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13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3章 Chapter1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Chapter13

  不出意料的,回剧组的第二天,所有人看怀芷的眼神,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仅如此,经过昨晚整整一夜,网络上的争吵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最开始是怀芷的粉丝次嘲笑白琪家事未清就勾三搭四,没多久后,更多参与进来的吃瓜路人似乎对“替身”更感兴趣。

  娱乐圈与豪门一直都关系紧密,当年的白琪和江凛又是公认的金童玉女,现在物是人非,白琪离婚归国,苦等他五年的江凛还找了个替身。

  吃瓜路人怎么可能不兴奋。

  这件事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就连怀芷粉丝都无法否认,是怀芷从出道就被印上的“小白琪”的称号。

  标签一旦在人身上停留太久,再想去除,就会变的百倍困难。

  部分白琪粉丝甚至统一口径,有组织地在怀芷微博广场上发“替身永远是替身,戏里戏外都是替身。”

  “真是粉随蒸(正)煮(主),粉丝一个个都是神经病,白琪就趁机买水军下场。”

  休息室里,小蓝满脸通红,气冲冲地在屋里来回走:“我这就摆脱南姐去买水军,脏了白琪的微博广场!”

  “对方想买是她的事,我们没必要浪费钱。”

  口吻不以为意,怀芷对着镜子整理妆容,挺直背脊时,腰侧传来微微的刺痛。

  她皱眉轻抽凉气,不用想就知道,这里肯定被江凛掐出淤青了。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江凛昨晚显然在生气,禁锢她的手发了狠,怎么都不松开,冷淡眉眼时不时泛上情/欲,禁欲淡漠的脸性感到了极点。

  怀芷轻声叹气。

  小蓝还是气不过:“可怀姐,你就等着这帮人说你是替身——”

  朝助理粲然一笑,怀芷抬眸,上挑的眉眼姝丽明艳:“所以,你也觉得我只是个替身?”

  小蓝拼命摇头。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要在意,”起身回头,怀芷朝靠在门边的洛星河打招呼,“早啊。”

  洛星河的戏份集中在中后期,人还是上部剧杀青后连夜赶来的,怀芷也有一月多没见到他了。

  依旧是最开始自来熟的样子,他双手抱胸歪嘴笑着,朝怀芷打了个响亮响指:

  “看我早说过吧,你更适合明艳一点的妆容。”

  换成后期妆容后,怀芷不是第一次听人说过这样的话,弯唇表示知道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好整以暇地看着洛星河:“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你第一场戏是和我的对手戏?”

  话音刚落,洛星河扬起的嘴角就肉眼可见的一僵。

  童星出身,他不止一次表示过自己对感情戏毫无经验,结果却被告知第一场要拍的,就是和怀芷的对手戏。

  不止是单纯的对手戏,还是有强烈情感碰撞的感情戏。

  “等下南迎把你按在墙上说话,霍赖先要嗤笑一声,然后再用力控制住她,重新掌握主动权。”

  监视器后,文导拿着喇叭大声喊:“怀芷,你带着点洛星河,他感情戏不太行。”

  “谁说我不行的!”耳尖微红,洛星河恼怒道,“还有,导演你喊得太大声了!”

  片场立即响起一阵欢快的偷笑声。

  “没事,凡事都有第一次,”怀芷抿唇轻笑,安慰洛星河,“情绪到位,自然就演出来了。”

  洛星河饰演的霍赖是当地有名的纨绔子弟,每天无所事事,对南迎一见钟情后,即使屡次告白失败,也依旧穷追不舍。

  这场戏是南迎在邀男女主入局时,有很重要的一环需要霍赖帮忙。

  面对南迎的要求,霍赖去没有立刻答应。

  高瘦修长的男生懒懒靠着墙,白衬衫隐隐见得劲瘦的腰身,长腿笔直,浑身痞气。

  狭长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南迎,霍赖咬着烟勾唇一笑,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征服欲。

  附身凑到南迎面前,两人几乎鼻尖相贴,霍赖恶劣地慢悠悠道:“可以啊。”

  “只要你亲我一口,我就帮你。”

  南迎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霍赖眼中她的倒影,半晌后,她忽地薄凉一笑,红唇在暖阳下夺目晃眼。

  声线细软轻柔,她轻声道:“好啊。”

  然后她倏地踮起脚尖,潋滟双眸亮晶晶地望着霍赖。

  在霍赖微微失神中,南迎双手环住霍赖脖子;她凑近,唇贴着他涨红的耳尖,低语着种下温柔蛊:

  “霍赖,你会帮我的对吗,你会听话的对吗。”

  她柔若无骨的手,轻抚过霍赖前额与眉眼,流连过笔挺鼻梁,滑向削薄的唇,最终停在他凸起的喉结。

  像是在看驯化的猛兽,南迎看着霍赖双眸沉沦,眼中笑意更深,薄唇轻启:“霍赖,只要你听话,我就会永远留在你身边——”

  话音未落,落在南迎细腰上的手猛然收紧,继而她狠狠跌入对方紧实有力的胸膛。

  眼底恢复清明,霍赖把玩着女孩秀发,邪邪扯唇笑着:“南迎,别以为我和其他废物一样。”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一个吻换一个要求,你不亏。”

  “——卡!这条很好!保持状态,摄像推进再拍一次特写!”

  “江凛,你还要接着看下去?”

  片场不远处,陆衍看着身边的江凛,又看了眼片场里再次拥抱的两人,幸灾乐祸道,“不是吧,拍个戏你都介意?”

  昨晚晚宴上见到徐叶他才想起来,怀芷和白琪拍的这部电影,他老子也投了不少钱。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陆衍晚宴后说他明天要去剧组,顺嘴问了句江凛要不要去。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江凛突然淡淡来了句“好”。

  徐叶得知陆衍要来,早早派剧组的人去迎接,结果工作人员把两人带到现场后,正好撞见怀芷在和洛星河拍对手戏。

  文导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监视器,陆衍摆手叫工作人员不要打扰,和江凛一起站在监视器后看怀芷拍戏。

  江凛黑眸沉沉,眼底像蒙着大雾让人捉摸不透,他垂着眼看监视器里的怀芷,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是他第一次见怀芷工作时的样子。

  镜头推进,屏幕清晰展示着怀芷所有细微的表情;此时她正抬头看着洛星河,笑容明媚,满眼爱意几乎要溢出来。

  对江凛来说,这种笑容和眼神他再熟悉不过。

  怀芷看向他时,也是同样的笑意盈盈,满是星点的眼中只倒映着他的身影,和她入骨的爱意。

  如同监视器上一模一样的,怀芷也喜欢用细白的手滑过他的脸,时而停顿片刻,最后再忍不住地亲在他唇角。

  这五年来他习惯如常的亲密,原来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她用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她眼底佯装爱意的收放自如,真挚又虚假,纤瘦的身体看上去像被男人牢牢控制,可唇角不自觉扬起的弧度,又将她的稳操胜券展示的淋漓尽致。

  怀芷表演时的样子和平日大相径庭,展露无疑的控制欲,让江凛仿熟悉的仿佛看到了自己,

  削薄的唇轻抿,半晌后,江凛勾出凉薄寡情的笑容,漆黑双眼微微闪动,像是夜里蠢蠢欲动的毒蛇。

  文导再次满意喊卡,催促着让工作人员布景后,才笑着转过身,和陆江二人说话。

  “徐制片说两位今天要来剧组转转,要不等下一起吃个中饭?”

  陆衍知道江凛挑三拣四的毛病,正要开口替他回绝,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笑了笑,微微颔首:

  “好啊。”

  江凛一脸平静,甚至难得的带着淡淡和煦笑意;陆衍却只觉得背脊发凉,开始后悔把人带来了。

  作为江凛近二十多年的发小,陆衍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每当江凛露出这种笑容时,就一定有人要遭殃。

  “怀姐,刚刚来片场的人,你看清是谁了吗。”

  化妆间里,小蓝担忧地看着怀芷,看旁边人都在忙才极小声道:“导演旁边的人是江少吧,他是来找你的吗?”

  刚才她替怀芷去拿化妆箱,路过停车场时,一眼就看到上次拍定妆照时,觉得很眼熟的车。

  她特意在原地站着等,然后就看见江凛迈着长腿从车上下来,旁边还跟着个笑嘻嘻的男人。

  原来上次白琪来摄影棚闹事,是江凛送她来的。

  这男的刚才在片场待了几分钟就离开了,上前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怀芷摇头否认,小蓝又想起她那天说的“碍眼”,突然一下子难过起来,低头忍不住道:

  “姐你别听网上的人瞎说,什么替身不替身的,谁说一句我骂一句!”

  被小蓝愤怒的表情逗笑,怀芷抬手轻拍她肩膀,安抚道:“不用太在意。”

  小蓝委屈巴巴地看她。

  怀芷还是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骂,习惯就好。”

  “”

  “难怪到处都找不到,原来在这儿呢。”

  白琪的助理阿茗推门进来,看见怀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把手里袋子放在桌子上:“你落在片场的东西,导演让我给你送过来。”

  桌上静静躺着怀芷放暖宝宝的手袋。

  让小蓝把东西收好,怀芷头都没抬,低头玩着手机淡淡道:“谢谢。”

  阿茗审视的眼睛紧盯怀芷,半晌后嘲讽冷冷一笑,双手抱胸道:“话说,你不是昨天才上江少的车吗?怎么今天中午吃饭,江少请了白琪姐却没喊你呢?”

  “哦我明白了,”休息室里还有不少工作人员,阿茗还故意大声道,“肯定是白琪姐回来了,某些见不得光的替身就没用了吧。”

  “要我说,替身就是替身,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怀芷终于有反应地抬眸,冷冷看着阿茗得意的嘴脸,面无表情道:

  “说完了吗。”

  四周鸦雀无声,工作人员假装忙得不可开交,其实一个个都恨不得竖着耳朵,好再听清楚点。

  按道理说,阿茗一个助理,根本没资格趾高气扬地跟怀芷说话;只是她既然敢明目张胆的挑衅,很大程度是反映了白琪的态度。

  如果怀芷真的是白琪替身,那么得罪白琪的助理,四舍五入就是间接得罪了江凛。

  而另一方面,是虽然大家都怀芷只是个替身,但在江凛没正式表示前,一切皆有可能。

  得罪谁都有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观望不站队。

  “怎么,终于恼羞成怒了?”阿茗撇嘴道,“据说江少还要投资这部电影呢,到时候你戏份的多少,还不是白琪姐两句话的事情。”

  把玩着手机,怀芷懒懒抬眼,漫不经心道:“这次说完了?”

  说着她解锁打开录音软件,众目睽睽下,播放了最新录制的一段录音。

  休息室里响起阿茗从进屋起的所有嚷嚷声,字字清晰。

  “好好想想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怀芷嘴角的笑意淡去,平静无波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柔和细软,却让听的人不自觉地后脊发凉。

  她继续道:“希望我们不会再见面,否则我没办法保证,这份录音不会出现在网上。”

  阿茗怎么都想不到,怀芷居然在她一进来就开始录音,人瞬间傻愣在原地,不可置信道:

  “你、你敢威胁我?”

  “怎么会呢,”怀芷笑的风轻云淡,“一点友好的“提醒”而已。”

  “姐你太厉害了哈哈哈哈,你看她离开时候狼狈的样子,真是笑死我了。”

  阿茗气急败坏地离开后,屋里其他人看够戏了也纷纷离开;休息室里,小蓝兴奋地给怀芷模仿阿茗吃瘪的样子,小脸激动的红扑扑的。

  怀芷笑着点开微信,导演几分钟前给她发了个消息,让怀芷得空时给他打个电话,说要讨论一下南迎后续的戏份问题。

  剧本发生变动在拍戏是常有的事,不过很少有人物的整个戏份都发生变化的。

  小蓝看见这条消息,也不由得好奇道:“姐你戏份都拍了三分之一多了,临时大改也不太可能了吧,而且咱们也没空出档期再重拍了啊。”

  怀芷摇摇头,同样不明白导演这是什么意思。

  下午和白琪有一场对手戏,怀芷来到片场的时候,刘导正在远处和总编剧低声交谈。

  两人的交谈似乎进行的不太顺利,总编剧有些激动地一直在说话,刘导在旁边连连叹气,隐约能听见“都剪掉”和一句有些无奈的“我也没办法。”

  隐隐感到一丝不安,怀芷走上前,轻声道:“导演。”

  刘导没想怀芷来得这么快,他甚至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她解释几十分钟前的突变。

  轻轻嗓子,整日呵呵笑的导演突然卡了壳:“怀芷啊,有件事我得通知你一下,就是你这个戏份啊,可能要改一下了。”

  总编剧在一旁插嘴:“导演,就算只是女二,但这个角色也——”

  “那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刘导忍不住轻吼出声,好好的作品突然被人要求大改,他作为导演比谁都不甘心:“投资方要求改女二的戏份,要不就撤资。”

  “那你说!这电影不拍了?!”

  神情平静,一直沉默不语的怀芷突然问道:“是江凛提出来,要删改我的戏份吗?”

  刘导深深看了她一眼,良久后长叹一声,安慰她道:“你的主线故事、还有人物高光都保留下来了,修改的地方诶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让总编剧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

  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公正,记录的内容清晰易懂;怀芷简单一眼过去,就明白改动的地方具体是哪里。

  导演没有骗她,南迎的核心故事线基本保持不变,人物能力也没有被削弱。

  唯一变动的,是她遇到霍赖后的感情线。

  最后的剧情中,南迎虽然落寞退场,但好在有霍赖贸然闯入她的生活,用几乎是横冲直撞的方法参与她的生活,强势的真心最终也让南迎有所动容。

  新修改的版本中,霍赖和南迎的感情线被删的一干二净。

  霍赖这次爱上了女主角,而南迎在被她最爱的人重伤之后,选择一个人孤独终老。

  整部电影的基调不变,核心内容也不变,唯一改变的,就是当所有人都迎来圆满的结局时,只有南迎的人生,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怀芷无声笑了笑。

  原来江凛突然来剧组,是为了这件事啊。

  突然要删掉她这么多戏份,是因为心疼白琪昨晚被骂、想替她出口气?

  冷秋的凉风拂过,吹乱怀芷鬓角的碎发,她低垂着眼不说话,身上宽松的衣袖随风舞动。

  原本就纤瘦高挑,现在她单薄的仿佛一阵清风都能将她吹垮。

  刘导心有不忍,忍不住提醒她道:“昨天的热搜我知道一点,私下里提醒你一句。”

  “怀芷,有些人如果惹不得,你就离他们远一点,不然很容易吃亏的啊。”

  这番话已经说的足够明显,怀芷点点头,轻声道:“我明白的刘导,谢谢您。”

  总导演和编剧离开后,怀芷一个人又在原地站了很久。

  她低头看着南迎的名字被红笔特意圈了起来,旁边甚至还标注了“戏份删减”四个大字。

  摇着头轻笑一声,怀芷一下子明白过来,江凛昨晚为什么会突然送她项链。

  流传几代、价值千万的项链,江凛却毫不犹豫地送给她,漫不经心地告诉她“只是一块石头。”

  一切都说得通了。

  在江凛眼里的破石头,不仅能让怀芷对他感恩戴德、心甘情愿地放弃她的戏份,更重要的是,还能在无形中讨白琪欢心。

  江凛当然不亏。

  男人能作出这样的事,怀芷毫不意外;这件事里唯一令人疑惑的,是江凛什么时候也开始给个甜枣、再扇个巴掌了?

  他不是向来不屑于做这些的吗?

  认识五年多,江凛从来没管过她的事业;怀芷其实没想过,男人第一次插手她的事情,是为了让白琪高兴。

  一想到江凛那张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会因为白琪露出烦恼和落寞的神情,怀芷不知怎么,突然就有点想笑。

  不远处的片场传来交谈声,听着有些熟悉,怀芷抬头就看见白琪、陆衍和江凛正从她对面走过。

  白琪中午是和江凛导演一起吃的,那男人亲自送她来片场,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江凛在人群中永远是焦点,黑衣黑裤,领口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一颗,长腿窄腰,五官深邃精致。

  无可挑剔的脸鲜少能看到表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漫不经心的倦懒。

  片场的人纷纷朝他看去,甚至有几个胆子大的工作人员,还红着脸偷偷拿出手机偷拍。

  怀芷站在人群之外,远远看着白琪在江凛旁边说笑,两人同框的画面般配又和谐,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

  像是感应到她视线一般,江凛忽地站定,微微偏头朝着怀芷的方向望过来,淡淡目光平静而漠然。

  像是在看某个陌生人一样。

  看着江凛凌厉的侧面轮廓,怀芷微微眯着眼,轻轻皱了下眉头。

  这一瞬她倏地觉得,

  江凛那张唯一令人留恋的脸,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