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10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0章 Chapter1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Chapter10

  【怀芷:好的】

  【怀芷:周末我没有拍摄,已经和剧组请假啦[猫咪乖巧jpg]】

  怀芷最让江凛满意的一点就是听话,面对提出的要求,她向来是乖乖照做,很少会问为什么。

  “当年的事情,我作为母亲也有过失,我早就该让你和白琪直接结婚,搞什么订婚拖延时间,结果倒好。”

  饭后宋莱将江凛留下,喋喋不休地唠叨着:“我不管,说什么这周末的家宴你也要把人给请来。”

  江凛将手机丢在桌上,发出“咣”的闷响;背靠软椅,他直视着宋莱双眼,冷冷道:

  “我和白琪只是商业联姻。”

  “什么商业联姻!我看你就是被那个姓怀的狐媚子蛊惑了。”

  宋莱猛的一拍桌子,旁边的管家保姆身子一抖,战战兢兢立在旁边,垂着头不敢说话。

  “我是你妈我还能不了解你?”只听宋莱冷笑一声,讽刺道,“江凛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已经和那个扫把星在一起了?!”

  “了解我?”

  低低冷笑出声,江凛慢条斯理地将手表摆正,然后他抬头,唇角微挑着,漫不经心地凉声道:

  “是啊,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江凛话语一顿,看着宋莱僵硬的嘴角,眼中嘲讽更深:

  “不仅如此,她还会作为我的伴侣,参加周末晚上的家宴。”

  不论当年还是现在,按照宋莱视财如命的性格,极力撮合他和白琪的婚事,也不过是看中了白琪的资产。

  江凛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十八岁前都未曾谋面的生母,看清她眼底对金钱和权力的渴望,眼底一片漠然。

  老宅一片寂静,铺着波斯地毯的长廊望不到尽头,一间间偌大的空房已经几年没有人住。

  江家人丁兴旺时,这桩老宅曾经住过很多人,后来他的父亲,也就是江老爷子,接二连三地将兄弟姐妹逐一驱逐后,老宅从此变得一片冷清。

  江凛整个童年,就是独自在这沉如死水的老宅度过的。

  沉默片刻,他头也不回地走出老宅大门,和门口等候多时的助理道:

  “去公司。”

  宋莱的微信一条又一条发来,手机震动不停,江凛不耐烦地皱眉,正准备直接静音,屏幕突然再次亮起,正好显示着他和怀芷的聊天界面。

  最后一条消息是怀芷发来的表情包,猫咪正在乖乖点头,黑珍珠一样的圆眼眨巴着,时不时伸出舌头去舔粉嫩的肉垫。

  江凛想起怀芷每次抱着他撒娇时,也喜欢眨着清澈的眼看他;如果得到他的应允,她总会高兴地弯起眉眼,细而软的嗓音唤他“阿凛”。

  唇角轻挑,胸腔里积压的躁郁一扫而空,隔着屏幕,江凛都能想象到,怀芷在受到他主动发来的消息时,表情是这样的又惊又喜。

  想起怀芷乖巧温顺的模样,江凛倏地觉得,如果婚姻能让宋莱彻底死心,那么对方是怀芷也未尝不可。

  对江凛来说,婚姻只是可有可无的一纸协议。

  既然怀芷这么想要一个名分,给她就是了。

  拍摄顺利的情况下,周六是统一的休息日,怀芷当天睡到下午一点才醒,然后就开始为晚上去老宅作准备。

  和江凛在一起五年,她通过也只去过老宅两次。

  一次是陪江凛回去拿文件路过,还有一次是被宋莱以江凛的名义约过去的。

  那个女人甚至没让她踏进古堡一般的老宅,把地点约在喝下午茶的后花园,然后将厚厚一沓白纸丢在她脸上。

  几十张白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清晰记录了她过去二十年的所有,甚至连她父母的死因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宋莱一口一个“灾星”的喊她,怀芷从没被人当面羞辱,气不过地当场反驳,然后就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被包/养的情人还敢顶嘴,有本事你就去和江凛说啊,看他会不会管你。”

  直到现在,怀芷还记得宋莱鄙视的眼神。

  她当然知道江凛不会管,所以她再也没去过老宅。

  胡思乱想着,怀芷涂好口红,抬手将随手盘起的头发放下来,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间的发愣。

  由于角色需要,她最近的妆容不再是清纯的伪素颜妆,眼线在眼尾处向上,黑睫卷翘,红润的双唇仿佛饱满待摘的樱桃。

  精致的五官丝毫未变,只是眉眼略加修饰,怀芷身上再看不出一丝乖顺的青涩,反而像是绚丽绽放的野玫,在无人处肆意生长,娇艳欲滴。

  入冬后气温骤降,怀芷裹紧身上的过膝风衣,拿起桌面上的车钥匙,带上墨镜帽子准备出门。

  休息日的剧组几乎看不到人,停车场也没几辆车,于是怀芷一眼就认出树荫下熟悉的迈巴赫。

  这个时间停在剧组附近,不出意料的话,江凛应该就在车里。

  怀芷脚步一顿。

  江凛是特意来剧组接她的?

  他不是最讨厌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吗,怎么会这么高调的——?

  余光扫过不远处白琪的保姆车,怀芷心中了然,笑着摇摇头,然后朝反方向自己的mini走去。

  手机突然在包里发出声响,怀芷接通电话,听筒就传出沉沉男声:

  “上车。”

  迈巴赫车窗缓缓落下,江凛独自坐在后座,长腿交叠,黑衣黑裤,衬衫扣子系到最上方一颗。

  带着金丝边半框眼镜,男人深不见底的黑眸正望着她,镜片下透出几分漫不经心的薄凉。

  低沉声线和听筒里的声音重合,像是对她迟迟不肯上前的不悦,微凉嗓音夹杂着不耐:

  “上车,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关上车门发出声响,迈巴赫应声启动开出停车场,怀芷看着飞快倒退的窗外景色,转头去看江凛的脸。

  江凛腿上放着ipad正在处理公务,一月未见,男人因为忙碌瘦了些,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漠,棱角分明的轮廓越发显得凌厉。

  看着江凛深邃的眉眼,怀芷无法否认,自己对这张脸的思念。

  “好看么。”

  不抬头地随口问道,江凛后背靠着座椅,声音慵懒清淡的通知怀芷:“今晚的晚宴奶奶也会来,到时候跟着我去见她。”

  “啊好的。”

  车内有一瞬的安静,半晌后江凛抬眼看着怀芷,眼神在她脸上缓缓扫过,停在她红润的双唇,然后微微皱眉,削薄的唇轻抿。

  怀芷今天有些不一样了。

  妆容精致,眼尾上挑,眼波流转尽显风韵,怀芷不再是他熟悉的乖软清纯,却多了几分蛊惑人心的姝丽明艳,挑逗着他的征服欲。

  江凛并不讨厌。

  四目相对,怀芷思考片刻,然后主动前倾身体,小心拽着江凛衣袖,在男人唇边落下浅尝辄止的吻。

  她很快结束了这个吻:“阿凛,为什么突然让我——”

  话音未落,从不回应她的男人抬手,长瘦有力的手托住她后脑勺往前带。

  被迫仰起头,怀芷承受着这个意料之外的吻,心中疑惑。

  一月不见,怀芷觉得江凛今天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江凛以前从没这么缠人的。

  怀芷湿漉漉的眼望着他微微发怔,江凛勾着她尖而不削的下巴,沉沉笑了笑:

  “带你去老宅,就这么高兴?”

  说着他取下眼镜放在一边,身体往后靠,竹节般瘦长的手指解开衣领最上方的扣子,姿态散漫慵倦。

  冷冽的眉眼深邃,江凛倨傲地抬起下颌,沉声道:“过来。”

  “”

  一小时后,迈巴赫在老宅后院停下。

  车内设有隔音阻隔,司机率先下车,恭敬的声音隔着车门传来:“江先生。”

  密闭的空间一片旖旎暧昧,怀芷伏在江凛身前气息不匀,脸上潮/红还未褪去,微微肿起的红唇留着齿印,眼尾绯红。

  风衣丢在地上,身上的米色长裙撩至腰间,皱巴巴地凌乱不堪。

  相比之下,江凛依旧是来时的衣冠楚楚,他慢条斯理地系好领扣,至今擦去唇边她留下的嫣红,然后随手丢在一旁。

  指尖绕着她长发,江凛看着她耳后的咬痕,唇角微勾:“今晚乖一点。”

  江家曾是京中有名的大户人家,家底蕴厚,虽说在江老爷子这败落不少,但还好江凛很早接替了他的位置,江家才再度兴旺起来。

  虽说是家宴,但江家到场的江家人并不算多,除了几个旁枝血脉的远亲,剩下的都是江家产业的合作伙伴。

  低缓的音乐声在古堡里悠然响起,江凛让陆衍在前厅接待宾客,带着怀芷直接去了三楼尽头的卧房。

  “奶奶喜静,只会在晚宴的时候下来。”

  江凛走在前面,平静无波的声音在空荡走廊里回荡:“等会她问什么你回答什么,不用太在意。”

  “嗯,好的。”

  余光打量着走廊四周,怀芷踩着柔软昂贵的波斯地毯,跟着江凛走进尽头的卧房。

  深色纱帘将光线阻隔在外,房间四周摆满烛灯,暗橘色的烛火随着房门关闭闪动,房间静悄悄的。

  视线倏地暗了下来,怀芷眯眼适应光线,看清房间角落的书架边,有老人正坐在轮椅上看书。

  “奶奶眼睛不好,无法直视强光。”

  耳边响起低沉男声,江凛走上前,附身在老人身边低语几句,然后示意怀芷过来。

  眼睛浑浊失去焦点,老人落在轮椅上,腿上盖着厚厚毛毯,视线静静看着怀芷的方向,神情意外地和蔼可亲。

  即便漫长岁月在她脸上留下太多残痕,也能轻易想象老人年轻时的风韵。

  在江凛的示意下,怀芷朝老人走近,鼻尖萦绕着辛辣苦涩的药味。

  “是白琪吧。”

  脚步一顿,耳边老人苍老的声音温柔,在偌大的空间响起:“好久不好,最近和阿凛的感情还好吗。”

  江凛皱眉,正要出声打断,就见怀芷眉眼轻弯,笑意盈盈地回答。

  “奶奶放心,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没有否认她并不是白琪,脸上甚至没有一点异样。

  女孩半弯着腰和老人交谈,笑容温柔得体,神情自然的仿佛被人认成白琪,也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老人年岁已长容易疲惫,怀芷聊了几句就被江凛喊出来。

  “为什么不否认?”

  关门声和男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江凛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淡漠无常的黑眸闪烁冰冷的光,削薄的唇紧抿,显示着男人此时的不悦。

  怀芷仰着脸看他,思量片刻,露出疑惑神色:“为什么要否认?”

  “不动不该有的心思,这难道不是阿凛想要的吗?”

  长睫轻眨微动,她漂亮干净的眼底满是他的身影,眼底清明,和往常一般无二,乖顺又安静地看着他。

  江凛微愣。

  乖巧听话,安静不粘人,哪怕满腔爱意,也从不奢求他对这份感情有任何回应。

  是啊,这不是他想要的吗。

  他分明最讨厌她自作多情的小心情,也根本不在意她的感受——他只想要一个听话温顺的情/人。

  只是为什么,当怀芷语气平静说出她不会乱动心思时,他却觉得异常烦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