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9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9章 Chapter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Chapter9

  阳台与室内仅有一扇玻璃之隔,能清晰看到对面。

  怀芷从江凛的怀抱挣脱,抬眼就见白琪在室内看她,眼神淡淡,像是在观赏动物园里任人逗耍的动物。

  四目相对,白琪朝她勾唇笑笑,回头和身旁人说话。

  江凛的警告犹在耳边,怀芷有一瞬的恍惚。

  所以,刚才那个惩罚性的吻其实是在告诫她,她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替身,不要耍心机在白琪面前出现吗?

  纤瘦的女孩在怀中安静窝着,浑身散发着幽幽蜜桃清香。

  江凛垂眸,见怀芷低着眼沉默不语,卷翘纤长的黑睫垂下,贝齿轻抵咬破的鲜红下唇,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

  唇齿间残留着女孩独有的清甜,混着丝丝血的腥咸。

  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有了其他小心思,作为主人,他理应及时调/教。

  时刻保持乖巧温顺,事事对他言听计从,这是怀芷想留在江凛身边,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抬手轻轻拽住他的袖子,怀芷短暂抬了下头,又再次快速垂眼,眼尾通红。

  长时间的缺氧,让她不规律的急促喘息着,尾音发颤:“阿凛,我想回去。”

  她视线停留的方向,白琪正在和林总捧杯,过膝的白色长裙修身,腰侧的镂空展示着诱人曲线。

  林总一双色眯眯的眼,早就恨不得黏在白琪身上。

  不自觉地皱眉,江凛微微侧身,凄清月色下拉长的身影将怀芷尽数包裹,再也没法窥视分毫。

  五年前白琪和他的事情传的满城皆知,简单互惠的商业联姻几经造谣后变得离谱,五年后随着白琪高调宣布离婚,谣传再次四起。

  江凛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婚姻与爱情对他来说都等同虚设,他本人也懒得解释。

  至于怀芷,他自认在这段关系里,没有任何向她解释的必要。

  玻璃门半掩,阳台处也能闻见香烟和酒精浓烈的腐糜气味。

  太久没等到回应,怀芷在他怀中很轻地动了动,犹豫着抬手,想再次拽他的衣服。

  陆衍在对面屋里发现江凛怀芷,大喊着让两人过来一起玩,林总也好奇地探头,眼里的欲念还来不及收回,赤/裸/裸地射向阳台。

  随着怀芷轻呼一声,江凛附身拖住她的腿弯将人打横抱起,众目睽睽下离开阳台,穿过无人的寂静长廊,直接进了另一处包间。

  来这座古堡私人餐厅的人非富即贵,不少有钱人玩得很开;为了让尊贵的顾客尽情享受,每间包厢的背后都有三到五个独立的房间,隔音极好。

  反手将门反锁,江凛单手抱着怀芷,将人直接丢在柔软大床中,抬手去解领带。

  像是娴熟老练的猎手,江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瑟瑟发抖的猎物,眼神冷静淡漠,修长五指轻握□□,等待猎物自愿上钩。

  两人相拥相吻,分不清唇齿间的酒气究竟来自谁,江凛双手撑在床面,任由怀芷捧着他的脸细细亲吻。

  今晚她喝了酒格外主动,浑身上下是微醺的诱人香气,即使到最后已经没了力气,纤长四肢还要紧紧缠着他。

  泪滴一次次划过她光洁的面庞,让江凛莫名想到怀芷初识的那一夜,她也是哭个不停。

  结束之后抱她去洗澡,江凛抬手擦去怀芷泪痕,看着她光滑肌理上斑驳的红痕,低声问:

  “还疼?”

  怀芷将头靠在浴池边上,热水将骨头泡的酥软,耷着眼皮闷闷嗯了一声。

  “知道疼以后就乖一点,”江凛意有所指,骨节分明的手在她脸上轻拍两下,沉声道,

  “否则就不要你了。”

  果然是要结束了吗?

  怀芷指尖动了动,抬眸定定看着江凛,片刻后直起酸软的腰,双手环住江凛脖子,身体前倾主动迎了上去。

  她确实很会讨好卖乖的方式,江凛沉声低笑:“不累?”

  “明天就要进组了,”她乖顺回答,“要很久见不到阿凛的了。”

  闭着眼,怀芷依次亲过他饱满的前额、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和削薄的双唇,她吻的并不用力,像是对待不可亵渎的神明一般,小心翼翼地浅尝辄止。

  停在他下唇,怀芷缓缓睁眼,微微失神的双眸清明,不沾染一点□□。

  柔若无骨的手划过他侧脸,江凛很早就发现怀芷最喜欢用指尖勾勒他轮廓,深情是那样认真,像是要将他的脸完全烙印在脑海中。

  就这么喜欢吗。

  澡算是白洗了,江凛将人从水里抱起来用浴巾裹,再度将人丢回床上。

  接近凌晨时分,江凛终于停下,突然想到些什么,咬着她耳垂在怀芷耳边低声警告:“离姓洛的远点。”

  “知道了。”

  半夜怀芷被渴醒,正要起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身体刚一动,身边就传来不满的闷哼声,沙哑低沉,带着些许鼻音。

  手臂搭在她腰侧,因为刚才起身的动作从被子里面露出来,坚实有力的小臂上还有不少她新抓出来的痕迹。

  怀芷静静看着江凛,良久后她披上江凛的衬衫起身,顺手拿起男人丢在桌上的香烟和火机,赤着脚来到阳台。

  晚风轻拂,寒意顺着皮肤蜿蜒而上,怀芷窝进吊椅里,背靠软枕。

  月光下她神情微凉,指尖把玩着打火机,“啪”地一声火焰划破暗夜,怀芷低头将烟点燃,一缕白烟袅袅升起。

  她其实极少抽烟,若不是角色需要,香烟和酒精是她一辈子都不想触碰的东西。

  身边的人总在说香烟能麻/痹神经,怀芷放在唇边吸了一口,淡白色的烟雾缭绕,她皱眉又将烟放下,碾灭后丢在一边。

  窝在吊椅里安静坐了一会,起身回房前,怀芷拿出手机给助理发消息:

  【怀芷:明天来的时候换个大点的车,再带几个纸箱过来】

  【怀芷:还有,以后不用再来别墅这边了】

  开机后生活变得异常忙碌,有时为了完成当天的拍摄任务,日夜颠倒的拍戏也是常有的事。

  怀芷虽是女二,但她的故事线贯穿故事始终,每个重要节点都有她推波助澜,戏份和女主白琪有的一拼。

  她饰演的南迎是在爱情里求而不得的落败者,小时候被男主救过性命,心中暗生情愫,暗恋多年后终于告白成功。

  却发现只是被人当作替身,蒙骗于股掌之上。

  被心爱之人欺骗玩弄让她由爱生恨,再也不相信人性和爱情,于是她亲自设局,以人命作为要挟,邀男主和他曾经的白月光爱人入局。

  南迎的存在是恶,所以她要将这世间血淋淋的丑恶统统摆在两人面前,要以她自己的方式告诉所有人:

  人性与爱情,是这世间最不牢靠的维系。

  怀芷前期的戏份基本是在回忆她和男主顾驰的过往,那时的她大部分时间,都是藏在暗处窥视顾驰。

  于是南迎的爱恨嗔痴、她的挣扎堕落,都要靠怀芷自行想象和脑补,再通过表演反馈给观众。

  “这里重点要演出层次,”文导在一旁耐心讲戏,

  “简单来说,就是你和他的回忆足够美好,但每当你觉得他是爱你的时候,你却很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你的错觉。”

  怀芷低头看着剧本,眼神有一瞬失神,喃喃重复道:“只是我的错觉吗。”

  “就像初恋时喜欢一个人,我们总会拼命找对方也喜欢自己的证据,可在对方眼里,就只是最普通的人情交往而已。”

  总编剧推了下眼睛,朝怀芷笑笑:“不过怀芷这么漂亮,应该只有被人告白的份儿吧,怎么会被人拒绝。”

  “有啊。”

  怀芷答应的声音又软又轻,瞬间就消散在风中;手指捏着剧本,指尖用力到泛白,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

  有些秘密在心里藏太久了,总归会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

  在导演和编剧诧异的眼神中,她眉眼微弯,很自然地转移话题:“我大概能理解南迎的感受。”

  “她以为自己抓住了属于她的光,却从没想过那束光,并不是照向她的。”

  连连点头,文导赞同地直拍大腿:“没错!就是这样!”

  一切就绪,工作人员在旁边干瘪地念男主台词:“南迎,你并不喜欢我,你对我只是感激——”

  “我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什么是‘喜欢’!”

  片场内,怀芷尖叫着打断“脑海中”顾驰曾对她说的话;周围寂静一片,几十名工作人员纷纷噤声,只有监视器后的文导眼前一亮。

  “顾驰,我暗恋你十五年,在你嘴里就只是一句轻飘飘的‘感激’。”

  踉跄起身,怀芷望着满屋荒凉,突然低笑出声;她笑的猖狂肆意,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想起那个人温柔和煦的笑意、体贴入微的照顾,还有那个下雨天冰冷果断的拒绝。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她猛的将手边一个精美的音乐盒狠狠摔在地上——那是顾驰唯一送给她的礼物。

  既然只是路过,又为什么一次次将她拉出深渊?既然只是无心之举,又什么在她受伤难过时,露出心疼不已的表情?

  “别再伪装深情了,顾驰,这句话只是你用来减轻负罪感的借口而已。”

  “很好!这条过了!”

  文导在一旁连连鼓掌,他没想到怀芷看着柔柔弱弱的,爆发力居然这么强。

  不仅如此,她共情能力之强,仿佛南迎这个角色,就是根绝她的过去量身定做的一样。

  保持着现有的状态,怀芷接下来的几条都是一条就过,计划里的凌晨才能拍完的戏,晚饭前就收工了。

  返程回酒店时,怀芷看着置顶很久没联系的江凛,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开对话框。

  进组后生活变得忙碌,她有一个多月没主动联系过江凛,江凛自然也不会主动找她。

  两人上一次联系,还是上个月她大学聚会时,江凛喊她上去。

  别墅有人定期打扫,江凛在她离开后应该没再去过别墅,怀芷也没主动提起她搬走的事情。

  今天是疗养院打来电话,说怀游昨天做检测时,第一次对外界刺激有了微弱反应,主治医生决定开始用新药。

  这是五年来怀游第一次真正有苏醒的迹象,怀芷当场表示新药使用不必考虑费用,却被医生告知,江凛已经预付过所有费用了。

  想到这里,怀芷不禁再次长叹一声。

  疗养费的问题她不是没和江凛谈过,最后都不了了之。

  指尖轻点屏幕,怀芷快速打字:

  【怀芷:阿凛,怀游的费用我知道你帮忙垫付了,谢谢】

  “还有——”

  半句话没说完,屏幕上方突然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前后不过一两秒的时间,江凛就连着回了她两条信息。

  简明扼要,字里行间都是都是令人熟悉的命令语气:

  【江凛:周六晚上六点,来老宅吃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