝。”见到准提退走,萧遥白眼一翻,接着面色阴沉的来到金吒和木吒身前,由上而下,宛如高高在上的魔神俯视众生般俯视着二人,冷声笑道。

  金吒和木吒闻言心中一颤,面对着萧遥**裸的威胁,又见萧遥连准提圣人都能够退走,又听萧遥说自己不日即将成圣人。金吒和木吒二人相视一眼,交换一下意见,顿时满脸堆笑,神色恭敬谦卑的向萧遥俯身跪拜,三跪九叩道:“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遥闻声见状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大笑道:“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再说,你们修道求得是个什么,不就是长死不死,永生不灭吗?这些别人给不了儿臣们,父皇却是有这个能力给你们?跟着父皇混,准没错。殷玄、殷黄两位爱子,你们说父皇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

  萧遥确实够阴毒的,连金吒和木吒的姓氏都给改了,直接跟着他姓汤曰殷!

  “儿臣拜谢父皇赐名。”金吒和木吒闻言,两人心中狂颤两下,接着感动得热泪满面向萧遥再次三跪九叩拜谢道。

  “嗯。能屈能伸放为大丈夫!两位爱子,你们在心里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父皇也不会把事情做的那么绝,以后李靖就是西方教的李靖古佛,地位嘛!在西方教中那是二圣之下第一人!他日你们若是见到李靖,千万要以子父之礼待之,李靖毕竟是你们的生身父亲对不对?父皇虽然是你们的继父,但是绝对会把你们视若亲生对待。正儿他们有的,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哪吒,还不快来拜见你三哥四哥。”萧遥见到金吒、哪吒,哦,不,准确的说是殷玄、殷黄二人被自己的话感动得痛哭流涕,心情大好,但是本着治本去根的道理,萧遥还是需要向殷玄、殷黄二人敲打敲打。

  “是,父皇。”殷玄和殷黄兄弟二人牙齿激动的几乎快要咬碎了,萧遥说的话那是**裸的警告,萧遥话中隐含的意思就是,如果他们做的好,萧遥和李靖的事情就算真正的了结了,如若不然,嘿嘿,别怪萧遥他翻脸不认人!心狠手辣。

  “三哥四哥,待会儿五弟带你们去皇宫里玩去。”哪吒心中对萧遥崇拜得简直无以复加,五体投地,心中自豪无比。哪吒也不是小气之人,当然也不敢小气,哪吒在萧遥眼神的示意下,连忙笑容满面上前扶起殷玄、殷黄二人,亲热无比的说道。

  “谢谢三----五弟。”殷玄殷黄兄弟二人,连忙作神色惶恐装的向哪吒还礼道。

  萧遥心中有自信,只要给他一段时间,萧遥绝对可彻底征服殷玄殷黄兄弟二人,让他们把“认贼作父”进行到底。

  总得来说,萧遥这次出来,收获不错,除去了两个生死仇敌,又把燃灯道人给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萧遥怕燃灯别一不小心的被自己给挂掉,又好好祭炼一番燃灯道人的三魂七魄,让他在第二空间中受那五百万不死族人日夜不休的折磨!

  普贤真人可能已经得知文殊广法天尊和太乙真人被灭掉的消息,竟然在萧遥带着三个宝贝儿子赶到之前亡命而逃。萧遥没有办法,只得血洗了九宫山白鹤洞。最后萧遥又用盖天印把整个九宫山给砸进地海深处。

  “母亲大人,孩儿想死您了。呜呜----”殷玄、殷黄见到殷十娘后,顿时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巨大委屈全部泄了出来,埋在殷十娘脚下嚎啕大哭,哭得是天惨地淡,日月无光。

  弄得萧遥好似做了对不起他们兄弟二人的事情似的。不过,萧遥也稍微做了那么一点过份的事情。

  “陛下,您这样做,岂不是让靖哥----李靖绝了后,让李家断了香火。”殷十娘好好出言柔声软语安慰殷玄、殷黄兄弟二人一番,让哪吒和齐天大圣把他们兄弟二人带走后,殷十娘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有些恼怒的怒瞪着萧遥,娇声冷道。

  “十娘宝贝,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萧遥哥哥是那样的人吗?十娘亲亲,你别忘记西方教中有一门欢喜佛功,是不避讳娶妻生子的。搞不好,几天过后,李靖就在西方教中弄出个小光头来。”萧遥一把抱住生气的殷十娘,大手伸入殷十娘衣服中,抓住殷十娘一只肥硕的圣女峰,一边大力**起来,一边无耻至极的向殷十娘**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