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日干生情_封神夺艳记
家庭小说 > 封神夺艳记 > 【099】日干生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099】日干生情

  “好孽障,留你不得!”元始天尊见到齐天大圣向三圣哭诉栽赃,心中火大,双目血红,大手一招,盘古幡向齐天大圣当头扫去。

  “元始!”通天教主见到元始天尊如此撕破脸,不要面皮的向齐天大圣出手,当即勃然大怒,怒喝一声,诛仙四剑向元始天尊飞射而去。

  “着!”女娲黛眉一竖,娇叱一声,山河社稷图化作一道青色长虹把齐天大圣收进图中,红绣球瞬间万丈,向元始天尊当头砸下。

  准提道人,眼见三圣大战,左右看了一眼,悄然溜走。

  “哼!”通天教主见之脸都快气歪了,暗叹准提道人果然够卑鄙无耻!临阵脱逃。

  “破!”元始天尊见到通天义教主使出诛仙四剑,顿时清醒过来,元始天尊大喝一声,盘古幡迸射万道混沌之光,破阵而出。

  “砰!”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元始天尊被女娲红绣球命中后心,一球砸落高空。

  元始天尊嘴角溢出一丝金色血渍,两眼都红了起来,几欲拼命。

  “元始,你再敢亲手伤本尊爱徒,本尊就是不要面皮,也要渡你门下十二金仙上那封神榜!”通天教主对于元始天尊三年前卑鄙出手覆灭朝歌事情始终耿耿于怀,同时通天教主也顿悟了,既然元始天尊能够以大欺小,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呢。

  “通天,你敢阴我!”元始天尊闻言,心中大震,脸都绿了,元始天尊好没圣人形象,伸手指着通天教主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彼此彼此。”通天教主见状,神色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本来正直的通天教主是不会用封神榜阴人的,无奈萧遥着实够卑鄙,在三仙岛一行一举莫不蕴含一丝“无耻之道”!通天何等人物,自然在萧遥手下受益匪浅。阴起人来,纵然不是准提道人的对手,但是对付起元始天尊还是绰绰有余的。

  “二师兄,刚才那一下下没有砸疼你吧。”女娲玉颊娇红,美目含羞,一双洁白象牙玉手抱着红绣球,满目委屈可怜兮兮的看了元始天尊一眼,酶声娇道。

  “哇----”女娲使出来的妖媚之术,元始天尊也大感吃不消,张口一朵金花喷出,元始天尊二话没说,向女娲告了一礼,转身就走。

  有道是做贼心虚,二十年前在女娲庙元始天尊阴了女娲一次,这次女娲出手,用红绣球偷袭了元始天尊一下,算是与元始天尊了却了一段因果。

  “师尊娘娘,太玄有话要说。”齐天大圣见到女娲就欲离去,连忙急声高呼道。

  娲闻声,黛眉微微一蹙,淡声说道。

  “师尊娘娘,父皇让太玄给您带句话,他说他想您。”齐天大圣说完,扭头就跑。

  女娲闻言,娇躯一颤,吹弹可破的绝美玉脸上泛起一层动人的潮红,有些嗔怪之色的白了一眼飞逃而去的齐天大圣。

  “殿下请留步。”齐天大圣来去匆匆,还没来得及去解救柏鉴,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急呼声。

  “汝有何事?”齐天大圣剑眉一挑,直视着申公豹,出声问道。

  “贫道申公豹拜谢殿下出手相救之恩。”申公豹见到齐天大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连忙满脸堆笑的向齐天大圣俯身拜道。

  “谢不得本殿下,是吾父皇算到汝有此一劫,特命本殿下前来助你脱劫。”齐天大圣说完,化作一道金光瞬时消失在天际。

  申公豹闻言,心中狂震数下,面色苍白的吓人。过了好半响,申公豹向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向着朝歌方向躬身拜了三拜,骑虎离去。

  齐天大圣驾云来到东海,飘飘的落在一座山上。那山玲珑剔透,古怪崎岖。峰高岭峻,云雾相连,近于海岛。

  “柏鉴何在?”齐天大圣整理了一下着装,腰悬斩神剑,浑身透露出一股莫大的皇者之气,颇有一副君临天下的霸势。

  齐天大圣话刚说完,只见海水翻波,旋风四起,风逞浪,浪翻雪练。水起波,波滚雷鸣,霎时间云雾相连,阴霾四合,笼罩山峰。巨浪分开,现一人赤条条的阴魂。

  “柏鉴拜见四殿下。”那阴魂见到齐天大圣连忙俯身拜道。

  “柏鉴,现在本王乃是大商三殿下。父皇有命,你脱劫的时候到了。柏鉴,你此去九生一死,父皇赐你一物,圣人之下皆可保命三次。”齐天大圣打着官腔,把话说完,又赐下一块象牙玉牌,随后向北海赶去。

  “柏鉴誓死效忠陛下。”柏鉴闻言,老泪纵横,双手托着玉牌,向朝歌方向拜了三拜,随后没入海水之中。

  萧遥熟知封神历史,早在四年前,就救下柏鉴,等清虚道德真君来此地时,早已中了萧遥的“无间”之计。

  齐天大圣见到龙须虎头似驼,狰狞凶恶。顶似鹅,挺折枭雄。须似虾,或上或下。耳似牛,凸暴双睛。身似鱼,光辉灿烂。手似莺,电灼钢钩。足似虎,钻山跳涧。心中一阵疑惑,就龙须虎这怂样也配当自己的弟子,而且还是入室弟子。

  “龙须虎,汝可愿拜吾为师。”齐天大圣懒得和这个龙虎杂交品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的出言问道。

  “陛----陛下,俺真的可以拜您老人家为师吗?!”龙须虎闻言,差点晕死过去,龙须虎是妖,自然认得齐天大圣妖皇的身份,见到妖族之皇要收自己这个小妖为徒,巨大的喜悦让龙须虎说话都哆嗦了起来。

  天大圣见状,剑眉微微一皱,不置可否的点了一下头。

  “小的愿意小的愿意,陛下师尊请受龙须虎三拜。”龙须虎热泪盈眶,感动不已,近乎嚎啕大哭的向齐天大圣俯身拜道。这年头做妖怪不容易啊,搞不好那天就被人给除了去,如今能抱得妖皇齐天大圣的大粗腿,龙须虎已经幸福的不敢想象下去。

  当姜子牙回到西岐的时候,整个西岐几乎成为一片血山火海,那黄龙真人更是化出本尊,一条万丈黄龙,和王魔四人大战开来。

  “丞相您回来了,武王陛下都快愁死了。”一个宫士模样的人见到姜子牙回来,连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迎了上来。姜子牙见那人一身赃污,下意识的皱了皱两条白眉,沉声说道:“本相知晓,你先退去吧。”

  “是,丞相。”那宫士闻言,连忙神色恭敬,两眼中透露浓浓的崇拜之色向姜子牙俯身拜道。

  姜子牙刚刚走过那宫士面前,心想不对啊,这人这么识趣,是个收买人心的大好机会,怎么能够错过。姜子牙连忙转过身来,张口向那宫士问道:“你名姓是何?”

  “长江七号!”长江七号见到姜子牙突然转过身来,心中还以为自己刺杀暴露,心中一狠,两手猛得一把抱住姜子牙,脸色狰狞的狂吼道:“为陛下尽忠!”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姜子牙和长江七号一起被炸成肉浆,粉身碎骨。

  可怜姜子牙,直接死在宫门前,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

  “父帅,如今西岐城中大乱,攻城的时候到了。”黄天爵手持银枪,看着西岐城中那冲天的火光,和在高空之中斗法的王魔和黄龙真人,面色着急的向黄飞虎出声急道。

  黄飞虎闻言,视若未闻,脸色阴沉的可怕。

  就在这时,一个斥候兵急急冲了过来,俯身纳头拜道:“元帅,城中急报!”

  “啊!姜子牙死啦!”黄飞虎命左右呈上密报,打开一看,黄飞虎脸色顿时大变,黄飞虎脸色数变,最后下令众将士快退兵三十里。

  “什么?长江七号杀死了姜子牙!”萧遥穿着睡衣,看着西岐三千里加急密报,脸色一阵古怪。

  “陛下,是长江七号和姜子牙用雷神弹同归于尽。”夜鬼小心的看了一眼萧遥,出声提醒道。

  遥忍着笑,向夜鬼说道:“长江七号,虽死犹荣,为寡人立了大功。夜鬼,长江七号的家人一定要厚待,赐五百万大商币和七品别墅一栋。”

  “是,陛下。”夜鬼闻言,顿时脸都绿了,夜鬼哪里有什么家人,乃是被萧遥收养的孤儿,夜鬼寻思着,七号不是在西岐有个姘头吗?虽然没有为长江七号生儿育女,也算是七号的半个“家人”,这好处就便宜她了吧。

  “传三殿下、太师诸臣进殿议事。”萧遥在心中沉思一会儿,向夜鬼传令道。

  接着三殿下殷空(没有办法,殷玄殷黄两人何等人士,怎等高居齐天大圣头上,萧遥为平复妖族尊严众怒,特意赐齐天大圣为三殿下,高了哪吒一头,此乃外话,不多提),太师闻仲,相商容,王叔比干,借尸还魂的费仲五人进入地下宫殿。(现在萧遥的妻女都居住于地下)

  “陛下,此事万万不妥,还是让老臣前去拜请诸位师叔。”闻太师五人听闻萧遥又要离宫,心中顿时大骇,闻太师连忙起身向萧遥跪求道。

  “陛下,太师所言有理,您还是不要亲自涉险的好。”比干闻言,连连点头随声附和道。

  “老师,王叔,此行不可不去,寡人有一种很大的预感,寡人成圣的机缘将要到了。”萧遥神色凝重严肃的向闻仲等人出言忽悠道。

  “什么?”闻仲五人闻言,齐齐忍不住出言高呼道。

  萧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对于朝歌皇宫的安全之事,萧遥在近来几日大干“女娲”的时候,日干生情,就差最后那层膜没有捅破。所以,有女娲坐镇朝歌,萧遥心中还是比较放心的。

  交托好事情,萧遥又去找来女娲,亲热一番。除了最后那层关系,女娲的胸部、樱桃小嘴、后院花岸都被萧遥玩了个遍,同时也爽得女娲飘飘欲仙、欲仙欲死。女娲似乎也感觉到萧遥知道了自己的神秘“身份”,因此每次说情话的时候,萧遥是可劲的忽悠女娲,每次忽悠得女娲芳心甜蜜,迷醉不已。

  萧遥敢肯定,只要自己这边成圣,那边就可以捅破女娲的那层膜。萧遥望着眼前群山,心中琢磨着到底是先去函芝仙哪里,还是先去金光圣母那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