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卿卿。_拿错剧本的恶毒女配
家庭小说 > 拿错剧本的恶毒女配 > 33、卿卿。
字体:      护眼 关灯

33、卿卿。

  有些人就是天生亲缘薄。

  叶清辞也不含糊,“我记得也不多,那时很小,感觉母亲温柔善良,说话柔声细语,但是重病了好一场一段时间,后来她谁也不见,父亲也不见,我也不见,说是怕被过了病气”

  “这样多久?”

  “五六年。”

  “后来呢?”

  “后来母亲就在病房中难产,你就出生了,她当场死亡。”

  叶姝怡浑身冰冷,颤声问,“母亲生孩子,你见过了吗?是她吗?”

  “是她,还是很温柔,她去世前还摸了摸我的头,与之前又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她生病的时候,我因为想念母亲,偷偷跑去看它,但是当时面色红润,眼神冰冷,很不一样。”

  叶姝怡把自己得知母亲是双生子的事情告诉他,问他:“哥哥,刚才问你,你也觉得我和你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你还有什么怀疑的?”叶清辞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有些不确定的说:“你娘生你的时候,我有幸见过一面,她看起来有些年轻,感觉不像是母亲该有的年纪。”叶清辞一直很疑惑,但是他毕竟太小了,总觉的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叶姝怡大惊,她急声问道:“你确定吗?”

  叶清辞也有些不敢确定,犹豫地摇摇头,两个人都有些沉默,叶姝怡哑声问:“哥哥,知道二十年前幽州胡家的事情吗?”

  叶清辞睫毛一颤,轻声问:“你是说母亲是那个胡家人?”

  “是。”

  “她叫胡玉潆。”可能。

  叶清辞心里一动,“有没有可能是三胞胎,不,年轻些,或许是姐妹三人。”

  叶姝怡吃惊,不愧是大才子啊,思维之敏捷,“我会查的哥哥,明天我想问问王妈妈。”她再问:“哥哥,你知道太子...多少岁了吗?”

  叶清辞垂下眼眸,低声道:“十九。”

  叶姝叶一夜都没有睡,叶清辞虽然没有问,但是应该也猜到了什么,他应该也查过,他...叶姝怡打断了自己的思路,看着窗外凉凉的月色,一直瞪眼到天亮。

  陆卿卿也瞪着眼睛坐到了天亮,这里断壁残垣,红漆斑驳,最重要的是冷的跟冰窖一样,四处透风,甚至比她在陆府做庶女时住的都要凄惨。

  她满心郁结,机关算尽,争名逐利,到头来落得这样的下场,从她算计那个小宫女开始,事情就发展的不一样了,太子醒来眼神肆虐,似笑非笑的,但她还是成了高高在上太子妃,虐嫡母,杀情敌,享受巴结奉承,她爱上这种为所欲为,所有人目光所聚的感觉。

  但太子并不爱她也不理会她,深宫寂寞,她也只是小小的放纵自己,毕竟并没有成事不是吗?那天真的好生奇诡,自己一定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不,我是被陷害的,我可是太子妃,以后要成为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怎么能放手唾手可得的权利,太子会救我的,昱王会救我的。

  皇后也会救我的,她常常夸我贤淑可人。

  一定不会不管我。

  皇后,虽然皇后总是卧病,但一双眼睛想极了叶姝怡,那个最没有脑子的叶姝怡,她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这种人怎么能当皇后,皇后只能是她,但是她现在好冷啊,怎么还没有人来救她,“快放我出去?我是太子妃...”

  “我是太子妃!”

  她没有留意到,一道幽凉的目光扫向自己。

  周景云负手而立,他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他见过皇后,还见过那个侍卫后,才走到这里的,卿卿垂头的样子显得柔顺,抿紧的唇角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倔强。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这个女人的,可能是她不服输的韧劲,或者倔强的眼神,或者柔软的身体。她乖巧温顺,还对他特别的依赖,这让他一度像是拥有了全世界,要给她一生一世独一无二昱王正妻的位置。

  但她嫁给了太子,她哭着说太子喝醉了酒,强占了她。周景云的手捏成一个拳头,后来她就变了,不再乖巧,不再隐忍,甚至,还学会了偷人。

  周景云嘴角挂起一个残忍的笑容,而她现在口口声声喊得都是太子妃,这让他很不舒服,这个女人心里想的,嘴上念的都只能是他。

  “卿卿。”

  陆卿卿听到声音害怕的一抖,轻轻的嗯了一声,乖顺地看着他,颤声道:“阿云,你怎么来了?”

  周景云走过去,抚着她冻僵的脸蛋,柔声问:“不想我来?”

  陆卿卿大力的摇了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阿云,救我出去,我好冷。”

  “冷啊?”周景云细细抚摸她柔嫩的肌肤,流连忘返,这可真是冰肌玉骨,沁人心扉,卿卿原本就是这样的柔软中带着一点点惹人爱的小倔强,性子又温柔又善良,还有一股清新温婉的淑女范,真是长到他的心坎里了,连她的身子都是他的,可就这样一个女人,从他的手掌心溜走了。

  周景云的眼神,不觉得幽深了几分,她这个样子又能勾起他心里的爱怜,柔顺乖巧,眼里只有他一人,周景云的动作不觉得放肆起来。引得陆卿卿狼狈躲闪,声音屈辱。

  屈辱?“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如今到是碰不得了,卿卿?既然你不愿,本王不勉强,你等着太子来救吧。”言语间已然透出了怒意。

  陆卿卿花容失色,“阿云,我是卿卿啊,这里是皇宫,而我是太子妃...”为什么阿云也变了,他那么爱我就应该迁就我,为什么不救我出去,在这种地方对我放肆无理。

  “阿云,你能救我出去吗?”

  “你同意了?”

  “我...”陆卿卿看着他,又爱又恨,心里的难堪都变成了虚妄,挣扎变成了徒劳,心想我原来在他心里也并不重要,陆卿卿心里一酸,留下了受辱的泪水。

  周景云看着她的挣扎,唇角微微弯起,就是这样的神情呢,可现在居然对他生出了不愿意,太子大婚的时候还躺在他的怀里,述说着情谊,女人啊,都这么的淫贱。一声刺啦的声音,陆卿卿泪水涟涟,抽泣着祈求道:“阿云,不要在这里好吗?”

  “你想在哪里?我的卿卿?”

  “这里是皇宫,太子...”啊,一声尖声大叫后,陆陆续续就传出男人嘶吼和女人的娇喘声,屋外的侍卫都站远了些,露出不言而喻的嗤笑。

  沈府今早特别的安静,沈流花被太后叫去皇家寺庙礼佛了,沈琼和沈伯父都不在,叶姝怡顶着黑眼圈,来到叶清辞的院子,看着他的眼睛问:“哥哥,你准备好了吗?”

  “或许,我不是你妹妹...”

  叶清辞敲了下她的脑袋,眸光沉静如水,“以前总盼着你能懂事些,现在你却懂事的过了头,你一直都是我妹妹。”我养大的妹妹。

  “叶姑娘,府外有一个妈妈来找你。”

  妈妈?难不成王妈妈?叶姝怡拉着叶清辞出门来迎,果真是王妈妈,她心想莫不是七叔送来的。

  她欢欢喜喜地把王妈妈领进了沈府,吃着她带来的美食,美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王妈妈不愧是善厨的人,她口述的美食做的有模有样,看着这样的叶姝怡,王妈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露出怜爱慈祥的表情,看到叶清辞也冲他温和的笑笑。

  叶姝怡被这双大手抚摸,也能感觉王妈妈对她的喜爱和爱护,边吃便随意的问:“王妈妈,你怎么到沈府来了?”王妈妈只是温和的微笑,却不怎么回应。叶姝怡上次就发现她大部分都总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做饭的时候,基本都是发呆,王妈妈不会说话。叶姝怡有些苦恼,怎么才能让她说出二十年前的往事呢。

  “王妈妈,你认识胡玉潆吗?”

  王妈妈一愣,缓慢地摇摇头。

  不认识?!“那你认识胡雪媚吗?”

  话音刚落,王妈妈突然暴起,过来就给她重重来了一下,然后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桌下,冲过来就要撕打她,形容癫狂,歇斯底里的无声的怒吼。

  叶姝怡木楞地看看,眼眶红的吓人,直到叶清辞打晕了王妈妈,她才仿佛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猝不及防,惊恐痛苦。看着这样的王妈妈,她心里厌恶更甚,她没有那么坚强。

  “她应该是被下过药,伤了神志。”叶清辞把完脉,安抚地对她说。

  “......无事,叶震,他会知道吗?”她心里酸楚难耐,有几分自厌。

  叶清辞一脸冷漠,坚决道“不用去找他,他不知。”

  “哦。”

  叶清辞摸摸她的头,思索了一下,轻声说:“哥哥帮你查,你不要忧心,安心待嫁。”

  待嫁?她可以吗?

  她还配吗?

  王妈妈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慈爱地拉着叶姝怡的手,又要给她做吃的又要给她做衣裳,叶姝怡亲亲热热的和她呆了一个早晨,什么也没有再问。

  王妈妈从沈府出来,拒绝了叶姝怡要送她回去要求,高兴地往前走了一段,又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在晏府厨上管事,又返往市场打算买些食材。她干劲十足的买了很多东西,双手都有些拿不下,不是掉了果子,就是拉下了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