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Chapter 39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39章 Chapter 3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Chapter 39

  随着房门砰地关闭,所有嘈杂声都被拦截在外,病房内是令人窒息的安静。

  怀芷背靠着门,双眼通红,定定看着轮椅里的怀游,眼中情绪复杂,泪意聚集在眼眶中,像是下一秒就要汹涌而出。

  她想不通,疗养院的地处这样偏僻,怎么会突然有记者找来。

  又是为什么,院方会允许记者们肆无忌惮,在走廊逗留那么久,这些人甚至还明目张胆地带着机器设备。

  想到下午从外面回来,怀游曾借过她的手机查看,之后又不知给谁发了消息,怀芷的心一沉再沉,某个人名几乎要脱口而出。

  只有这件事经他插手,她刚才的问题才能得以解释。

  “姐,对不起。”

  病房内响起起低低一声,怀游垂着头,再没了刚才在走廊的淡然镇定,看着怀芷绯红眼尾,瞬间就慌了神。

  说话时,青年连尾音都在颤抖,语气像是在乞求:“你别不理我。”

  怀芷深吸口气平复情绪,将怀游推到病床边,搀扶他上床后,才轻声问道:“身体有任何不舒服吗?”

  怀游乖乖摇头,指尖拽着她衣袖,像是一定要知道她的态度。

  “这件事我不怪你,”怀芷俯身替弟弟掖好被角,说话时指尖都在发颤,“但怀游,我不需要你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我。”

  帖子的事,怀芷没想过善罢甘休,那些陈年旧证只可能来自于徐齐——她那贪得无厌的舅舅。

  到时候只要精准打击徐齐,以恶意泄露公民信息、损害名誉起诉,怀芷不信从他嘴里问不出实情。

  虽然耗时会极大拉长,但白琪也休想独善其身。

  没想到怀游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想到弟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迫活在舆论风暴里,怀芷神色又冰冷几分。

  她拿出手机正要拨通电话,病房门就再次被推开。

  傍晚余晖红霞淌入病房,江凛站在逆光处,身形挺拔笔直,光晕在他身后渲染铺开,连那双深不见底黑眸都染上一层暖色,看人时的眼神都变得柔和。

  来到病房的那一刻起,男人的眼神就没离开过怀芷。

  看她眼眶通红,江凛眉心皱起,他走近,抬手想替怀芷擦泪:“哭什么。”

  怀芷后退躲开,压着火问他:“外面那些记者,都是你找来的?”

  “是。”

  “问的那些问题,也是你提前设计好的?”

  “是。”

  肩膀不受控地轻颤,怀芷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她咬着后牙死死盯着江凛,问他最后一个问题:“整件事情,也是你一手策划的?”

  江凛视线微微偏移,余光里,怀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面色淡然,只是宽瘦修长的手死死攥着被角,满是针眼的手青筋暴起。

  收回视线,他淡淡承认:“是我——”

  “啪!”

  低沉男声话音未落,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猝不及防在病房里炸开,连始终面无表情的怀游都微微怔住。

  那一刻,仿佛时间都滞留停止。

  怀芷身体还在发抖,打人的手掌心通红一片,刺啦啦的发疼:

  “江凛,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管任何事情,都不要牵扯到怀游。”

  男人略微偏过头,眼底惊骇一闪而过,他抬眸瞥了眼怀游,伸手直接环住怀芷细腕,低声道:“这里是病房,出去说。”

  掌心里的手一片冰凉,又因为情绪激动正微微打战。

  江凛用掌心将怀芷整只手包住,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来传递热意。

  怀芷厌恶地要甩开江凛的手,就听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在她耳边低沉沉道:“怀游需要休息,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吵架。”

  说完他就要将怀芷拉出病房。

  一根根掰开男人手指,怀芷挣脱开后,转身来到病床边,强笑着低声安慰怀游两句,先江凛一步离开病房。

  两人来到病房外的无人角落,几分钟前还嘈杂一片的走廊,现在已经不见记者人影,只有两三病人和护士。

  平静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切的一切都再次印证,面前的男人,就是将怀游推到大众视线的始作俑者。

  如果说今天这件事以前,怀芷对江凛的态度只是急于摆脱,那么从他把算计放在怀游身上那一刻,就足以怀芷对她心生怨恨。

  她甚至不愿去想,江凛这么做的目的。

  女孩眼底的嫌恶与憎恨,都已经在眼底写的清楚明白,江凛深深望进怀芷通红双眼,心中苦涩翻涌而上,熟悉的无力感滚滚袭来。

  分明怀芷就在他眼前,他却觉得女孩离他这样遥远,以至于他已经这样用力向她靠近,却依旧碰不到她衣角。

  整整五年,他们认识的时间这样长久,他却好像从未真正拥有过她。

  “别哭了。”

  江凛喉咙一阵干涩,声带每一次共振都如烈火灼烧,他用身体挡住怀芷,身影将她纤瘦身形完全笼罩其中,视线下垂,落在她腕骨那道极浅的红痕。

  她是极易留疤痕的体质,瓷娃娃似的,随便磕碰一下就会留疤,两人从前在一起时,江凛连她身上那个地方最容易留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手腕就是其中之一,环住后只要轻轻一握,就会立刻留下一圈淡淡的红色印记。

  指尖仿佛还残余着她的体温,江凛指腹摩挲,微不可察地向前逼近半步,沙哑开口:“烧退了么。”

  “怀游为什么会跟你合作。”

  怀芷没有理会男人假惺惺的关心,直入主题道:“江凛,如果让我发现你威胁、或者欺骗我弟弟的话,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你。”

  “因为在他眼里,我们是真正的情侣,所以他只能找我。”

  江凛想起病房里毫无礼貌的小鬼,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冷静道,“还有,帖子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如果你不想让他相信帖子里的内容,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我。”

  怀芷半眯着眼睛:“你威胁我?”

  “不,”看她发丝凌乱,一缕碎发落在鬓角耳边,江凛抬手想要替怀芷拢到耳后,沉沉声线恳切着,黑眸如琢,

  “怀芷,我想挽留你。”

  看着她眼底逐渐浮现嘲讽,像是利刃刀刀扎进心头,巨大的身高差让江凛俯视着怀芷,而这一次她不再抬头,只剩他还在锲而不舍地俯身弯腰。

  男人语气加快,到后来甚至能听出一丝焦躁:“因为想挽留你,所以才担心你生病,才给你资源,才会为白琪的陷害你不爽。”

  怀芷静静看着江凛无可挑剔的脸,半晌后轻淡、却无比清晰地嗤笑一声。

  江凛皱眉:“你笑什么。”

  四目相对,怀芷平视男人黑眸,背脊笔直,坚定锐利的眼神让江凛有片刻的晃神。

  “我笑你这辈子,都只会自以为是的活着。”

  她敏锐捕捉到两人对视时,男人转瞬即逝的失神,突然觉得江凛也不过如此。

  矜贵优雅、冷峻不近人情,形容他可以用太多形容词,但在怀芷现在看来,都只不过是他自大与自私的伪装而已。

  以至于连他表达的爱意,不管处于什么目的,在怀芷眼中都显得无比廉价。

  “是,你自愿付出,我就该知好歹地接受这份恩赐。”

  怀芷无比冷静地反讽着,口吻是毫不遮掩地嘲讽,像是要把刚才的不满发泄,她句句冲着江凛的软肋扎:

  “哪怕再恶心,我也要笑脸相迎地说喜欢,更要心怀感恩,对你感恩戴德唔——”

  猝不及防地,眼前光线一黯,怀芷下唇被封,紧接着,鼻腔口内就被冷冽浓郁的雪松气息包围,闻的人阵阵发晕。

  和平日衣冠楚楚的冷淡不同,男人追来的气息炽热而急躁,为了防止怀芷挣扎,甚至在唇瓣相贴前,先一步单手控制住她双手,另一只手环绕到她背后。

  怀芷接连后退两步,听见手臂重重撞在墙面的闷声,眼睫颤动。

  江凛捕捉她这一瞬的松懈,偏头,轻而易举地撬开她的牙关,意图长驱直入后,再一步步攻略城池。

  久违闻到她身上的清甜蜜桃香气,江凛才恍然察觉他的如饥似渴。

  他像是无能自持的瘾君子,千金一掷还嫌不够,只恨不能将她融进身体和血液。

  想让她闭嘴。

  想让这个吻无穷无尽。

  感受到怀芷反抗的挣扎减弱,江凛手上不禁放轻力道,手在她单薄背脊轻拍着安抚,正想从牙关中后退些、让她多些时间适应。

  结果不等他后退,被她半圈在臂弯的人突然踮起脚尖,双手猛地拉拽他衣领,再狠狠咬在他下唇。

  如果说江凛的吻是急躁,对于怀芷而言,则是更像一场无人服输的搏斗。

  尖牙狠狠抵在男人薄唇,直到铁锈血腥味彻底在两人唇齿间蔓延,怀芷才松开手,照着江凛肩膀用力一推。

  “别以为所有事情,都是你能控制的。”

  她指腹蹭去下唇血迹,语气冰冷。

  江凛薄唇上沾染了殷红血色,在昏黄时分的光照下,不仅不狼狈,反倒有竟然有几分诡异的性感。

  嘴角伤口的刺痛尖锐,他黑眸沉沉要再开口,就听怀芷丢在口袋的手机开始震动,屏幕显示来点姓名。

  ——是宋势打来的电话。

  怀芷远离江凛几步,接通电话。

  徐齐的事情还没结束,昨晚联系时,宋势表示要来疗养院看怀游,于是两人索性约好在疗养院详谈。

  自己的事耽误宋势太多时间,怀芷心存一份愧疚,听电话里宋势说他已经到达,主动提出下楼去接人。

  “你在停车场?我下楼来找你。”

  “不麻烦,我正好要去找怀游的主治医师。”

  “那你就在一楼等我——”

  话音未落,怀芷只感觉手上一空,抬头就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在江凛手中。

  男人果断挂断电话,幽凉眼神是化不开的寒冰;他唇边带着血,后牙咬的隐隐作疼,声线低冷:“就这么喜欢他?”

  手机被抢,怀芷也不恼,只是双手抱胸,平静冷漠地看着江凛发疯,薄唇轻启: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忍受你整整五年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