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是心动呀~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8、是心动呀~
字体:      护眼 关灯

8、是心动呀~

  素玉青赶到外面的时候,看见的是歪倒在皑皑白雪地里的小身影,冻白了那小脸庞,唇发紫,微微的颤着。

  慌忙抱起,紧闭着双目,气息已经是可有可无的越意寒。

  立刻捉住他手上的脉门,要将自己身上的灵力输入进灵脉,稳固他岌岌可危的性命。

  “住手!”

  江楚仁在那之前赶到,拽住了素玉青的手:“这小野物死了也就死了,无所谓在意,你如今身体虚弱,魂魄受损,还把灵力输入他的灵脉中根本就是自找死路!你不要命了?”

  “但我不能看着,他就这样死了。”

  江楚仁不容置疑地说:“这件事没得商量,伍黎,带玉青师尊回去房间里歇息,除非伤好了再让他出来。”

  仙鹤少年应声,抓过素玉青,轻轻的说:“玉青师尊,弟子得罪了。”

  素玉青大病未愈,怎么敌得过,被迫放开了怀里的越意寒,脚步踉踉跄跄,看着小人儿歪倒在皑皑的雪地里好似一个透了彻底的冰棱。

  这个时候离开,依照江楚仁没入眼便毫不留情的心性,越意寒非死也会落得一身被冻坏五脏六腑的病痨,今后有再好的药治疗滋补,还是治标不治本,形同一个没救的废人。

  素玉青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咬牙,甩开了拉着的伍黎,在大雪纷飞的天寒地冻之间,屈了膝,像是一柄宁折不弯的直直的剑,生生跪在了江楚仁的面前。

  “师兄!”

  素玉青只道了两个字,但这两个字的分量,也足够压垮江楚仁心里那从不倾斜的天平了。

  江楚仁僵硬全身,背后的手捏得紧紧的,俯视着跪下来的素玉青,一个字接着一个字说:“你就这么在乎他?”

  素玉青低声地说:“我……只是不想他,如此便宜的死去了而已。”

  这个理由,谁都能听得出来其中的虚假,江楚仁看向了边雪地里的越意寒,久久的没言语,忽然迈开腿走了过去。

  素玉青以为江楚仁气得要手刃了越意寒,急忙拦住,却被江楚仁一个眼刀飞过去:“你不是要他活,继续受你的折磨弄得生不如死吗?这时又反悔了?”

  素玉青呆怔:“师兄是打算……”

  江楚仁伸出手,抱起了昏厥的越意寒,大步向居所里走去。

  抱至一处房间,放置于床上。

  这里只有普通的一盏烛台,准确来说,断云峰上的所有长明灯都集中在了素玉青平时睡着的那个房间里。只是,素玉青压根没有注意过这一点,跟着进来,视线落的永远都是越意寒的身上,这些,江楚仁都看在眼里。

  有个声音在脑海里浮现,像个挥之不去的嗡嗡苍蝇,最后还是被江楚仁不声不响的压了下去。

  江楚仁扣住越意寒的脉门,输送灵力,不急不慌,否则太赶会使得仅有筑基期的灵脉震得全碎,只能一点点的治疗溃散的灵脉,仿佛蜘蛛织网,有条不紊。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江楚仁终于收回了手,眼不见心不烦,迅速撤离了越意寒的三米之内,甩了袖袍,好像上面脏得很,连做戏的客套都不留。

  素玉青立刻去看越意寒的状况,面容有了血色,气息平稳,睡得眉头展开,那颗压力山大的心一下子放下来

  江楚仁望着素玉青十分关注越意寒的模样,沉默不语,突然转身,背过手,目视某处,冷酷无情的打断了这场师徒情深。

  “他的情况好了,接下来,你可以回去歇息了吧。”

  素玉青缓缓从床边站起来:“师兄,这些天,添了太多麻烦,我觉得已经身体好很多了……”

  话还没有说完,江楚仁就预料到了接下来的字句,猛然转过身,好似不敢相信的瞪眼:“你要走?”

  素玉青肃穆满脸,给自己找了个大义凛然的借口:“我还是放心不下碧从峰,那些弟子没有教导肯定懒懒散散忘记了修真,所以我想先带意寒回碧从峰……”

  江楚的满脸写着,信你有鬼:“说什么放心不下碧从峰,最后一句才是你的真心想法吧?”

  素玉青含糊地说:“哪儿的事呢,我只是待在断云峰上一天天的无所事事,闲得发霉,反正这身体要慢慢调养才能恢复至原来,不如回去碧从峰,把正事给耽搁了可不好。”

  不言语良久,江楚仁终于重新转身,甩了袖袍,冷冷淡淡的留下四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房。

  “您请自便。”

  伍黎瞥了一下素玉青,那目光说不清道不明,没等懂不了的素玉青琢磨出个中滋味,他也跟着江楚仁离去了这间房。

  越意寒昏睡不起,素玉青伸出手为他撩过去遮了额头的湿发,放下手,轻轻的叹了口气道:“男主啊,你以后别把我拉黑了,为了你,我可是把谁都得罪了个遍啊……”

  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睡的房间里有好多盏长明灯,偷偷搬一盏放在这里,师兄应该不会发现吧?

  素玉青起身,为越意寒盖好被子,门扉轻轻关上,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慢慢远去。

  原本在床上睡着的越意寒缓缓睁开了双眼。

  浑浑噩噩的梦里听见素玉青的声音,似乎在替他向楚仁师尊求情,甚至……跪了下去。

  他明明让师尊失望了,还伤害了师尊,为什么……要这么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只为救他这个少了不少,多了不多的废物?

  摸摸刚才被素玉青碰触了的额头,温凉的触感十分清晰,那颗沉寂多年的心尖突然动了一下。

  ——

  临走前,素玉青发现昏睡不醒的越意寒不见了,慌不择路的去找,恰好碰着了迎面走来的江楚仁,急忙问:“师兄,意寒他……!”

  江楚仁脾气不好的打断了他的话:“你的小弟子,我差遣伍黎带他回碧从峰上了,不然靠你现在的狼狈样,是想一路摔个没完的跌宕到达?”

  素玉青有些尴尬,江楚仁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是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哦,这样啊。”

  江楚仁把一件白狐貂皮披风解开,搭在素玉青的身上,携带着,是淡淡的苦梅花香,系好了固定的细绳结,又打理一番才放下手。

  “还愣着干什么。”

  “楚仁师兄,你这是?”

  江楚仁虽然面无表情,但声音里还是透着掩盖不了的柔,只是气没消下来不肯显露太多,在飘飘扬扬的大雪里寥寥几句:“你体寒,小心着凉,回去的路上慢点。”

  素玉青楞了,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江楚仁站在门口,望着那抹白里夹黑的身影,逐渐的模糊,最终与大雪融为一体,原地不动很久很久。

  ——

  回到了碧从峰,经过的弟子们看见素玉青,依然惶恐不安的纷纷行礼,倒是和以前差不多。

  大概他被鬼修伤了的这件事被江楚仁瞒的很好,以至于没有一个人察觉出来他身上的不对劲。

  这样也好。

  素玉青心想,若是替男主挡伤的事情大范围的传播开来,他这个逞性妄为、狗仗人势、奴颜媚骨的贱骨头小人人设就直接崩盘了,再装根本是徒劳无功。

  猛的发现一个重要问题。

  等等,男主那边该怎么办?自己要怎么装刻薄自私的表示救他不关他事啊?这不是明摆着的自相矛盾吗!!!

  素玉青苦于找借口的难题,脚步特意放慢了速度,期盼能在到达自己的居所前想到。

  可惜,直到视线碰撞了早就在此地等候的越意寒,惊了一下,顿住腿,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借口。

  素玉青不寒而栗的咽了咽口水,男主找上门来了啊!!!是不是来算总账的?不要啊,自己能现在就逃吗?!

  “师尊……”

  越意寒的声线不变,还是以往的低下,连姿态的弧度都没有变。

  稳住,稳住,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男主,又不是将你扒皮腰斩的魔君,相信自己能行的。

  素玉青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总算是将疯狂波浪的心神压住,抛之脑后了文里的男主施加在原身的种种虐待,冷淡地说:“你怎会在此地?”

  “那天弟子不该自以为是,不要心法,不要教导,让师尊生了失望,还请师尊原谅一时糊涂了的弟子。”

  眼看着,越意寒又要卑微进尘埃里的下跪磕头。

  素玉寒可受不了这一跪,估计未来自己都得还回来,下场极有可能是黑化了的越意寒笑得邪魅开心,一脚踩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继续无限凌.辱。

  立刻肃穆道:“男儿这对膝盖是跪天跪地跪父母的,动不动就跪像什么样子,起来!”

  越意寒的的脑袋低得更低,平平地说:“……弟子没爹也没娘,不信天也不信地,从小就不知道,跪,有何金贵。”

  素玉青乍然变成了哑巴,自己居然疏忽了越意寒自卑的根源——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仿佛海上孤萍,一生求不得安心。

  越意寒见素玉青没有任何表示,嘴角流露一丝涩意。

  师尊一定是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厌恶了。

  他是光,万人中央,高高在上的光芒,不论是热的还是冷的,都照不到自己这样从污秽的夹缝里生长出来的黑暗。

  没错啊,因为他和自己,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啊。

  这些翻滚的烂血,让越意寒无法接受自己继续站在这里,遏制不了烂血无所顾忌的撕咬内心。

  只想逃,逃回就该属于他的黑暗深处,而不是被面前这万人中央,高高在上的光灼烧了身心。

  “弟子先行告退,不叨扰了师尊休息了。”

  越意寒不顾一切的要跑,身后,突然传来一句话。

  “意寒。”

  这是师尊第一次当面叫他名字,越意寒不禁怔住了:“什么……?”

  “以后你会遇见,那个让你懂得跪有多金贵,又肯为此,放弃这份金贵的人的。”

  素玉青站在微光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那对向来冷冷的眉眼带着几分柔如果您是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的作者或者是其他版权所有者,又需要本站删除该作品,

  请持相关版权证明与本站邮件联系;本站收到相关信息后的一个工作日内处理,敬请谅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