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1_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家庭小说 > 限时暧昧[追妻火葬场] > 第1章 Chapter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Chapter1

  秋风萧瑟,暮色低凉,华灯初上时,灿艳绚丽的灯影将夜色照亮,重重叠叠,映衬出几分纸醉金迷的躁动。

  会所里乐声整耳欲聋,舞池中人影绰绰,陌生的男男女女身姿摇曳;酒精与烟雾弥漫的空间里,人们恣意调/情,纵情放浪。

  “江少,城南的项目交给您,我是绝对的放心。”

  昏暗暧昧的光线下,中年男人笑着挥手,让怀里娇笑的女人去倒酒:“此外,还请替我向江老爷子问好。”

  “承蒙林总厚爱。”

  像是沉石坠入湖面只余涟漪,低沉微凉的男声响起,在香水与酒精混杂的嘈杂里,格格不入。

  江凛背靠软椅姿态放松,长腿交叠,缭乱光影落在他深邃的五官,刀削般的轮廓线凌厉又漠然。

  女人扭着腰肢挨紧他坐下,举着酒杯眼神露骨,娇嗔道:“江少,林总叫我招待您呢。”

  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曲卷长发落在手边;江凛抬眸,漫不尽心地扫过女人一眼,迟迟没伸手去接。

  漆黑眸光又沉又凉,像块化不开的寒冰;女人动作一僵,身体本能地向后退了点。

  “江少最近胃不舒服,今天真没法陪您喝,”一旁陆衍见林总面色不虞,赶紧起身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道,“如果林总不嫌弃,我陪您喝。”

  江凛在圈里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只是他能力出众手段狠辣,背后的江家又惹不起,遇事大家才礼让三分。

  见陆衍给他台阶下,林总脸色总算缓和了些:“没想到这点,是我不周到了。”

  江凛淡淡一笑:“无妨。”

  没好气地瞪了江凛一眼,陆衍也不指望江大少爷能陪酒,主动斟上满杯酒,笑着走到林总身旁。

  离开时,还不忘带走江凛身边的女人。

  女人还不死心:“江少”

  “别‘江少江少’了’,”抬手把人搂进怀里,陆衍贴着女人耳畔,轻声道,“离他远点。”

  “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怀芷:我马上收工了,你今天能来接我吗?】

  【怀芷:公司的车坏掉送去修了,这里好难打车的[图片][猫猫哭泣jpg]】

  消息停留在一小时前,江凛随意扫过对话界面,慢悠悠地点开最后一张照片。

  像是沿路随手拍的,照片成像虚晃,只见鹅黄路灯下,女孩的身影被无限拉长,只右下角露出一截纤细小腿。

  雪瓷般的肤色白的晃眼,裸露在外的脚踝细瘦,盈盈一握。

  让人忍不住想紧紧环住,再狠狠拖拽。

  指尖微顿,江凛回复的言简意骇:【嗯】

  陆衍和林总在一旁交谈甚欢,两人正聊到林总家养的金丝雀,陆衍顺势道:“金丝雀不错啊,听说漂亮又温顺。”

  “我原来也这么以为呢!谁知道,我家养的那个脾气大的要命,一点没伺候好就啄人。”

  林总正抱怨着,余光见江凛倏地皱眉,转头问他,“怎么,江少养的宠物,也是个难哄的主?”

  “为什么要哄?”

  支起手臂懒懒撑着脸,手机又开始震动弹出信息,江凛懒得去看,轻嗤一声:“宠物而已。”

  “不愧是江少,”林总赞同地哈哈大笑,和陆衍碰杯喝酒,“对,就是个宠物而已,不乖就丢掉换一个好了。”

  江凛微微颔首,指尖一下下点在锁屏的手机,不紧不慢。

  陆衍忽悠人很有一套,三两句就把林总哄的服服帖帖,会所待到凌晨还不够,离开时还计划着再换个地方玩。

  江凛却起身说要回去。

  “这才刚十二点,江少就急着离开,”想起江凛整晚不近女色的模样,林总突然会心一笑,

  “这么早回去是家里有人管着?”

  接过服务生递来的大衣,江凛视线扫过满身酒气的林总,散漫笑笑:“林总好好玩。”

  “林逝这么个老奸巨猾的东西,你好意思把这烂摊子丢给我一个人?”陆衍推门追出来,狐疑地看了江凛一眼:

  “另外,你家里还有人能管住你?我怎么不信呢?”

  江凛抬眸,淡淡看了陆衍一眼。

  陆衍深吸口气:“你再用这种看智障的眼神看我,小心哥们揍你啊。”

  “林逝向来说一套做一套,”江凛朝卡座处看了眼,冷声吩咐,“今晚不论如何,你都要亲眼看着他在合同上签字。”

  “我办事你放心,”陆衍点头,视线扫过江凛再次亮起的手机,满屏幕的消息提示,咧嘴笑了下,

  “怀芷给你发一晚上消息了吧,还是一如既往的黏着你啊。”

  懒散嗯了一声,江凛随意道:“让我接她回家。”

  “哟,说让去就去,江少还挺听话,”陆衍双手抱胸,打趣道,“怕自己不去接人,小情人要闹脾气?”

  江凛挑眉,漠然冷笑的神情,让陆衍回想起林总提到宠物难哄时,男人同样也是这幅表情。

  像是在无声反问:为什么要在意“宠物”的情绪?

  会所门前,江凛披着风衣更显身形颀长,缭乱纷杂的灯影之间,那双黑沉沉的眸深邃,像是蒙了漫天大雾,让人琢磨不透。

  哪怕是讽刺一笑,也只让人觉得疏离与冷漠。

  看着江凛满不在乎的模样,陆衍倒也见怪不怪。

  他们发小认识二十几年,除了当年的白琪能让江凛疯狂一回,再没其他女人能入江大少爷的眼。

  至于怀芷嘛

  “话说你和怀芷也快五年了吧,没考虑过给她个名分?”陆衍靠着墙,好整以暇地看着江凛发消息,说完又觉得自己多事,

  “也是,她一个替代品,能给什么名分。”

  “嗯?”

  江凛发完消息,见陆衍还在啰嗦个不停,不耐烦地皱了下眉:“行了,别多管闲事。”

  “得勒江少,我不多嘴了,”陆衍翻了个白眼,“明天的生日会记得准时到啊。”

  “不行,我们肯定得先送你回去。”

  坐落城郊外的摄影棚一片沉暗,暮色霭霭,鲜少有人或车辆经过。

  收工后只剩寥寥几人,助理在棚外攥着车钥匙,坚定道:“时间这么晚了,姐你是女明星,要是被人拍到——”

  “没事的,等下有人来接我。”

  深秋夜里寒意深重,怀芷里面穿的毛衣很薄,只好裹紧外套,哈了口冷气,笑眼弯弯:

  “你也知道时间这么晚了,你们几个没车的女生赶紧回家。”

  她略有些南方口音,细软的调子软糯却不腻口,弯眉盈盈笑起来时,幼鹿般的眼睛像带着水光,潋滟缱绻。

  今天赶来路上保姆车突然抛锚,只好临时开她的车来摄影棚,结果因为合作的艺人迟到,拍摄整整晚了六个小时才结束。

  大晚上的郊外根本打不到车,团队几个没车的女生正发愁,怀芷略一思量,索性让他们坐自己的车回去,发消息找人来接她。

  助理哪里肯答应:“可是”

  “放心吧,”怀芷轻推助理一把,柔声道,“我到家给你报平安。”

  见她态度坚决,助理不好再坚持,确认道:“来接你的是什么人,靠谱吗,要不我陪你一起等——”

  “不用,是我朋友过来。”

  怀芷下意识去看消息界面,发现最后一条还是两小时前她发的。

  消息石沉大海般无人回复,她微微一愣,半晌随意笑了笑:“他马上就来了。”

  昏黄路灯下,女孩雪瓷般的肤色愈发白皙,卷翘长睫在眼睑落下浅浅阴影,眉眼精致,薄唇轻抿。

  纤瘦的身体被紧紧裹在臃肿大衣里,像是橱窗里圆滚滚的瓷娃娃,精致漂亮。

  “好啦别担心,我待在这里很安全,你快回家吧。”助理还想不放心地多问两句,就被怀芷推着上了车,不放心地驱车离开。

  红色mini逐渐消失在视野,怀芷轻吐口气,摄影棚内工作人员在做最后清理,她不好打扰,就背靠着墙,百般无聊地看天数星星。

  直到手脚都冻得发僵,怀芷才终于等来江凛。

  熟悉的黑色迈巴赫映入眼帘,在摄影棚前不远处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一月不见的男人迈着长腿下车,肩宽腰窄,过膝的风衣增添一份神秘与深沉。

  并不向她走来,江凛站在原地,后背懒懒靠着车,精雕细刻的五官无可挑剔,沉沉看着她时,宛如不容侵犯的神祇。

  “阿凛。”

  怀芷朝他小跑而去,直直扑进男人怀中,笑意盈盈。

  她缓缓踮起脚尖,粉白指尖攀着江凛领口,红润的唇轻轻印在他嘴角。

  单手轻松环住她细腰,江凛将冻僵的怀芷裹进风衣,轻抚她柔顺的黑发,任由她细细亲吻着自己,却并不回应。

  猫儿似的在他身上嗅了嗅,半晌,怀芷抬眸看他,潋滟双眸闪过一丝狡黠;

  “阿凛,你身上好重的酒气。”

  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身上肆意撩拨点火,怀芷不安分地抱着他;江凛眸中一暗,用力将她拽进车里,捧起巴掌大的脸,低头咬在下唇。

  她身上有熟悉的淡淡水蜜桃香,又纯又欲;剥去皮随意轻轻一捏,满手便是清甜汁水。

  银丝勾连,怀芷被他吻地喘不过气,支撑不住地靠在江凛肩上,胸/前起伏不定,眼尾绯红,满目氤氲水汽。

  指腹抹去她眼角泪意,江凛看着她红扑扑的脸,低声道:“怎么冷成这样,不知道去棚里等。”

  “在棚里待着,就没办法第一眼看见阿凛了。”

  耳尖一痛,怀芷偏头咬在他耳垂,她跨坐在江凛腿两侧,含着水汽的眸子亮晶晶的,眼底满是他的身影。

  江凛捏着她脆弱的后颈,逼迫怀芷和他对视,声音沙哑:

  “今晚怎么这么浪,嗯?”

  纤长手指把玩着领带,怀芷伏在他胸/口,无辜地眨着眼:“阿凛不喜欢吗。”

  沉沉低笑一声,江凛再度低头吻住她的唇。

  “喜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