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2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2章 Chapter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Chapter2

  分别一月有余,当晚两人折腾凌晨还不罢休,怀芷被江凛欺负的话都说不出,只能猫儿似的挠他的背,轻声啜泣着求饶。

  结束后江凛抱她去洗澡,怀芷趴在他肩上,眼尾绯红,累的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她咬住江凛耳垂,不满道:“你一点不心疼我。”

  然后又是一夜荒唐。

  s市秋末天亮的很早,晨曦透过浅色纱帘倾洒而下,晕染着光圈落在怀芷侧脸,映照出女孩恬静安稳的睡容。

  碎金似的光点停在她卷翘黑睫,在眼睑处打下浅浅阴影。

  忽地她长睫轻颤,蝴蝶展翅般扑扇两下,缓缓睁眼。

  怀芷刚醒还懵懂着,看着江凛棱角分明的脸近在咫尺,呼吸微滞。

  她想起来,昨晚江凛在她这里留宿来着。

  不,准确些来说,是在送给她的别墅里留宿。

  趁男人沉沉睡着,怀芷屏息凑过去些,悄悄从被窝中伸出手,在虚空中勾勒着江凛宛如雕刻的五官。

  哪怕时间过去五年之久,每次仔细看这张脸时,她都不禁感叹老天不公。

  英挺的剑眉,轻抿的薄唇,高挺的鼻梁,还有深不见的黑眸——

  “好看么。”

  耳边响起低沉男声,带着困倦的沙哑,怀芷悬在半空的手被捉住,垂眸见江凛正紧紧盯着自己。

  落在腰间的手滚烫,见她不回应,江凛手臂用力,轻松将怀芷搂紧怀里。

  他催促:“说话,嗯?”

  “好看。”

  怀芷乖乖抱着他的腰,头埋在江凛胸/膛,声音又软又乖,还带着昨晚的哭腔和鼻音:

  “第一次见面我就说过,我最喜欢阿凛的脸。”

  勾唇无言笑了笑,江凛挑起她肩上的白色细带,满意看着她白皙肌理上的斑驳咬痕。

  像是百合花丛盛放的几簇罂粟,纯洁又魅惑。

  怀芷喜欢他这件事,江凛五年前就知道。

  那时她才满十八岁,穿着洗到褪色的黄白长裙,青涩宛似一朵雏菊,一言不发地在酒吧角落里喝酒,时不时地警惕抬头环顾四周。

  那双湿漉漉的黑眸,落在江凛身上那一刻,倏地亮了起来。

  在走廊尽头将他拦住,怀芷双颊殷红,双手死死绞着裙摆,满目水汽快要溢出来。

  带着满身酒气,她醉的语无伦次:“我很喜欢你的脸,我、我能不能——”

  嗤笑一声,江凛没见过这么笨拙的搭讪,觉得新鲜,顺手一张递过房/卡。

  看着怀芷将下唇咬得通红,他俯下身,在她耳边恶劣道:“考虑好,我不是什么好人。”

  怀芷愣怔片刻,白净的小手紧攥着房/卡,良久后,缓慢却坚定地点头说好。

  那晚她痛的一直在哭,怕江凛不耐烦,死咬着牙不肯喊出声;江凛自然没给她任何温存,只在结束后,丢下一张价值十万的银行卡。

  之后江凛每次去那家酒吧,都会遇到怀芷,她总会在相同的地方拦住他,青涩地踮脚吻他,满眼都是他的身影。

  确认关系当天,江凛问过她想要什么,怀芷也只紧紧抱着他的腰摇头,乖巧温顺地说:“能多看看你就可以了。”

  “怀芷,”江凛回神,看怀芷赤脚踩在白色地毯,“今晚有个私人宴会,你也过来。”

  “嗯?”

  转了一圈终于在门边趿起拖鞋,怀芷轻唔一声走到床边,弯腰在床头柜边拿起手机。

  【怀芷:今天有通告吗,我晚上有个私人行程】

  【助理小蓝:今天除了要去公司谈新项目,再没别的工作了】

  【助理小蓝:姐,你今晚的私人行程,需要提前通知造型师、准备服装造型吗?】

  造型师啊

  细眉轻蹙,她抬眸去看正穿衣服的江凛,望着男人肩宽腰窄的背影,怀芷眯眼咬着手,半晌后低头打字:

  【怀芷:不用,不是什么重要场合】

  “我今晚没通告。”

  走到江凛身边,怀芷垫脚轻吻他唇角,抬手为他打领带:“一整晚都有时间。”

  两根丝带贴着她的笔直锁骨,清凉吊带丝料少的可怜,春光乍泄,根本遮不住怀芷傲人的曲线。

  鼻尖满是她清甜的蜜桃香气,眼眸沉沉,江凛掐住怀芷纤细腰肢,手向裙摆下探。

  腰还酸软着,怀芷推开江凛的手,轻盈后退半步,看着江凛整齐平顺的领带,满意点头。

  “白天先喂饱这里,”指尖在江凛唇边轻点,她弯眉轻笑,像只机灵的小狐狸,“其他的晚上再说。”

  薄薄两片美式培根下锅煎制,翻面过程中,不断用吸油纸吸去多余油分,怀芷在厨房忙碌,按照江凛的口味准备早餐。

  江凛的口味很挑,烤面包的时间都要精确到分秒,除了家里特聘的大厨,只有怀芷把他的挑三拣四如数家珍。

  将切好的水果坚果摆盘端上桌,怀芷在江凛对面坐下。

  最近她在进行身材管理,就着一杯脱脂奶,只吃了半片全麦面包。

  江凛最近一直在忙新的项目,吃早饭时不断有人打来电话,怀芷拿起放在餐桌旁的剧本,看她阅后写的人物小传。

  这是公司给她安排的新工作,据说这部电影大咖云集,高层卖了好多人情,才给她要来的女二角色。

  作为新一代年轻小花,怀芷比起流量更缺作品,接下这部电影不仅是公司的意思,也是她计划中转型实力派的第一步。

  “江凛,白琪过两天要从a国回来了,到时候你去机场接她一下。”

  熟悉的中年女声自听筒传来,在寂静无声的餐厅里,清晰无比。

  怀芷立刻听出是江凛母亲,想起两人不算愉快的交往,默默放下剧本,起身去衣帽间挑选晚宴要穿的礼服。

  “秘书会去问她的航班信息,到时候有司机去接,”江凛淡淡应付着,抬头看了眼赤脚逃走的怀芷,皱眉道,

  “躲什么。”

  脚步一顿,怀芷知道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然后更加果断地快步走进衣帽间。

  “派什么司机呀,我是让你亲自去接!”江母急声道,“过去的事我不想多说,琪琪多好一个女孩,当初要不是你糊涂,她怎么可能嫁给别人”

  念叨声在空荡的别墅十分嘈杂,江凛双手抱胸,看着怀芷埋头在屋里翻箱倒柜,不耐烦地挂断电话,起身朝衣帽间走去。

  地毯上躺着两条晚礼裙,怀芷抱膝蹲在地上,瘦弱的小小一团,漂亮的蝴蝶骨裸/露在空气中,半张脸埋在臂弯。

  纤细而脆弱。

  她迟迟不动,像是有意在等江凛来哄。

  厌烦皱眉,江凛并不打算理会,就见怀芷很轻地点了下头,捞起左边的长裙起身,满眼雀跃。

  哪有一丁点悲伤。

  撞进江凛冷眸,怀芷愣了一下,弯眉甜甜笑起来:“阿凛,你喜欢这件裙子吗?”

  “”

  江凛吃过早饭就坐车离开,怀芷稍作整理,直接去了公司。

  “虽说只是女二,但制作班底绝对是国内顶尖水平,”会议室里,经纪人南姐切换下一张幻灯片,冷静分析,

  “而且你饰演的‘替身’角色并不是单纯的工具人,无论是前期楚楚可怜的形象,还是后期由爱生恨的反派,都是有血有肉的角色。”

  “从过往的经验和数据分析,这种亦正亦邪的角色,话题度一定不低。”

  “角色前期我倒不担心,”南姐上下打量着怀芷,叹气道,“只是后期——”

  怀芷自然地接话,嗓音甜软:“南姐是觉得,我演不了后期的坏女人?”

  她笑起来时有浅浅酒窝,再加上今天穿了身宽松的奶白色毛衣,此时半个人陷进座椅,活像个奶团子,哪里有半点反派的样子。

  南姐无奈地再次叹气:“我当然担心,你一看就是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别说演坏女人,坏人都没遇见过几个吧。”

  “那才有意思啊。”

  指尖轻点着剧本,怀芷看着幻灯片上的“替身”二字,笑意盈盈:“而且‘替身’嘛,我挺熟悉的。”

  “说起‘替身’,这次你演的是白琪的替身,”南姐调出照片,推了下眼镜,“没什么介意的吧?”

  白琪啊。

  好熟悉的名字,好像早上才听人念叨过来着。

  在大学话剧社时,怀芷扮演过白琪的经典角色,被人拍摄录下后发到网上,意外走红后签了现在的经纪公司,极其幸运的出道了。

  但同样的,即使过去好多年,媒体还总把两人拎出来比较。

  婚后白琪一直是半退圈状态,这部电影算是复出之作,肯定要做出成绩;投资方最后选用怀芷做女二,多少也有博眼球的成分。

  “当然不介意,”怀芷俏皮歪头,无所谓地笑笑,“工作而已。”

  “哪里像了,”自从知道女一是白琪后,小蓝嘴就没停过,嫌弃道,“明明是我们怀姐更好看好嘛!”

  赶往晚宴的路上,车里满是助理不满的抱怨声,换上礼服的怀芷无聊刷着微博,还能分神安慰助理两句。

  不出所料,网络上已经有人爆料她要出演白琪替身的事,哪怕只是捕风捉影,也丝毫不妨碍她和白琪的粉丝撕成一片。

  想着要不要发两张自拍,转移自家粉丝注意力,微信就接二连三的跳出消息提示。

  陆衍把她拉进新的微信群,点进去是满屏幕的“生日快乐”。

  先把群聊设置成“免打扰”,怀芷支着下巴向上滑消息,终于找到刷屏的消息源头——陆衍最先发了句【生日快乐】,还在句尾江凛。

  指尖一顿,怀芷愣怔片刻。

  今天是江凛的生日?

  “小张,去最近的商业街。”

  车速在奢侈品区减慢,怀芷不方便下车,说了个高奢品牌,转身嘱咐助理:“等下你去店里随便挑一款秋季新品,钱直接从我帐上划。”

  助理懵懵懂懂接过卡,飞快下车小跑而去,没过一会儿,就拎着包装精致的礼盒回到车上。

  “姐,给你。”

  怀芷直接将礼盒放在后座,笑道:“谢谢。”

  助理不禁觉得好奇,能让怀芷盛装出席,还随手一送就是六位数的领带,两人肯定关系不一般。

  但怀芷连礼物看都不看一眼,又实在不像是在意的表现。

  助理忍不住八卦道:“姐,你这礼物是送谁啊?这么贵重。”

  怀芷窝在座位里望向窗外,看着草坪上不少人正牵着绳子,在公园里遛狗。

  “贵点好。”

  闻言她回头,漫不经心地轻轻笑了笑,唇角恰到好处的弧度,居然能看出几分薄凉的明艳。

  “毕竟要拴在身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