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神仙席_阴脉先生
家庭小说 > 阴脉先生 > 第五十二章 神仙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神仙席

  兰青旅舍就在木磨山下的旅游小街上,把着南侧街口的边上,外形和招牌都毫不起眼,整体环境条件,进门一搭眼就能看出个“差”字来。

  这样的旅舍,除非在旅游旺季能有些生意,平时可就冷清得紧。

  当然了,千面胡在这里开这旅舍,显见得不是真要挣游客那三瓜两枣。

  距离小街不远,就是入河码头,游船、客船、货船、渔船……每日里密密往来。

  从此上船沿河而下,不出五日就可以出省。

  河上检查不像地面那么严,最适合运送观音南下。

  所谓观音,就是被拐来卖去南方某些地方卖肉的女人。

  取的是肉身布施之意。

  我走进兰青旅舍的时候,五点左右,正是吃晚饭的时间。

  可这旅舍一楼的饭馆却冷冷清清,除了前台的服务员,就只有苍蝇在飞来飞去。

  看到我进门,服务员有气无力地说:“欢迎光临,几位,吃饭还是住宿?”

  我打量了服务员两眼,说:“吃饭,来碗杂酱面就行。”

  “杂酱面一碗!随便坐吧,马上就好。”

  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没大会儿,就见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穿着件皱皱巴巴的厨师服,端着挺大个碗出来,往桌上一放,好家伙,就碗底一小把面,配着一口发黑发黄的老酱,扔了两颗蔫蔫巴巴的香菜。

  本来还想先吃点东西再办事,可这面实在让人没胃口,我把碗往旁边一推,道:“不吃了,算账吧。”

  高胖男人粗声道:“承惠,一百二十。”

  我斜眼瞅着他,“就这么点破玩意要一百二,你怎么不去抢?”

  “想吃霸王餐?也不打听打听这谁的场子,你特么找抽是吧。”

  高胖男人眼一瞪,抡起巴掌就往我脸上抽过来。

  我抬手抓住他手掌的小指扭断。

  高胖男人惨叫一声,忙不迭地往回缩手。

  我旋即站起来,一手拿起那碗面,一手抓住高胖男人的脖子,往下一按。

  咣,轰隆,哗啦啦……一连串大响,高胖子人的脸重重砸在桌子上,把桌子砸塌,整个人摔到地上,成了滚地葫芦,骨碌出老远,一气撞翻了十几张桌子。

  服务员尖叫起来,“五哥,有人闹事!”

  “谁特么闹事,找死啊!”

  随着斥骂声,门帘一掀,一个男人从后面走出来。

  这男人个头不高,却极为壮实,有种横着比竖着宽的感觉,光头大金链子,腋下还夹着个巴柏利的手包。

  他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滚地上起不来的胖厨师,然后才把目光转到我身上,嘿嘿冷笑了两声,大步来到我面前,“找事是吧!不打听打听我五哥……”

  我一抬手,把那碗杂酱面扣在男人脸上,然后上前一步,握拳曲指,食指突出一尖,重重打在男人的肋下。

  男人登时岔了气,惨叫一声,慢慢弯腰,想要蹲下来。

  我揪住他的领子,左右开弓连打了十几个大嘴巴子,把他一张脸打得跟猪头一样。

  服务员发出刺耳的尖叫,慌里慌张地往后院跑,“五哥被打了……”

  我也不理那个服务员,把男人提起来,道:“五哥是吧,幸会,兄弟遇过贵宝地兜里见了底,就请五哥江湖救急帮着填补两个,这恩情日后一定回报!”

  说完,我把那从长发男人处得来的老黑星掏出来扣在完好的桌子上,把这位五哥按到座位上,体贴地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又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给他擦了擦鼻血。

  五哥抽了抽鼻子,瞟了一眼桌上的老黑星,闷声闷气地道:“都是码里老合,有话好说,不至于上来就动手吧。”

  我冷笑了一声,道:“五哥别见怪,我这人脾气急,受不得屈,你这伙计上来就要抽我,那我就只能反抽回去,你这是代他受了罪,有气冲他发好了。我也不多要,一巴掌凑个路费,等我在南边站住脚,做了大买卖,一定还给五哥。”

  五哥抬手摸了摸脸,痛得直从牙缝往里嘶嘶抽冷气,“一巴掌不多,就当交个朋友了。”

  他说着,弯腰将掉到地上的手包捡起来,掏出一叠钱,看也不看,直接塞给我,“只多不少,多的就当是见面礼。”

  我接过来往兜里一塞,将桌上老黑星揣起来,“那就告辞了。老哥好好教教你这手下,没事把招子放亮点,省得惹了不该惹的人,连死都不知道怎么个死法。”

  “兄弟,等一下。”五哥叫住我,又抬手摸了摸脸,“你是南下还是北上,西来还是东去,吃哪门子饭?”

  我哼了一声,说:“吃噶念的,在关外挂了脸,呆不下去了,南下碰碰运气,走的匆忙,兜里见了光,倒叫老合笑话了。”

  “吃噶念的?”五哥眼珠转了转,“我这里有个席面,你接不接?”

  我不屑地笑道:“你个开饭馆的,还能治席面?难道嫌你家邻居抢你生意?”

  “正经大席,已经请了亲朋,我看兄弟你身手不错,愿意参一手,保你五钩到底。”

  “呦,老板大排面,不知是请哪方老合吃的什么席面?”

  “敬三清的过路神仙。”

  “神仙排场大,这席面不好置办呐。”

  “单繃一个,吃得不多,治席的已经请了三手,都是老噶,请客的是土地爷爷,有求必应。现在缺个端碗上菜的,兄弟要是有兴趣,正好凑个南下的费用。”

  “神仙席面想置办下来,多半得动搂子,动静太大,邻居老雷不干,这地面就不好呆了,得提规矩,保六才行。”

  “好说,只要上真本事,治办得过路神仙满意。”

  “神仙席咱也在关外治过,讲究的就是一个眼疾手快趁热乎,不能歪了散了,要是冷了再上桌,怕神仙要甩袖子走人。兄弟正经大学堂练过,把搂子从没失过手,主家尽管放心。”

  五哥从手包里点了三叠老人头,往桌上一放。

  我也不细看,随手收了,却把刚才拿那一叠放回桌面,“受了雇,不好再拿主家的麻毛,刚才兄弟手糙,对不住了。”

  “尽管拿着,五哥我给出去的钱,从来不往回收,把席面治好了,咱们以后常来常往。”

  五哥眯着眼睛,猪头般的脸上全是真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