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Chapter 30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30章 Chapter 3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Chapter 30

  怀芷抬眸,寒风中神色平静地看向江凛,鬓角散落的碎发纷飞。

  或许因为宋势已经回国,又或许江凛的个人色彩太浓厚、周身气息压迫感太强烈,怀芷恍然察觉到,她已经很难再将江凛看作替身。

  哪怕五官再相似、相同的相神态在两人身上,也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过去她不是没察觉,只是每一次都将心里的异样强行压下去。

  而现在江凛就在面前,幽黑低沉的眸紧盯着她,像是藏匿于暗夜深处的孤狼,只等猎物自愿上钩,玩够了再一击致命。

  只是怀芷已经足够疲惫和厌倦。

  “江凛。”

  清脆软糯的声音响起,她轻唤着江凛姓名,语调无波无澜:

  “这场闹剧,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

  “又或者,如果五年还不够,你想玩到什么时候?”

  因为她的话,江凛眼底的怒火又染上一抹阴翳,怀芷话里满是无奈和烦厌,像是在嘲笑他的无理取闹,更鄙夷着他的顽劣和不堪。

  过去五年里,他没有一次正视过两人之间的关系,只当是养了个漂亮情人,虽然予她骄奢无度,但也从未付出过一份真心。

  可当怀芷挑明实质时,他依旧无法克制地感到愤怒,因为她的欺骗、因为她的利用——

  ——更因为她亲口承认,她也不曾掏出一点真心实意。

  太阳穴突突直跳,江凛居高临下地俯视,步步逼近:“闹剧?过去五年时间,你全当在玩我是吗?”

  “不然呢。”

  “我活该对你江凛爱的死去活来吗。”

  怀芷下颚微抬,像只高傲的天鹅:“我们从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你需要一个听话的情人,我需要你这张脸。”

  低温寒气抚过她每一寸皮肤,身体不受控地微微发抖,怀芷本就糟糕的心情坠入低谷,她紧捏着手包的指尖发白,眼尾因为太冷而发红。

  因为那张合照和通话,她知道今晚自己过于激动了,努力压抑着爆发的情绪,还是能听见细微的颤音。

  扪心自问,过去五年她不是没想过放下、重新开始,但江凛像是万年难化的坚冰,足以冰封一切热忱赤心。

  怀芷真心不多,温暖不了任何人,何况是江凛。

  “那你哭什么。”

  江凛紧锁的眉拧着,灼人视线停在怀芷通红的眼眶,她尾音颤的厉害,拨动着他越发烦躁不安的心绪。

  心里像压着千斤巨石,他抬手,想要替怀芷拭去眼角泪意,沉声问着:“你以前也经常一个人躲起来哭吗。”

  温热干燥的指腹蹭过眼睑,动作轻柔而谨慎,怀芷却像受惊的猫被踩了尾巴,狠狠啪的拍开江凛的手,意外的触碰让她警觉万分。

  “江凛,别再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话语微顿,怀芷咬了下后牙,一字一句道:“会让我觉得恶心。”

  将江凛一人丢在露天阳台,怀芷返回晚宴大厅。

  和男人的对峙足以耗尽她所剩不多的精力,怀芷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过长廊,时不时同人点头浅笑,心里只感到无比疲惫。

  她找到余菡,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歉意地表示能不能派辆车送她回家。

  余菡十分担忧,几次提出让怀芷留下来,等她去喊家里的私人医生,最后看怀芷拒绝的态度坚决,只好作罢。

  等车的时间里,怀芷找了处僻静角落,拿出手机给宋势发消息。

  她刚才仔细想过,依照徐齐厚颜无耻的程度,钱不要到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她已经不准备接着当冤大头,如果有必要,并不介意用法律保护自己。

  至于为什么要找宋势,一来是他毋庸置疑的业务能力,二来是他五年前就知道徐齐的存在,怀芷不需要再和别人说起她的往事。

  她是艺人身份特殊,一点小事都会被无限放大,更何况失去双亲、被亲舅舅威胁这样不光彩的家丑。

  只不过这样一来,或许又要欠宋势人情。

  怀芷垂眸轻叹口气,迟疑片刻还是将消息发送,只希望不会打扰宋势休息。

  远处走来的管家说车已经安排好,请怀芷再稍等五分钟就可以出发。

  怀芷正要道谢,手包里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是宋势打来的电话。

  “宴会结束了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今晚见一面吧。”

  接通后男人开门见山的点名来意,声音是一贯的沉稳有力,给人以安全感:“我现在来接你。”

  怀芷愣怔片刻,第一反应是震惊宋势也知道她参加晚宴,然后不自觉地看向墙上钟表时钟,意识到两人如果等下要见面,宋势就要深夜工作。

  她贝齿轻咬下唇,果断拒绝道:“不用,梁夫人派车送我回家,我的事情等明天再说吧,现在太晚了。”

  “我已经出发了,”背景音响起汽车发动的轰鸣声,宋势难得强势一回,否决地更加干脆,话毕长叹一声,低声商量道,

  “怀芷,让我来接你吧,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怀芷一时语塞。

  以宋势的人脉,这处住宅的位置并不难找,他铁了心要亲自过来接她,如果自己执意要坐车离开,最后只会让他白跑一趟。

  她转身通知管家等下有人来接他,不用再备车,也请他顺便告之余菡。

  管家并不过多打探,应声退下。

  怀芷找了出处地方坐着休息。

  为了追赶进度,进组后她只能加大工作强度,已经接连几日每天睡三四个小时,现在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疲倦,整个人昏昏欲睡。

  所幸宋势没让她等太久,不到半小时就打来电话,让怀芷去别墅后门坐车。

  怀芷本想问他是怎么进来的,但想到宋势作为律师的业内地位,瞬间觉得合情合理。

  她休息的地方离后门不远,起身径直走就是,怀芷来到走廊尽头,推门走下环形白石楼梯,就看见一辆宝马停在台阶旁,车里坐着宋势。

  男人见她从台阶下来,低头拿起副驾驶上的保暖毛毯,下车关上门后大步来到怀芷身边,抬手将毛毯披在她肩头。

  鼻尖萦绕着男人的清淡薄荷冷香,毛毯上也满是同样气味,怀芷垂眸抿唇,长睫难以察觉地轻轻颤着。

  宋势还是一贯的细致体贴,早早就将车内暖气打开,怀芷刚打开车门,就感觉到一阵暖意拂面。

  男人单手把控着方向盘,目视前方,打开车内音箱:“你舅舅的事情,我们到了律所再细说。”

  冰冷四肢逐渐回暖,怀芷将身子往宽大的座椅里缩了缩,欲言又止:“宋势——”

  “感谢的话不要再说,实在过意不去,拍完这部戏请我吃饭吧。”

  伴随着沙哑磁性的男低音,宋势扭头对上怀芷双眸,微微一笑,:“到律所还有大约半个小时,累就睡一会吧。”

  怀芷将肩头滑落的毛毯提起,点头轻声说好,偏头缓缓闭上眼睛。

  “江总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二楼书房窗边,梁烨和江凛在红木茶桌前对坐,茶是重金难求的云南金瓜贡茶,沸腾的滚水是采集的清晨朝露,偌大的房内满室清香。

  只不过很显然的是,有人现在丝毫没有品茶的心思。

  江凛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目睹了宋势接怀芷上车的全程。

  当他看见宋势无比自然地为怀芷披上毛毯、而她也丝毫不拒绝时,冷峻的神色肉眼可见变得阴沉。

  上车后,两人在车里待了一会,短暂的交谈几句,鲜少有表情的宋势倏地温柔一笑,似乎说了些什么,怀芷听完后乖乖点头,然后靠着车门休息。

  全程无比和谐,江凛看不清怀芷表情,却已经能想象她含羞的模样。

  咬肌绷紧,太阳穴又开始突突直跳。

  “和传闻说的不一样,江总好像很在意怀小姐。”

  身后再次响起梁烨慢悠悠的声音,江凛收回视线回头,看男人不紧不慢地拿起手边茶杯,放在唇边浅尝一口:“不过我有些好奇,既然在意,为什么不追过去呢。”

  江凛冷冷道:“没想到,梁总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是我夫人有些担心怀小姐罢了。”

  梁烨转头看向窗外,目送黑色轿车驶离后院,挑眉施施然开口:“江总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我夫人的么。”

  “愿闻其详。”

  放下的茶杯发出脆响,梁烨笑得意味深长:“当你对一个人有占有欲、又患得患失时,恭喜你——”

  “你或许逃不掉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