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势如山压人_阴脉先生
家庭小说 > 阴脉先生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势如山压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势如山压人

  皮都被扒下来了。

  韦八就算没死,也一定称不上活。

  一刹那间,我想要冲下去制服钱双,问清楚韦八死活。

  但转瞬间我就冷静下来。

  常年的练气养气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现在下去是最差的选择。

  一旦当面冲突,那就绝对不能允许钱双活下去。

  可不管是杀了她,还是绑走她,都意味着之前的谋划全部打了水漂。

  而韦八还不一定就是当年那个人。

  钱双也不一定能说清楚。

  不能急,我可以再稳一些。

  我慢慢缩回头,贴着外墙游动,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房间中那脚尖点地的落步声突然急速响起,闪电般接过窗口。

  下一刻,钱双扶着窗台倒立而出,两脚连环踢向我。

  我抬手格开这两击,用脚勾住墙缝,反手抓住钱双没来得及荡开的左腿脚脖子,奋力向外一扔。

  钱双整个身体被甩出窗口,却及时抓住窗框边际,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转回来半蹲到窗台上,急喝道:“日出东方一点红,雷霆收杀定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喝毕,抬右手并起食中后指,对着我虚虚一点。

  这是白莲剑诀,只有正宗白莲嫡系传人才有资格学习。

  虽然法诀是日出东方、雷霆收杀这种道家正法的说辞,但实际上修的却是阴法。

  练此剑诀,需要每晚子时在阴煞之地,一般是坟地、乱葬岗、战场遗址这些地方,书祭剑诀符,收敛阴煞气息凝炼成阴剑,三十六天可以炼成一剑,练成之后不发出去就不能再炼第二剑。

  这一剑威力极大,可以一切护身法都不能抵挡,正是针对术士的杀招。

  只是这一剑要是打空,威力再大也是白搭。

  所以练剑人一般都会用这招暗中偷袭。

  钱双现在用出这一招,是看我趴在墙上连接招都没有挪动,就认为我行动不便,无法躲闪,可以一击必中。

  我立刻向旁快速移动。

  原来位置的墙面泛起一层白霜。

  钱双一剑打空,立刻跳回屋里,向着房门奔去。

  她想逃出去。

  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大声叫人。

  因为她现在是韦八,不能做这种事情。

  我一按墙面,滑落到窗台上,脚下发力,凌空跃起,追到钱双身后。

  钱双猛回头,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抿嘴喷出一道黑气。

  这才是她真正的杀招。

  驱鬼养灵炼煞气,喷来伤人魂与魄。

  好在知道她养灵后,我就一直防着她这招。

  看到黑气迎面喷来,我立刻掏出装着骨灰的黄裱纸包,对着黑气一挡。

  那一道黑气一丝不露的全都被纸包吸了进去。

  这一口煞气都是借着阴养的鬼灵炼出来的,如今算是物归原主。

  钱双大惊,扭头就要接着跑。

  可来不及了。

  我已经来到她身后,握拳屈起中指指节,在她后背心中央位置轻轻一敲。

  她的身体一滞,还在往前跑,可跑了两步,口鼻流血。

  钱双立刻停止不动,慢慢扭头看着我,“劫血术!”

  她全身的血流运行已经被这轻轻一击破坏。

  如果再强行运动,气血剧烈涌动,立刻就会破坏血管,造成严重的内脏大出血,不死也废。

  她很显然识货,所以立刻停止了一切动作。

  我对她说:“你可以现在喊人来救你。”

  发出来的,是蒋昆生的声音。

  钱双紧紧抿着嘴,一声不吭,眼神却飘忽不停,想来是在琢磨脱困的法子。

  我又说:“你这顶壳借神练的不到家,是谁教你的?”

  钱双这次说话了,“蒋昆生,你不老实在彭鼓当你的隐世神仙,跑金城来干什么?”

  我说:“有个叫周成的,去彭鼓烧了我的道观,还打死了我徒弟和师弟,我来金城找他算账,听说他也得罪过韦八爷,所以就想来找韦八爷结个伙子,一起对付周成。可没想到啊,居然看了一出好戏。名震金城的韦八爷居然被个女人给顶了壳!你说我要是把这事告诉地仙会其他几位老仙爷,他们会不会很高兴?”

  钱双低声道:“你要是把这事告诉他们,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你灭口!不灭口,他们就不能安稳地下黑手吃掉韦八爷在金城的地盘和势力。”

  “有道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不如现在杀了你,借韦八爷的壳用用?啧啧,当把韦八爷也不错嘛。”

  “你不熟悉韦八爷,就算有这壳子,也装不像,第一个就瞒不过严敬先。这事是严敬先在主导,我只是韦八爷身边的奉宝玉女,做不了主,杀了我也没什么用!”

  “啧,你这是把我当傻子逗吗?严敬先做主?就凭刚那几手,十个严敬先绑一起都不是你的对手。你根本就是在利用他,将来等把韦八的钱都弄到手,你一定会第一个弄死他!你骗得了严敬先,可骗不了我这个行家。像你这样功夫术法都是一等一的人物,怎么可能是个普通的奉宝玉女?要不是看你皮紧肉滑,确实是真身壳,我都要怀疑你在钱双的壳子底下是不是还藏着个人了。”

  我把手按到钱双的脑袋上,凝视着她,在眼中透出疯狂与残忍。

  “不要紧,我把你的壳也取了,想那严敬先也没本事识破。到时候我用你的身份,一样能把他用到死!反正你也会杀他,这个心愿我帮你完成,算是谢谢你这身漂亮的皮壳。别紧急,剥皮取壳其实一点也不疼,一下就好了。”

  钱双终于惊慌,“别杀我,你不熟悉韦八爷和我,装成我们两个找样子也没用,我可以用韦八爷的身份指使下面人,帮你对付周成。杀了我,你就算装成韦八爷,不懂这里面的内情,也指使不动他们。”

  我怀疑地问:“韦八爷指使手下,还能有什么内情?”

  钱双道:“韦八爷是白莲一脉红莲正传,手底下真正得力的,都是这一脉同传,属于同教兄弟,不算是他的私人。他唯一能随便指使的,只有严敬先这帮子驱使力士。可你想杀周成,靠严敬先他们不行,必须得靠红莲正传的一班弟子才成。”

  “原来是拜弥勒的,啧啧,有点意思。”我拍了拍钱双的脸,“韦八这么大的来头,这么多同教兄弟,是怎么被你这么个奉宝玉女给剥了壳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