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Chapter 32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32章 Chapter 3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Chapter 32

  江凛闻言深深皱眉。

  他从来不知道她对虾肉过敏。

  过往带怀芷出席宴会的场景在脑海飞速闪过,江凛发现记忆都已经十分模糊,他甚至连上次带她出去的画面,都有些记不清楚。

  怀芷正在低头吃面,她将微卷的长发随意盘起,只有一缕碎发落在耳边,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在暖黄光照下依旧白得发光。

  习惯了怀芷每餐潦草只吃一口,这是江凛第一次见她好好吃饭。

  以前即便坐在同一张饭桌,两人也是各做各的事,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观察怀芷吃饭的样子。

  看着彻底被冷落的虾肉,江凛再次清晰意识到,自己对怀芷几乎毫无了解。

  不清楚她的过往、不了解她的日常喜好甚至连她的饮食忌口都一概不知。

  “虾肉的事,为什么从来不说。”

  低沉的声音响起,杂着隐忍的嘶哑,怀芷低头吃面的动作一顿,她慢慢将筷子放下,很轻地笑笑:“说了有什么用吗。”

  她脸上妆容未卸,红唇艳丽衬着冷白肤色,眼线上扬,微凉眼神睥睨着江凛,字字清晰:“五年前立冬那场饭局,蒸饺里就有虾仁丁。”

  她平静无波的声音入耳,江凛终于艰难找回一丝记忆。

  那是他第一次带怀芷赴宴,她不知道吃了什么,身上突然起了大片红疹,手臂、脖颈甚至后背都是。

  席间她不敢说话打断,直到饭局结束后才拽着江凛袖子,怯生生地让江凛带她去医院。

  江凛依稀记得,他当时还有公务要忙,直接把人丢给助理后就没再管。

  离去前淡淡丢下一句:“自己处理好,我不喜欢娇气的情人。”

  “”

  “想起来了?”

  几分轻嘲的问句拉回思绪,怀芷一副看透他的表情,慢悠悠道:“对你来说,我只是可有可无的情人,你会在意吗。”

  “你不会的。”

  自问自答后她薄凉一笑,看着色泽诱人的半碗意面,却突然没了任何胃口,抽出纸巾擦净嘴角,抬眸和男人四目相对。

  然后薄唇轻启:“因为你是江凛。”

  相比于气急败坏的怒火,女孩满不在乎的口吻和平静的语气,要更像是残酷无情的死刑;她把两人过往都掏出来,让江凛一次性看的清楚明白。

  再贬低的一文不值。

  江凛沉默地望进怀芷双眼,过去那双总是弯着浅笑的圆眼,眼底已经一片冰凉。

  可她面对宋势时,分明不是这样的语气和眼神。

  胸腔像是坠着巨石,上不去下不来地闷堵着,让江凛莫名觉得透不过气。

  他沉默而长久地看着怀芷,想起这几天他从回忆中翻出来两人的回忆,竟然在自己身上找不出一丝温情。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以前对你很不好吗。”

  预料之外的提问,怀芷眼底闪过一瞬的诧异,她原本以为江凛会像以前一样,阴沉着脸怒斥或反驳。

  “没有,”她实事求是地淡淡否认,难得能和江凛心平气和地沟通,“如果是金主和情人,你其实算得上非常‘称职’。”

  她并没有违心说谎,江凛虽然不爱她,也没有真心,出手却十分大方,这五年赠予她的房产都有八位数,还有动辄就上百万的珠宝首饰。

  他给予她绝对优渥的物质条件,是怀芷过去十八年里,做梦都不敢想的。

  只不过,她对这种畸形的关系已经足够厌倦。

  她甚至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细长的眉轻轻皱着:“怀游的事情,你究竟要说什么。”

  江凛看着她眼底焦急,半晌后沉声道:“疗养院的人今天来找我,说怀游还有机会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a国那边有专门的专家医疗团队,对于怀游这种情况非常有经验,康复率也很客观。”

  怀芷闻言一愣。

  植物人在昏迷期间,虽然能维持最基本的呼吸和生命特征,但身体各项机能、尤其是肌肉会退化受损,到后面变成肌肉萎缩。

  像怀游这样昏迷不醒五年的人,想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是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关于康复这件事,医生曾和怀芷几次旁敲侧击过,但她始终都没正面回应。

  哪怕是假设,她都无法接受怀游一辈子要坐轮椅。

  现在有人告诉她事情还有转机,即使这个人是江凛,怀芷都感到无比惊喜。

  “真的?”她语调上扬双唇弯起,双眸闪烁着,宛若淌着灿烂星河,“那边的医疗团队有提什么要求吗,费用多少都可以接受。”

  江凛已经很久没见过怀芷真心实意的笑容,听出她话里雀跃,眼底同样浮现出浅浅笑意。

  怕怀芷不接受,他特意没有告诉她,这个医疗团队是他花费不少心力请来的,甚至还动用了江家不少关系。

  他继续道:“你现在要去剧组拍戏,怀游平常没人照顾,我已经叫郑姨过去帮忙。”

  郑姨在江家待了三十多年,母亲缺失的那些年,是她将江凛一首抚养大的,算是江凛生命中为数不多、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江凛搬出去后,郑姨虽然还留在老宅,却时不时会去他住处,给江凛做一桌好菜、收拾好卫生再离开。

  怀芷见过郑姨几次,是个十分善良细心的长辈,如果能由她照看怀游,一定比她原本找的看护要令人放心太多。

  只是男人一连串突然的示好,让她无法不警觉,狐疑审视的眼光盯着江凛:

  “所以呢,你想让我做什么。”

  江凛黑眸一沉:“我要你像以前一样,你能做到吗。”

  怀芷薄唇抿紧,几秒钟后她嫣然一笑,美眸含情缱绻,信手拈来地露出他最熟悉的乖顺笑容,软糯甜软的声线甜如蜜水:

  “既然江总愿意自欺欺人,我当然不介意陪着你演戏。”

  她盈盈起身来到江凛身旁,纤纤食指勾起他领带一扯,双眸流连在男人颈侧,呼吸香甜炽热:“就当拍戏之余磨练演技。”

  “”

  僵持不下,怀芷闻见男人身上的酒气,笑意淡去几分:“我耐心不多,要我做什么就快说。”

  男人拂开她的手,坐直身体:“你什么都不用做,这两件事算我自愿帮你。”

  怀芷根本不信,双手抱胸冷笑一声:“你会有这么好心?”

  江凛垂眸低声笑笑,笑容看着莫名有些苦涩,他起身将餐盘放进厨房,背对着怀芷,声音格外沙哑:

  “那你就当我是喝多了,醉后发疯吧。”

  推门站在玄关处,漆黑一片的小别墅里沉寂无声,冷清的寻不到人住过的痕迹。

  时间已过凌晨十二点,江凛将屋内的灯全部打开,在暖光灯的照耀中来到客厅坐下,丢掉外套,又扯乱颈间的领带。

  余光看见领带上的褶皱,他扯到一半的动作微顿,后背仰靠在沙发上,烦躁地抬手揉着太阳穴,长出口气。

  领带被怀芷勾扯过,还残余着她的气味,像是清甜诱人的水蜜果桃,又纯又欲,唾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

  今晚他喝了不少酒,又听梁烨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像是喝醉了酒,看见车里怀芷落下的外套披风,就神志不清地跑到她家。

  他亲眼看见怀芷上了宋势的车,到达楼下发现她家灯都没亮时,江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今晚注定无眠,开车的老张频频回头,三次欲言又止地回头想开口时,江凛终于开口让他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

  整整三个小时,手机没电关机前,始终停留在拨号界面。

  江凛几次电话已经拨通,在响起嘟声前又挂断。

  他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却在这一刻生出微弱的犹豫甚至害怕。

  如果怀芷真的和宋势在一起,他应该是什么反应。

  胡思乱想时,刺眼的车灯吸引注意,江凛抬眸遥遥对上怀芷双眼,从她眼中看出一丝诧异,像是完全没想到他会来。

  在他习惯性对宋势下达命令时,怀芷却和宋势说起谜语一般、只有他们两才能听懂的话。

  她说会好好考虑宋势的话、委托给他重要的托付、甚至默许宋势在小区外等上半小时,还是为了放着他江凛心怀不轨。

  江凛右手胳膊盖在眼睛上,遮挡所有光线,耳边倏地回想起怀芷那声冷淡疏离的“江总”。

  她已经很久,没软声叫过他“阿凛”。

  手机丢在沙发上,充上点后重新开机,屏幕亮起,江凛解锁点开怀芷的对话框,滑动屏幕向上翻阅聊天记录。

  他以前很少会回怀芷消息,显示屏上是大片白色,都是怀怀芷叮嘱他好好吃饭、注意降温的提醒。

  十几条消息中,才有一点可怜的草绿。

  向上滑动的手指一停,江凛连着翻到三张怀芷两个月前发来的图片,每张照片分别是一套版型不同的纯黑色西装。

  怀芷一直很喜欢给他买衣服,更对黑色情有独钟,每次给他买衣服,基本都是一套纯黑,中间掺上丁点杂色都不可以。

  江凛其实更喜欢银黑和银灰色,但怀芷每次买的衣服,他都会穿。

  随着手机叮的一声,是陆衍发来消息——一张图片和一条长语音。

  点开放大,江凛看着照片里的男人,黑眸微沉。

  照片像是随手拍的有些失焦,律所面前停着一辆宝马,车内灯开着,驾驶座上的男人侧过身,专注地看着副驾驶上的怀芷,手臂微抬,几乎已经要碰到她面颊。

  动作像是要为她拭泪,极尽温柔谨慎的姿态。

  而怀芷窝在座椅里沉沉睡着,身上盖着他毛毯;她朝着男人方向侧过脸,毫无防备地安然沉睡着。

  一切看上去都这样和谐美好。

  陆衍像是还在外面玩,背景音嘈杂的很:“哥们你可以啊,这么早离席说明和梁烨肯定谈的不错吧,都有心思和小情人搞浪漫了。”

  紧接着他又发来一条语音:“不过你今晚在热搜上的架势,让我想到了五年前哈哈哈哈哈哈。”

  江凛看着消息皱眉,打开微博热搜,第一眼就看见三条和傍晚截然不同的词条。

  江凛给怀芷拭泪

  江凛怀芷般配

  江凛温柔

  后牙缓缓咬紧发痛,江凛点开热搜一的第一条,评论区下的画风竟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与数学不共戴天:江凛这是在给怀芷擦眼泪吗,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梦幻偶像剧情节】

  【好想睡觉不想早起:kdlkdlkdl,我才不管江凛以前和白琪怎么样,就冲着这张照片,我一定要嗑这一对,姐妹们有没有超话】

  【asjklsdjfas:虽然但是,没人注意到照片上的人穿着黑色西装吗我记得江凛参加晚宴的高清图上,他穿的西装是银灰色的啊】

  【夕泽未来可期:绝了绝了,晚宴披衣服那里我还觉得假的要死,但这张照片我真的能嗑生嗑死,太有氛围感了】

  江凛看着纷纷大喊“嗑到了”的评论,冷笑一声,返回微信,薄唇轻启给陆衍发了条语音: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

  “车上的人是宋势,不是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