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妲己春吟 女娲脸红 翻云覆雨龙凤情(龙哥万字大章求订阅!!!)_封神夺艳记
家庭小说 > 封神夺艳记 > 【034】妲己春吟 女娲脸红 翻云覆雨龙凤情(龙哥万字大章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034】妲己春吟 女娲脸红 翻云覆雨龙凤情(龙哥万字大章求订阅!!!)

  “陛下,您怎么来了。”萧遥破空而行,那浩荡而出的强大魔气,令万物惊惧。黄飞虎众人见到萧遥破空而来,俱是面色大变,黄飞虎飞快跳下五色神牛,神色恭敬的向萧遥跪身拜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十万大军之中有不少都是和萧遥在东夷三年吃过大锅饭的,自从到了朝歌,他们已经很少见到和蔼可亲,一点也没有帝君架子的萧遥。突然之间,萧遥破空而来,别提那些军士有多么激动了,几乎各个都是扯着嗓子向萧遥大呼万岁道。

  什么叫军心?这就叫做军心!这也就是萧遥君临天下的最大凭仗,萧遥相信,只要是经过自己亲手训练过的军士,自己叫他们去死,他们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毫不犹豫的慨然赴死。

  手中有权有兵,萧遥心中就胆气十足,不惧天下八百诸侯,四方蛮夷!

  “诸将士平身。”萧遥微微点了一下头,大手一挥,不怒自威,淡声说道。

  萧遥假装没有看到苏护苏氏所父子被下了牢铐,径自踏入苏妲己的凤帐之中。此时,苏妲己正美目红肿,埋在凤枕之中无助,屈辱的低声呜咽着。

  苏妲己说到底也是个女人!她竟然没有被萧遥看中,这对她这个大商第一美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苏妲己是谁?大商第一美女!大商第一仙子!大商第一女神!就算在三界之中,苏妲己也能杀进前十,虽然苏妲己性格略有软弱,但苏妲己是骄傲的!苏妲己非常的骄傲和自负自己拥有的美丽。连那西伯侯姬昌之子伯邑考只是看了苏妲己一眼,就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纣王虽然是个淫君,还强暴了自己生母杨氏!但是纣王也是个男人啊,纣王对苏妲己不动心,甚至连多看一眼都显得烦,这让苏妲己心中极度接受不了。那怕萧遥就是强暴了她,苏妲己觉得自己也不会像现在如此伤心欲绝!

  “妲己爱妃,你怎的哭得如此伤心,寡人这不是来看你了吗?”萧遥一见苏妲己的楚楚动人的凄美样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揪心,萧遥在心中惊叹一声,乖乖的,苏妲己的女人魅力果然不小,要是再被天生媚骨的九尾妖狐月牙儿给附了身,那天下还有那个男子能够敌得过她究极媚功!萧遥干咳一声,尽量用一种温柔的声音向苏妲己说道。

  苏妲己闻言娇躯一颤,埋在凤枕之中一动不敢动,心跳却是兀自加快,呼吸几乎停顿。半响过后,苏妲己才慢慢的从凤枕之中转过头来,向萧遥充满怯意的偷望而去。

  苏妲己的玉肌雪肤晶莹剔透、雪白得近乎透明以至于她那纤长秀美的可爱小手上一根根静脉都若隐若现,白衣如雪的绝色丽人苏妲己真的可以说是一位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倾城倾国的绝世美人儿。美貌绝色的苏妲己更有着一种不同于别的美女的气质,这是一种集圣洁高贵、典雅端庄于一身,温婉娇柔的妩媚风情。

  苏妲己恍如洛神再世、嫦娥仙子下凡般圣洁高贵的优雅气质再配上她倾城倾国般绝色的花容月貌,尤其苏妲己的容貌酷似女娲,这让萧遥心底忽然生出一股想要向苏妲己顶礼膜拜以求仙子垂青强烈冲动。

  苏妲己没有修过仙道,在她羞花闭月般的绝色美貌下除了高贵如仙的优雅气质外,又有着一种弱质纤纤、我见犹怜的娇柔美感,只要是正常男人见了都有一股恨不得马上把她搂在怀里甜言呵护、轻怜蜜爱的冲动。

  苏妲己那圣洁高贵、清丽如仙让人不敢亵渎的优雅气质反而成了一种催情剂,让人恨不得想把她狠狠压在****蹂躏,看一看这圣洁高贵如仙子般的绝色丽人在身心都被男人占有和征服下那种芳心含羞、欲仙欲死的娇柔媚态,清雅如仙的美貌绝色再配心怯怯的含羞娇态,让萧遥恨不得立即提枪上马。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如不能尝尝鲜,白白让女娲给害了去,萧遥今天岂不是枉来一遭。

  萧遥眼神中那灼热骇人的**裸的**让苏妲己有一种全身被剥脱得一丝不挂的羞人感觉,萧遥充满野性侵略霸道眼神令苏妲己心跳禁不住加快,玉颊飞红。萧遥几乎的下意识的伸出一只炙热的大手抚摸上美貌绝色的佳人玉腕,触手的玉肌雪肤端的是娇嫩无匹,那种娇软腻滑的柔嫩触感真的让人魂不守舍,仅仅是摸摸小手就让人这般,若真个一丝不挂地和这滑软细腻的玉肌雪肤全裸相贴,那般**滋味光是想起来就令萧遥浑身激凌、筋酥骨软。

  还有眼前那葱心般洁白滑嫩、纤美细长的如玉小手是那样的娇柔可爱,若是样一双纤美白皙的小手握在自己那狂猛怒耸的百战神枪之上,轻轻的上下**抚摸会是怎样一番**滋味啊!

  萧遥想到此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再想到苏妲己那绝色丽人儿一张樱红软嫩的小嘴儿含住自己的百战神枪,清丽难言如仙子般千娇百媚的绝色玉靥在自己**秀眉轻拧、娇啼莺莺的香艳刺激,萧遥几欲抓狂。

  “来人啊,为寡人和妲己娘娘沐浴。”萧遥强行压下心中狂烈的**需求,剑眉一横,对着恭候在两旁的可爱婢女沉声喝道。

  “是,陛下。”两个都快吓哭出来的小婢女,闻声,娇躯一颤,连忙向萧遥叩头拜声,慌忙出去准备香汤(***,古代上位者对热水的称呼就是别致)去了。

  萧遥虽然说已经见过苏妲己那令人心魄震撼的绝世美貌,但今一见这犹如神话中的圣洁仙子般美丽高贵的绝色佳人身披一袭雪白色薄如蝉翼的明轻纱,纱内空无一物,浑身玉肌雪肤、幽谷峰峦玲珑浮凸,盈盈仅堪一握、纤细如织的柳腰下芳草萋萋若隐若现,再配上那本细滑雪白的肌肤上一抹醉人的嫣红,也不知是美人儿沐浴后的诱人红晕呢还是因即将降临的淫风暴雨而芳心怯怯的羞红,萧遥看得目瞪口呆、垂涎欲滴。

  见到萧遥魂销色授、颠狂迷醉的色中饿鬼样,苏妲己芳心又羞又急,被迫穿上这衣不蔽体的透明轻纱,在龙帐外苏妲己还告诫自己无论面对萧遥怎样的不堪凌辱都应心如止水,可被他那毫无遮掩**裸狂热的色眼这样一看,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神秘高贵从无异性一睹的圣洁**在如若无物的轻纱下一丝不挂地被萧遥尽收眼底,顿时芳心娇羞万般难当。

  苏妲己羞怯不堪、情思难抑,萧遥瞪目结舌,魂销色授下仿佛彼此都能听见对方心脏“砰、砰”的狂跳声。

  萧遥狂热略带邪淫的眼光贪婪地死死盯住即将被他占有征服、肆意蹂躏的绝色美人儿那薄如蝉翼的透明轻纱下一丝不挂的绝美女体,羊脂美玉般雪白无瑕的冰肌玉肤细嫩娇滑、吹弹得破,天鹅般优美挺真的白皙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盈盈如织仅堪一握的纤纤细腰,婷婷玉立、修长优美的雪白**,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让人鼻血狂喷!

  特别当萧遥看见苏妲己那透明的轻纱掩映下,晶莹雪白、娇软浑圆的乳峰顶端一对颤巍巍、羞怯怯的樱红两点若隐若现的昂然娇挺,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下淡淡黝黑的芳草萋萋时,萧遥顿觉口干舌燥、欲火如炽。萧遥贪婪地盯着眼前这娇靥晕红无伦的绝色仙子那近乎一丝不挂的半裸美体,轻纱掩映下若隐若现的娇挺雪峰、嫣红樱桃以及芳草幽谷比之袒露无遗更要令人犯罪。他的手不能抑制地轻颤着握向轻薄纱衣下那圣洁娇挺的雪白丰峦,就一件精贵的瓷器,一不小心就会碰碎。

  “嗯----”一声弱不可闻的轻吟,在令人紧张压抑的静霭空气中仍然那么清晰。

  令人难捱的恐惧无依中紧绷的**无一处不敏感,当她圣洁娇挺的乳峰第一次被男性粗糙的大手握住,不能抗拒的淫风暴雨终于降临,一向性格软弱的苏妲己不自觉地呻吟出声,绝色如仙的娇靥桃腮上迅捷地泛起一抹羞赧的红晕。

  娇挺丰软的玉峰刚一入手,那种触之欲化的娇软感觉令萧遥浑身一阵激凌,他本能般地用力一把握住那颤巍巍怒耸地圣洁乳峰,久久不忍放手。虽说还隔着一层薄纱,但他仍能清晰地感觉到手中**那娇嫩无匹的触感,隔着一层轻纱尚且如此,如若真的直接触摸慰贴在仙子那娇软盈盈的圣洁乳峰上,会是怎样的一种细嫩、滑腻啊!!

  只是想象一下香艳刺激就已令萧遥心头儿狂荡不能自己,看到淡雅如仙、清纯绝色的**仙子那秀美无伦的晕红桃腮上两行滑落的清泪,萧遥勉力压住几欲沸腾的滔天欲火俯身在美眸紧闭的苏妲己晶莹玉润的耳垂边邪声道:“嘿嘿,妲己爱妃,寡人会怜惜于你的。女子第一次都这样,有点紧张,别怕。”

  “陛下,请您多多怜惜一下臣妾。”苏妲己娇羞软语,含羞带怯迷人美态令萧遥邪邪地一笑,用大拇指隔着薄如蝉翼的轻纱轻轻一擦娇挺的乳峰巅上那稚嫩的乳红,无赖地道:“妲己爱妃,你放心,寡人一定会让你感到快乐,飘飘欲仙,欲仙欲死。”

  高贵圣洁的娇挺乳红上传来的异样**令苏妲己羞不堪言,芳心一乱下眼神迷离,再也不堪萧遥灼人的邪欲眼神,美眸紧闭,苏妲己禁不住呻吟一声:“嗯----”

  “爱妃声音真美,宛若天籁,寡人听之龙心大悦!”萧遥闻声,心中禁不住一荡,向苏妲己**邪笑道。

  耳听萧遥那不知是赞美还是羞辱的淫浪不堪言语,感受着紧握娇挺乳峰的男人粗糙的大手传来的羞人灼烫,苏妲己芳心又是气苦,又是羞赧无奈,只有美眸紧合,不敢去看萧遥。

  见佳人含羞不语,萧遥邪笑着轻吻在苏妲己犹如仙子般圣洁滑嫩的绝色娇靥上,纤秀的黛眉、柔软温润的紧闭美眸、挺直娇翘的瑶鼻、线条优美无伦的晕红桃腮无一不让萧遥**的双唇更加灼热,玉润晶莹的稚嫩耳垂,芳香甘美、鲜嫩娇艳的柔软红唇更令萧遥难以自控地狂吻狠吮。

  无谓的挣扎反抗只能带来更大的羞辱,苏妲己不笨,虽是心有不甘,向来性格软弱的苏妲己美眸紧闭,选择了默默地承受,当萧遥潮湿灼人的火热双唇含着苏妲己稚嫩敏感的耳垂轻吮柔舔时,苏妲己心底不能自抑地荡起一阵痉挛般的轻颤,当萧遥淫邪贪婪的大嘴重重压在她鲜艳娇嫩的柔软红唇上,舌头猛顶贝齿意欲强渡玉门关时苏妲己才玉轻拧以期摆脱他的纠缠。

  毕竟,该有的女孩儿矜持还是需要一点的,苏妲己也并不是个胸大无脑之倍!

  萧遥见状,连忙用双手紧紧地固定住苏妲己的螓,毫不罢休地狂吻狠吮着她柔嫩娇艳的红唇时,虽说苏妲己银牙暗咬绝不让萧遥撞关夺隘,可两行晶莹剔透如露珠般的清泪不可避免地从纤长优美的淡黑睫毛下缓缓滑落。萧遥大龙舌久攻不下,眼见美人儿珠泪滚滚,虽说萧遥这次前来就是特意来对苏妲己施暴的,见状心中还是禁不住一凛。这清丽难言、美貌绝色如仙般圣洁高贵的苏妲己本就有一种令人不忍亵渎的优雅气质,在自己霸道的蹂躏之下更是生出一种弱质纤纤、我见犹怜的娇柔感觉,加那令人心碎般的晶莹清泪,更是令人不忍伤害只欲将她搂在怀中轻怜蜜爱。

  萧遥知道如不能令这圣洁高贵、清纯绝色的**苏妲己先行情动,那么恐怕苏妲己到死也不会甘心。苏妲己本来就已经够可怜的,红颜薄命,被圣人算计!自己再不怜香惜玉一点,那样的话既不能好好亨受这羞花闭月的绝世尤物令人心荡的美色,与一开始把她掳到手就将她**强暴没什么区别。彻彻底底地占有、征服她的芳心和**,领略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沉沦在无边欲海中的万种风情才是萧遥现下的最终目的。

  当然,萧遥心中还有一点小九九,就是把苏妲己当成女娲好好蹂躏征服一番!

  想到此处萧遥随即放弃了对两片饱满鲜润的娇艳红唇的追逐纠缠,淫热的厚唇顺着苏妲己娇翘挺秀、优美无伦的下巴一路下滑,天鹅般优美挺直的玉颈,雪白一片、晶莹耀眼的细滑玉肌和柔媚滑润的锁骨,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无不让萧遥留连忘返。萧遥久久地停留在两片薄纱衣襟中间露出的那一道洁白晶莹的诱人乳沟中,唇下的玉肌雪肤是那样的甘美芳香、细滑娇嫩,乳沟边上那两团娇软盈盈的乳肉更令他要不是怕美人心脉骤断就欲狂咬狠嚼,全部吞落入肚。

  苏妲己不知道自己的两个贴身婢女是不是在她沐浴的香汤里加了令她肌肤更加敏感的催情香料,所以当如蚁轻咬般令人酥痒轻颤的异样刺激由自己那从未有异性触及的圣洁乳沟边上传来时,苏妲己心底还以为这就是自己即将被强暴**而带来的异样感觉。苏妲己默默地等待着那不可抗拒的淫风暴雨最后的降临,只是那令人肌酥骨软的酸痒刺激以及想到大商淫君纣王正淫邪地亲吻着自己冰清玉洁的圣洁**时令她不由得芳心怯怯、娇靥晕红、含羞无助。

  萧遥依依不舍地好半天才从苏妲己那娇软无比的滑嫩乳沟边继续向下吻去,火热灼人的**双唇经过盈盈仅堪一握的纤软织腰上嫩滑无比的细腻玉肌,又久久地停留在苏妲己平滑小腹上那浑圆迷人、小巧可爱的玉脐上,肚脐上传来令人意想不到的异样刺激,令苏妲己修长纤美的雪白**猛地绷紧,洁白可爱的小巧脚趾也不自觉地变得僵直。

  从未有过欢好经验的苏妲己平素想来,当一个女子被人强暴凌辱只会有令人羞耻和恶梦般痛苦的感觉,可当这一切降临到她的身上时,她不知道是应该恐惧呢还是应该喜欢这种万分酥痒的刺激,她只是芳心迷茫、**轻颤。不管怎样,那痛苦的折磨还没降临,也许当它到来时会是雷霆万钧般重重地击在苏妲己身上,只是那股强烈令人筋酥骨软的麻痒还是叫苏妲己忍不住脸红心跳、心如鹿撞。

  萧遥在苏妲己那浑圆玉美、小巧可爱的温软玉脐上爱不释口地亲吻了好半晌才抬起头来,为这玉体横阵、娇靥晕红的美丽仙子宽衣解带。将美人儿那羞红火热的美丽螓轻轻地搂进怀中,慢慢抬起她的上身,把衣不蔽体、等若无物的薄翼轻纱从仙子那一片雪白晶莹、美丽绝伦的娇软**上缓缓脱落。

  苏妲己知道这一切迟早都会降临,苏妲己不会做还无谓的挣扎反抗,只是想到自己高贵神秘、冰清玉洁的美丽**即将毫无遮掩地一丝不挂、**裸地袒露在萧遥这个大大淫君充满**的贪婪眼光下,芳心更加羞怯不堪,原本雪白无瑕的娇美女体上也不由得泛起一抹醉人心魄的诱人嫣红迅向浑身扩散而去。

  萧遥没想到怀中美人儿这样的千柔百顺,萧遥很快就将这美丽绝伦、清纯绝色的苏妲己罗裳尽褪、剥脱得一丝不挂。当宛如蝉翼的薄薄轻纱最终从苏妲己那白皙修长的纤美指尖缓缓飘坠,美丽圣洁的绝色仙子终于**裸一丝不挂地袒露出那一具美绝人寰、令人心跳顿止的雪白玉体。

  萧遥自从把苏妲己从翼州苏侯府劫掠而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毫无遮掩地看到苏妲己仙子雪白如玉的绝美**,萧遥赤红如血的双眼被雪白晶莹的完美女体震憾得直勾勾地目不转睛,就象稍一转瞬,苏妲己就会飞走一般。清纯绝色的**仙子就这样一丝不挂、**裸地娇柔横阵在洁白宽阔的龙凤床中间,让人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神奇。那完美比例下的高挑身材、细削浑圆的香肩、丰软怒耸的雪白**、颤巍巍娇挺的樱桃、盈盈如织的纤纤细腰、平滑的柔软小腹、芳草萋萋的神秘花园无一不让人鼻血狂喷、诱人犯罪。

  苏妲己美眸紧闭、桃腮晕红,芳心怯怯、含羞无依地玉体横阵在柔软洁白的床褥中央,犹如春梦正甜的美丽女神,那样的安详、沉静,让人不忍打扰。见惯美女仙子的淫君萧遥也不由得在苏妲己那圣洁高贵、美艳绝伦的****前自惭形愧。他如痴如醉地死死盯着苏妲己那微微起伏的娇软**上,一双如蓓蕾含苞初绽般清纯可爱的娇小乳红。

  那一对稚嫩无比、小巧可爱的乳红犹如雪中樱桃,娇艳绝伦、媚光四射地在巍巍怒耸地柔美乳峰巅上娇柔怯怯、含羞挺立,媚艳娇嫩的可爱旁两圈嫣润粉红的诱人乳晕更衬托出那一对圣洁的娇挺。

  当萧遥赤红的眼光最终落到美丽圣洁的清纯仙子那浑圆玉美的雪白大腿根中间那一团黝黑淡淡、林苗柔卷的芳草萋萋上时,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沸腾的欲焰,一把扯下身上仅有的龙袍,如狂的野兽般猛地一个恶狼扑食,将女神般圣洁高贵的苏妲己那一丝不挂、雪白无伦的娇软美体紧紧压在自己古铜色强壮的虎背熊腰下。

  “唔----”如被小山压顶,苏妲己被深深地压进洁白柔软的床褥中间,呼吸不畅间同时感受到淫君萧遥男性充满爆炸般力量的强壮身体是那样令人意外的火热、滚烫,可自己体内被萧遥淫邪地细细亲吻所带来的丝丝酥痒、酸麻还没完全消散,这时也意外地对异性肌肤直接抵压接触所带来的火热慰贴感到难以名状地欣喜、解脱。

  这种新鲜异样的刺激感觉令苏妲己感到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恐惧,被人强暴凌辱真的是这样一种感觉吗?!苏妲己心如鹿撞、芳心怯怯间蓦地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粗硕坚硬如铁的巨枪直直顶在自己柔软敏感的小腹上,一瞬间的迷惑后恍然到那是男人特有的性征,苏妲己霎时桃腮羞红如火、娇艳无伦。

  萧遥抱着苏妲己娇软欲化的纤美玉体,如疯如狂地在女神沉鱼落雁、羞花闭月般晕红无伦的绝色丽靥上狂吻狠吮,一双此时变得异常火热灼烫的粗糙大手猛力地揉搓着苏妲己丰软盈盈的娇挺**,下身更是将早已横眉怒目的百战神枪在苏妲己柔软平滑的小腹下那一丛淡淡乌黑丛林中连连狂刺,以稍解令人疯狂般难耐的欲火。

  萧遥好不容易心火稍平,才抬起头将一粒柔艳稚嫩、娇小可爱的嫣红乳红含进嘴里细细品尝。含苞未破、尚是**之身的清纯苏妲己立时如遭雷击,银牙暗咬,秀眉轻拧,鲜嫩娇艳的柔软红唇间不自觉地呻吟出声:“嗯----”

  对一个**的乳红这样的直接刺激岂是刚才那些许异样的**酸痒所能碧的,清丽如仙的绝色玉人儿苏妲己芳心娇羞万般,丽靥桃腮晕红无伦。也不知是因为被人强暴**还能出这样娇媚甜腻的愉悦呻吟而羞耻呢,还是因为正被淫君纣王含住自己从未有异性触及的圣洁乳红淫邪逗弄而羞怯。萧遥耳闻**美人儿如仙乐般的动人娇啼,强捺住炽热欲火不慌不忙地轻舔细吮着嘴里那无比娇嫩诱人的可爱乳红。

  萧遥一只手仍然紧紧握住苏妲己另外一只娇软丰盈的雪白美乳揉搓着,不时地用大拇指和中指轻轻夹住娇软雪白的**上那一粒玲珑可爱、娇小嫣红的稚嫩乳红,食指轻轻地在无比娇嫩的尖上淫亵地抚弄。萧遥能感觉到身下苏妲己那柔若无骨的娇软女体在自己抚擦她的稚嫩**时紧张般地丝丝轻颤。

  萧遥当然不会就这么容易满足,他微微弓起下半身,从紧紧压住的**娇软的仙体上稍稍侧开来,一只手顺着清纯绝色的**苏妲己如织的纤纤细腰,轻抚那美玉凝脂般无比腻滑雪白的娇嫩玉肌向平滑柔软的小腹上纤柔细卷的黑色丛林中抚去。

  异样的刺激令性感软弱的苏妲己芳心矛盾迷惑,但浑身多处敏感地带传来的鲜美快感仍然那样清晰、强烈,冰清玉洁的处子**被他这样淫亵抚弄既令她羞怯,也令她害怕。理智上苏妲己应该对淫君萧遥的淫亵凌辱感到痛苦和愤怒,可令人脸红心跳的本能快感却没有因此而减弱一分半分,反而越来越强烈得令人心醉。理智和**间的斗争中为了解救父亲和兄长的叛逆大罪,成了苏妲己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一令人羞辱的挑逗、沉沦于快感的最大理由!

  芳心迷乱、羞然欲泣中的苏妲己蓦地感觉到那只似有无穷魔力、到处在她敏感的玉肌雪肤上煽风点火的大手竟然已滑入自己细嫩纤卷的柔柔乌黑从林中,似欲还要向下探索。骇然羞赧地苏妲己赶忙将一双修长雪白、纤嫩玉滑的美腿本能地紧紧闭上,桃腮晕红如火,丽眸紧闭。

  萧遥的手指顺着清纯绝色的美丽仙子那娇软无比的柔柔山间小道一路抚弄下滑,虽然受阻于那一双浑圆玉润、无比腻滑细嫩的大腿根外也不着急。萧遥只是用手指在一蓬芳草萋萋中细细地梳理逗弄着女神般圣洁高贵的苏妲己那神秘诱人的仙园福地。

  萧遥要细细地品尝苏妲己情动的每一丝细节,体味着将美丽高贵的圣洁苏妲己渐渐征服的每一分每一秒。萧遥能清晰地感觉到**仙子那一丝不挂、娇柔无骨的雪白玉体在他耐心而淫亵的刺激逗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又一阵阵地娇酥瘫软。

  萧遥斜眼看着苏妲己那线条优美无伦的秀气桃腮上面积越来越大的娇艳晕红,心里暗暗邪笑,他双唇紧紧含住那粒无比稚嫩腻滑、娇小可爱的乳红,用舌尖在其上极轻极柔地一擦。

  “嗯----”强烈刺激下,绝色美貌的清纯苏妲己再次不能自己的娇哼出声,浑身冰肌玉骨攸地绷紧、僵直。桃腮晕红、娇艳无伦的美丽仙子好不容易从那**至极的**快感中渐渐找回理智,全身不由自主地娇酥松软下来时,蓦地,一只火热粗糙的魔手**了原本含羞紧夹、腻滑娇嫩的大腿根中。高贵神秘的圣洁花园突遭异物侵入,令苏妲己芳心慌乱,羞耻不堪,刚欲羞赧地轻扭纤腰以摆脱他的魔手,就给萧遥半俯半压地又深深压进床褥里动弹不得。

  萧遥的手指刚一探入桃花源,自身都抑制不住地手儿轻颤,那种无比温软腻滑细嫩触感令萧遥淫欲狂升,百战神枪也血脉贲张地在**苏妲己那浑圆雪白的大腿外侧一弹一顶,萧遥勉力强压欲火,待身下本就性格软弱的美人儿苏妲己渐渐的放弃挣扎反抗后,才用手指轻轻触摸清纯绝色的美丽仙子那从未有游客问津的深遽幽暗的神秘花溪。

  苏妲己的仙园中林苗仙草并不是太多,山间小溪四周更是没有一根芳草生长,萧遥情不自禁地在心中想象尚是处子的清纯苏妲己、高高在的女娲圣人娘娘在自己****婉转那是怎样的一幅美景啊!!萧遥的手指沿着那柔柔紧闭的两片花瓣轻轻地触摸抚弄。

  那令人难以言喻的温热滑嫩让萧遥心如鼓擂,口干舌燥。眼看身下玉人儿那高贵端庄、神洁如仙的优雅气质和天香国色般的绝色美貌,想到自己的手指正探入在她原本冰清玉洁的腿间深处,萧遥顿时忍不住心中一荡,右手食指轻轻一挑。

  “嗯----”苏妲己芳心羞赧不堪,秀美桃腮晕红无伦,她只感到那似有魔力的邪手轻轻地挑开了她圣洁娇嫩的紧闭花瓣,也不知是异样而深刻的刺激还是女子根深蒂固的羞耻之心让她再一次忍不住轻哼出声。

  萧遥爱不释手地用手指小心翼翼地轻擦细抚着苏妲己**的花园。神秘幽暗的圣地被这样淫邪地挑弄轻抚,苏妲己秀眉轻蹙、美眸紧闭、银牙暗咬,女性本能的羞赧令她根本不敢完全放松下来去体昧那异样新鲜**的快感刺激。早已认命的心理使得理智与**、羞耻与本能成为旗鼓相当的对手激烈地交战着。

  萧遥见她渐渐放弃了摆脱他深入不毛的魔手,也稍稍提身侧开,再次俯身含住那巍巍娇挺、嫣红樱樱的柔嫩乳红轻吮柔舔,原本因沾了萧遥津液而微有凉意的可爱乳红陡地再次被湿濡火热包围,羞赧难捺的喘息声冲口而出:“嗯----”如兰似麝的娇哼轻喘也一样蕴着一股迷乱的火热。

  耳闻高贵的女神那仙乐般的呻吟,萧遥加紧全面侵占那雪白无瑕的美丽仙体,淫邪地**挑逗着苏妲己那业已脆弱不堪的娇柔心弦。萧遥一只手紧握住另一只丰软娇盈、晶莹雪白的怒耸椒乳,手指轻捏揉弄着娇小可爱的美丽,同时不住地用坚挺的百战神枪在苏妲己瑶雪白玉润的大腿和滑嫩的纤纤细腰上摩挲顶动。

  国色天香、清丽可人的苏妲己本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哪堪淫君萧遥的淫亵挑逗,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萧遥的淫邪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淫君萧遥的炙热巨大百战神枪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令仙子心儿狂跳、桃腮晕红无伦。此时的萧遥已是欲焰高炽,忍不住将那在无比娇软滑嫩的温热花园旁轻挑细抹的手指向仙子未缘客扫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

  苏妲己嫩滑娇软的花园蓦地**意欲再行深入的异物,萧遥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着神秘幽深的火热腔壁上滑腻无比的粘膜嫩肉。暗暗体昧着身下一丝不挂的娇柔仙体一阵阵难言的轻颤,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缠绕,萧遥的手指终抵达绝色美貌的清纯仙子那冰清玉洁的童贞之源。无论苏妲己**怎样的紧夹,清纯**的神圣贞洁终落入淫君萧遥的邪手,苏妲己芳心欲泣、娇羞万分,桃腮晕红无伦更显娇媚。

  萧遥用手指细细地体味着身下这高贵端庄的圣洁仙子那神秘诱人的**膜有的轻薄、稚嫩,他的指尖不时地沿着仙子的**膜边上那嫩滑无比的媚肉转着圈,清纯可人的美丽苏妲己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诱人、**无比的刺激。

  “啊----”圣洁清纯的**仙子苏妲己如遭雷噬,一丝不挂的**玉体猛地一阵痉挛、僵直,白皙纤秀的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进洁白柔软的床褥里。冲口耳出的妩媚娇啼令本因突兀而来的至极快感苍白如雪的美丽娇靥迅即地又泛起娇艳无伦的羞赧红。

  看到苏妲己不堪情挑的诱人媚态,萧遥也不堪忍受,他腾身而上,强行分开苏妲己含羞紧夹的修长**,挺起怒目贲张的百战神枪就向那柔柔紧闭的粉红园洞中顶去。

  “啊----痛----陛下----啊----好痛----啊----”耳闻苏妲己呼痛,萧遥再次狠下心来,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破处心经向前猛然出疯狂冲锋,直捣黄龙,一枪入地。见到苏妲己痛苦的小脸一片煞白,都快扭曲变形了,萧遥怜香惜玉之心大起,再次稍稍俯身,双手握住一对颤巍巍娇软丰盈的雪白嫩乳狠力地揉搓,并不时轻柔地撩弄挑逗峰顶上那一对娇俏可爱的嫣红,圣洁娇挺的美丽香乳上传来一轻一重两种矛盾至极的刺激,让苏妲己芳心不知所措,那强烈的轻重对比让本就如虫爬蚁噬般的快感更为鲜明、深刻,也更令人魂销色授。

  苏妲己全身如被蚁噬。虽说女子天生根深蒂固的羞耻令她不再娇呼出声,可瑶鼻中仍不由自主地传出一阵火热难捺的如兰喘息,一阵比一阵急促。耳闻高贵圣洁的清纯仙子**诱人的娇哼细喘,眼见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桃腮娇羞晕红万分,萧遥又不由得心儿狂荡。萧遥轻轻的在苏妲己体内动作一下,顿时刺激得苏妲己**不断,萧遥闻声大受鼓舞,轻柔的动作逐渐开始变得快猛起来,甚至有些粗暴的疯狂的撞击向苏妲己娇弱的玉体。

  “呸,淫君。”隐身在高空白云中的女娲俏脸绯红,因为女娲没有想到自己算得和月牙儿、萧遥有着一段孽缘的女子竟然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隐隐约约间女娲又算到那女子和自己有很大的渊源。女娲见到的苏妲己在萧遥身下**婉转,呻吟高呼,如泣如诉,感动身受,恨不得一掌拍下去,把萧遥给一把掌拍成粉身碎骨!

  强烈快感犹如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延绵不断,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生动。苏妲己原本因破瓜之痛稍止而松动的纤纤十指又不自觉地渐渐抓紧。本能冲动驱使美丽的苏妲己抬腰挺胯以追逐更凶更猛地**快感,但固有的高傲芳心却令她只有羞赧万分地脉脉承受着一波比一波强烈的欲焰浪潮将她渐渐淹没。

  “啊----”请选择

  “喔~~~”

  萧遥和苏妲己同时出一声欢愉的咆哮和呻吟,两人身体亲密相接,剧烈的抖颤痉挛。女娲终于忍受不了萧遥和苏妲己令人面红耳赤、春色无边的**动作。伸出一只美得实在不像话的纤纤玉手,在云朵前轻轻一挥,一阵巨大的狂风向抱成一团的萧遥和苏妲己凤帐方向席卷而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