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后宫_封神夺艳记
家庭小说 > 封神夺艳记 > 【086】**后宫
字体:      护眼 关灯

【086】**后宫

  “啊----啊----弟弟----爱----爱得好----好棒----”长公主呻吟着。此时萧遥改变爱弄的度,如狂暴雨般急爱弄,爱得长公主**大叫:“啊----姐姐**----姐姐爽死了----”萧遥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长公主的泄出,萧遥这样**了几下,也随之爆了出来。

  完事之后,萧遥和长公主,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长公主有点娇羞的吻着萧遥,轻轻呢喃着:“啊,弟弟,你好棒,姐姐舒服死了,你干得舒不舒服?”萧遥抚摸着长公主娇美的**,渐渐的,萧遥的百战神枪又硬了,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萧遥把长公主放倒,细心的看着她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圣女峰,以及那个长满了仙林花草的九幽魔洞口。

  萧遥的嘴含着长公主的乳红旋转的咬,轻轻的含。萧遥含糊地道:“叫寡人好哥哥----”见长公主娇羞地不肯叫,萧遥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她的九幽魔洞内。好多的仙水果汁,有点黏黏的,仙水果汁是越来越多,长公主的**声,也越来越大声。

  “嗯----哦----好痛快----弟弟----不,好哥哥----姐姐要你----要你快爱姐姐----姐姐好痒----”看到长公主变得如此**,如此的放浪,萧遥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她叫,萧遥将百战神枪对准了长公主,用力一刺,已整根尽底,比上一场更急**,爱得长公主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

  “好哥哥----用力的爱----少快用力----快----姐姐爽上天了----啊----”萧遥的百战神枪在长公主的九幽魔洞里进进出出,**了阵阵的响声,仙水果汁早已浸湿了他们的仙林花草,萧遥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爱,使劲的爱,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长公主搞得半死不活,**四起,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惊人。

  长公主的双腿,紧紧的勾住萧遥的腰,她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她是太兴奋了,太舒服了。一波又一波的仙水果汁,射向萧遥的大枪头,刺激得萧遥好不爽快,此时的长公主陷入了弥留昏迷状态,百战神枪就这样重重的爱入,又狠狠的顶,萧遥的百战神枪没有因为如此狂爱而萎缩,依然视九幽魔洞无物,依然挺坚如铁。由重,快,狠,而转变为轻、慢、柔,到最后爆了才停下来。

  长公主九幽魔洞像经过这次重重**,就像了大水灾一样,氾滥成灾,她丰臀下的石板,几乎湿了一半多,长公主只有那喘息的份,整个人像昏死一般,静静的躺着。过了好长的一段的时间,长公主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轻声说了几句话:“弟弟,姐姐被你爱死了。

  “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们再回去。”萧遥满脸爱怜之色的柔声说道。

  “好哥哥,你爱得姐姐都不能起来了,你真猛,真狠!”萧遥闻言心中一荡,笑道:“但刚才姐姐却似嫌弟弟爱得不够力道呢!”长公主闻言芳心不禁又羞又气,玉靥上丽色羞红娇晕如火,难以自抑,突然长公主感觉萧遥的大手已移往自己淫滑湿漉的下身,长公主不由更是得羞红双颊,星眸紧闭,优美修长的雪嫩**含羞紧夹。

  萧遥盯着玉人那羞不可抑的晕红丽靥,暗叹真是人间尤物。荡妇的贞洁和贞妇的放荡一样,都是让男人疯狂着迷。萧遥“嘿嘿”一声**,俯在长公主耳边低声道∶“姐姐,想不想再次尝到那种绝顶**的滋味呢?”长公主芳心慌乱如麻,又喜又怕、又羞又想。却又感到羞赧万分。哪敢启齿应答,故而杏目一瞪,徉怒娇嗔道∶“让开,我要起身穿衣!”

  萧遥嘻嘻说道∶“美人儿姐姐,装什么呢?”说着将长公主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娇软玉体压在身下。强行分开长公主修长雪白的**,挺起百战神枪,不待她反抗,直接就狠狠地往她那竟然有了些湿润的九幽魔洞中顶进去。长公主一声娇啼,觉得粗大的“它”的进入好充实,**。一股邪恶**的需要从她腰间迅升起。那根又陌生又熟悉的百战神枪曾经带给长公主的**快感又隐约浮上芳心脑海。她感觉到“它”向她体内深处滑去,越来越深入。本就娇小**的九幽魔洞渐渐又被“它”顶入、涨满,让她觉得好胀、好涨。

  萧遥的百战神枪一次又一次深深**长公主**娇小的九幽魔洞,一连串的强烈冲击,使得长公主忘情的不住的娇啼迎合,四溢。突地,萧遥一手搂住长公主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用力提起,自己则坐在石上,双腿伸展,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来,而那根粗大的百战神枪依然在长公主那紧凑的九幽魔洞中继续爱动。娇羞迷乱中的长公主,像一只**可爱的小羊羔一样柔顺地任萧遥搂腰提起,陡然见到自己和萧遥这样面对面地**裸地紧密交合,不禁晕红双颊,霞生玉腮,她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含羞紧闭,一动不敢动。

  萧遥将长公主娇软无力的****拉进怀里,用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圣女峰,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渐渐又因充血勃起而硬挺的可爱乳红在胸前的碰触,百战神枪在长公主天生紧小的九幽魔洞中一上一下地顶动起来。长公主感到“它”进得更深、更能触到一些平常交合姿势触碰不到的地方,一种新鲜、麻痒的刺激传上她的芳心,完全彻底的沉入欲海狂涛中。一双如藕玉臂收拢紧缠萧遥颈后,如脂如玉的修长美腿使劲盘在萧遥股后,将萧遥紧紧夹住。

  “嗯----唔----哎----嗯----唔----哎----嗯----嗯----”长公主羞羞答答地娇啼婉转,妩媚呻吟起来。萧遥耳闻典雅高贵的长公主如大师般的奏乐,更是使劲反反覆覆地在长公主体内深处顶动着,力度越来越大,巨大无比的百战神枪如无人之境在长公主那**万分、渐渐开始润滑的娇九幽魔洞中进进出出。一浪一浪的**袭来,长公主迷醉的一塌糊涂,忘情的呻吟,使力把那一对娇小坚挺的可爱乳红随着他在她下身九幽魔洞中的**、顶入,不断地摩挲触顶着他**的胸肌。百战神枪在长公主紧小玉体内的**顶入越来越猛烈,长公主的一颗芳心轻飘飘地升上云端。她只感到一股又一股温热的暖流又从下身深处流向体外,湿透了她和萧遥身体的交合处。

  萧遥猛地扳过长公主的香肩,埋在长公主那怒耸娇软的雪白圣女峰沟中,舌头含住一粒因情动而羞羞答答地勃起硬挺、嫣红可爱的娇小乳红一阵狂吮浪吸。长公主晕红着可爱的俏脸,秀眸含羞轻合,她现魔洞里仿佛地震般瘙痒起来,好似蚁爬虫行。这时她忘了一切,只知需要萧遥的百战神枪疯狂猛烈的爱弄,她需要萧遥的百战神枪把她最深处的魔核捣碎,长公主迫切地希望重登那**蚀骨的爱欲之巅。欲罢不能地全身**都开始随着他的百战神枪的**、顶入一起一伏,频率越来越快、起伏幅度越来越大。萧遥一手紧搂住长公主那娇软无骨的纤纤细腰,帮助她那一丝不挂、令人眩目的绝美玉体起起伏伏。另一只**邪万分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伊人那雪白无瑕、娇滑柔嫩的光洁玉背上一片细滑如玉的冰肌玉肤。

  肆意粗暴地蹂躏糟蹋、**摧残着长公主那比鲜花还娇嫩的雪白玉体,使得典雅高贵、美貌动人的长公主在萧遥**一味的抵死逢迎、婉转相就,被百战神枪**得不停的婉转娇啼。随着萧遥越来越勇猛的**、顶入,长公主已然将近**高峰,雪白**的柔软**的起伏越来越剧烈。突地,萧遥粗大的百战神枪又一次狠狠深深地**她的九幽魔洞最深处,紧胀着她那娇小**的魔洞洞壁。萧遥顿时听见长公主一声高呼,魔洞内的柔软一阵剧烈的收缩,紧紧地缠夹住粗壮滚烫的百战神枪,魔洞里更是火热娇羞地死死缠绕在庞大的枪身上一阵无规律的抽搐、痉挛,长公主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猛筛,全身像蛇一样地紧缠着萧遥的身体。

  长公主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臀,把身体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丝,气喘咻咻地**,萧遥眼见长公主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心摇神驰。加上百战神枪被紧九幽魔洞包住,紧暖得不动不快,搂住长公主的细腰便又是大起大落,猛抽狠爱,毫不留情。每次抽到头、而爱到底,到底时再扭动**,旋转、摩擦,只爱得长公主浪声大叫:“啊----噢----姐姐要死了----啊----”长公主梦呓般的呻吟不已,萧遥则越爱越猛,长公主被爱得欲仙欲死。

  长公主娇喘连连:“噢----又泄了----”说完放开双手双脚成“大”字形躺在石上,一动不动,**过后,两个**裸的男女在交欢合体的极度快感的余波中相拥相缠地瘫软下来,长公主娇软无力地玉体横陈在石上,香汗淋漓,吐气如兰,娇喘细细,绝色秀靥晕红如火,桃腮嫣红,娇羞万般。

  “母后,太妃娘娘,你们把寡人用秘法叫过来干什么,寡人还没有在大姐身上爽够呢。是不是你们春心荡漾,心痒难耐,想要寡人来好好爱你们啊。”萧遥满脸无赖的上前一把抱住皇太后和太妃娘娘,开始左右亲吻起皇太后姐妹二人来。

  “陛下哥哥,你看前面的那个花亭里是谁?”太妃娘娘被萧遥吻得娇靥绯红,娇躯酥软,媚眼如丝的望着冷俊强壮的萧遥,伸手指向前方娇声说道。

  “是美女!”萧遥闻言,神色一怔,接着顺着太妃娘娘的白嫩小手向前望去,只见一个身着蓝色衣裙的绝色美女正坐在花亭里看着四周的鲜花呆。萧遥心中一颤,下意识的惊呼出口。

  “皇儿陛下,那是你二姐柔水啊,是你太妃娘娘的唯一的女儿呀。”皇太后闻言见到萧遥一副**好色的模样,妩媚的白了萧遥一眼,右手在萧遥腰后的软肉上用里掐了一把,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是二姐啊。”萧遥闻言,神色一阵尴尬的说道:“多年不见,二姐已经变得如此美丽,寡人差点认不住出来了。”

  “陛下哥哥,你敢不敢把你二姐也要了。”太妃娘娘羞红了脸,用挑衅的眼神看向萧遥,向萧遥推销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来。

  “敢,怎么不敢?!大姐寡人都敢上,也不差二姐、四妹她们几个。”萧遥闻言,高傲的扬起下巴,无比牛逼的大声说道。

  “淫君!”皇太后和太妃娘娘闻言一呆,被萧遥粗俗的言语给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过后,皇太后和太妃娘娘齐齐向萧遥白了一眼,娇呸一声,手拉手的逃开了萧遥的怀抱。去为陷入昏迷中的长公主到附近的小溪中清洗身子去了。

  柔水公主当年可以朝歌最年轻、最漂亮的一位公主,芳龄十三,就嫁入先皇帝乙东征战死的托孤大将之子。可惜的天不从人愿,先皇帝乙那大将之子在听闻家父噩耗之后竟然吓得成了痿哥儿。喜欢上了龙阳之好,柔水公主就这样活生生变相的守了活寡!

  三十多岁来还是一个**!柔水公主她苦啊,在没有男人的十几年来,柔水公主简直度日如年。柔水公主何等高傲,自然不屑于偷人!可想而知,柔水公主这十多年来是怎样煎熬出来的。先皇帝乙看到柔水公主活得痛苦,便破例向柔水公主传下一篇修炼功法。

  有了修炼功法的相助,柔水公主十多年来依然一副十七八岁的青春美貌样子,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柔水公主就如一位纯洁无瑕的白雪公主,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姬。

  只要是见过柔水公主容貌的男人,无不在心中大骂某人活活糟蹋了一个人间仙子!这些事情萧遥也听说过,只不过萧遥二十多年来都在忙碌之中,那里有空在皇宫内过着醉酒**的生活。更别说来关怀一下自己的兄弟姐妹,再说萧遥也根本未曾把自己当成过真正的“纣王”!对于柔水公主,萧遥也仅仅只是在十多年前东征凯旋而归时见过一面!

  自从结婚后,大将之子根本就少有回家,对家里这个能令所有正常男人呼吸顿止、目不转睛的绝色美丽的妻子,更是不闻不问,一是因为本身不感性趣,二是因为他从内心敌视柔水公主,因为他认为要不是帝辛,要不是柔水公主的父皇无能,自己的父亲也不会战死在东夷!一切都是柔水公主他们皇家的错,当然还有一点更大的原因就是那个大将之子心中极度自卑!自卑造成心理扭曲,心理扭曲变成心理变态!唉。

  柔水公主何等高傲,在了解了事实真相的柔水公主痛不欲生,可是木已成舟,为了皇家尊严和体面,柔水公主忍气吞声,十多年过去了,柔水公主仍是一个冰清玉洁、清纯可人的美丽**。

  萧遥突然出现,吓了柔水公主一大跳,柔水公主看到萧遥那充满侵略性的霸道灼热眼神,心跳猛然加快,面红耳赤,紧张的半天说不出来。

  “二姐,好巧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萧遥慢慢的上前,满脸坏笑的向柔水公主笑声说道。

  “臣妾见过陛下----”二公主(称呼二公主方便)闻言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向萧遥见礼道。

  萧遥闻言见状,**一下,趁着美丽清纯的二姐心中疑惑之际,一把搂住二姐,无论二公主怎样挣扎,就是不松手。二公主少女般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着萧遥那雄壮如牛的身躯,可是哪里能摆脱萧遥的魔掌。

  “陛下,三弟!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二公主惊慌失措,面色苍白的向萧遥苦苦哀求道。

  萧遥一面箍紧二公主纤细柔软的腰肢,一面**道:“嘿嘿,二姐,寡人想你好久了,别怕!听太妃娘娘说,你还没尝过那东西的滋味吧?待会儿寡人包管你欲仙欲死!”

  二公主一面羞红着俏脸忍受着萧遥的淫言秽语,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欲火攻心、禽兽不如的萧遥那宽厚的肩膀,并拼命向后仰起上身,不让萧遥碰到自己成熟丰满、巍巍高耸的柔挺圣女峰。可是,时间一长,二公主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她知道皇家后花园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二公主开始有点绝望了。

  看到二姐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萧遥也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惊慌美丽的**那贞洁娇挺、柔软丰耸的圣女峰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嗯----”二公主一声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异性与自己这么接近,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二公主感到头一点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美丽清纯的**芳心又羞又急。

  萧遥只觉怀中的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圣女峰,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萧遥热血上涌,一弯腰,不顾二公主的挣扎,把她抱了起来。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二公主羞红了脸,她越来越绝望,娇躯越来越软。她娇羞地闭上自己梦幻般多情美丽的大眼睛。

  萧遥抱着这个绝望的大美人儿走到石桌,把娇羞无奈的二公主压在身下。二公主羞愤难抑,哀求道:“三弟,陛下,你----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二姐啊!”二公主被压在石桌上,死命地挣扎,可哪是萧遥的对手。

  “寡人干的就是二姐你,寡人的亲姐姐,好姐姐,你就乖乖的从了寡人弟弟吧!”萧遥闻言见状,无比无耻**的无赖坏声道,一张充满邪欲的俊脸吻向二公主绝色娇艳的俏脸,吻向二公主鲜红柔嫩的柔美樱唇。二公主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萧遥一亲芳泽。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圣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萧遥两手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水蓝色依山握住了二公主一双柔软娇挺的圣女峰。

  “嗯----”二公主娇羞的一声嘤咛,芳心一紧,羞红了脸。萧遥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在二公主白嫩娇美的圣女峰上,隔着一层又薄又软的衬衫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下美丽圣洁的清纯**娇羞挣扎,二公主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男人抚摸自己,更未有异性碰过自己那柔美娇挺的怒耸圣女峰,给萧遥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软,芳心娇羞无限。

  萧遥老练而耐心地揉抚着二公主高耸娇嫩的圣女峰,温柔而有力。萧遥渐渐觉察到被压在身下的二公主那双不停挣扎反抗的小手已不是那么坚决有劲了,并且,随着他在二公主那怒耸椒乳上的揉摸轻抚,二公主那娇俏的小瑶鼻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玉不再死命地摆动,渐渐变得温驯起来。萧遥不由欣喜若狂,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住二公主饱满娇挺的圣女峰揉摸,另一只手向下摸索,二公主羞涩不堪地感到一只魔手从她高耸娇挺的圣女峰上向下,经过自己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自己浑圆细滑的大腿,滑进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

  “别----别这样----,陛下三弟----求----求你----”二公主娇羞万般,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着,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在萧遥身体的重压下,二公主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酸无力,萧遥狂热粗野的抚摸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萧遥在自己柔软娇翘的圣女峰上的揉搓,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二公主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当萧遥的手从二公主的圣女峰上向下蜿蜒而过,直滑入二公主紧夹的大腿根时,更令二公主全身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萧遥用手死劲分开二公主的**,伸进二公主的下身,紧紧按住二公主娇嫩羞涩的神仙福地一阵恣意揉抚,一股少女青春的体热直透他的手心、大脑。二公主初时想用手阴止萧遥,可怎么也无力把萧遥的手抽出来,二公主秀美娇艳的小脸羞得通红,从未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如此隐秘的部位,随着萧遥的揉抚,一股麻痒直透少女芳心,仿佛直透进深处。

  萧遥感到二公主的下身越来越热,少女般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萧遥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么时候,萧遥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垫裤已濡湿了一小团,萧遥欣喜万分。萧遥开始把自己脱得精光,萧遥身下美丽绝色的纯洁**二公主此时正竭力想抑制住脑海中那波涛汹涌的陌生而令人害怕和羞涩不堪的淫欲,可是那埋藏在一个成熟少女体内已经很久的正常的生理反应一经唤醒却再已平息不下去了。

  二公主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芳心又羞又怕,娇羞万分,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突然“啪”的一声,二公主感到胸口一凉,原来,萧遥脱光自己的衣服后,又给二公主宽衣解带,解开了二公主长裙,脱光了二公主的上衣,然后一把撕掉了二公主的水蓝色肚兜。

  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的二公主已被脱光了上身,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圣女峰惊慌失措地脱围而出,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圣女峰顶端,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圣女峰草莓就象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朵,迎着男人充满欲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

  二公主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饱满娇挺的圣女峰,就已被萧遥一口含住了一只饱满的圣女峰,令二公主不由得娇羞万般。

  【至于大公主和二公主为什么这么容易到手,已经有过很清楚的解释,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的寂寞“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