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apter6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6章 Chapter6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Chapter6

  卧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是江凛在浴室洗澡,西装外套丢在客厅沙发上。

  将碗筷丢进洗碗机,怀芷静静站在水池边洗手,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屡试不爽的办法失效,意外撞见的江凛不仅在她这里吃了晚饭,很可能还要在这里过夜。

  无奈地长叹口气,怀芷只好拿出手机给姜暮发消息。

  【怀芷:暮暮我今晚不来了,江凛还在我这呢qaq】

  对面秒回:

  【姜暮是仙女:又是江凛那个家伙?你能应付吗?】

  【怀芷:可以的,放心叭】

  【姜暮是仙女:也行,你不来也好,我被路枫那个狗崽子缠住了[猪猪生气jpg]】

  姜暮是怀芷大学最好的朋友,两人本科都学的金融,虽然毕业一个进了娱乐圈一个去了投行,但感情一直很好。

  路枫是姜暮某天随手“捡到”的,怀芷并没见过,只知道是个名牌大学生,貌似还是个离家出走的富二代,最近在对姜暮死缠烂打。

  对方毕竟是男性,怀芷有点担心:“需要我帮忙吗?”

  【姜暮是仙女:不用,我已经把他轰出去了,现在在门外写检讨呢。】

  写检讨

  唇角微微抽搐,怀芷很难想象这个场面,指尖停在半空,犹豫片刻后,深吸口气缓缓打字:

  【怀芷:暮暮,你人脉比我广,我想拜托你件事。】

  【怀芷: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这次帮白琪处理离婚官司的,是‘势芯’哪个律师】

  【姜暮是仙女:势芯算了我帮你查就是了,但你别抱太大希望,那个人在律师界的身份,不太会接这种案子了】

  【怀芷:嗯嗯我知道,辛苦你啦[海豹比心jpg]】

  【姜暮是仙女:小事啦;哦对了,你弟弟最近还好吗?时间过得好快,好久没去看他了】

  浴室的流水声渐止,怀芷起身去衣帽间给江凛拿衣服。

  因为时常在她这里留宿,怀芷衣帽间有一半都是江凛的东西;从西服、休闲装再到睡衣,甚至连领带、手表和眼镜,都应有尽有。

  随手拿起一套黑色的长款睡袍,怀芷将衣服放在床上,低头回复消息:

  【怀芷:没事,医生说情况很稳定,但什么时候能醒来还不确定】

  姜暮有事没再回复,怀芷将手机丢在床边,在卧室的小阳台坐下,背靠着落地窗,抱膝缩着身子,抬头望着天幕星河。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

  那件事居然都过去五年多了。

  推门声拉回思绪,怀芷回头,见江凛腰间系着浴巾走了出来,浑身带着热腾腾的水汽。

  滴着水湿发凌乱,江凛弯腰拿起拿起睡袍穿上,肩宽腰窄、长腿笔直的身材一览无余,尤其是腰腹间,紧绷却不夸张的肌肉线条流畅无比。

  怀芷盯着他的脸,视线流连在男人双眼、鼻梁——最后停在削薄轻抿的嘴唇。

  真的好像

  赤脚踩在白色地毯,她情不自禁地起身靠近,最终半跪在床边,捧着江凛的脸细细亲吻。

  她身上的睡裙很短,江凛轻而易举就解开背后的系扣,将怀芷稳稳放在柔软的双人床上。

  水珠顺着发丝滴落,落在或深或浅的水渍;江凛双眸微沉,看着怀芷气喘吁/吁地拽着他衣领,满目涟漪,粉唇微张。

  像是无声的请求。

  他附身咬着她的唇,将所有欲拒还迎的挣扎和啜泣都吞之入腹。

  “江凛,我明天还有工作——”

  突然,怀芷落在床边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跳出两条微信消息。

  手机就在江凛手边,于是这两条消息的具体内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暴露无遗。

  【洛星河:买了杯你白天给的咖啡,还挺好喝[图片]】

  【洛星河:但你还是要请客吃饭的啊,不许反驳】

  将手机丢在怀芷脸庞,江凛冷笑:“只是同事?”

  撑着手臂艰难起身,怀芷呼吸还急促着,一眼扫过消息,对上江凛沉沉双眸。

  深不见底的黑眸,现在满是极力压抑的怒气——因为她和别的男人产生交集,而引起的不满,甚至嫉妒。

  但她也清楚的知道,江凛的愤怒和爱意无关,只是单纯见不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占有欲罢了。

  整理好皱巴巴的睡裙,她点点头:“只是同事。”

  江凛审视的目光好似刀子落在身上,凌厉又尖锐,寂静无声的卧室再没有一丝暧昧。

  对面的男人盯着她的脸,像是法官宣布审判结果,不容拒绝道:

  “\昨日爱人\别拍了,赔偿金我来负责;作为补偿,星洋娱乐的任意资源,你随便挑。”

  四目相对,怀芷静静看着江凛的脸,良久之后,轻声询问:

  “是因为白琪吗?”

  两条消息而已,江凛就算对她有控制欲,也远达不到让她直接放弃的程度;怀芷思来想去,只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江凛因为她和白琪的争吵,对她很不满意;不惜让出资源让她退出,应该也是他讨白琪欢心的方法之一。

  这么立即的话,白天那通电话、莫名其妙的关心、甚至连刚才的怒火都统统合情合理。

  身体后退保持安全距离,怀芷笑的安静又乖巧。

  她又问了一次:“因为白天的不愉快,所以你要我退让来讨她欢心?”

  江凛皱眉:“你在说什么——”

  话音未落,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这次是江凛的手机在响。

  “——阿凛你快来医院,江叔叔刚才突发心梗,被救护车拉走了!”

  白琪在电话里一直在哭:“抢救的医生说、说可能呜呜”

  猛然起身,江凛大步走到客厅,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准备出门。

  “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送你去吧。”

  闻声回头,怀芷穿着睡裙站在他身后,臂弯挂着一套干净的长款风衣。

  将衣服塞进他怀里,怀芷丝毫不显慌张,拿起玄关处的钥匙,逻辑清晰道:

  “只要抢救的及时,突发心梗是可以救过来的。”

  不同于往常的乖软柔和,怀芷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紧绷着脸,车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开的飞快。

  两人赶到抢救室门前,白琪正柔声安慰着江凛母亲,眼眶通红身形单薄,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怜爱。

  和穿着拖鞋睡裙、头发凌乱的怀芷简直天差地别。

  江凛走上前问:“怎么样了?”

  白琪见到江凛就开始哭,眼泪串珠似的往下砸:“阿凛,晚上我和叔叔阿姨一起吃饭,然后、然后就突然变成这样——”

  “还好有白琪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根本承受不住。”

  江母宋莱挽着白琪胳膊,鄙夷地剜了怀芷一眼,大声呵斥道:“江凛,这么个晦气的人你都敢带来,是想气死你父亲吗?!”

  江凛冷冷道:“这里是医院。”

  垂眼看着脚上的拖鞋,再抬头看看对面衣衫整齐的三人,怀芷突然勾唇笑了下,意识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对方有家人在抢救,她知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祝江叔叔早日康复。”

  话完她转身离开。

  “怀芷。”

  江凛在身后低声喊她的名字。

  怀芷没有回头。

  医院人多眼杂,怀芷向路过的护士借了口罩,拢进身上的薄薄外衫,决定从医院后门打车离开,明天让助理来提车。

  她低着头快步向前走,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嘈杂急促的呼喊声。

  “这里有病人要抢救,麻烦前面的人都让一下!”

  五六名护士和家属推着病床,一脸焦灼担忧;怀芷侧身退让腾出空间,无意识地微微抬头,在人群中扫了一眼。

  “!”

  几乎是视觉盲区的拐角处,有一抹高大的身影快速闪过;男人走的很快,只露出半张模糊侧脸,下一秒就彻底消失在视野。

  不过眨眼之间,怀芷却觉得时间被无限拖长、一而再地放大,耳边嚷闹的人声消散,她只觉得脚上灌了铅,寸步难行。

  “这位小姐,麻烦你再让一下!”

  “哦,哦不好意思,”尖锐的女声刺耳,怀芷猛然回神,再几双责备的眼神中再次往后对退。

  急忙转身,她快步朝拐角处小跑过去,高悬着的心仿佛已经停止跳动。

  赶往抢救室的一行人逐渐远去,整条走廊再次安静下来,怀芷站在无人的拐角处左顾右盼,微弯着腰,呼吸急促。

  一定是那个人,她不可能眼花的。

  “慌什么。”

  身后想起江凛微凉低沉的声音,他站在怀芷身后,垂眸静静望着她,看着她外衫下依旧清晰可见的蝴蝶骨,眼中神色复杂。

  即便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抢救室门前她离去时的那抹微笑,莫名让他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等反应过来,他人已经站在她面前。

  他从未见过这样脆弱又落寞的怀芷,身形单薄,发型凌乱,宛如盛满星河的眼睛失去光点,只剩眼尾一抹绯红。

  像是遗失了最珍视的东西,彷徨失措。

  喉咙有一瞬的干涩,他拉住她手腕,哑声道:“你——”

  “放手。”

  话音未落,附在她纤细腕骨的手开始用力挣脱。

  “什么?”

  “放手,”怀芷回头,微微仰着脸对上他视线,眼尾通红,尾音带着轻颤的哭腔,

  狠狠甩开桎梏,她冷声道,“江凛,我说放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