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 15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5章 Chapter 1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Chapter 15

  “分手?”

  从文件中抬头,江凛挑眉冷冷一笑,眼底满是嘲讽,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和我分手?”

  怀芷也配和他提分手?

  神色平静,怀芷直直望进男人漆黑双眸,声音无波无澜:“是,分手。”

  房间死寂一片,半晌后,尖锐高昂的门铃声响起。

  小蓝提着袋子站在门边,看见江凛瞳孔微缩,小心翼翼地把袋子里的首饰盒和手袋拿出来。

  因为白琪,她对江凛的敌意日益猛涨,进来后直接挡在怀芷前面,死死盯着窗边的江凛,满脸防备。

  “这是五年里,你给过我的所有流动资金,还有昨晚的项链。”

  助理离开后,怀芷跛着脚在江凛对面坐下;她打开首饰盒,打开手袋拿出七张银行卡,整齐摆在江凛面前,一脸平静道:

  “房产和车钥匙,还有珠宝和奢侈品,我会尽快整理好还给你。”

  桌面摆放的银行卡崭新,在光照下看不见一丝划痕,明显就是没使用过。

  视线落在最左边的黑卡,江凛记得那是他第一次给怀芷钱,现在被她弃如弁髦般丢在他眼前,无异于当面狠狠扇他一巴掌。

  “怀游所有的疗养费我已经打到你帐户,”平静望进江凛双眼,怀芷眼底一片冰凉,“江先生,当我将所有东西归还之后,我们之间就彻底两清了。”

  她顿了顿:“最后,希望念在这五年时间的份上,江先生以后不要再干涉我的事情。”

  江先生。

  多么客气疏离的称呼。

  唇角讽刺的微微上挑,江凛冷眼看着怀芷面无表情的脸,后背懒懒向后一靠,黑眸闪过一丝狠戾。

  他花五年时间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孩,此刻正从容不迫地直视着他眼睛。

  唇边笑容轻慢,和他几乎如出一辙,眼神淡漠,薄凉又绝情。

  “好啊。”

  声线倦懒,他懒懒撑着头,应答的漫不经心:“怀芷,以后你别跪着求我复合。”

  怀芷起身垂眸,这是她第一次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江凛,男人那双淡漠黝黑的眼透着薄凉,就连唇边的讥笑都是熟悉的轻嘲。

  只是紧绷的下颌线让他此时的愤怒,暴露的一览无遗。

  是啊,骄傲如江凛,怎么能忍受被人拒绝?

  双眸淡淡扫过一眼,怀芷唇角轻扬,眼底带着微嘲,转身便走。

  很快推门声响起,小蓝正在门外一旁,紧张地看着她:“姐,你没事吧。”

  “没事。”

  关门声重重响起,转身在江凛看不见的地方,怀芷痛的脸色煞白,前额密布着细汗,连呼吸都压抑着痛楚,脚踝疼的快失去知觉。

  即便如此,她纤瘦的背脊依旧挺的笔直,像是在默默和人较劲着不肯服输,绝不肯服软半分。

  “姐,你真的没事吗,”小蓝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网上的事情南姐已经压下去了,但她临时被高层叫走,今天应该没法来了。”

  神色是难掩的疲惫,怀芷摇头说没事。

  娱乐圈但凡有点热度的艺人,没有哪个没挨过骂的;况且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不出三五天,网友就会把这件事忘的干干净净。

  反倒是她如果又跳出来反驳解释,拉着粉丝和白琪撕逼,事情反倒会进一步激化。

  回到房间后,怀芷靠在床头发微博报平安,脚上敷着冰袋,柔顺长发自然垂落。

  两天后就是她生日,评论区里除了让她注意身体,很多粉丝都在预祝她生日快乐。

  滑动的指尖在一条长评前停下,怀芷垂眸把小作文读完,切换成小号后默默点了个赞。

  【心草:或许你现在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还记得你总说的那句话吗?别轻易否定这个世界,也别轻易否定自己。怀芷,希望你能尽快振作起来】

  ——别轻易否定世界,也别轻易否定自己。

  怔怔看着冷白屏幕上被她置顶五年的微博,怀芷很轻地眨眼,一次又一次深吸着气,视线不受控地慢慢模糊。

  双手环抱着小腿,她将头静静枕在膝盖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夜幕星空,滚烫的泪自眼角落下,顺着她光洁白皙的脸颊,一滴一滴坠在床面。

  纯白色的床面晕染着或深或浅的水渍,泛着些许酸涩的委屈渐渐涌上来。

  她知道身为艺人,任何行为被放大和讨论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很多事情不是她发泄情绪就能解决的。

  只是这种久违的无力和疲惫,让她仿佛回到刚满十八岁那天,打工结束准备回家庆生时,却突然接到噩耗。

  时间已经过去五年,太多细节在脑海中已经模糊不堪,怀芷只记得那天她在抢救室门前,一直从黄昏等到次日清晨。

  十八岁生日那天,除了两具面目全非的尸骨外,迎接她的,只有一张又一张怀游的病危通知书。

  爆炸现场死了太多人,医院里,耳边永远是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家属们都是三两一起过来,只有怀芷一个人,攥着衣角眼眶通红,独自一人在走廊的角落抱膝蹲下。

  眼泪砸落在地的一瞬间,很多片段在脑海中,走马灯般飞速闪过。

  那天父亲专门给她订了餐厅庆祝,如果她按时下班、而不是让家人一等再等,他们一家四口这时候应该还在给她庆祝生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她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人。

  或许是她哭了太久,狼狈与不堪终于被人发现;一道黑影挡住她头顶的光亮时,怀芷抬头才发现,抢救室门前也只剩她一个人了。

  窗外一片漆黑,她愣愣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

  刺眼的冷白顶灯下,对方站在逆光处看不清脸,只有那双黑沉沉的眸,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那双黑眸深不见底,眸光冷漠而淡然,难寻一丝情绪波动。

  男人身形高瘦,五官深邃的不像东方人,淡淡看着她泪眼婆娑,声音微凉:“哭什么。”

  像是溺水者抓住浮木,怀芷在那一刻突然害怕就此被丢下,抽噎着抬手拽住男人裤脚。

  那是她这辈子哭的最狼狈的一次,自责与无助紧紧攥着心脏,疼的让她无法呼吸,下一秒就要窒息而死。

  噩耗来的太突然,她甚至不知道该怪罪这个世事无常的世界,还是怪本可以改变这一切的自己。

  男人背靠着墙沉默不语,他削薄的唇轻抿,没打断也没离开,只是冷冷清清站在她身旁,听着她无语伦次的绝望与自责。

  等她乱哭一通后,终于累的停下来,男人才站直身走到她面前,微微附身,俯视她一下又一下打着哭嗝,修长的手递来一张帕子。

  冷灰色的方帕,冷漠又矜贵的颜色。

  他低凉的声音在空旷走廊里响起,不带一丝温度,却让她觉得无比有感全感:

  “别轻易否定世界,也别轻易否定自己。”

  “”

  手机在桌面震动不停,怀芷回神,随手抹去泪痕,拿起电话接听:“喂?”

  “小芷啊,后天就是你爸妈的祭日了吧,”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说话的人吐字含糊不清,醉醺醺的,“舅舅想去看看你爸妈,但是最近手头很紧。”

  背景音是开酒瓶的脆响,男人接着道:“我知道你挣钱不容易,舅舅也不要太多,一百万,卡号还是原来那个。”

  怀芷坐起身,毫不犹豫地回绝:“半年前给你一百万的时候,我说过那是最后一次。”

  “怎么?你这是不想给钱了呗?”徐齐直接破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当年要不是我,你爹妈的葬礼钱谁来出?墓地钱都她妈是我掏的!”

  人性永远最经不起可靠,当时她痛失双亲,所有的钱都用来给怀游治病,亲戚都怕被她缠上要钱,躲的比谁都快。

  眼看尸体火化后要下葬,怀芷再拿不出一分钱,只能挨家挨户地磕头,恳请能有个亲戚给父母买块墓地。

  徐齐当时还没离婚,前妻看怀芷实在可怜,自掏腰包花费几万给怀芷父母买了墓地。

  结果徐齐现在一口咬定当时的钱是他出的,并以此为要挟,这几年源源不断向怀芷要钱,五年累计起来也有几百万。

  徐齐还在喋喋不休:“新闻上都说了,你最近傍上大款了吧?那一百万还不容易,你陪他睡几天不就来了?”

  怀芷握着手机冷笑:“既然这么容易,舅舅怎么不自己去试试。”

  “怀芷你别给脸不要脸!”电话里摔酒瓶的声音刺耳,徐齐破口大骂道,“你个出来卖的装什么呢,不给钱是吧,行,你等着。”

  电话嘟的传来忙音,怀芷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半晌又拿起手机处理工作短信。

  南姐替她把高层的批评压下来了,发了条消息让她好好休息,剩下几十条消息都是在问她脚好些了没,光是洛星河都发了十几条。

  男孩先是把感情线修改的事抱怨了一通,最后才发了几条安慰她的话。

  怀芷草草翻看完,礼貌地挨个回复感谢,屏幕突然跳出一条短信提示,手机号还是没备注过的陌生人。

  内容只有寥寥几字:【脚好些了吗】

  以前也收到过私生粉的“问候”和狂热告白,怀芷皱眉将短信删除拉黑后,丢下手机侧躺在床边,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困意阵阵袭来,怀芷已经在睡着的边缘,迷迷糊糊地想着后天要去墓园的话,明天最好能抽出时间去看怀游,还要尽快把首饰珠宝整理好还回去。

  至于江凛——

  好像没什么必要再考虑了。

  “喂,这是第几个被骂哭的了?”

  总裁办里,秦南看着面色惨白的运营经理,忍不住凑过去和陆衍耳语:“怎么回事啊,江凛今天像吃了炸药似的。”

  陆衍低头玩着手机,慢悠悠道:“你问我,我上哪知道。”

  总裁办的气压低迷的吓人,从早会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部门经理直接被骂哭了,几个年轻点的就差没当场哭出来。

  士座上的江凛将文件往桌上啪的一甩,面色如霜,眼神如刀:“下班前重交一份方案,还做成这样,明天不用来了。”

  运营经理身子一抖,颤巍巍道:“好、好的。”

  等人离开后,陆衍起身在江凛对面坐下,笑嘻嘻道:“究竟是谁摸了老虎屁股啊,能把你气成这样。”

  “你别说,我还挺好奇,”秦南翘着二郎腿,在一旁附和:“能把我们江少惹成生气,也不是一般人。”

  江凛扫了幸灾乐祸的两人一眼,冷冷道:“你们俩很闲?”

  敲门声响起,门外等候已久的秘书进来,身后跟着三个保安,吩咐他们把手中的东西小心放在桌上。

  一时间,江凛的桌子上摆满了黑色的首饰盒,二十几个各自大小不一。

  秘书将文件袋放在江凛面前,在江凛的沉沉注视中,恭恭敬敬道:“江少,这是怀小姐让我交给您的。”

  江凛随手打开面前几个首饰盒,无一不是他送给怀芷的首饰。

  毫不意外的,文件袋里的几/把钥匙,也是他这五年给她的房产。

  首饰盒堆在一起,上面残留着清淡的蜜桃清香,让江凛倏地想到昨天下午,怀芷勾着他领带、撒着娇地一直说腿疼时,身上也是同样的味道。

  甚至直到她走后,房间里她甜腻的气味都久久不散。

  眼底微沉,江凛后背向后一靠,长腿交叠,漫不尽心地问道:“她还说什么了。”

  “怀小姐还说,”飞速抬头看了江凛一眼,秘书顿了顿,

  “她说祝您和白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总裁办内一时鸦雀无声,几道呼吸都是压抑的紧绷;陆衍和秦不约而同地坐直身子,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惊骇。

  怀芷这是和江凛分手了?

  良久以后,屋内传来一道冷冷的低笑声,江凛唇角微弯,漆黑眼底仿佛被冰冻。

  将文件袋甩在桌边,江凛抬眸看向陆衍,笑容轻慢,骨节分明的手不紧不慢点在桌面,一下下发出闷响。

  薄唇轻启,他音色倦懒:“陆衍,‘昨日爱人’拍完多少了。”

  “快一半了,”太阳穴猛的一跳,陆衍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江凛,你不会是打算——”

  “告诉徐叶,我要剧组三天内换掉怀芷,否则江家会立即终止和他的一切合作。”

  江凛无所谓地笑笑,神情饶有兴趣,语气是诡异至极的温和,“至于其他通告——”

  “不着急,一个一个慢慢来。”

  侧目望向窗外,江凛眼底的狠戾让人不寒而栗,像是胜券在握的猎手,不徐不疾地将猎物圈近他规定的地界,然后再慢慢将其折磨致死。

  陆衍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直到江凛起身离开后,秦南才敢大声地喘口气:“认识十几年,江凛每次露出这幅表情,我还是一身鸡皮疙瘩。”

  “别说你了,我也一身冷汗好吗,”陆衍长出口气,后怕道,

  “怀芷这次要惨了。”

  “先生,到了。”

  指尖一顿,江凛从公文中抬头,看着车窗外熟悉的独立小别墅,眉间微蹙。

  这是他两年前购置的小别墅,怀芷很喜欢后院盛放的野蔷薇,江凛索性就把这栋别墅送给了她。

  怀芷不拍戏时会住在这里,他时而也会在这里过夜。

  司机看江凛迟迟不下车,担心是他的失误:“先生,我今天在公司看见怀小姐了,以为您今晚是要回小别墅。”

  说这司机又偷偷看了眼后备箱,想起上车前,秘书派了好几个人往后备箱放东西,包装盒个个精美,一看就是礼物。

  以前但凡江凛买了礼物,晚上都会来小别墅这边的。

  司机诚惶诚恐地站在烈日下,初冬时节额头满是细汗:“要不我现在立刻送您回去”

  “不用。”

  余光看见丢在手边的别墅钥匙,江凛迈着长腿下车,进门就看见负责保洁的中年女人,正拎着垃圾准备离开。

  这还是女人第一次见江凛,仓皇无措地支支吾吾地:“江先生,我才收拾完正准备走——”

  江凛目不斜视地径直从女人身边走过,冷漠的视线缓缓扫过别墅的每一处。

  曾经堆满布偶的沙发上只剩白色抱枕,餐桌和料理台上空空如也,卧室的柔软地毯消失不见,只剩一张呆板宽敞的床。

  除了衣帽间里他的衣服饰品,别墅里再没有任何怀芷存在过的痕迹,干净的像是从没住过人。

  浴室的洗漱台干干净净,光滑的大理石反射暖黄色的灯光,右下处的桌角有一处很淡的的划痕。

  怀芷那时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换成一对一对的,为此还“不小心”摔坏了江凛的漱口杯。

  然后第二天再立马换上一黑一白的情侣杯,她白色江凛黑色。

  现在这对口杯也消失不见。

  嘴里说着分手,却特意拿走他的漱口杯,其中的小心思显而易见。

  唇边勾起稳操胜卷的冷笑,江凛瞥了眼站在门外的保洁,懒懒道:“她昨天几点来收拾东西的。”

  “您说的是怀小姐吗,”保洁不敢抬头,唯唯诺诺地答话,“我昨天很晚才离开的,没人来过别墅。”

  时刻打量江凛的脸色,女人小心翼翼地补充:“不过一个多月前,怀小姐就派人手收拾东西了,弄了整整两天呢。”

  江凛皱眉:“收拾东西?”

  “是的,怀小姐说要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保洁忙不迭点头,停顿片刻,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脱口而出道:

  “哦还有一件事,就是收拾东西的那天,怀小姐特意吩咐我,让我把冰箱里的饭菜丢掉。”

  一个多月前,正好是怀芷进组的时间。

  江凛想起生日会的第二天,怀芷五点有拍摄要离开,只能四点起来给他做饭,白天还连发了四五条消息,生怕他忘记。

  而同一天早上,江凛直接去了机场接白琪,到最后也只发了三个字,草草敷衍了事。

  女人还在一旁可惜道:“足足有六七道菜呢,都是怀小姐特意做的,结果一口没动就被丢掉了。”

  江凛冷冷看了她一眼,女人立即垂头噤声。

  司机和保洁相继离开,别墅终于只剩下江凛一人。

  暮色微凉,天幕低垂不见璀璨星河,只剩半轮孤寂冷月高挂,在人间万物洒下零散银光。

  偌大的客厅沉寂无声,月色冷白凄然,透过落地窗柔柔落下。

  江凛半阖着眼,手撑着头懒懒靠着沙发软垫,长腿舒展。

  手机在沙发上震动个不停,他不耐烦地拢起眉心,接通电话后冷冷嗯了一声。

  “我打了一下午电话了,你人在哪呢兄弟,”陆衍的声音响起,“不会真去小别墅了吧?”

  眉间微蹙,江凛没说话。

  “诶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江凛,不就一个情儿嘛,你还真上心了不成?”

  陆衍那边明显在开车,时不时能听见鸣笛,江凛嫌他废话多正要挂电话,别墅门铃被连着摁了三下,铃响刺耳。

  陆衍和秦南勾肩搭背地站在门口,见到门开直接进来。

  江凛冷眼看着两人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双手抱胸,微微挑眉不说话。

  “先别着急赶我走,我是来说正事的,”陆衍翘着二郎腿,往沙发上一靠,“徐叶那边正式回复我了,他说他需要一个‘正当理由’。”

  “正当理由?”

  像是听见无比可笑的笑料,江凛低笑出声,黝黑双眸在夜里闪过凉意:“换个配角,需要什么理由。”

  想到下午徐叶那个笑面虎,就知道和稀泥不办事,陆衍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了句老滑头。

  “不是我反驳你啊江凛,”陆衍看着江凛阴恻恻的眼,硬着头皮道,“先不说怀芷是个当红小花,贸然换人粉丝肯定接受不了。”

  “就说她戏份都拍完一半了,你现在要把她换掉全重拍,别的演员也不一定能空出档期啊。”

  说着他抬胳膊碰了下旁边的秦南。

  秦南一脸莫名其妙:“我是真搞不懂你俩,一个小情儿而已,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么。”

  “要我说,这点事哪有这么麻烦,”秦南漫不经心道,“怀芷死心塌地跟了江凛五年,怎么可能说离开就能离开?”

  “不就是江凛昨天去剧组,没搭理她还和白琪一点不避嫌,哦对,最后还把人戏份删了,这是个人都得委屈。”

  “江凛你要还想玩她,哄两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南拿出烟叼在嘴边,笑容在忽明忽暗中痞里痞气,语气满是玩味;“而且,对方是怀芷啊。”

  四目相对,江凛对上秦南似笑非笑的眼神,半晌后,唇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啊,对方是怀芷啊。

  他养了五年的雀儿,玩弄于股掌之间还不是轻而易举。

  看不懂两人在打什么哑谜,陆衍起身拍了下江凛肩膀:“话我给你带到了,我和秦南晚上吃火锅,等会去超市买东西,一来来呗?”

  秦南挑眉扫了陆衍一眼,无所谓地咧嘴嘲笑:“拉倒吧你陆衍,猪牛羊肉都分不清还去超市,你也就配点个外卖。”

  “逛街能让人有幸福感,你懂个屁,”陆衍甩过一个白眼,推了把江凛,“到底去不去?是男人就别墨迹。”

  唇角微弯,江凛抬眼瞥了眼陆衍一脸傻笑,轻嗤一声:“走啊。”

  夜晚的超市人声鼎沸,冷白顶灯打落光束,排排整齐的食材商品任人挑选。

  陆衍和秦南在冰柜前挑选肉类,江凛站在旁边推着车等人,视线随意在一排排货架扫过。

  男人狭长的桃花眼乌黑锐利,精雕细刻般的五官分明,简单的黑衣黑裤难掩肩宽腰窄,袖口卷起露出坚实有力的小臂。

  经过他身边的人纷纷回头,时不时有小姑娘拿出手机偷怕;要不是江凛神情冷冽的让人不敢靠近,搭讪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

  “牛里脊,牛上脑和牛眼肉,”陆衍在几步外喊他,“江凛!你要吃哪种?”

  “火锅当然要吃牛里脊了呀,口感最好还没有肥肉。”

  甜腻的细软女声响在身后,声线无比熟悉;江凛动作一顿,抬眼在四周扫过,眉间慢慢拢紧。

  陆衍走到他身旁,轻啧了一声:“发什么愣呢,问你呢,你要吃哪种。”

  “随便。”

  随口敷衍一句,江凛松开推手把手,迈着长腿朝着声源处走去,把陆衍的呼喊声丢在身后。

  生鲜区正对面是生活区,白色货架上摆满了各类生活用具,江凛冷眼看着除了促销员外空无一人的走道,懒懒地低笑一声。

  长本事了,还知道躲着他。

  “先生,看看这款漱口杯不,”促销员是个热情过分的中年大妈,满意地看着面前的高大帅小伙,开口就是一通热情无比的推销:

  “俺们这款杯子虽然贵了点,但是设计和质量可是杠杠的,销量也贼拉好呢。”

  视线停在造型无比熟悉的白色口杯上,江凛脚步微顿,认出这是怀芷买过的情侣口杯,挑眉微微一笑。

  抬手指了下放在后面的黑色杯子,江凛声线慵懒:“这一对,多少钱。”

  “啥?一对?”

  大妈听不懂江凛在说什么,回头看了眼随手丢在框里的黑色杯子,恍然大悟道:“哦帅哥你理解错了,这俩不是情侣款。”

  “帅哥你要是稀罕,拿着停车小票去前台领就行,”大妈笑呵呵地看着江凛,大咧咧道:

  “根本不要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