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两百三十二章 引动_踏星
家庭小说 > 踏星 > 第五千两百三十二章 引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千两百三十二章 引动

  而确认气运框架,因为他要揪出运心。

  时诡,圣柔它们藏匿的方位都是框架点,那运心也必然藏在某个框架点内,只要确认气运框架的点,通过这些框架点一个个去寻找,总能察觉到未夕体内的因果道剑,从而找到气运主宰一族。

  这是笨办法,却是唯一的办法。

  未夕不是叛徒,它只是自己留给气运主宰一族的背刺,不可能指望它来通风报信。

  陆隐要将气运主宰一族也抓住,算是彻底了结方寸之距的战争。

  至于王文那边,不管他了,走一步算一步。

  王文并不比他优秀,只是凭着活得久,在布局上碾压他而已。

  真让自己与他一样活得久,他还真未必玩得过自己。

  这是陆隐的自信,这个自信有几成把握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本人继续寻找母树,吸收绿色光点。

  一旦真要取代意识框架,他会用绿色光点,无需蔓延全部的框架,他也做不到,只要在每个框架点内打入绿色光点就可以了。

  转眼又是五百年过去。

  距离王文带走主宰级力量,内外天自由期开始过去了将近三千年。

  这三千年对于内外天来说是古今未有之变局。

  宛如天穹浩瀚的主宰一族相继逃离,那些高高在上的强大生灵要么被抓,要么陨落,而曾经被视作蝼蚁的人类却崛起,占据了整个内外天,不断收敛资源,打下威名。

  只是三千年而已。

  很多修炼者闭关都不止这么久。

  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发生了如此剧变,让七十二界无数生灵难以接受。

  陆隐越发感觉时间紧迫,他不知道主宰会在什么时候归来。

  方寸之距,运檀求见运心:“老祖,还没能联络上。”

  运心出现,语气低沉:“看来出事了。”

  “也或许藏的够深。”

  “我们约定好,一段时间彼此联系,联系后立刻换位置,它们没与我们联系证明出事了。”说完,运心当即让气运主宰一族离开当前位置。

  又是数年后,运心与一道全身裹着黑色气流的人形生物面对面。这个生物是厄运体。

  有鸿运就有厄运,只是有些生灵无法运用而已。

  运心身下,红台显现,厄运体朝着它一步步走去,最终,将运心这股紫色气流抱住,以厄运拥抱鸿运,五运六气坐红台,这是运心的绝招。

  它越发感觉不安,好像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找到,既如此,就将所有鸿运用在自己身上。不管那人类有多强,只要鸿运足够多,就足够让自己远离他。

  运气这种东西要看对谁,对陆隐,它只能全力出手。

  就在运心施展绝招后没多久,原本应该瞬移到这个气运框架点的人改变了方向,去了另一个点,导致这个点出现了空白,也让气运主宰一族未能被找到。

  否则确认这是气运一道框架点,上报陆隐,陆隐就会过来感受因果道剑。

  又是十多年过去,陆隐眼前因果框架与气运框架在逐渐完善,想要完全描绘出来起码还要一千多年。

  时间应该足够吧。

  千年,万年,对于岁月古城来说跟没有一样。

  应该有时间的。

  刚想到这,宇宙大变,生命框架与气运框架同时破碎,内外天震动。白色生命力在整个内外天汹涌,宛如白色海洋沸腾。

  气运也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只是大部分生灵看不见。

  陆隐震撼望向太白命境,不好。

  他一个瞬移进入太白命境,一眼看到了被压制的老瞎子,老瞎子旁边是青莲上御。

  陆隐到来,青莲上御看向他,目光充满了愧疚:“大意了,这老瞎子是诱饵,他要出手打破被我阻止了,可真正出手的是那个说书的,它居然早就在太白命境留下后手,而那说书的本身,至少是能生命无限制的绝强者。”

  陆隐扫了眼破碎的生命框架,又看向破厄玄境。

  那里的气运框架点也被破了。应该是说书的亲自动手。

  两个框架点被破,一定会引起岁月古城主宰的注意。

  他盯向老瞎子:“为什么?”

  老瞎子嘴角含血,抬头面朝陆隐:“没想到阁下居然到现在都还防着我。”

  当初陆隐击杀命卿,让老瞎子留在这看守生命框架,曾言是否打破取决于他,实则根本就是试探,他一直让人暗中盯着老瞎子,只要他敢动手就阻止。

  毕竟生命框架被破必定引起岁月古城注意。

  老瞎子说过,反流营势力的目的是尽可能对主一道造成损害,见陆隐杀命卿,认为陆隐能击败主一道,所以不建议破了生命框架。

  当初他自己明明这么说的。

  陆隐也信了,因为正常而言是没必要打破生命框架的点,根本没意义。

  这个点被破并不代表整个生命框架被破,差了太远了。

  越是了解宇宙框架,陆隐就越这么觉得。

  所以他渐渐忽略了这个点。

  但没想到老瞎子他们居然在这种时候出手。

  “你们的目的不是破坏这个点,而是传信给岁月古城,为什么?”陆隐盯着老瞎子问,他是真的想不明白。

  老瞎子深深吐出口气:“当初让老朽我看守这里是试探,老朽知道,所以那么久过去,没有任何动作,阁下应该也相信老朽的话。”

  “老朽真的不愿意在这种时候破坏这个点,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但,既入反流营,自身都可以是诱饵,老朽没权利做主,陆隐阁下,真的很抱歉,阁下对人类文明的心意,老朽感受到了,可惜,老朽今生无缘真的当一个人类。”

  “很抱歉。”

  说完,老瞎子气息逐渐消失,最终死亡。

  他,自我了断。

  陆隐看着老瞎子死去,心里充满了迷茫。

  还有什么是自己没考虑到的?为什么老瞎子他们要在这种时候通过这种方式传信给岁月古城?意义是什么?他们不是主一道的敌人吗?

  王文,相思雨,死主,那一条线串联起来他都可以大概猜到,可这里,这反流营势力充满了太多谜团。

  他们以蝼蚁般的实力谋算主一道,一步步破坏主宰根基,却又在自己可以对主一道造成巨大伤害之前提醒对方。

  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老瞎子死亡,说书的肯定会消失,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陆隐眼睛眯起。

  “是我大意了。”青莲上御很愧疚。

  陆隐摇头:“我也大意了,居然忽略了他们。”

  “我应该想到的,他们从来都是以蝼蚁的角度考虑问题,以小博大,是我大意了。”

  “现在怎么办?”青莲上御问,岁月古城那边很可能会知道内外天变故。

  陆隐握拳,不管了,必须掌控意识框架,不管王文是否真如猜测的那样,他都必须要出手,没时间了。

  相城之上,陆隐弯弓,岁月作弦,“开始。”

  话音落下,山水庭院那副宇宙框架之上,距离内外天最近的一个点绽放光芒,与此同时,方寸之距对应的那个点方位,一个老者捏碎寻路石。

  陆隐看到了,寻路石捏碎一刹那虚空的景象。

  涅槃树法,绿色延绵,一个瞬移消失,再出现已来到那个点之外,一箭射出,给我去。

  箭锋所指,洞穿虚无,唯有一抹绿色宛如雷霆炸开,照亮了宇宙星穹。

  人类老者抬头望着,那抹绿色刹那间如烟花散开,遍布星空,极为美丽。

  这方宇宙内,无数生灵也都看到了。

  陆隐眼前场景变换,下一个寻路石被捏碎,瞬移消失。

  一箭射出。

  又一抹绿色在新的宇宙星穹散落,紧接着寻路石一个个被捏碎,陆隐不断瞬移,不断射出箭矢打出绿色。

  如果能纵观整个方寸之距,会发现陆隐不断穿梭于星空,打出一个个绿色光点,宛如烙印一样逐渐将意识宇宙框架覆盖,不断蔓延向岁月古城那个点。

  而那个点,是没有的,就在岁月古城。

  此刻,顺着主岁月长河逆流,有一座浩瀚古城屹立,宛如庞然大物,以两棵大树支撑,这两棵大树垂落的树枝没入岁月长河,荡起涟漪,气息古老的可怕。

  就在这座岁月古城内,一双眼睛睁开,缓缓抬起:“终于有动静了,棋子道主,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这双眼睛位于岁月古城地底,如同被幽禁。

  而岁月古城之上传出低沉的声音:“怎么回事?又有动静了,它们闹那么大吗?”

  “还不是你把圣柔那疯丫头放回去,这丫头连我们都敢骂,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框架乃我等根基,它们有些过了。”

  “那怎么办?我们回去一趟?”

  “没必要,我才刚来。死主,你说对吧。”

  “你气运一道的点也被破了,一点都不急?”

  “我运气好,急什么?”

  “你不急,我们也不急。”

  “我急。”

  “你的点第一个被破,当时不急现在反倒急了。早知如此你就不该把那疯丫头放回去。”

  “总感觉事态没那么简单。”

  “还能如何?莫不是有强敌出手?”

  “哪来的强敌,就算有强敌我们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如何决定?回不回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