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再上西昆仑 推倒西王母_封神夺艳记
家庭小说 > 封神夺艳记 > 【127】再上西昆仑 推倒西王母
字体:      护眼 关灯

【127】再上西昆仑 推倒西王母

  “元始,你不服啊。来来来,不服咱俩单练。”萧遥见到元始天尊满脸怒火,两眼一翻,向元始天尊大步走去,阴声笑道:“看爷我不把你打成脑残。”

  “你,你想干什么?”元始天尊见到萧遥阴笑着走来,神色骤变,惊声颤呼道。

  “不想干什么?就是送你离开这里。记住,以后没有爷爷我的准许,少来魔界晃荡,你阐教想在魔界开宗立派的事情想都别想。”萧遥冷笑着,一脚踢在元始天尊的小腹上,把元始天尊提出的了魔界。

  萧遥想好了,这个新开辟出来的世界就叫做魔界!

  “恭喜道友成圣。”萧遥带着女娲众女从魔界出来,准提道人第一个上前向萧遥恭喜道,因为准提道人他们已经得知萧遥有绝对毁灭圣人的力量。

  “嘿嘿,同喜同喜。”萧遥车拱手随意的向准提道人打了声招呼,随即来到通天教主身前,笑声说道:“多谢通天兄援手,这魔界能够开辟出来,也有通天兄一份功劳,日后咱们截教当为魔界第一宗派。“

  “陛下客气了。”通天教主闻言神色顿时大喜,太上老君、接引道人、准提道人三圣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通天教主斜眼看了太上老君三圣一眼,向萧遥亲热的说道:“如今封神已过,这封神之事还要陛下多多指点。”

  “什么?”萧遥闻言,顿时大吃一惊,接着向下一看,掐指一算,可不是吗?不知不觉十三年已经过去。伯邑考已经被押去朝歌皇城,太子殷蛟、二王子殷洪、三殿下妖皇殷空(齐天大圣),四殿下殷玄(金吒),五殿下殷黄(木吒),六殿下殷正(哪吒)正在朝歌皇宫中齐聚一堂,商议国家大事。

  “怎么?姜子牙没有封神吗?”萧遥有些疑惑的看向通天教主,又看了太上老君一眼,出声问道。

  萧遥此话一出,太上老君脸色顿时白了。

  “陛下,不是姜子牙不愿封神,而是不能封神。那封神榜和打神鞭已经无人可以掌控。”通天教主闻言,颇有深意的看了萧遥一眼,哈哈大笑道。

  “噢,真有此事。”萧遥闻言一愣,接着手上下意识的打出一道玄诀,那被收在老子手中的封神榜和打神鞭自动飞入萧遥手中。

  “原来如此。”萧遥低头沉思一下,脑中瞬时多了无数记忆片段,萧遥脸色有些凝重的看向通天教主等人,出声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处理,封神之事以后再议。婵儿,三位师尊,你们先去朝歌皇城接回众姐妹随女娲姐姐去那天外天,夫君随后就到。”

  萧遥说完,瞬间从众人眼前消失。

  三圣母、三宵娘娘如今也是有天位在身的人,和圣人平辈,不过三宵娘娘始终不愿和通天教主平辈论交,依旧尊通天教主为师。女娲带着三圣母、三宵娘娘和通条教主、太上老君、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一一告别,去了下界。

  “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入五界天?!”正在沉思中的萧遥化身一个俊俏青年来到西昆仑五界天,突然一个声音好似就在耳边,萧遥不禁惊醒,只见自己身边站立一位宫装妇人,看身形婀娜纤秀之极,借着星光往脸上看去,萧遥不禁心中狂跳,只见这宫装女子白皙俏丽的脸上,细细的黛眉好像弯月,迷人的杏眼中眼波流离,虽是脸上罩了一层寒霜,但真称得上是位绝世美人三宵娘娘只是妩媚俏丽的令人迷醉,但面前此女长得端庄优雅,娇艳而又透着无比尊贵。萧遥正呆呆望着眼前那绝世丽人,不成想那宫装丽人秀眉微皱,高挺的笔直琼鼻中冷哼道:“哼,你是何人,怎地擅闯本宫五界天。你不知道五界天是从来不许外人进入么。”

  萧遥听得这声音犹如天籁回声,莺燕都不及的娇嫩之声,不禁魂魄具醉。萧遥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我,我是来找我的一位朋友,只是在此山间迷路了。”

  那宫装丽人冷冷的道:“一派胡言,这五界天里哪有你一个小小金仙的朋友,贼人,快快招来。”萧遥听着女子声音虽是娇丽动听,但语气却冰冷之极。只见她雪嫩尊贵的俏脸上毫无表情,那宽大雪白的衣领外,显露着曲线迷人,晶莹如玉的脖颈,金丝绣花的华丽宫装之下,凸起丰满的酥胸一起一伏,萧遥直看得心血上涌,再加上刚与女娲娘娘的缠绵春梦,下肢那根粗大宝贝便随心所想,早已敖挺直立,将他胯下裤袍撑起来老高。

  萧遥在宫装丽人凌厉的眼光逼视下,微缩的应声道:“小贼,真是来找人的,那位小姐姓殷----”

  宫装丽人走进一步,娇声喝道:“你这小贼,还在胡说,我这五界天里从来不许外人进入,那里有什么姓殷的小姐。再说,殷姓之人从来都是本宫杀之而后快之人。”这后面一句话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恶毒之言是从如此美艳之极尊贵无比的女人口中说出。

  萧遥左右看了西王母一眼,心中冷笑一声,假装惊惧的出声说道:“小贼不----不敢相欺,请娘娘恕罪----”

  这宫装丽人正是西昆仑五界天主人西王母娘娘。西王母冷哼一声,忽然发现萧遥下身衣裤高高隆起,芳心立时震怒,心中暗道:“这小贼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一个修道人,竟也如此淫亵,真是找死。”她自然不知道萧遥刚才正做着鱼水交欢的春梦,然后又被自己那倾国倾城的天然丽质所震慑,她正要发作,又心中想到:看这个家伙是个修道人,年纪轻轻,那腰腹之下高耸凸起,想必那宝贝粗壮定是有别于常人,我正在练那“九天神魔功。”何不吸取此人龙元,一来对自己神功有助,二来此人龙元尽失也就活不成了。

  想到此处,西王母娇喝一声:“本宫才不信你这谎言,小贼,我看你是找死!”话音未落,袍袖挥舞,身形美妙的左掌画出一道圆弧,袭向萧遥胸口,萧遥见到西王母突然施以辣手,慌忙双掌外迎,故意装作什么都不会,西王母的掌心当即结实的印在萧遥胸腹之间,萧遥直觉得中掌之处痒麻麻的,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直落入两丈开外的山花树从中间。因为落下之处尽是繁茂的花树枝叶,再加上地上厚厚芳草,萧遥摔倒的倒不觉如何疼痛,只是压倒一大片花树,心中郁闷,浑身无力。

  西王母随身跟进,一下蹲伏在萧遥身畔,左手一下捏握住萧遥的脖颈上面,冷笑道:“看你刚才抵挡的正宗仙力,你是阐教的吗?”

  萧遥见西王母要下杀手,心中当即有些动怒,不过戏要演全套的,萧遥语声颤抖道:“娘娘,小贼却是阐教云中子门下,不过小贼真是冤枉,我,我真的只是来找人,不是之处,还请娘娘见谅。”

  西王母一听萧遥果然是阐教门人,心中不免窃喜着:“此人是阐教的,再好不过,阐教仙力纯正,对自己正是受之有益。”西王母心中喜悦,俏脸上仍是漫无表情。言语冰冷的低声道:“小贼是阐教的,哼哼,便宜你了。”萧遥原以为这宫装丽人西王母要放过自己,却不成想这女人左手卡住自己的脖子的手掌并未放松,而且她的右手竟然去解自己身下长裤的裤带,萧遥心中一惊,口中急急道:“娘----娘娘这是----这是做什么----”

  西王母口中冷冰冰的低声呵斥道:“闭嘴。胆敢动一动,本宫立时就杀了你,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本宫要干什么,哼,可便宜了你这小贼。”萧遥听得她语气严厉,自是假装不敢出声,生怕引来杀声之祸。萧遥是谁?圣人啊!稍微释放一点气息,还不吓死西王母啊。

  萧遥他正在暗自感叹,忽觉得腰腹下微微一凉。萧遥心中大大的惊惧,原来西王母解开他的裤带,已然将他长裤褪到膝盖处,自己那光溜溜的下身显露在外面,他不禁羞得脸色涨红,口中不成语句的叫道:“娘娘----娘娘使不得,我----我还是处男!”

  西王母美丽清澈的双眸中寒光凛凛,“本宫说过,你再敢出声,就立时杀你,小贼你给我记好了。”

  萧遥一听,心中不禁暗暗苦笑。西王母低头看去,只见萧遥那小腹下黑漆漆的弯曲森林中间,一条粗大、古铜色的宝贝半软半硬的横躺着。西王母芳心中不觉得一动,心道:“这家伙的宝贝还未坚硬便如此粗大,真是少见,自己修练‘九天神魔宫’以来,也曾吸取过二十余人的龙元,都未曾见过像这般的粗壮。她暗自心喜着,右手从宽松的衣袖中伸出,雪白修长、宛如葱管般手指,握住那根弹性十足的粗长宝贝。

  萧遥被西王母冰凉软滑的手掌攥握住自己那蠢蠢而动的宝贝,被那只手掌极为温柔的上下套动着,西王母那凉意十足的、柔软滑腻的圆润指肚圈套住自己宝贝粗大的头冠,轻缓的**起来。萧遥惊异的那敢吱声,只好强力的忍住那嫩滑无比的纤纤素手给自己带来的阵阵**。那根本是疲软无力的宝贝经西王母的一阵揉搓套动,瞬时被焕发出雄壮粗硬之极。西王母手上虽是情意绵绵,令人欲火中烧,可是那艳美绝伦,尊贵端庄的清丽面颊上却仍是没有一丝**的神情,反之是让人觉得阵阵寒意。她握住萧遥渐渐耸立僵直的宝贝身躯,拇指前端挤压搓摩着那越发粗圆的枪头,另外四支手指则紧紧圈住萧遥青筋暴鼓的宝贝茎身,又有节奏的缓缓上下捋套。

  西王母其实在她心中也是惊异萧遥那惊世骇俗的巨大男人宝贝,她只觉得自己纤长娇嫩的手指只能将将圈握住那魁梧雄壮的宝贝身躯,那浑圆粗壮的枪头宛如鸭蛋大小,枪头下方是棱壑分明的厚重一圈沿壁棱角。西王母眼见得萧遥充满**的火烫的宝贝在自己的手中粗大、坚硬无比。她娇丽动人的俏脸靠近萧遥的脸庞,话音仍是低沈而幽冷的言道:“小贼,这样是不是舒服的紧呀----你看你那宝贝长大了不少,哼哼----这根物事倒也罕见的很,下面就要为本宫所用了----”

  西王母言语之时,从她薄薄的香艳红唇中呼出清香的口气喷扑至萧遥的脸颊上,萧遥只觉得香浓四溢,好似春风拂面。他胸腹中欲火激荡,阵阵热流急窜至全身,他的脸上宛如醉酒一般火红如炭,小腹下直挺挺耸立的宝贝变得愈发胀硬如铁。

  西王母按在萧遥脖颈上的手轻揽自己华丽宽松的长裙裙裾的下摆,萧遥只觉眼前一花,香气扑面,那西王母已经双脚分别踏在自己腰臀两侧,她的下肢蹲坐在自己大腿之上了。令萧遥万万想不到而惊异的是,西王母长裙之中,竟然未着一丝半缕,光溜溜柔软滑腻且冰凉的浑圆臀瓣紧贴在自己大腿的皮肤上。她那宽大的绸质华丽尊贵的长裙下摆呈圆形遮罩住两人的,萧遥虽然看不到西王母的下身,却也深切的感受到她丰润柔软的双臀和她滑如凝脂的修长酥腿,只是那滑软的肌肤仍有丝丝凉意。两人肌肤相亲的一瞬间,萧遥喉头涌动,刚要出语相询,只是见到西王母明澈的双眸中凌厉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西王母柔软纤细的腰肢轻轻前移,她左手按在萧遥起伏的胸口上,她香软细滑的大腿两边分开,已然将她饱满绵软的神仙洞府紧紧贴在萧遥那火热颤动的粗圆宝贝身躯上了。

  西王母酥腿跟沿部神仙洞府上面那两片柔软湿润的娇嫩山脉左右开启张贴在那笔直的宝贝躯干上,她那原本套东萧遥宝贝的嫩滑手掌轻轻摁住那宝贝下端胀鼓朔圆的蛋蛋上轻柔的挤按着,她的杨柳般纤腰前后慢慢摆动,使得她神仙洞府上张开的山间小溪便开始在萧遥的宝贝身躯上压揉摩擦起来。萧遥被这番摄人心魂的挑逗弄得不禁鼻中微微一哼,他只觉头脑中热血震动,从那传出的酥麻热流瞬时急窜到全身,自己那本已粗大的宝贝更是要胀硬的要爆裂一般。

  西王母此时也不禁被萧遥热烫粗大的宝贝揉搓的芳心酥醉,她上身衣裙下高高耸挺的乳峰微颤的起伏着,她感觉自己的神仙洞府被这根肉柱刺激的**的仙水湿润了许多。她不禁强收心魄,开始运行丹田之气。萧遥只觉的那根肉柱被西王母神仙洞府压挤的爆硬至极,心中欲火烧灼的身体每个部位,他万分渴望自己的雄伟宝贝能赶快寻个消火的去处,心念此处,不禁双手紧紧握拳。

  西王母轻抬丰润的香臀,右手握住萧遥饥渴硬挺的粗长宝贝,将那浑圆饱满的枪头紧贴住她湿滑的桃源门口,她圆臀轻柔下压,萧遥的粗壮枪头便挤开柔嫩的山间小溪插入进西王母神仙洞府之中。萧遥的枪头瞬间被西王母那湿润柔软的神仙洞府紧紧包裹住,那份酸胀酥麻的感觉令萧遥呼吸急促,口中忍不住低声哼吟一声。

  西王母也被这粗大的宝贝插入的神仙洞府中酥痒难耐,她不禁银牙咬住自己下唇,高挺的琼鼻中深吸口气,收敛原神,丹田中的真气引导入自己的深地中。她弹性十足的一双肉臀继续下坐,萧遥那根粗大雄伟的宝贝便一分一分的淹没进她**的神仙洞府之中,直到整根宝贝被西王母身体吞入。

  萧遥感到自己的宝贝被那神仙洞府紧紧挤压着,那份紧窄的程度刺激着他淫欲荡烈的神经,萧遥不禁浑身一颤。西王母此时上身缓缓前倾,一双白晰娇嫩的手掌扳住萧遥肩头,她那张美丽而尊贵的俏脸离萧遥的面颊不到一尺。萧遥只觉得西王母身上幽兰甜腻的体香已经盖过了身边的花香,那香气令他心神迷醉,这时两人面颊贴近,借着星月之光虚竹可以清晰的看见西王母那仙女般高贵、倾国之容貌了。

  但见西王母皮肤宛如羊脂般白晰细嫩,弯弯的黛眉好似新月一般,此时她双眸闭合,那白嫩嫩的眼皮下,长长而向上弯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如玉雕般笔直而高挺的琼鼻下,一双红艳欲滴的薄薄樱唇直令人想入非非,只是这般姣美如画的面颊上却是神色木然冰冷的毫无表情。萧遥惊叹着这世间竟有如此女子震人心魄的美丽,他的双手忍不住分别握住自己腿边那盈盈一握的玉足上的脚踝,虽然隔着一层棉织白袜,也能清楚的感觉那脚踝的柔软和圆润。西王母心神合一,真力抱守丹田,她抬起自己的臀部,萧遥那根伟岸宝贝便露出大半只,接着又腰臀压下,宝贝又全根而没,如此反复,她那温润紧窄的神仙洞府便开始套动着粗壮坚硬的宝贝。

  萧遥被如此一弄,立时热流激窜,阵阵激荡的酥痒的感觉冲击着他的大脑。他鼻中呼呼的粗喘着,双手不受控制的顺着西王母那细软的足踝攀爬而上。他的手指滑过长袜,直接停在那双修长圆滚的大腿上,他只觉得西王母大腿肌肤清凉柔软,如脂似膏般光润,并且弹性十足,萧遥忍不住手掌使劲,在那光滑如玉的浑圆酥腿上抚摸起来。西王母这时正收敛心智,缓缓催动真气,她并感觉不到萧遥双手蠕动,只是身形如玉蝉附树一般蹲卧在他身上,圆滚丰满的香臀结实而有力的上下运动,用自己娇嫩滑腻的神仙洞府吞套着那根越发胀大粗壮的宝贝。

  西王母有节奏的扭动着纤细柔软的腰肢,她肉臀上光滑的肌肤不住击拍着萧遥大腿肌肉,两人肌肤相撞发出“噗噗----”闷响。萧遥被西王母的神仙洞府捋套的惊魂失魄,全身酥麻之时,忽听得花丛外面不远处传出“悉悉索索”的碎步之声。他心中一惊,暗道:“可是有人来了。”

  西王母虚境之中也听到有人前来,她不禁芳心怒生,心中想到:“是谁这么晚了还在花山中,真是要坏自己的好事。”她忙心神归元,收住真气,腰身也不再扭动,摒住呼吸侧耳细听。

  只听得花丛外一名少女低声道:“师姐,这花山之中没有人吧。”

  “你放心,这里是没有人来的。”萧遥听得此言登时感到头昏胸震,这声音轻柔甜美之极,令人**蚀骨,正是自己宝贝女儿殷龙的声音。想起宝贝女儿殷龙的好来,萧遥立时忍不住欲念丛生,他按在西王母那肉脂光鲜的酥腿上的双手又开始细细摩揉起来。西王母听得是自己两个徒儿,更是不敢出气吱声,心中怒道:“这两丫头这么晚了怎么跑到这里来。”

  少女偷偷的低声道:“师姐,你父皇真的不是个淫君吗?”言语中充满关切之意,花丛内的西王母听得更是怒火大增,心想这丫头竟然如此不听话,还在念恋自己那个“仇敌”。正在气怒之时,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腿上有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不停的抚弄捏揉着,不禁芳心一惊,她双眸睁开,只见萧遥潮红的脸上,一双满含**的眼睛呆呆注视着自己,正是他的手在肆意摸揉着自己的酥腿,她心中怒道:“这个臭贼,竟敢对自己无礼调戏。”

  西王母刚要发作,又想到花丛外面不远处就有人,而且还是自己的两个徒儿,如果让她们发现自己与这个贼人做这苟且之事,那自己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她只好任由萧遥双手的轻薄。

  花丛外殷龙骄傲的娇声道:“我家父皇才不是淫君哩。而且是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俗话说美人配英雄,我父皇的那个娘娘不是艳压一方,名动天下的绝世美人。”

  那少女奇道:“可是我听说,你父皇把翼州侯苏护的妻女杨氏和苏妲己都给霸占了啊!”

  二女声音影影绰绰的传进花丛内,萧遥此时早已不听不闻了,他见西王母身形不动,而自己深入她神仙洞府的宝贝正是欲火中烧之极,他忍不住双手顺着西王母光滑的大腿而下,搂抱住她丰润滚圆的肉臀蠕动,而自己下肢也向上挺耸,那根暴硬粗大的宝贝又重新在那温润滑腻的神仙洞府中开始出没。西王母猛然间被那粗硕浑圆的枪头忽得捅在自己神仙洞府深地上,忍不住娇躯一颤,口中也差点呼出声来,她心道:“这贼人越发放肆了,竟然趁自己功散之时向自己发难。”她此时又不敢吱声动作,只好强忍着神仙洞府中传来的阵阵酸胀麻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