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Chapter 33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33章 Chapter 3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Chapter 33

  照片的事在微博闹的沸沸扬扬,经纪人第二天大清早,就给怀芷打了十几通电话。

  “怀芷你给我交个底,你和江凛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已经惊动公司高层了。”

  南夕在电话里的声音十分无奈,她没想到这件事会闹的这么大,今早天不亮她就被高层电话轰炸,给怀芷打电话前,她已经连着开了三场会了。

  作为国内三大巨头之一,迹云娱乐当然知道娱乐圈和资本的密不可分,各种畸形关系他们早就见怪不怪。

  但像怀芷江凛这样,毫不避讳地直接公开露面、还闹成这么难看的,也是头一次。

  不止怀芷是公司重点培养的流量小花,江凛的身份又十分特殊,一旦处理不好,无疑等于得罪了他背后的江家和一众资本。

  怀芷上午有三场戏,这时正在吃饭,她耐心听完南夕噼里啪啦说完,才轻声开口道:“我和江凛不是恋人,也不是包养关系。”

  她也不想对南夕隐瞒,只是其中牵扯到怀游,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弟弟牵扯进来。

  五年前,她曾在父母面前许下承诺,如果怀游能醒过来,她会护他一世周全。

  现在她只希望,怀游能像所有别的孩子一样,哪怕做个普通人,过上无灾无难、不受打扰的生活。

  一无所获的南夕拗不过怀芷,看着照片心里越发觉得不舒服,到最后只能火急火燎地训她几句,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偌大的酒店套房陷入沉寂,怀芷找出网上流传的那张照片,定定看了几秒。

  天色昏暗,车里她和宋势的脸都有些模糊,她想对方是发现她在梦里哭,抬手想要叫醒她。

  正好这一幕被路过的人拍下,再发到网络上引起热议。

  怀芷视线不可控制的,始终落在宋势脸上。

  不怪她当年认错后陷的无法自拔,宋势和江凛曾经是真的很像。

  怀芷拿出手机给宋势发消息,毕竟真正被议论的人是他。

  【怀芷:照片的事情我很抱歉,团队已经在联系发布者;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发微博澄清】

  很快,宋势就发来回复:

  【宋势:没关系,不要自责】

  男人甚至还难得地说起俏皮话:【被人说和大明星有cp感,是我的荣幸】

  怀芷垂眸看她和宋势的聊天记录,发现虽然只有寥寥几次,但都是你来我往,白绿两种颜色势均力敌。

  莫名地,她想起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几乎自问自答似的界面。

  原来正常的相处关系是这样的。

  两人很默契地跳过这个话题,宋势将承诺的资料发给她,怀芷也询问了咨询和后续费用,表示今天会按款支付费用,希望宋势不要拒绝。

  很久之后,宋势才回了个【好】,界面几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到最后也没发来消息。

  结束聊天后,怀芷看时间还充足,想到怀游今天要做几项重要检查,不放心地打去视频电话。

  “姐姐,昨晚休息好吗。”

  很快视频接通,怀游雀跃的声音同时响起,他侧躺在病床上像是刚醒,声音格外沙哑。

  明明是快二十岁的人,男孩看着怀芷的眼神依旧满是依赖;怀芷看他捧着手机笑的很甜,软蓬蓬的头发凌乱,看上去乖巧无害。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弟弟无忧无虑的笑脸,心中却是一阵难言的酸涩。

  “我睡的很好,”她深吸口气,怀芷压下泪意笑了笑,柔声道:“你呢,这两天身体有好些吗。”

  “好多了,姐姐你不要担心。”

  怀游缓慢翻过身,换了个姿势躺着,背景音里突然响起窸窣声响,远远传来女人的询问声:“怀游,你醒了吗。”

  不同于刚才的喜悦,青年冷淡地发出单音节的嗯声。

  怀芷听出这是郑姨的声音,让怀游把手机给她,自己有些话要和郑姨说。

  好不容易能和怀芷说话,却要被外人占用宝贵时间;怀游立即露出怨念神色,挣扎许久,才不情不愿地将手机递过去。

  “郑姨,怀游这段时间辛苦您了。”

  “怀小姐说的是什么话,”中年女人的脸出现在镜头中,将近五十岁的模样,长相淳朴和善,

  “今天怀游要检查身体,我会全程跟着,任何情况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您。”

  “好的,劳您费心。”

  怀芷又不放心地嘱咐几句,余光却看见怀游床头那一束包装精美的茉莉。

  宋势最近满的脚不沾地,按理来说,最近不该有人去探望怀游,怀芷下意识地问道:“怀游床头那束花,是谁送的啊。”

  “您说这束茉莉吗?”

  女人将花捧拿起给怀芷看:“我也不知道是谁,我昨天来的时候就在了。”

  她将手机还给病床上的怀游,问青年知不知道花是怎么来的。

  怀游摇头:“护士说是我午睡的时候,有个探病的中年男人送的,还说是姐姐的朋友。”

  “没事,可能是姐姐自己忘记了。”

  挂断电话后,怀芷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中年男人她哪有什么中年男性的朋友。

  她拿出手机,联系院方要调监控,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地莫名想起这段时间一直骚扰她的陌生号码。

  这时门外响起助理的敲门声,问她要不要出门。

  怀芷不习惯让别人等她,一直有提前去片场的习惯,她深吸口气,只希望一切都是自己多虑。

  收起手机下楼去化妆间,发现化妆师和造型负责都早早在屋里等她。

  见是怀芷进来,屋里四五个人纷纷和她招呼,亲热地叫着:“怀姐,早上好啊。”

  怀芷和白琪是公用化妆师和造型负责,以前不论她来的早晚,一切都先就着白琪先来,今天突如其来的优待,让她很不习惯。

  她记得白琪也是今早回的剧组,上午的戏还在她之前,随口问道:“今天怎么先给我化?”

  化妆师和造型负责对视,两人尴尬一笑。

  现在全剧组谁不知道怀芷和江凛的事,从前是不敢得罪白琪,以后谁还敢怠慢怀芷。

  在娱乐圈混,流量再大算什么,没有资本捧照样压的你起不来。

  而江凛,就是资本。

  听两人含糊其辞地呵呵假笑,怀芷也猜到□□分,配合地在化妆椅前坐下,弯唇柔柔的笑着道谢:“那就辛苦你们了——”

  “我说怎么人都不见了,原来都在这捧臭脚呢。”

  化妆间的门被粗暴推开,白琪一袭艳丽红裙出现视野,红唇吸睛,眼线飞扬着,一改平日清纯形象,进来就直奔怀芷而来。

  屋里有人弱弱开口:“白琪姐”

  细高跟踩在地面咚咚叩响,白琪在化妆镜前停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怀芷:“看我一时落魄,你现在很得意?”

  怀芷懒懒掀起眼皮看人。

  严家那位毫不留情的爆料,可以说是将白琪的玉女形象毁灭的彻底,让她连小白花都懒得装了。

  “得意谈不上。”

  怀芷窝在宽大椅子里浅浅打着哈欠,眼前满上层水雾,像只倦懒漂亮的猫咪,爱答不理道:“我也没功夫关心你的事情。”

  “好一个没工夫,”白琪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以为自己能嚣张多久,真当江凛把你当回事吗?”

  她倨傲地扬起下巴,冷哼:“再怎么样,你也只是个替身。”

  怀芷始终想不通那束茉莉的出现,没心思和白琪斗嘴,凉凉勾唇:“这些你不如直接去找江凛说。”

  “不过比起这些,我劝白小姐还是先管好自己的私事。”

  话语一顿,她不紧不慢地补充,笑意薄凉:“毕竟名声狼藉的滋味,不太好受吧。”

  怀芷不想计较白琪从前拉她下水的种种,只希望这个人赶紧消失在眼前。

  “你!”

  白琪气急败坏地细声尖叫,正要发作时,怀芷放在桌面的手机开始震动。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江凛】的名字。

  “怀芷,花的事情我听郑姨说了。”

  江凛的声音自听筒传来,在死寂一片的房间内字字清晰:“你好好拍戏,其他的事我来处理。”

  昨晚喝酒的缘故,男人声线听着格外嘶哑,像是敲击古钟的回荡声,丝丝钻入耳边。

  “不用,”怀芷果断拒绝,能自己处理的事情,她绝不想再和江凛扯上关系,“没别的事情,我就挂电话了。”

  化妆室的角落里,响起一道不知道来自谁的倒抽凉气声。

  白琪看着满脸不耐的怀芷,不可置信居然有人敢和江凛这么说话;想起男人这几天的闭门不见,嫉妒和委屈涌上心头,占据理智。

  冲动下,她一把抢过怀芷手机,不由分说地质问道:“江凛,昨天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把手机给怀芷。”

  江凛前一刻还和缓的语调瞬间转凉:“任何事情,找经纪团队和公关部。”

  男人低凉绝情的话,让不宽敞的化妆间骤减几度,白琪闻言眼眶都泛红,尾音轻颤,楚楚可怜的模样:“江凛我问你,”

  “如果被全网网暴的人是怀芷,你也会这样坐视不管吗?”

  对面话语一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白琪将手机咣当丢在桌面,抬头看向镜子才发现眼底泪意,双眸通红狼狈至极。

  她狠狠瞪了怀芷一眼,冷笑一声,丢下一句“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转身离开房间,还狠狠将门甩上,地面轻震。

  等人走后,化妆师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开口道:“凶什么凶啊,都这样了,还好意思甩脸子给别人看呢。”

  旁边的造型负责用手肘推了推她。

  怀芷将两人的小动作收尽眼底,垂眸并不表态,拿起助理刚拿过来的剧本研读,宛然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

  下午拍戏的时候,怀芷心里挂记着怀游的事,拍戏时总有些心不在焉,早就烂熟于心的台词都忘了两三次。

  刘导演皱眉阴沉着脸,这段时间拍摄进度耽误太久,本就时间不够,根本不能再拖延一点。

  对戏的洛星河站出来解围,冲着导演大喊道:“导演我肚子不舒服,能不能休息十分钟?”

  导演脸几乎要垮到地上,因为洛天的缘故不好发作,让洛星河别贫嘴快去快回。

  洛星河穿着戏服,符合人物角色的朝怀芷痞气一笑:“别紧张,抓紧好好放松一下。”

  知道对方特意为自己找的借口,怀芷朝洛星河感激笑笑,轻声道谢后,起身想去角落调整心情。

  助理已经去跟进医院的事情,她现在不可能丢下整个剧组去疗养院,再焦虑乱操心也无济于事。

  片场坐落在一处小街巷,转角就是废弃的死胡同,旧石巷地处位置偏僻,平时鲜少有人去,怀芷准备去那里散散心。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独自朝小巷走时,怀芷总觉得好像有十几道视线正盯着她,宛如芒刺在背。

  这种视线她并不陌生,带着小心翼翼又肆意的打量和窥探,没有太多恶意。

  以为大家还沉浸在昨晚那组照片上,她并没有过多理会。

  休息过后怀芷终于能集中精神,洛星河也按时回来,看她调整好状态,才笑着朝导演挥手示意。

  接下来的几场戏都十分顺利,怀芷一次次刻意压下心底的不适,专心投入到角色中,导演脸上也终于露出满意神色。

  唯一奇怪的,是每每转场或补妆的空隙时,只要是在拍摄镜头外,片场众人看她的眼神会再次变得奇怪,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情绪越发强烈。

  怀芷终于觉得不对。

  按理说,再刺激的爆料经过整整一晚和上午,热度都会大幅度降低,除非还有新料不断放出,网民的情绪一定会随着时间推移。

  拍完一场要再次更换场地时,导演提出所有人原地休息半小时。

  怀芷终于有机会去看手机。

  旁边的洛星河百般无聊地甩着领带,看见怀芷双眼一亮,想去找她却被经济人一把拽回来,满脸愤愤。

  怀芷回到保姆车找手机,却见到助理已经在车里,正一脸担忧地和人打电话。

  “这事当然不能和怀姐说!她怎么接受得了啊!”

  “什么事不能和我说。”

  推门的手倏地顿住,怀芷看着仓皇失措的助理,心里一沉,面无表情地抬手:“手机给我,我直接和南姐说。”

  “可以”

  “手机给我!”

  严厉的轻呵声响起,怀芷才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早就颤抖的不像样;她松开紧攥的拳头,看着掌心里汗津津的湿意,为刚才的失态道歉。

  “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冲你发火。”

  “没事的没事的姐,”助理眼眶通红一圈,也知道再不可能瞒住,慢吞吞打开手机免提:“南夕姐。”

  扬声器沉默一瞬,继而是南夕疲惫的声音:“怀芷你算了,事情发展到这步,你直接去看微博吧。”

  事情说来并不复杂,信息量却极其庞大。

  导火索发生在论坛,午时一个id名叫【乱嗑cp的小心被噎死】发了个帖子,里面列举了从五年前起,怀芷穿戴过的名牌服饰,以及入圈后,她和江凛高度重合的行程单。

  图片证据里,不仅有怀芷出道后的照片,甚至还有不少她素人时期的偷拍。

  照片里的她穿戴名牌,旁边楼主还标注了这些衣物提包的价格,每一件都昂贵到令人咂舌,几只包包甚至高达百万。

  当时的怀芷只是个十八岁的大一学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晚宴事件热度正盛,这个帖子迅速引来大量关注,不少人提出质疑,凭什么单单通过几个包和衣服就咬定是包养,万一怀芷真的是富家大小姐呢?

  于是不到一小时后,这位楼主又另开一贴,将整件事彻底推向高潮。

  【富家大小姐?我看是落魄潦倒吧!】

  一定是蓄谋已久的计划,帖子里找到了五年前那场爆炸案的报纸,更详细叙述了怀芷惨死的父母、昏迷不醒的弟弟,以及被她纠缠的亲戚。

  不仅如此,楼主甚至还有两张墓地购买确认书、一封重症通知书、以及一张怀游在病床上昏迷的照片。

  发黄的通知书上,赫然显示着怀游的姓名。

  医院不会私自提供病人诊断单,这些明显来自五年前的所谓“证据”,除了徐齐,不可能有人拿到这些私人信息。

  评论区已经不能用一面倒来形容,腥风血雨般的谩骂满屏都是:

  【x大等我:绝了怀芷真有你的,我特么以为嗑了商界大佬和流量小花的真爱糖,好家伙,就是个被包养的金丝雀】

  【西西今天瘦了吗:怀芷可真是个扫把星啊,父母都被克死了,弟弟也是真的命硬啊,心疼】

  【ajiwoefasdjiuf:江凛也真是不会看人,一个婚内出轨,一个蓄意勾引的心机婊,不过怀芷可比白琪恶心多了】

  【今天也是言哥小棉袄:太可怕了,五年前她才刚成年啊,这么小年纪就做这么恶心的事了吗】

  四面八方的恶意源源不断,根本寻不到源头,评论里还有十几条自称是她同学的网友,肆意胡乱抹黑,无中生有的造谣。

  怀芷将评论一条条翻过,面色如常,指尖微不可差的颤抖。

  有一瞬间,她恍然觉得像是回到五年前,她挨家借钱给怀游凑医药费时,避之不及的亲戚们也是同样的眼神。

  明晃晃的嫌弃仿佛无形的匕首,刀刀刺进她身体,将她五脏六腑刺穿的血淋淋,即便有过短暂一瞬的怜悯,下一刻也会被怕她缠上的忧虑取代。

  厌恶从来不需要理由,只不过夸大了范围而已。

  只不过是更多人唾弃她被人包养、说她不知自爱、说她不知廉耻。

  心脏阵阵钝痛的厉害,怀芷几乎要直不起腰,她苍白着脸,紧攥着座椅勉强稳定身形,喉管不可控制地发出急促而尖细的喘息声,胸膛剧烈起伏。

  像是重伤难愈终归留下疤痕,五年时间这样久,怀芷以为她已经足够坚强,已经可以平静面对这些刻骨的伤痛。

  可事实却是,疤痕撕去后依旧是血淋淋一片。

  相比于五年之前,她毫无长进。

  助理在一旁看的揪心,见怀芷整个人摇摇欲睡,担忧道:“姐要不我和导演请个假吧,就说你身体突然不舒服。”

  “不用。”

  怀芷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低头确认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开拍,轻声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好。”

  随着关门声响起,车内彻底安寂下来,连喘息声都清晰可辨。

  怀芷在最角落的位置坐下,脚踩座椅蜷缩着身体,动作迟钝而僵硬,她将头紧靠着膝盖骨,双手抱住小腿,试图抵御寒冷。

  凌冬太冷,吸入肺腔的凉气都像是冰碴子,扎着浑身发疼。

  眼眶湿润被水雾朦胧,怀芷反复深吸口气,抖着手给郑姨发消息,请她帮忙把怀游手机收起来,不要让他看到这些负面消息。

  对面立刻回复:

  【郑姨:好的好的,怀小姐请放心,怀游才刚做完检查,现在累了正睡觉呢】

  车内光线偏暗,屏幕冷光照耀在她眸底,倒映出她的脆弱不看。

  怀芷如释重负地放下手机,头挨着膝盖双手环抱,她抬手轻拍自己手臂,一下又一下。

  没关系的,网民的记忆都是有限的,只要再过一周,就不会再有人记得这件事。

  五年前都过来了,没道理现在被几条评论打败。

  她不能倒下,如果连她都坚持不下去了,怀游该怎么办。

  怀芷洗脑般不断强制性地告诉自己,她眨眼抚去眼角泪意,葱白指尖将戏服攥的发皱,怔怔看着窗外一对父女,酸楚翻涌而上。

  那是剧组负责的打光老李,平常总板着脸话也很少,旁边他五岁的女儿还没上学,在剧组天天跟在爸爸身后,扎着马尾辫,说话奶声奶气的。

  小姑娘在片场玩累了,走不动就坐在地上,浅粉色裙子脏了一片。

  她委屈巴巴地看着老李,小嘴撅着非要爸爸抱起来。

  看着女儿肥嘟嘟的圆脸,不苟言笑的男人眼中浮现宠溺笑意。

  他将女儿单手抱起,又从怀里拿出根棒棒糖,很快就逗得女孩咯咯发笑,小胖手紧紧抱着这世上最爱她的男人。

  老李的笑,让怀芷想起她不苟言笑的父亲。

  她已经很久没在梦中和父亲说说话了,哪怕一句也好。

  泪滴滚落,渗进戏服朝四周晕染开,怀芷愣怔一瞬,抬手轻蹭过双颊,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害怕泪水弄乱妆容又要重补,怀芷慌忙抬头找纸巾,带着哭腔喊着助理名字:“小蓝——”

  推门声同时响起,昏暗车内瞬间流进大片阳光,怀芷泪意未止,下意识地抬头顺着光源处望去,在逆光中对上一双沉黑幽深的眸子。

  泪眼婆娑中,她看不清楚男人长相,丝丝幽香的冷冽雪松气味却无比熟悉。

  四目对视,怀芷听见男人低声一句,沉缓沙哑的音调钻进耳朵。

  “别哭。”

  声响那一刹,男人背光而站,棱角分明的模糊面容和沉如古钟的嗓音,都同五年前的那一晚,完美契合。

  宛如昨日重现。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入v啦,希望这两天大家不要养肥qwq

  这两天评论都发红包,爱大家么么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