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14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4章 Chapter1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章 Chapter14

  “江凛你发什么呆啊,白琪和你说话呢。”

  陆衍转头看了眼江凛,没忍住啧了一声:“你看什么呢,怀芷要在真在那儿,早飞跑过来粘着你了。”

  江凛冷冷撇他一眼,收回目光,看着白琪淡淡道:“你刚才说什么。”

  “阿凛你专心一点啦,”白琪娇嗔一声,温柔地再次开口,“我说宋律师下周末有空,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回国后我事事都在麻烦你们。”

  江凛懒懒回绝,眼皮都没抬:“不用,你的事我没帮忙。”

  陆衍太阳穴一跳:“”

  “来嘛,我们都五年没好好聚聚了,”白琪也不觉得尴尬,笑眼弯弯,依旧好脾气道,

  “上次宋阿姨还和我念叨,让我多管管你,让你别总因为工作熬夜呢。”

  陆衍看着白琪不断找话题聊,想起她刚才非要跟来吃饭的样子,第一次真心实意的相信,江凛应该是真的不在乎白琪。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觉得正常,当年是白琪自己非要嫁进严家,现在后悔了离婚回来,凭什么要求江凛对她好。

  机会来了抓不住,那就怨不得别人。

  白琪离开去拍戏,陆衍和江凛还要等制片人,片场随意找了处没人的地方坐下。

  “今天的事,也幸亏姓刘的好糊弄,”陆衍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往休息椅上一躺,“不过江凛,你胆子是真大。”

  先是擅自用他老子投资的两千多万做敲门砖,主动提出要投资这部电影,等对方掉进陷阱后,再顺势提出要修改剧本的要求。

  如果对方爽快答应最好,如果对方拒绝,那么最开始陆家的两千万,就即将面临撤资的危险。

  这些年江凛在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软硬兼施这一套早就手到擒来,先提出让对方无法拒绝的巨大诱惑,引鱼上钩后,再笑呵呵地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抓住了他的把柄,笑着逼人乖乖合作。

  至今为止,陆衍还没见过江凛失手

  这次也毫不例外。

  “没和我老子打招呼就敢借他的情,”陆衍回想起饭桌上导演铁青的脸色,轻啧一声笑道:

  “万一姓刘的直接找上我老子,要当面对质呢。”

  江凛垂眸看着手机,长腿交叠,懒懒道:“那就说这些都是你的主意。”

  陆衍嘴角抽搐:“你还是个人?”

  江凛还在看屏幕上的文件,陆衍一眼扫过去,啧了一声:“西杰那个老东西才老实五年,又开始搞事了?”

  淡淡嗯了一声,江凛声音冷冽几分:“昨晚他去找宋势了。”

  陆衍腾的坐起身:“找宋势?这是为了五年前的施工爆炸案?西杰想通过宋势报复你?”

  五年前,二十四岁的江凛刚接管江家产业,面对高层和社会的各种质疑,他第一个接手的案子,就是和地产行业有一席之地的龙西集团,抢夺一块新开发的地皮。

  对方来势汹汹,对这块地势在必得,挑衅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抬高价格,让当时根基不稳的江凛,在出价上就处于绝对劣势。

  就连陆衍都觉得江凛毫无胜算,结果一个月后,江凛不仅毫不费力地拿到地皮,交易价甚至比起始价还要低。

  他其实没做什么,只是在竞拍结果的几天前,把龙西集团不久前施工现场发生爆炸的新闻大肆报道,又反手把集团法人西杰告上了法庭。

  宋势,就是当年爆炸案原告的案件代理人。

  当年爆炸的施工现场死了近二十人,瞬间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纸包不住火,各种贪污、偷工减料、甚至恶意不赔偿的丑闻层出不穷,龙西集团名声破败人人喊打,还面临着巨额的赔偿金。

  一时间,曾经遭人疯抢的地皮,到最后居然面临着没人要的局面。

  江凛轻而易举就把它收入囊中,之后再没人敢质疑他的能力。

  浏览着龙西集团近一年的项目资料,陆衍皱眉道:“西杰不是才还完赔偿款吗,哪来这么多钱投资?还都是稀缺材料?”

  话音刚落,江凛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接听后,宋势沉稳有力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江凛,我已经把谈话录音和整理的文字版发到你邮箱。”

  对方话语一顿:“另外,我手里还有西杰当年案件的全部资料,如果需要,我会让助理一同发给你。”

  宋势的专业性和严谨从未让人失望,这也是江凛当年选他作为爆炸案的原告律师,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陆衍看着几十页整理好的记录,不由得发出感叹:“我去,这工作效率——”

  “快来人!有人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尖锐的惊叫声在片场炸开,陆衍说话被打断,挥手叫助理去打探情况,然后接着和江凛、宋势探讨西杰的事。

  助理很快将五年前爆炸案的资料发来,江凛问了几句赔偿的落实细节,准备挂电话时,宋势突然开口问道:

  “你现在是在‘昨日爱人’的片场?”

  宋势不是打探别人行程的性格,江凛嗯了一句,淡淡道:“怎么。”

  “没事——”

  “老大!”陆衍助理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慌里慌张地看向江凛,急声道:“我刚才去问了,”

  “说是怀芷故意推了白琪一下,结果自己摔下楼梯了!”

  电话那边突然没了声音,陆衍看了江凛一眼,表情慢悠悠的,朝拍戏的地方扬扬下巴:

  “不去看看?”

  远处片场乱成一团,嘈杂的尖叫声中混杂着几道怒斥。

  江凛终于肯抬眼朝片场看去,目光淡漠平静,只是随意扫过一眼,就转头吩咐陆衍:

  “派人去查资金链,以及西杰投资稀缺材料的所有来源,两天时间,整理好给我。”

  他站起身,不疾不徐地整理袖口褶皱,然后在陆衍似笑非笑的眼神里,转身朝片场反方向离开。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

  温柔细软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怀芷头还晕着,扶着额头抬眼,就看见白琪正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

  钻心的刺痛从脚踝处传来,怀芷忍不住轻轻抽气,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是滚下楼梯时,不小心扭到脚了。

  刚才是她和白琪的第一场对手戏,南迎和白琪饰演的宛羌在楼梯边吵架,以宛羌动手夺过南迎手里的u盘结束。

  直到说完台词都一切顺利,可当白琪伸手要抢u盘时,踩着细高跟的身体倏地猛的一晃,眼见着就要摔下去。

  千钧一发的时刻,怀芷没想太多,在人摔倒前先一步伸手去拉。

  然而在她碰到人的那一刹,白琪却借着她手上力气稳定重心,反倒把她往楼梯旁狠狠一推。

  怀芷没有防备地摔下楼,直接崴了脚。

  “我没事——”

  嗓音干涩沙哑,怀芷右手撑着地想起来,正要开口说话,白琪站在原地就开始无声的落泪抽泣。

  “对、对不起,我、我刚才以为你要推我,所以我才、我才呜呜”

  白琪抽抽嗒嗒地泣不成声,手臂只是蹭破了皮,却让旁边的工作人员全部慌了神,七八个人直接跑到她身边,还有几个慌乱的一直在喊。

  “——随行医护呢!白琪受伤了,快来人!”

  脚踝肿的厉害,腰更像是没了知觉用不上力,怀芷咬着牙试了两次,疼的根本站不起来。

  旁边的人都在围着白琪转,最后还是买水回来的小蓝飞跑着过来。

  小蓝看着怀芷扶着腰,脸色惨白,气的喊出哭腔:“她有腰伤,摔倒了都没人一下吗?!”

  “你一个助理喊什么,自己不知道扶?!”场务不耐烦地直接吼回去,和怀芷说话倒是客气,

  “怀芷你体谅一下啊,白琪是女主角,如果她出什么问题了,剧组要承担的损失就太大了。”

  怀芷起身拍拍助理手背,脸色煞白,不在意地笑笑道:“快送她去医院吧,毕竟手蹭破了皮。”

  “——再去晚点就要止血了。”

  怀芷在剧组是公认的好脾气,一两个月下来,甚至没人见她发过脾气;场务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抿下了嘴,喊人给怀芷拿冰袋消肿。

  白琪旁边的两个女生慢吞吞地过来,不情不愿的表情恨不得甩人脸上。

  怀芷定定看了两人半晌,开口让他们回去,说这里不需要帮忙。

  “这帮人真是势利眼,”小蓝小心地扶着她往回走,恨恨道,“那个贱人说白琪和江凛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这帮人当着姐你的面屁都不敢放,转头就在背后议论,还争着抢着去安慰那个贱人。”

  怀芷对娱乐圈的捧一踩一早就司空见惯,两人回到休息室,半小时后医护才姗姗来迟,检查发现只是简单的崴脚,敷衍地给了几块冰袋就走了。

  冰凉的触感紧贴脚踝处皮肤,胀痛感缓解,导演已经在群里发了新的拍摄计划,让白琪和怀芷都休息几天。

  怀芷正想回句谢谢,刘导又在群里发了条消息,点名让她和白琪下场管理粉丝,不要在电影上映前闹得太过。

  心领神会地点开热搜,果不其然,白琪受伤的事又连上了四条热搜,其中两条都顺带了她的名字。

  白琪片场受伤

  白琪江凛探班

  白琪怀芷片场打架

  白琪怀芷没有推我

  随便点进其中一个,热评和吃瓜路人早就脑补出几十种爱恨大戏,每种情况都是怀芷借着拍戏蓄意要推白琪,结果自讨苦吃。

  除了粉丝,似乎没人在意摔下楼的人是怀芷。

  点开白琪在医院哭成泪人的高清照片,怀芷静静端详片刻,唇角轻扯,眼底泛起几分轻嘲。

  她抬头看了眼和网友对骂的小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我看上去,就这么像坏人吗?”

  小蓝眼圈倏地通红,哽咽着不敢哭:“姐你别这样,咱们先回酒店休息一会,南姐说她马上就到——”

  “我没事啊,”怀芷抬手柔柔她发顶,神情柔和,“哭什么,明后天不用拍摄,你早上还能多睡会儿。”

  白琪受伤的事受到广泛关注,相关词条迅速霸占热一,怀芷坐车返回酒店时,远远就看见一小群娱记蹲守在酒店门口,拿着话筒扛着相机。

  “小张,你从酒店后面走,直接去地下停车场。”

  戴着墨镜,怀芷抬手将帽檐拉低,看着江凛刚发来的房间号,转头嘱咐小蓝:

  “我房间的保险柜里,有一条蓝宝石项链,等会你把它和我的手包一起送到907。”

  小蓝不解道:“姐,你不直接回房间休息吗?”

  简明回了个“好”字,怀芷抬头朝小蓝笑笑:“我有点事要处理。”

  心思单纯,小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头看向窗外,一脸警惕地盯着外面围堵的娱记,

  直到安全将怀芷搀扶到907,小蓝才一步三回头的不放心离开。

  酒店顶层只有一间套房,怀芷抬手输入密码,几道按键声解锁后推门进去,看见江凛坐在落地窗边的软椅上看文件。

  怀芷转身将门关上,脚踩着柔软地毯,软白的细毛没过脚面,站在玄关处看人。

  男人带着金丝半框眼镜,镜腿挂的细链垂下,黑衣黑裤不带一丝褶皱,长腿交叠,整个人是衣冠楚楚的漠然。

  听见关门声抬头,江凛不紧不慢地放下文件,视线自上而下在怀芷身上扫过,然后取下眼镜放在桌边。

  站久了脚踝又开始疼,怀芷没有过去,站在原地朝江凛乖巧笑笑,撒娇似的语调细软:

  “阿凛,我脚疼。”

  江凛起身走到玄关处,轻松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男人身上带着幽冷的雪松清香,无形中麻痹人敏感的精神。

  身体陷入柔软床面,怀芷撑着身体坐起来,视线正对着江凛垂下的黑色领带——不是她送的那条。

  指尖轻勾,她葱白的手拽着领带,微微用力将人拉过来,轻声问道:“阿凛为什么,从不戴我送的领带呢。”

  江凛没理她,瘦长干燥的手托着她细瘦的脚踝,看着高高肿起的地方,眼底漫上几分冷嘲。

  温热指腹贴着她冰冷的皮肤,江凛声线低冷: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动这些小心思。”

  怀芷动作微顿,抬眸对上江凛漠然的眼神;两人几乎鼻尖相贴,近到能清晰听见江凛的呼吸声。

  她松开手里的领带,半晌后轻笑出声:“所以你把我叫来,只是为了说这句话?”

  小心思是什么小心思呢?

  是江凛为了白琪擅自删减了她的戏份,还认定是她恼羞成怒、蓄意伤害白琪,结果自己活该摔了一跤是吗?

  偌大的房间一时鸦雀无声。

  江凛低头看着怀芷,她凌乱的发丝随意垂落耳边,衣领宽松,自上而下能隐约看见锁骨,笔直修长。

  女孩身形纤瘦,清浅腰窝盈盈一握,隐匿在款式简约的浅色毛衣下,像是无声的诱惑。

  江凛黑眸一沉。

  五年过去,怀芷已经在无形中学会如何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从起初的青涩笨拙,到现在全然了解他的脾性,再投其所好。

  这种洞悉程度不是不危险,但怀芷只是依附他而生的菟丝花,离开江凛,就什么都不是。

  江凛向来懒得管外界无聊的传闻,只是最近怀芷接二连三的不安分,他有些烦了。

  眉间轻蹙,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怀芷,看她潋滟双眸始终盯着自己,冷然道:“怀芷,我耐心不多。”

  “这是最后一次。”

  说完他丢下怀芷转身就走,坐回软椅接着看文件,不再分一个眼神给她。

  “江凛。”

  怀芷坐起身,在空荡安寂的房间里喊江凛的名字。

  男人没有抬头,皱着眉冷冷嗯了一声,语气里带着不耐烦,明显已经对她的打扰感到厌倦。

  四周再次安静下来,良久后有一声轻叹。

  怀芷细软平静的声音在空荡房间里响起,字字清晰:

  “江凛,我们分手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