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三理教_阴脉先生
家庭小说 > 阴脉先生 > 第一百零四章 三理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三理教

  我坐着在问诊桌后没动,淡淡地说:“问诊请到这边来。”

  白衣男眉头一挑,往靠背上一仰,脚搭在茶几上。

  “你一个野先生,谱倒挺大,真以为懂两手法术就天下无敌了?外道法术看着诡秘凶险,可根本上不得台面,只能背地里偷偷施用,一旦被戳穿,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我既然找上门来,就是摸清了你的根底。”

  他说着抬起右手挥了挥。

  挤进门来的黑西装立刻四散开来,四个分站屋角,一个站到窗前,推翻香炉掐灭香头,一个站在门口,掏出一柄铜钱剑持在手里,最后两个一左一右站到我身旁,分开西装衣襟,露出腰间短刀,四指扣在刀柄上,大拇指高高翘起,眼睛紧紧盯着我的双手。

  我敲了敲桌子,“行家啊,看不起我们这些外道术的野先生,那就是正道真传了,请报个山号,也让我这没根底的野人识一识真仙面。”

  既然是正道真传,自然不屑于同我这外道叙切口攀关系了。

  白衣男人扔了一块黑色的木牌到茶几上,“三理教,大公保,鲁汉光。”

  我不禁失笑,“怎么你们这些丧家之犬又敢回来了吗?”

  三理教是民国年间最风光的会道门之一,全称是三清道理教,教主杨如仙原本是白云观道士,后来脱离白云观,自称真武大帝转世,受玉皇上帝所遣到凡间拯救世人。

  此人最经典的形象是左手蛇剑,右手龟盾,据说能役使天雷。

  民国初年省府督军派大军围剿三理教总坛时,杨如仙当众施法,不仅招来狂风暴雨,更引来天雷连续劈中围山的士兵,由此引发围山大军全面溃败,那位督军大人也不得不黯然下台。

  新来的督军上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拜访杨如仙,口称其为仙师,恭请他前往省城布法传教,三理教由此迅速在传遍全省,辐射周边数省,与一贯道分庭抗礼,为了争夺信徒连番大战。

  不过,四九年后,在狂风暴雨般的专项打击行动中,什么再世神仙都成了笑话。

  号称真武转世的杨如仙被大军一小排长带队冲进总坛缉拿归案,随后公审枪毙,什么呼风唤雨招引天雷的神通都没显出来。

  残余的三理教骨干便如同一贯道般撤往台湾,在那里重新发展壮大,落地生根。

  八十年代社会管制全面放开后,这些当年逃往台湾香港的教派会社便全都按捺不住,开始派遣教众门人潜回内地传教。

  我和妙姐在福建一带游历的时候,就曾在乡下遇见过暗中传教的三理教徒。

  他们依旧还是采取老一套的手法。

  对于经过暴风骤雨般社会改造的内地颇有些水土不服。

  却想不到,他们居然已经跑到金城这个中原要地来扩展势力了。

  显见的发展还挺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嚣张。

  从杨如仙的根脚来说,他们自称正道真传倒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杨如仙事实上并没有在三理教内传下正道真法。

  他教给教众的,不是显技的把戏,就是外道术。

  他们最大的依仗是请神上身这个法门,号称九天上传,不遗之秘。

  据说能请斩魔天将下凡上身,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更可辨妖识鬼,驱魔斩邪。

  但学术的人都知道。

  正神不上身!

  这是当年撞见三理教众传教后,妙姐告诉我的。

  她对这些会道门的根底简直如数家珍,而且提及的时候,带着股子从未掩饰的不屑。

  那是一种基于自身优越而带来的天然的不屑一顾,并不是刻意鄙视贬低。

  受了妙姐的影响,我也自然不太看得起他们,说话时自然而然就把这种态度带了出来。

  听到我这句话,鲁汉光勃然大怒,猛地一脚将茶几踹翻。

  “给脸不要脸是吧,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叫来条子把你拉去好好侍候侍候?”

  我不由眉头一挑,明白这位的底气在哪里了。

  “福仁医院是你们投资开办的?”

  只有外来投资商的身份才可能这么大的口气,要是真以三理教的身份说话,怕是警方第一个就要把他们管控起来了。

  “你心里明白就好。论法,我们正道真传,我这八神守位就能压死你;论身份,我们是正经的台商,可以直接跟市长办公室联系,想跟我们斗,你个野先生死路一条!”

  我摸出包烟,倒了一根出来,就往嘴里扔。

  左边的黑西装伸手就抢。

  我把香烟扔到空中,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他的手臂立刻垂下,无法抬起。

  右边黑西装低吼了一声,要拔腰间短刀。

  我空着的另一只手往刀柄上一按,刀尖下沉,刺入他的小腹,跟着仰头张嘴,接住掉下来的烟卷,轻轻一吸,便有火头亮起。

  站在门口的黑西装立刻举起铜钱剑。

  我一跺脚。

  放在门梁上的净宅大钱落下,正砸在他脑袋上。

  他一声不吭软倒在地上。

  守在窗前的黑西装摸出把锤子来,就要砸香炉。

  “住手!”

  鲁汉光低喝了一声,阻止了他的行为。

  我推开身边那两个黑西装,深吸了一口烟,夹下烟卷,指了指身后墙上的山根对联,笑道:“这就对了,有话就说,没必要摆这个谱。八神守位不是你们这么守的,摆个架子出来只能唬唬一知半解的外人。我虽然没什么根底,但是正经的阴脉术传人,这点把戏唬不住我。”

  鲁汉光啪啪鼓掌,“周先生来金城不到一个月,就能名扬四方,果然是有真术在身。刚刚只是小小的试探,还请周先生不要介意,毕竟这年头打着术士名头招摇撞骗的太多,我们这些外来户实在是不能不防。”

  我反问:“七尸祝寿也是小试探?你们这试探可是挺周到啊,连我临时找的女人都能拍下来,这是从打千面胡被我斗败就盯着我了吧。”

  鲁汉光站起来,脚踏七星官将步,手掐法势诀,施了一礼。

  “不清底,我也不敢上门来亮自家根底,都是一路同参,正外分道不分家,各拜山根自相连,周先生,公道师请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