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 23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23章 Chapter 2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Chapter 23

  “姐?”

  怀游刚醒身体还很虚弱,躺在病床上握着怀芷的手,眼底藏着隐隐不安。

  他休眠的时间太久,现在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年具体的事故,以及”消失”的父母都在哪里,他一概不知。

  怀芷自然没和他提起,只说让他好好休息。

  自从刚才看过手机后,怀芷就始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怀游喊了她几次都没听见。

  病房通风开了一丝窗缝,一阵冷风袭来,怀游呼吸时觉得肺腔一凉,弓着身子,止不住地轻咳。

  “没事吧?”

  闷咳声将怀芷猛地拉回神,看怀游双颊通红,她慌忙起身就要按铃。

  “咳,咳咳我没事,”怀游虚弱地摇摇头,朝怀芷安抚微笑,“姐,你还好吗?”

  “没事,工作上遇到点难题,”放下手机,怀芷神情如初,笑着摸摸怀游柔软的短发,“有哪里不舒服吗?“

  怀游握着怀芷的手放在脸庞,幼兽般轻蹭两下,小声道:“不难受,只是有点困。”

  看他累的眼皮都在打架,怀芷起身给弟弟掖好被角,柔声道:“困就睡吧,姐姐今晚在这里陪你。”

  怀游眉心轻拢,苦恼地纠结了一会儿,见怀芷确实没有离开的意思,才握着她的手乖乖睡去。

  病床上的人睡容沉静,和印象中活泼乱跳的少年完全不同。

  怀芷垂眸静静看着怀游,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五年来,她总觉得背上压着一块无形的巨石,沉重的负罪感让她喘不过气,无数次哭着在梦中醒来。

  而怀游的苏醒,让她终于有了哪怕片刻的苟延残喘。

  随着时间流逝,病床上的少年呼吸逐渐平稳,怀芷小心翼翼地抽出发僵的手,轻手轻脚来到病房外。

  凌晨深夜,半座城已经陷入沉睡,走廊上空荡无人,只有刺眼的冷白顶灯亮着。

  怀芷后背靠着走廊白墙,低头点亮手机屏幕。

  江凛发来几份文件和一张照片,此时静静躺在微信界面,发送时间已经是两个小时前。

  五份文件,清晰记录了当年爆炸案的每个细节,以及宋势帮过她的全过程。

  江凛发这些给她,说明他已经知道她和宋势早就认识的事情。

  或许她那点不可言说的小心思,在他眼里都一并暴露无遗。

  神色如常地浏览完所有资料,怀芷心止如水,退出微信,直接拨通了江凛的电话。

  宋势回国后,她不止一次设想过,如果江凛发现他被当作替身,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她想过自己或许会惊慌失措、会惶恐不安,或许会理直气壮的反驳回去。

  唯独没想过会像现在这样平静,心里甚至毫无波澜。

  可能是所有的不满和愤怒都在酒醉那晚发泄,意识到江凛可能旧账新算时,怀芷的第一反应就是“怀游不能出院”。

  除了怀游,她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在再也经不起弟弟出任何闪失。

  在生命面前,任何爱恨情仇都变得微不足道。

  几声忙音后电话接通,对面沉默着久久不说话,隐约只能听见男人压抑的呼吸声。

  无奈之下,怀芷主动开口,轻声道:

  “江凛,我们见一面吧。”

  沉寂无声的小别墅内漆黑一片,落地窗被深色的窗帘遮挡,将凄冷月光尽数遮拦在外。

  指纹开锁,怀芷打开客厅吊灯,赤着脚在一楼转了一圈,没看见江凛人影。

  别墅里空空荡荡,再找不到她存在过的气息,甚至除了衣帽间里江凛的衣物,连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顺着楼梯向上,二楼的露天阳台有半个篮球场大,左侧向下连同着一幢玻璃花房。

  月明星稀,似有若无的烟草味散在寒风中,怀芷顺着味道回头。

  夜色沉沉,缕缕白雾缭绕,江凛靠着石栏,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中,只有半张侧脸在颤抖火星中,忽明忽暗。

  男人听见声音懒懒抬头,漆黑的眼在夜里闪烁着幽幽冷光。

  熟悉的威压感扑面而来,怀芷停在江凛几步外,声音很轻:“你都知道了。”

  她用的是肯定句;江凛掐灭烟头,淡淡反问:“我该知道什么。”

  “是指你见不得光的心思。”

  男人肩宽腿长,起身走近,在她半步前停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怀芷,突然抬手捏住她下巴。

  他的声音很冷,仿佛一块捂不暖的寒冰:“还是指——这五年你都把我当傻子玩弄?”

  他手上用了力,怀芷下巴被捏的发痛,轻呼着抬眼,目光直直撞进江凛双眼。

  这是她第一次,在江凛眼中找不到半点漫不经心。

  他的表情不变,眼底有怒火盛放,冷漠与暴戾冷热交织,感觉下一秒就要把她活活掐死。

  这幅情绪失控的模样,倒真像是在意她而嫉妒一样。

  冷眼看着江凛眼中妒火,怀芷扬着下巴并不反抗,第二次平静问道:

  “江凛,你喜欢我吗。”

  不同与上次的冷嘲讥讽,短暂的沉寂后,是江凛字字清晰的回复落在她耳边:

  “怀芷,别做梦了。”

  “我不会爱你,永远不会。”

  冷冽的雪松混着烟草的绵香,男人声线低哑浑厚,一字一句压在她耳畔,呼吸滚烫。

  怀芷抬头看他,眼底倒映着江凛重归漠然的脸。

  眼里扭曲的乖戾淡去,江凛恢复了她熟悉的冷漠绝情。

  作为天之骄子般的存在,他不爱任何人,也从不在意任何感情,在唯我独尊的世界里,江凛享受着掌控一切的快/感。

  “既然你并不在意我,又为什么生气呢。”

  怀芷微微皱眉,她是真的不明白:“如果是为了五年前的事情,那么我和你道歉。”

  “但是江凛,我以为这是你想要的。”

  江凛需要的,是如同傀儡般的乖巧听话,是从不违逆他的要求规矩。

  而他讨厌的,是粘腻麻烦的感情,是情人永无止尽的贪心,是追求者无法填满对他爱意的渴求。

  以此为标准,怀芷自认为她实在算得上完美情人。

  “上次酒醉情绪失控,动手打你也是我不对,这些我都可以道歉。”

  深吸口气,怀芷摊牌说明来意:“但既然你去过疗养院,应该也知道,怀游现在不能离开。”

  “我希望,你能给他些时间恢复。”

  她细软甜糯的声音轻柔,顷刻间就消散在风中。

  指腹触感是她柔软的双颊,江凛神情一点点冷下来,听着怀芷轻飘飘的道歉,意味不明地勾唇笑了。

  “好啊,那你就继续做你的床/伴。”

  语调散漫,他曲指勾起她下巴,轻慢懒散地嘲讽:“如果能让我满意,我或许会大发慈悲答应你。”

  “还有,以后别再问那些无聊的问题。”

  怀芷穿着过膝风衣,腰上束着同色宽腰带,在右侧十分随性地打了个蝴蝶结。

  指尖一勾扯开她衣带,江凛重重掐着她细腰,轻易将人拉进怀中。

  他削薄的唇停在怀芷白皙修长的颈侧,神色似笑非笑,再次低声重复:

  “我最后说一次。”

  “怀芷,我永远不会爱你。”

  看清他眼底薄凉,怀芷忽地弯眉勾唇,笑容姝丽明媚:“记住了,我不会再问。”

  垂眸看她明眸皓齿,江凛低头咬住她红润下唇。

  那晚男人格外凶狠,根本听不进怀芷的啜泣求饶。

  一次又一次,江凛不厌其烦地问她:“看着我,我是谁。”

  满目潋滟水汽,怀芷眼神迷离,齿间抵着下唇不肯出声,双颊是醉酒般的绯红,鲜血欲滴。

  江凛轻拍她的脸:“说话。”

  “江,江凛。”

  “”

  空气残余着肆意疯狂的气味,怀芷瘫软在柔软大床中,累得睁不开眼睛。

  当机的大脑犹豫片刻,怀芷撑着床面艰难起身,浑身酸软,强打着精神赤脚去浴室清洗。

  浴缸里滚热的水漫过脖颈,将怀芷白皙胜雪的皮肤烫的白里透红。

  满足地长叹一声,怀芷整个人浸泡在水中,洗刷着疲惫,舒服地骨头都要酥软。

  不放心怀游一个人在疗养院,怀芷不舍地从水中出来,擦干身体换好衣服后,推门从浴室出来。

  江凛在床上懒懒抬眼。

  浴室门被推开,袭来的热气弥漫四散,满屋都是熟透的蜜桃清香。

  怀芷擦着头出来,柔顺长发如瀑般顺滑而下,晶莹水滴将落未落,都顺着发梢滑落进颈肩丝滑的衣料,晕开圈圈水痕。

  厚厚的白色浴袍宽松,遮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多了几分欲说还休的蛊人。

  她转身走进衣帽间,很快就穿戴整齐地出来,准备离开。

  江凛低声道:“去哪。”

  “疗养院,我不放心怀游一个人。”

  怀芷对着镜子整理衣带,肤色雪白神色淡淡,和半小时前情/动的模样判若两人。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指尖一顿,转过和江凛确认:“你和白琪上过/床吗。”

  “没有,”江凛冷笑,“怎么,你嫉妒她?”

  “虽然我们只是床伴,”对他的讥嘲置若罔闻,怀芷淡淡道,

  “但考虑到卫生和健康,我希望这段时间你不要去找别人。”

  纤瘦的女孩口吻随意,看向床边的视线平淡无波,比起江凛,她反倒更像是趾高气昂的金/主。

  唇边冷笑僵住,江凛太阳穴隐隐一跳:“你凭什么要求我。”

  怀芷居高临下地看着江凛,坦然道:“那我也可以找别人吗。”

  咬肌紧绷,江凛冷冷咬出两字:“怀芷,别忘了是你有求于我。”

  “我会成为合格的床/伴,但我希望我们的关系也到此为止。”

  怀芷不紧不慢地带好耳环,俯身拿起手包,最后看了江凛一眼,忽地莞尔一笑:

  “有需求你可以直接发短信给我,除此之外,我们就不要再私下见面了。”

  话完她转身离去,独留江凛在满室蜜桃清香中。

  空荡别墅再次安静下来,江凛垂眸,看着柔软地毯上沾染的水渍,极尽嘲讽地冷笑一声。

  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接通后传来陆衍没心没肺的大喊。

  他声音一听就是又喝醉了:“江凛,你又抛下兄弟去哪了!”

  “刚才我一哥们还过来说,你下午陪着一女的去疗养院了,你老实交代,那个女的是不是怀芷!”

  后牙咬的隐隐发痛,江凛手背青筋暴起,冷冷甩了一个字就挂断电话。

  “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