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一颗心扑通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9、一颗心扑通
字体:      护眼 关灯

9、一颗心扑通

  那天越意寒逃似的跑了后,几天都不见人影。

  男主你不来,我怎么重新给你一本高级心法?该不会……是忍不住的那句安慰吓跑了男主吧?

  素玉青顿觉肯定是这个原因,懊悔不已。

  男主绝对是被自己这崩了原身性格的举动给吓到了,不然这些天为什么避而不见?就算在他经常打扫的地方瞎转悠也是一次都没能碰上,这不是成心躲,还能是什么?

  “果然不应该抱有幻想啊。”

  素玉青灰心丧气的大字型躺倒在床上。

  无神的望着头顶,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的浮现在脑海里,总觉得不太真实,好像只是一场做了很久很久的梦,哪天就醒来了。

  突然在床榻上滚来滚去,连绣有多个金鹤花纹的黑色袍子都掉了,素白的内衫松垮,雪白长发温顺的流淌着。

  终于停了滚圈,静谧的房间,孤零零的没有声音,回到了碧从峰不像是回到家里,神经一直紧绷绷的,更加的累。

  他迷迷糊糊的就着双臂,趴在,软的要将整个人塌陷进去的床榻上,就这样毫无抵抗力的睡着了。

  院子里,白玉兰盛放着,香气淡淡,一只不知道哪里飞来的蓑羽鹤拍着翅膀,轻脚的落在窗户上,眨巴眨巴眼睛,静静的看着睡着了的素玉青。

  ——

  迷迷糊糊听到有声音,素玉青翻了个身,继续睡。

  声音还在,他趴脸,嘟嘟囔囔地闷闷说:“还早着呢,我等会就更新……编编,你再让我睡三分钟就三分钟……”

  摸到了自己散落在床榻上的雪白发丝,呆呆的一下子清醒了,这里已经不是他放着电脑的舒适小窝了,身旁也没有催稿的编编打来的夺命连环电话。

  素玉青疲累的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窗棂外面已然是夜色浅薄,近处传来敲门声,可能因为长时间没有回应,犹豫的间隔,敲门声悄无声息的断掉了。

  这个时间还会有谁来找他?

  他走去院子里,虽然认为外面的人应该已经走了,但还是在好奇之下慢慢打开了门。

  空空荡荡的,确实没有人,素玉青打算关上门,忽然听见一个人叫他。

  “师尊。”

  此时的光线太暗,他有些看不清,独自一人坐在门旁墙边的那人。

  直到那人略微犹豫,向这边缓缓的走近几步,素玉青这才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孔,心惊喜的跳了跳。

  男主总算出现了,好像还是专门来找他的!这是不是代表自己的怀柔政策是有效果的?自救有望啊!

  素玉青暗自高兴,但没有因此喜形于色,深知,若是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过早崩坏了原身性格,自己肯定不会有好结局。

  他假装冷傲地问:“这么晚,敲什么门,就算有事,不能挑个好点的时间吗?”

  越意寒受窘,不自觉的声音变得很小小:“……那,那弟子明日再来好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男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老老实实哇!

  素玉青立马道:“等一下。”

  越意寒抬头,迷惑地望向他。

  素玉青不太自然的咳了声,看向某处,怕自己悄悄打的如意小算盘被看出来:“……有事就说,我不喜欢凡事拖拖拉拉的,先进屋。”

  越意寒走上前几步,倏然住了脚,楞楞的看着素玉青。

  太昏暗的夜晚下,仍能看到,越意寒的小脸一忽儿整个通红,耳根子似滴血,像极了熟得不能再熟的小番茄,视线飘飘忽忽,两只小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素玉青正思疑呢,突然想起,低下头一看。

  自己走出来的时候没套外袍,此刻就简单的着一件素白的内衫,飘逸的长款下衣摆还在,可是上衣的衣襟却滚在床榻上乱了。

  润玉的肤色,隐隐约约能够窥见一截精致的锁骨,在月光下分外细腻。

  越意寒只要抬眼,就能看见,一只手下意识的揪着衣角扭啊扭,只能视线全部落在鞋靴前的地上,好像凭空开了很多各色的花,若不是小脸还通红着,还真是煞有其事。

  素玉青比越意寒还觉得羞耻。

  自己这是毫无自觉,堂堂正正的耍起了流氓了啊!男主,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没这个裸.露的爱好啊!

  素玉青只能装作无事发生,拉过了松垮的衣襟,赶紧遮住了微露的润色肌肤,凡是会引起桃红想象的通通包裹的严严实实,禁欲十足。

  素玉青咳嗽了一声,对小脸红红的越意寒道:“进屋吧。”

  素玉青抱着快点弄好一切早结束的念头,直接开门见山:“非得这么晚来,是什么事?”

  越意寒犹豫着,欲言又止的样子。

  素玉青假装刻薄自私地说:“快说,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浪费在你的身上。”

  越意寒终于拿出了一本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书,低头细语道:“师尊之前赐给弟子的一本心法……被弟子弄坏了,虽然修复好,但有几页无法拼凑,因为每次寻师尊总落了空,所以今晚大不敬的来打扰师尊的休息。”

  抬头直视素玉青,语调发颤,但还是慎重其事地说:“弟子粗心大意,导致过失,心法被毁坏,罪该万死,还请师尊责罚弟子!”

  素玉青沉默片刻,屋内寂静,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直到伸出手:“把那本心法给我看看。”

  接过破破烂烂的心法,翻开内页,一片片的不规则碎纸被小心翼翼的拼凑在一起,手指摸着上面微微的突兀,素玉青抿嘴,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几乎能想象得出来画面,越意寒花费了多少的功夫跪在草丛和地上摸索那些零散的碎纸片。

  在微弱的烛火下,一点点的将数千块碎纸片找对位置拼成一页,就算眼睛累得都睁不开,还是强撑着坚持继续,最终困得实在没了精神,一个人趴倒在桌子上睡着,而这样的行为持续了不止一天。

  素玉青的声线有些哑:“……只是一本心法,为什么要这么努力?”

  越意寒看着素玉青,眼睛里都是珍重:“不是的,不只是一本心法而已,那是……师尊第一次送给我的东西。”

  素玉青突然说不出话来了,手里破破烂烂的心法明明很轻,却又变得很重。

  越意寒久久等不来厉声的训斥,露出了困惑:“师尊……?”

  素玉青回过神来,清了清哑了的嗓子,恢复了面无表情,平静地说:“这本心法已然无用,剩下的残缺页面也不需要再修复了,拿去另一本新的心法去练,这次暂且饶了你,再发生类似这种过失,我定不饶你。”

  越意寒呆了呆,原以为素玉青会勃然大怒,没想到如此简单的就过去了,一时间有些恍惚,似在梦中不甚清明。

  素玉青看了一眼窗棂外面:“夜深了……”

  越意寒倏地惊醒过来,认为素玉青是在意有所指,这么晚了还跟木头一样站在这里不嫌烦吗。

  这种想法实在再正常不过,毕竟他越意寒对素玉青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人,并无需要照顾的关系。

  但不知道怎么的,越意寒的那颗隐隐热了的心在意识到了这点后,仿佛被泼了寒冷刺骨的凉水,浑身上下再没有可值得说道的,满心泛起了涩。

  终究,还是自己太贪了吗?

  越意寒低声的行礼:“……师尊,那么弟子就先行告退了。”

  素玉青突然对要走出这屋子的越意寒说:“你住的那里,距离我这,路程需花上多少时间?”

  越意寒乖乖回答:“大约半个时辰左右。”

  “今夜太晚,你留下,在我这里住一宿,明日再回去。”

  越意寒明显一愣。

  素玉青面无表情,语气冷淡:“别误会了,我不是见你回去走得累,才叫你留下,而是担心有人看见你从我住所里走出来,以为是在偏袒,开小灶教授你一些不同于他们的修炼方式,明日,天刚刚亮,你就得给我回去。”

  尽管素玉青如此冷酷无情,越意寒的心还是热了热。

  他脸颊微红,看着素玉青,小小的嗯了一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