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Chapter 40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40章 Chapter 4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Chapter 40

  怀芷去楼下停车场找人时,远远就见宋势在约定的地方等她。

  男人穿着过膝风衣,修身版型将他流畅的身体线条展现的淋漓尽致,肩宽腰窄双腿笔直,惹得经过他的两名小护士频频回头。

  怀芷快步走上去,喘息有些急促:“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别着急,我也才到。”

  冷风卷席而来,地面枯黄树叶打着旋儿飞舞,宋势默不作声地站在来风处替怀芷挡风,询问道:“刚才电话突然挂断,没事吧。”

  “嗯,没事。”

  怀芷不想在宋势面前谈及江凛,随意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可能是信号不太好吧。”

  宋势视线落在她微微红肿的唇,镜片后的黑眸一黯,并不拆穿,柔声道:

  “比上次见瘦了,最近趁着休假,好好休息。”

  习惯了宋势的观察细致,怀芷顺从地应答,领着他去怀游病房不远处的诊疗室。

  通常这里只用于医生和病人家属谈话,大多时候都是空闲,空间面积并不大,只有一张方正白桌和两把座椅。

  宋势已经将徐齐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今天特意亲自跑一趟,一是为了让怀芷再确认一次,二是来收取转账记录的证据。

  从上大学、甚至还没进演艺圈前,徐齐每月都会固定、准时向怀芷要钱,最开始的时候,怀芷取钱和存款还是用的存折。

  将存折原件和相关附件封存在密封袋里,怀芷又从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一起交给宋势:

  “从大三开始,徐齐每次和我要钱的录音,全都在这里了。”

  这些钱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共有小几百万,也是怀芷前几年全部的积蓄。

  宋势接过录音笔查看,发现了将近上百条的录音;他随意点开五六条,徐齐粗旷难听的声音就从音箱中传出来,其中不乏许多粗鄙的诋毁。

  很难想象,当时也才刚二十的怀芷,是怎么一次又一次忍受过来的。

  宋势眉头紧皱,提笔,正要在笔记本上记录转账数额,就听一旁的怀芷轻飘飘道:“不用算了,这些钱足够徐齐坐穿牢底了。”

  笔尖轻顿,宋势抬头,看着女孩一脸淡漠的表情,倏地有些心疼:“既然早就想让他坐牢,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

  “当年我父母的火化费,是徐齐交的。”

  虽然只是几百块,但这份恩情怀芷始终记着,所以不到不得已的情况,她都不想和徐齐撕破脸。

  怀芷视线落在宋势手里的黑金钢笔,眼神微微闪烁,轻声感叹:

  “你居然还在用这根钢笔。”

  她记得很清楚,五年前和宋势刚认识的那段日子,每次两人谈话,他都会用这根钢笔记录。

  宋势的字遒劲有力,怀芷那时候最喜欢看他落笔时的专注,总能给人充分的安全感。

  而这份执念,后来就自然而然地转嫁在江凛身上。

  这根钢笔的出现,让怀芷不自觉地回忆起五年前的事情;她认真打量宋势片刻,忽地勾唇笑笑:“你和五年前几乎没变。”

  时光对他实在是太过和善。

  闻言,宋势写字的手停顿,低声道:“没人能永远停留在原地。”

  “所以,这次我选择了回来。”

  笔记本上密密麻麻满是小字,宋势将钢笔放下,抬眸深深望进怀芷双眼。

  她今天的妆很淡,除了双唇的红之外,几乎看不出妆感。

  深蓝色的牛仔外套,宽松的米白色针织衫下摆很长,领口两根带子松松坠着,向下是两条又长又细的腿,清纯中又带着几分诱甜。

  眉眼精致,含着盈盈笑意看人时,一颦一笑都让人移不开眼。

  她和五年前相比,的确变化太多,唯一不变的,就是始终如一的客气和疏离。

  “五年前的贸然离开,让我错过了太重要的人和事情,”宋势静静看着怀芷,自认为话已经说的足够露骨,真诚道,

  “怀芷,你觉得我还有挽留或补救的机会吗。”

  男人语调是一贯的沉稳温和,为了考虑对方感受,虽然意思表露的直接了当,却没有不顾一切地捅破那张纸,体面耐心地等待怀芷回应。

  指尖无意识地捏紧袖口,怀芷不知道,话题怎么会突然跳跃到这里。

  如果是在五年前,那时她对宋势是满腔的感激和敬仰,一定会毫不犹疑地答应,甚至会为此激动的睡不着觉。

  但是五年后的现在,她却犹豫了。

  或许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逐渐变得或复杂或自私,现在她依旧发自心底地感谢宋势当年的帮助,可一旦谈及感情,她还是会耿耿于怀那场分别。

  为什么,要在她告白的第二日不告而别?

  如果哪怕对她有一点点异性间的喜欢,甚至是留恋或不舍,为什么这五年里杳无音讯?

  想起她还是在新闻上得知,宋势的律所要在美国上市,怀芷张张嘴想发问,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含糊其辞:

  “错过也不一定是坏事,有些事本就该留在过去的。”

  “是因为江凛吗。”

  宋势闻言双眼微黯,唇角勾着自嘲笑笑,低沉声线仍是柔和:“果然是我来的太晚了。”

  “”

  怀芷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她放在桌面的手机,突然弹出四五条消息提示——是经纪人南夕甩来的几条连接,标题上都有醒目的“白琪”二字。

  顺着链接点开微博热搜,毫不意外地发现“白琪”两个字,已经快把榜单前十霸占。

  白琪退圈

  白琪网暴素人

  怀游

  看见熟悉的名字心里一紧,怀芷连忙点开怀游的词条,首条就是下午在医院走廊的那段采访。

  怀游在镜头下越发显地病瘦,面色苍白,人也摇摇欲坠。

  怀芷翻了一圈发现,下午到场的记者虽然不少,相机也有六七台,但唯一流出到网络上的视频源,就只有一条。

  视频拍摄的手法特殊,像是特意避开了正脸,抬高角度俯视着拍,镜头下只能见怀游低垂着眸,黑睫纤长,鼻眉眼深邃,笔挺鼻梁下是薄唇。

  因为缺失正脸,他的长相并不能凭空想象。

  不过这些丝毫不影响视频的影响力。

  人总会不自觉同情弱者,怀游虚弱的形象和声线足够深入人心,再加上他拿出的证据根本无法辩驳,视频一出,白琪瞬间就被打上“施暴者”的标签。

  不仅如此,视频发出没几分钟后,发帖人又发了个帖子,先是向怀芷和她的家人真诚道歉,然后才一幢幢、一件件地举例证据。

  ——甚至将白琪助理如何教他歪曲事实、以及多次转账信息,都一并发到网络上。

  终于,一切真相都水落石出。

  闹成这样,已经没人会在意怀芷和江凛的过往,毕竟和私人感情相比,网暴素人、泄露公民信息、以及迫害昏迷五年的植物人这些事本身,性质和程度都要恶劣太多。

  【明天周末不用上班:我记得,怀芷从来没用家里的事卖过惨吧,那她和她弟弟真的好惨啊,这么难过的事被人扒出来,弟弟还被某人不要脸地骚扰】

  【不瘦三十斤不改名:白琪这都算是犯罪了吧,唯一的亲人被人威胁,我要是怀芷,我就当场手撕了白琪】

  【今天也想做个咸鱼:白琪别装死啊,上午还在微博发自拍呢,晚上没时间出来回应你骚扰素人?你不是已经被剧组退货了吗?】

  【hjlksd:怀芷实惨,这几年都在剧组拍戏,白琪一回国,三天两头被拉着捆绑拉踩,现在连家人也要遭殃】

  【论文怎么这么难写:我早就想说了,这俩人根本不像,明明是怀芷更精致漂亮,白琪还非要一次次说别人是她替身,真是好不要脸】

  短短几小时,舆论风向瞬间扭转,白琪成了众矢之的,退圈的词条甚至“荣登”榜首。

  南夕发来消息,字里行间都是大仇已报的亢奋:【白琪这次是再也没法翻身了】、

  【对了,那个发帖的大学生,你打算怎么处理?】

  发帖人在帖子结束时,先是向怀芷和她家人表示诚挚歉意,然后才提起自己今年大四即将毕业,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已经惊动学校高层,希望怀芷能对他高抬贵手。

  怀芷打字回复:【公事公办,该走法律程序就走法律程序】

  涉及到家人的事,一切都没得商量。

  【南夕:好】

  【南夕:江凛那边已经在走法律程序,负责的律所好像是势芯,这两天我去询问下情况】

  江凛也要起诉发帖人?

  怀芷从手机屏幕里抬头,轻声问正整资料的宋势:“江凛是以什么名义起诉的。”

  “诽谤。”

  闻言,怀芷眉头拧紧。

  和江凛过往被造谣的程度,这个热帖只能说是不痛不痒,绝大火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对江凛基本只是一笔带过。

  江凛大费周章地做这些,除了再添一把火,可以说是毫无意义。

  “澄清贴是江凛逼着那人发的,他直接找了校方高层”见怀芷神色不解,宋势淡淡出声为她解惑,语气微凉,

  “起诉应该也是为了你。”

  怀芷想起/来之前,江凛说的那番所谓“挽留”她的话,面露冷嘲地轻笑一声,摇摇头:“和我无关,他只是看不惯任何事情脱离他掌控。”

  与情爱无关,她只是因为脱离了江凛为她预设的轨道,男人才会耿耿于怀。

  霸道专横、控制欲极强,一直是江凛的行事风格。

  宋势合上电脑,将证据和资料放入公文包,离开前,假装不经意地轻声道:“你好像很了解他。”

  起身的动作一顿,怀芷垂眸,长睫盖住眼底情绪,语气倒是平静:

  “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没见过他。”

  送宋势出去时,天色已晚,低垂夜幕星河璀璨,高挂弯月在人间落下片片银光。

  宋势要回律所加班,怀芷还没吃晚饭,两人在停车场门前分别。

  回到病房发现一片昏暗,顶灯关闭,只有两盏落地灯撒下柔光,落在窗边一躺一坐的两人肩头和身上。

  病床上的怀游身体平躺,他呼吸平静睡得正熟;而旁边的江凛手臂撑着太阳穴,深邃双眼紧闭,对怀芷的到来毫无察觉。

  想起一整天的争执与不快,怀芷走过去,想把人喊醒。

  这时病房侧门被推开,伴随着食物的一阵清香,怀芷下意识回头,就看见郑姨端着鸡汤进来,小心翼翼放在桌上。

  她轻声招呼道:“怀小姐还没吃晚饭吧,快来喝点鸡汤,暖暖胃。”

  肉香勾着胃里馋虫,怀芷道谢后接过,瓷勺舀了块鸡肉配着汤喝下去,胃里瞬间暖暖的,发冷的手脚也回温许多。

  以为窗边两人睡着,郑姨开始讲怀芷离开后病房的事情,从血样检测到下午看了几页书,桩桩件件事无巨细。

  怀芷盛了碗鸡汤给她:“您辛苦了,一起吃点吧。”

  “不辛苦不辛苦,”郑姨慌忙推拒,说什么也不肯喝鸡汤,“这鸡汤是特意炖给怀小姐的,我怎么能喝呢。”

  以前在江凛那时,郑姨也会和两人一起上桌吃饭;怀芷端着鸡汤,不解地望着女人。

  生性憨厚的郑姨本被不擅长撒谎,被怀芷盯得不好意思,朝窗边偷瞄一眼,确认江凛睡着后,才轻声道:

  “其实这鸡汤是江先生亲手炖的。”

  女人打量着怀芷神色,小心翼翼道:“下午您出去没多久后,江先生就说要用厨房,亲自去买了食材,然后炖的汤。”

  疗养院有不少家人或护工陪护,高级病房都会配备单独的小厨房,这段时间怀游吃的饭菜,都是郑姨亲手做的。

  下午她按点准备做晚饭时,江凛一脸阴沉地走进病房,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是刚杀过的母鸡、几根山药和枸杞。

  男人朝她略微点头,走进房间挽起袖子,露出常年健身所以线条流畅的小臂。

  很快厨房里响起切菜声,郑姨好奇地站在门后看,就见江凛手起刀落,正利落地将鸡肉剁成块,手法娴熟地削肉去骨,神情无比专注。

  郑姨问他:“这是做给怀小姐吃的吗。”

  江凛沉沉嗯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她发烧才退,喝点鸡汤补身体。”

  说着他话音微顿,剁肉声渐止,良久,厨房才再次响起男人低哑的嗓音:“不过她也只会觉得厌烦。”

  郑姨没听清江凛那声喃喃自语,却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黯淡和自嘲。

  食材下锅,再盖上砂锅盖,几分钟后,厨房传来鲜嫩鸡汁和淡淡药香混合的诱人气味。

  江凛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迈着长腿走出厨房,离开几步后又转身,向郑姨嘱咐道:

  “等下她回来,不要说这汤是我炖的。”

  “”

  想起江凛语气里的寂寥,郑姨忍不住劝道:“我一个外人,不知道你们怎么会突然吵架。”

  “但怀小姐平常不是最心疼江先生的吗,他现在知道错了,您为什么还要和他生气呢?”

  刚才还鲜嫩多汁的鸡肉瞬间索然无味,怀芷将碗放下,脸上没什么表情:“没生气。”

  只要江凛能离她的生活远点。

  郑姨看她态度冷淡,也不敢再劝说,将碗筷和剩下的大半碗鸡汤端到厨房,再悄声从病房门离开。

  病房内只剩下呼吸声,怀游躺在床上沉沉睡着,呼吸平稳绵长,精致的五官在银月照耀下,越发显得清俊柔美。

  怀芷上前俯下身,眼神柔和,为他掖好被角。

  她直起身走到窗边,抬手要将窗帘拉好,防止明天早上的晨光刺眼,会打扰到怀游休息。

  卷帘式的窗帘要拉动线绳,怀芷来到角落离病床最远的落地窗,却怎么都找不到拉扯的线绳。

  病房关着灯不好找东西,怀芷眯着眼睛费了半天功夫,终于找到卷在高出的线头,垫脚准备伸手去够时,一只修长宽瘦的手突然横在眼前。

  “你回来了。”

  雪松气卷席而来,江凛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他俯身低声说话,滚热气息落在颈侧,激的怀芷猛然转身,后背眼看就要撞在玻璃上。

  江凛的脸在眼前倏地放大,只听沉沉碰撞声,意料中的疼痛并没到来,怀芷腰身被搂住,盈盈一握。

  昏暗中,男人将手臂抵着落地窗玻璃,抬手将线绳拉下,卷帘应声往下滚落,然后从男人后背穿过,将江凛和怀芷隔绝在外。

  狭小一方空间里,此刻只有他们两个拥挤着,手臂挨紧胸膛,近的连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清晰可知。

  怀芷紧拧细眉,挣扎着要从江凛的束缚中挣脱。

  她抬眼,看见凄清月色落在男人肩头身侧;他环着她细腰,指尖一点点收拢,声线低沉:“不想把怀游吵醒,就别乱挣扎。”

  两道呼吸交杂相融,江凛贪婪地吸汲着空气里一丝清甜的蜜桃香气,感受到怀芷逐渐停止挣扎。

  她冷冰冰地问:“你又想做什么。”

  江凛忽然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怀芷,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整晚都在等我回来。”

  过去五年里,有很多次他答应怀芷晚上会回来,后来都将她抛在脑后,经常凌晨回家时,首先就看到困倒在沙发上的怀芷。

  更多时候他甚至不会回去,下次联系她都是一月之后。

  怀芷之于江凛,像是氧气一般的存在,她时时刻刻总会在你身旁,亲密熟悉到让你太容易忽略。

  可一旦脱离,人瞬间就会无法呼吸。

  下午江凛目送怀芷离开,在走廊骨拐角看她和宋势说说笑笑,那时他看着怀芷脸上洋溢的笑容,冲上去杀人的心都有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江凛来说仿佛度日如年,他知道两人就在同楼层的不远处,怀芷会坐在宋势身边盈盈笑着,或许还会用深情的目光看着他。

  而这一切,原本都该属于他江凛。

  搂人的手臂不自觉加大力度,江凛被怀芷的抽气声拉回思绪,发现她正冷着脸,不耐烦地冷冷盯着自己。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是她冷漠的声线:“江凛,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只要一分钟。”

  江凛声音沙哑,低低沉沉的声线带着几分乞求,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过怀芷:“一分钟之后我就离开。”

  怀芷看腻了男人惺惺作态的假意深情,正要出声喝止时,床上的怀游突然翻了个身,像是被角落的躁动声影响,低喃几声。

  掌心攥进又松开,怀芷放松紧绷的后背不再动弹,任由江凛将她抱的更紧。

  男人感知到她的态度变化,微微低下头,薄唇停留在她纤长颈侧,说话时的呼吸都是滚热:

  “怀芷,我想吻你。”

  这并不是一句请求,而是不容置疑和拒绝的告之。

  “好啊。”

  怀芷靠着落地窗,闻言满不在乎地勾唇轻笑。

  她配合地温柔轻捧着江凛的脸,眉眼弯弯,笑意却不及眼底。

  在男人微微错愕的表情中,她凑到江凛耳边,亲密无间地和他咬耳朵:“一个吻而已。”

  “况且江总一定知道的,我向来想象力很好。”

  “”

  果然她话音刚落,钳制住她的手臂立即僵硬一瞬,耳边混含着几分情动的呼吸声,戛然而止。

  江凛后退半步松开她,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滴出水,骇人眼神下,还深埋隐藏着化不开的愁痛。

  深邃眉眼饿狼般紧盯着怀芷,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怀芷,你只能是我的。”

  怀芷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下达逐客令:“一分钟到了。”

  “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自从白琪正式被剧组剔除后,“昨日爱人”的女主人选再次成为讨论的热门话题。

  圈内几个咖位合适的女演员,全部都被拉出来讨论一番,后来连怀芷都被列入备选名单,让她一人分饰两角。

  提议的人振振有词,说既然是他替身题材,索性就让怀芷一个人演好了,这样的话脸一定百分百相似。

  网络上一片热火朝天,猜测纷纷,就连闺蜜姜暮都好奇地特意打电话来问。

  怀芷自然没法回答,她最近两耳不闻窗外事,就守在病房,知道的可能还不如姜暮多。

  原定剧组休息一周,终于在第五天晚上,总导演在沉寂许久的剧组工作群,发了两条消息。

  【lx:欢迎饶漫饶老师饶漫全体成员】

  【lx:明天傍晚,全剧组记得准时回来报到,饶老师晚上请大家吃自助餐】

  【饶漫:大家好,接下来的几个月多多指教】

  消息一经发出,几百人的群立刻炸开了锅,一扫之前低迷气氛,都在无比亢奋地欢迎饶漫的到来。

  【场务-李达:雾草!我们翘首以盼的女主角,居然是饶漫老师!本粉丝幸福晕了】

  【服装-许乐;欢迎欢迎!我今天还在看饶老师的处女作,真的也太巧了呜呜呜呜】

  【怀芷:欢迎饶慢老师】

  身为国际上都饱受赞誉的实力派演员,饶漫是娱乐圈少有的、可以统一所有人审美的存在。

  入圈十年获奖无数,不仅是内地最年轻大满贯影后,更多次带着作品横扫国外奖项,为国争光。

  由于咖位太大,网上猜女主角备选名单时,甚至都没人敢提饶漫的名字。

  按剧组和资方的人脉,饶漫这种咖位肯定请不来,那她会出现在剧组的唯一可能,只可能是江凛请的人。

  怀芷对这些并不关心,这几天江凛没再过来,让她终于能安心守在怀游身边,真真正正地休息两天。

  第二日中午时,助理早早派了车在疗养院的停车场等候,再上楼把怀芷的箱子搬上车。

  除了这么大的事,小姑娘有几天没见过怀芷,和她打照面就眼眶一红,激动地直扑上去抱人。

  怀芷安抚地轻拍她后背,依依不舍地和怀游嘱咐几句后,才踏上返回剧组的路程。

  不同于演员,工作人员需要更提前到达现场,怀芷到达现场时,发现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在工作,看见她都纷纷挥手打招呼。

  回酒店入住稍作休整后,怀芷整理好妆容,前往一楼的自助餐厅。

  宴会厅门口站着两排服务生,其中两位推开门,怀芷一眼就看见正前方的总导演。

  以及,他身边几日不见的江凛和饶漫。

  江凛在非正式场合穿的很随意,修身的高领毛衣和黑裤,身材比例逆天,剪衬出他的笔直挺拔,眉眼五官凌厉冷漠,上位者自带的英气逼人,让他一众演员明星中,依旧是最出挑的存在。

  而他身边的饶漫长相明艳,像是绽放在沙漠里的玫瑰,举手投足间都是野性的美,张扬恣意。

  她正饶有兴趣的直勾勾看向怀芷,眼里到没有恶意。

  怀芷微扬着下巴,笑容恰切地朝她微微一笑。

  这时总导演的声音响起:

  “怀芷来了?赶紧来和饶漫老师打个招呼。”

  自从女主角选角敲定后,总导演现在眼里就只剩下饶漫,甚至一度忘了江凛还在他身边,无比热情地招呼怀芷过去。

  直到余光瞥到江凛,导演才陡然笑容一僵,连忙打哈哈:“旁边这位,你应该很熟悉了吧哈哈哈哈”

  在江凛的沉沉注视中,怀芷笑容不变,并没有接话的打算。

  八卦打探的眼神从四面八方涌来,怀芷打算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就见饶漫红唇扬起,饶有兴致地开口问道:

  “听说你和江凛很早就认识了?是怎么认识的。”

  怀芷下意识地轻轻皱眉,不知道饶漫这么问的目的。

  “没什么特别的。”

  她回敬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半个眼神都没分给江凛,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只不过是把江总,认错成了我的一位故人而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