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Chapter5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5章 Chapter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Chapter5

  “阿凛,你在看什么?”

  司机将车门打开,白琪弯腰进来,自然地坐在江凛身边,笑着好奇道:“在外面我就发现了,是在看怀芷吗?”

  江凛没有回答,视线停在唯一拉上帘的窗户。

  像是赌气似的,方形窗口被浅色纱帘遮的严严实实,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纤瘦身影。

  “你这个小情人真的很特别,”白琪柔柔笑着,很自然地挽住江凛手臂,撒娇道,“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我和我助理呢。”

  “是么。”

  冷笑一声,江凛应的散漫,镜片遮挡住眼底的凉意。

  刚才他就坐在车里,目睹了整件事的一切经过;江凛不想管是非对错,只记得白琪走后,怀芷在窗边朝他投来的淡淡一瞥。

  冷淡又漠然。

  就像在看马路对面走过的陌生人一样,漠不关心。

  那道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片刻,仿佛怀芷只是随意朝窗外扫了一眼。

  但江凛确定,怀芷一定看见他了。

  还是第一次体会被人无视的感觉,难得又新奇,江凛很难不在意。

  点开微信对话框,他看着单聊一般的满屏绿色,意味不明地勾唇,惜字如金的回复:

  【江凛:吃过了】

  果不其然,对面几乎是秒回:

  【怀芷:太好啦[猫咪转圈jpg]】

  【怀芷:今天工作也要加油哦!】

  雀跃舞蹈的猫咪舞动着短腿,笑容快咧到后脑勺,似乎想极力反应出对面的喜悦。

  江凛低沉一笑,随手将手机丢在一边,不再回复。

  女人还真是好哄。

  看着江凛草草回复一条就放下手机,白琪眼中的欣赏更甚。

  五年不见,男人还是和当年一样沉稳、帅气有魅力;仅仅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冷淡的矜贵。

  更重要的是——江凛还和五年前一样,只对她一个人好。

  回国前,她就听说有个作为她替身的存在,今天来摄影棚就是想亲眼看看,江凛对怀芷究竟是什么态度。

  这样的结果,她很满意。

  “喏,给你的。”

  换场休息时,怀芷走到洛星河身边,将左手的冰美式递过去:“刚才的事情,谢谢你啊。”

  不管白琪来的目的是什么,就刚才的情况,洛星河能主动站出来为她说话,怀芷都该说声谢谢。

  “一杯咖啡就把我打发了,你也太小气了吧。”

  洛星河嘴上不满意地抱怨着,身体倒是很不客气地接过咖啡,喝了一大口才继续吐槽:“怎么也得请我吃顿饭吧。”

  怀芷被逗笑出声:“幼稚。”

  “我才二十岁,要那么成熟干什么。”

  洛星河几口把咖啡喝完,抬手轻抖手腕,纸杯就以漂亮的抛物线,直直掉入旁边的垃圾桶。

  他转头臭屁地朝怀芷挑眉,正要说话时,倏地皱眉凑近,认真道:“第一次见面我就想说,我觉得这个妆不适合你。”

  第一次见面?

  不等怀芷发问,就听洛星河接着道:“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艳丽一点的妆容诶。”

  艳丽一点的?

  怀芷微微一愣。

  意外在网络走红,她从出道就一直以清纯的形象面对大众,再加上成功的角色也都是清纯挂,公司和她都没想过改变风格。

  “昨日爱人”到后期要饰演的反派,会是她第一次尝试美艳一类的浓妆。

  “干嘛用这种嫌弃的眼神看我,怎么,瞧不起直男审美——”

  话音未落,怀芷的手机就在一旁快速震动。

  拿起手机,怀芷看着屏幕上的【江凛】,愣怔片刻。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江凛居然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阿凛——”

  “怀小姐,是我,”白琪温柔的声音响起,“刚才的事情,我想想还是要再和你说声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知道为什么,这通电话让怀芷莫名想起那晚扎堆的热搜。

  刻意又生硬,仿佛生怕别人感受不到她的意图。

  “当然不会,”她轻笑出声,“不过前辈顺利找到总导演了吗?”

  白琪顿了顿:“当然,我们交谈的很愉快。”

  “那再好不过了,”眼波流转,怀芷视线落在朝她做鬼脸的洛星河,唇角轻挑,

  “洛星河,你不是要找总导演讨论剧本吗,趁他还在,快去。”

  四目相对,洛星河心领神会,故意大声道:“你瞎扯什么呢,总导演今天根本不过来好吧。”

  对面彻底沉默,久久没人开口。

  相视一笑,怀芷和洛星河隔空无声击掌。

  总导演根本不参与定妆拍摄,休息室里怀芷本想给白琪留个面子,才故意没拆穿她的谎言。

  既然对方执意要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当然不可能任人欺负。

  良久的寂静,是江凛率先打破沉默,低沉漠然的声音,他听着心情不太美妙:“谁在你旁边。”

  这句话是对怀芷说的。

  怀芷抬眸,见洛星河还在乱用五官,不停朝她挤眉弄眼。

  表情实在太过滑稽,于是她一不小心没忍住,噗嗤轻笑出声。

  “”

  “怀芷,”低沉冰冷,江凛的声音已经明显能听出愠怒,“我在和你说话。”

  收起笑容站起身,怀芷快步离开片场,来到没人的角落,确认没人才开口道:“阿凛,你生气了?”

  她乖乖解释道:“刚才说话的是我同事,今天一起拍定妆照。”

  江凛的声线冷如寒霜,带着三分嘲讽:“只是同事?”

  “好神奇啊。”

  “阿凛居然会在意我的同事。”

  语调轻柔乖软,怀芷垂眸低笑,不徐不疾道:“我可以理解成,阿凛这是在关心我吗?”

  嘟的响起忙音,对面已经果断挂了电话。

  “林总那边的合同搞定了,对接的细节已经在推进。”

  正厅吧台处,陆衍给自己调了杯鸡尾酒,自夸道:“江凛,这次你可以要好好犒劳我,为了再多五个点的分成,我那晚喝到凌晨五点。”

  “得了吧你,真会揽功劳,”旁边的秦南冷哼一声,“要不是江凛提前扫清障碍,你再喝几个通宵都没用。”

  陆衍大笑并不在意,把另一杯鸡尾酒推到江凛面前。

  秦南说的不错,如果不是江凛采取手段打击对手,让林总别无选择,这次的合作他们绝不会占主导优势。

  每次亲眼目睹江凛的狠辣手段,陆衍都会庆幸自己是他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

  “哦对了,兰港的项目有人来问,”秦南搂着女人,丢给江凛一份合同,“问我们能不能接受三七分成,他们三我们七。”

  数据报告都懒得打开,江凛一口回绝:“最低二八。”

  “你还真是一点骨头渣都不给啊,”秦南掐着女人腰/肢,恶劣地笑着,

  “哦对了,白棋今天去摄影棚的事,圈里都传开了。”

  陆衍也一脸看好戏:“要我说,怀芷是真喜欢你,都敢和白琪硬碰硬了,厉害啊。”

  江凛终于有了点反应,抬眼懒洋洋道:“你们俩,最近很闲?”

  男人坐在靠窗边的软椅,肩宽腰窄,透过衬衫隐隐见得流畅而极富力量感的腰线。

  此时他长腿交叠搭在桌上,白色衬衫解开两粒扣子,冷冷看人时,漫不尽心的眼神总给人一种强烈的斯文败类感。

  “你要喜欢白琪就赶紧上,”陆衍走过去,拍拍他肩膀,“反正她都离婚了,而且明显还对你旧情难忘。”

  江凛皱眉,语气不善:“谁说我喜欢她。”

  不小心碰到手机,亮起的屏幕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消息提示。

  自从上午那通电话后,怀芷已经整整八个小时没给他发一条消息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久没主动联系过他。

  想起电话里,她自然熟络地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江凛眼神一沉,周身气压又低冷几分。

  “你不喜欢人家,你又是接机又是帮她打离婚官司”

  陆衍见江凛一脸阴沉,正要说他死鸭子嘴硬,就见秦南朝自己挤眉弄眼。

  心中恍然大悟,陆衍立马闭嘴。

  原来是江大少爷拉不下脸,非要端着架子,不肯纡尊降贵去追认。

  这还不好办。

  把两人凑在一桌,孤男寡女再喝点酒,一上头什么话都说开了。

  “诶江凛,马上天黑了,你在我这吃饱喝完酒再回去,”陆衍朝秦南挑眉,故作神秘道,

  “放心吧,今晚哥们给你个‘大惊喜’。”

  三小时后,天幕尽然一片沉黑,江凛双手抱胸,冷冷看着面前死活不让他离开的陆秦二人。

  “你们俩究竟有完没完。”

  耐心耗尽,他没心情陪两人醉生梦死。

  “说什么呢,”陆衍才收到白琪晚点到的消息,心虚看了秦南一眼,举杯道,“陪兄弟喝酒。”

  锁屏依旧一片空白,眉头紧皱,江凛不耐烦朝窗外望去,就在楼下瞥见一抹熟悉的纤瘦身影。

  ——是怀芷。

  陆衍这幢高级公寓管理森严,闲杂人等一改不得入内。

  怀芷在这没有房产,那么她此刻出现在这里,除了是陆衍喊她过来,再没有其他可能。

  女孩裹着笨重的棉袄站在楼下等,时不时伸出手哈气,露出的纤长小腿被黑色长裤包裹着,脚上踩着马丁靴。

  衣服还是白天出门那件,所以是拍摄完直接开车来找他的。

  “走了。”

  弥漫满屋的酒精味刺鼻,江凛起身穿好衣服,没再理会两人拼命挽留,出门直接下了电梯。

  隔着大理石地的长廊,他远远就看见怀芷冻的红扑扑的脸,像是娇嫩欲滴的野玫。

  厚重外套下是纤瘦高挑的身形,细腰盈盈一握,怀芷眼眶绯红,走近些,能看出明显的困倦。

  即便这样,她也没有半分回到车里的意思。

  像是那晚她求自己去接,同样也等了很久,为了能早一眼看到他,再冷也坚持站在外面。

  胸口那点闷堵的郁结,以及不曾察觉的那份隐隐失控感,都在这一瞬烟消云散。

  江凛走到门口站定,低声喊着她的名字:“怀芷。”

  “阿凛?”

  反应不及,怀芷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见江凛。

  她约好了今晚在朋友家吃饭,结果朋友堵车在路上迟迟未归,她在车里等的小腿发麻,刚下车没站几分钟,就撞见江凛出来。

  早知道就不下车了。

  整理好震惊神情,怀芷笑着小跑上前,踮脚亲了下江凛嘴角,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男人。

  对上江凛深邃眼眸,她笑意更深,眼中爱意满的快要溢出来:

  她环住江凛劲瘦的腰,轻声呢喃:“阿凛,我好想你。”

  江凛喜欢她听话乖顺,却更讨厌她直白的表露爱意——他讨厌一切过分粘腻的感情。

  所以才会在她白天反问“关心”时,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

  江凛垂眸,俯视着缩在怀里、紧紧抱着他表达爱意的怀芷;她抱得很紧,像是害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

  他依稀有点印象,怀芷曾经一度很喜欢和他表达爱意,不过被他冷斥几次恶心后,已经有几年没像今天这样。

  算了。

  他开口:“去开车。”

  怀芷抱着人一愣:“阿?”

  “你故意在这里等我,不就是为了让我晚上去你那里?”

  江凛盯着怀芷双眼,皱眉警告道:“这次我不计较,以后记得注意分寸,我讨厌别人过分介入我的私生活。”

  看着江凛一脸严肃,怀芷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道:

  “阿凛你是不是喝醉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