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Chapter 19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9章 Chapter 1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Chapter 19

  “江凛,你在嫉妒吗。”

  怀芷的声音很轻,却在空寂无声的客厅里,字字清晰。

  她微微抬眼,盯着江凛黑眸,口吻平淡无波,神色自若,像是再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被江凛半圈在臂弯,冷冽的雪松气味侵略嗅觉,将周围每一寸空气都逼压驱逐。

  江凛抿着唇,漆黑的双眸微沉,不见一点怒色,甚至能看出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

  但怀芷很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

  五年床伴,她早就把江凛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

  习惯了掌控一切,江凛厌恶任何脱离他掌控的人或物,跟讨厌一切和情感沾边的琐碎。

  两人相距不过数寸,呼吸交织错乱,怀芷轻轻眨眼,再次轻声开口:

  “江凛,你喜欢我吗。”

  良久,客厅清晰响起一道轻嗤。

  江凛眼里满是冷嘲,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怀芷半陷在沙发里,口吻冰冷:

  “怀芷,你疯了吗。”

  ”你不过是我养在身边的小玩意儿,”他微微附身,削薄的唇贴在怀芷耳侧,

  “想离开,也要等我玩够了。”

  男人微微抬手,骨节分明的五指修长,指侧游走过怀芷光滑的脸,像是毒蛇滑腻的长舌。

  怀芷黑眸流转,视线随着江凛的动作而动,最后停在她细长的脖颈。

  五指收拢,江凛仿佛隐藏在暗匿深处的猎手,流连在她脆弱的脖颈,动作像是安抚的轻柔。

  如果她此时露怯,男人就会在下一秒不动声色地收拢掌心。

  怀芷撑起身子,后背靠在柔软枕垫,推开江凛的手,不经意地挑眉:“听上去很有意思。”

  “很可惜,这次是我不想陪你玩了。”

  “还有,我想我有必要提醒江先生,”她垂眸看着腰侧的手,冷冷道,

  “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性骚扰。”

  腰上一痛,江凛漠然的语气和掌心炙热的温度交织错综:“那有没有人告诉你,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怀芷毫不犹豫道:“所以我没报警。”

  他们像是命中注定的宿敌,相互拿捏着对方的七寸命门,在长久的对峙里,等待最终一击毙命的时机。

  怀芷腰上垫着枕头,因为江凛的步步逼近,被迫半躺半坐在沙发角落,身轻腰软,锁骨笔直。

  薄荷气味散去,她身上熟悉的蜜桃气息又浓又烈,一缕细发落在江凛手臂,隔空瘙痒。

  江凛深深看着怀芷。

  已经有段时间,她不再是一贯的清纯无辜,修饰后的眉眼深邃勾人,眼线上挑着风情,红唇似火,明眸皓齿,好似盛放待摘的玫瑰。

  无法否认,她在无人在意时,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只是今天未施粉黛,一身单调沉闷的黑,素白尖瘦的脸上,是胡乱擦抹而留下的泪痕。

  余光扫过怀芷肿起的脚踝,若隐若现的猩红,在白皙如雪脚踝上十分扎眼。

  此时正因为他的逼近,一再地后缩弯曲,呈现出奇异难受的姿势。

  江凛终于想起来,今天是怀芷父母的祭日。

  她从没向他提过这件事,只会在每年今天,送他同一根昂贵的黑金钢笔。

  眉头轻蹙,江凛坐回原本的位置,调整手腕上的腕表,神情淡漠,恢复他惯常的衣冠楚楚。

  长腿交叠,他懒懒道:“下周三晚上六点,准时过来。”

  下周三晚上六点?

  那不是每年商圈最重要的晚宴吗?

  怀芷不由地微微皱眉,琢磨不透江凛的意图。

  为了节省精力时间,前几年也是她陪着江凛去的,甚至因为她是“江凛女伴”的身份,收到不少抛来的橄榄枝。

  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江凛丢来一张请帖后,没再过开口。

  怀芷知道他这是答应了解决怀游新药的事,草草看了两眼请帖,扶着墙,一瘸一拐很慢地离开了小别墅。

  坐在回程的车上,江凛起身时看向她的那一眼,久久在她脑海徘徊。

  熟悉的漫不经心下,男人眼底有几分隐晦不明的情绪,让怀芷格外陌生,像是打量,像是怜悯。

  长叹口气,怀芷头轻靠着车门,阵阵袭来的疲惫让人倍感无力,太阳穴紧贴着冰冷车窗。

  手机开始嗡嗡作响,是制片人打来的电话。

  徐叶温润的声音响起,先是问了她几句身体恢复的情况,才旁敲侧击了拍戏的事情。

  “江凛来找过我,提起关于南迎选角的事情,”他话说的委婉,有意不然怀芷难堪,“我想你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会尽快解决,不耽误剧组拍摄的。”

  剧组上下几百人,浪费一天都是在烧钱,听徐礼的口吻,江凛那边应该不只是要调整她的戏份,或许提出要换掉她都说不定。

  刚才那番话,制片人已经很给她面子。

  挂断电话,怀芷将头靠在头枕,侧目看着万家灯火飞驰而过,闭上眼睛,满心疲惫。

  耳机缓缓流出舒缓音乐声,浑厚的女中音吟唱着乡曲,歌词描摹着外漂者的落寞和心酸。

  这世界那么大,却永远难寻容身之所。

  整间房空荡沉寂,怀芷将鞋甩在玄关处,丢下手包外套,赤着脚走到餐厅酒柜旁。

  视线在满满当当的橱柜里扫过,她随手挑了瓶红酒,指尖勾着玻璃高脚杯。

  怀芷其实并不懂酒,参加宴会多数只看人喝,也见过太多人酒醉后的失态。

  当酒精麻痹神经,苦闷也会随之削减。

  混着清淡的果香,最开始是舌尖轻微的清苦和涩酸,液体入喉后,余韵的醇香逐渐弥散,唇齿留香。

  轻晃着高脚杯,鲜红晶纯的红酒在杯底摇晃,怀芷背靠窗台,潋滟双眸迷离,神情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华灯初上,这座城市精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从窗边望去是灯红酒绿,夜幕下的城,压抑着无数躁动的灵魂。

  好饿。

  空腹喝酒伤胃,腹部的隐隐作痛已经无法忽视,怀芷才想起来,她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晚高峰还没过去,最近的外卖都要四十分钟才到,怀芷揉着饿到发痛的胃,起身带上口罩,决定去楼下便利店。

  便利店人并不多,怀芷头重脚轻地走进去,随手挑了两个饭团一杯牛奶,直接去结账。

  “啊不好意思,我们的收银机出了点故障,您方便现金结账吗?”

  收银员看着面前带着口罩的女生。

  大冷天穿了件薄衫就敢出门,纤瘦的身体藏在宽松的衣物下,长衫下是一双又长又直的腿。

  女生闻言单调地“啊”了一声,音色甜软,尾音拖长,露出的一双圆眼又大又亮,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越看越觉得熟悉,收银员眨眨眼,半晌后恍然大悟:“啊你是不是那个——”

  “你好,麻烦结账。”

  沉稳冷静的声音及时打断,声音的士人递来一张红色纸币,丢下一句“不用找了”,直接将身边的人牵出便利店。

  离开便利店的空调,初冬的凉意卷席而来,怀芷拎着袋子,轻轻打了个寒噤。

  头脑还有些不清醒,她抬头,皱眉看着面前的人,口齿不清道:“江凛?”

  大晚上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酒精作祟,怀芷身体轻晃着,神情明显的不耐烦:“你又来找我干什么?我说了多少——”

  “我是宋势。”

  “宋律师?”怀芷身形猛地一顿,立马乖乖站好,背脊笔直,“您怎么在这儿?”

  说完她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连忙吸着鼻子说抱歉。

  她身后是草坪的台阶,眼见就要撞到绊倒,宋势下意识地抬手拉了女孩一把。

  怀芷没有防备,踉跄着摔进宋势怀中。

  浓郁的清淡薄荷瞬间将她包裹,怀芷心跳停滞一瞬,本能地抬手推开宋势。

  回头去看脚下台阶,她急冲冲地解释:“不好意思,是我没站稳。”

  听她口吻的疏离客气,宋势眼镜后的视线一黯;他闻到怀芷身上的酒气,问道:“你喝酒了?”

  “嗯,只喝了一点,”怀芷低头看鞋,声音越来越小,“喝着喝着就饿了,家里又没吃的,所以才出来买吃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不知是冷的还是委屈,眼尾通红,吐字含糊,鼻音将尾音拖长。

  宋势静静看她低着头,裸露在拖鞋外的脚趾莹润雪白,因为寒冷和不安,正紧紧缩拢。

  突然他开口:“去我家吧。”

  怀芷动作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去、去你家是什么意思?”

  “快十点了,很多餐厅都要关门,而且你穿成这样,被认出来也很麻烦。”

  宋势脱下白天那件风衣,走上前披在怀芷肩头,“去我家,我给你做些吃的。”

  低垂着眸,怀芷抿唇摇头:“不啦,太麻烦你了——”

  宋势轻叹一声。

  卸去精致妆容,她素面朝天的模样格外惹人怜惜,宋势看着她翘起的几个碎发,抬手揉揉她发顶。

  “听话。”

  男人干燥温润的手掌停在头顶,掌心是令人心安的温度,怀芷偏头去看肩膀上的外套,良久后轻声问:

  “宋势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她也知道这个想法自恋又可笑,但这一切实在太过巧合,心底有道声音不断大喊着——

  “是。”

  男人的声音低沉,念着她的名字:“怀芷,我不想你一个人,至少不是今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