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反派再临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70、反派再临
字体:      护眼 关灯

70、反派再临

  循着《破碎虚空之魔》的基础设定,赶紧前往,当来到第二根天之柱的所在地,但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绝琴萧站在原地,任凭别人怎么靠近也从始至终都没有移过原地半步。

  他白皙的肌肤不染灰尘,容颜美得像个偶人,天道的高傲怠慢体现的不能再多了。

  两方实力论起来是一个天云一个地泥,压根没有可比性,男主灭世都没这来得压迫力十足。

  “你居然逃出了我设下的屏障。”

  绝琴萧注意到了刚刚才到的素玉青,对他一半是欣赏一半是觉得有趣。

  被大佬在意真不是一般人能够顶住的压力,尤其是对方正在灭世中,指不定就成为下个“幸运儿”了。

  一个人却阻碍了绝琴萧投来的视线。

  “你……”

  素玉青没想到,越意寒会挡在自己前面,看着背影,有些愣住。

  因为虽然自己是被泼脏水的,所谓的种种坏事纯属子虚乌有。

  但过去“欺师灭祖,勾结魔道,背叛师门”至今还声名远扬,人人喊打,在真相没公开前,人渣祸害这个外号大概率是抹不掉了。

  越意寒与自己非亲非故,为什么要为了自己?

  绝琴萧从上往下打量了一番越意寒,眼睛微眯,认出了越意寒的不同。

  毕竟身为天道,天底下原本就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住他的。

  “你叫什么?”

  “天遥派,碧从峰,越意寒。”越意寒回答的冷淡,护得身后的素玉青更紧。

  其实绝琴萧并不轻视越意寒,就跟普通人惜爱奇珍异宝一样,仙魔共体少之又少,特别是这般出色的。

  若是以前,绝琴萧会打算精心设计侍弄,不过现在,他已然没有了当初的闲情逸致,灭世下死多少人也没少大可惜。

  “凡人,皆当有自知之明。”

  一瞬间,气势逼人,地面裂开巨大无比的口子,摇摇欲坠下修仙者们都无法自保。

  素玉青脚旁的土地不知什么时候裂开。

  越意寒抓住了他的手,虽然抓住了,但两个人还是因为不稳,一起掉进了深不见底的裂口里。

  ——

  眼前黑糊糊的,伸手不见五指。

  素玉青晕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响起关切紧张的问候:“师尊,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听出来是越意寒,素玉青没有多想就说:“我没事。”

  突然反应过来,等一下,越意寒刚刚叫自己什么?

  “那师尊坐着,歇会,弟子先去看看周围环境。”

  越意寒起身离开,留下素玉青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三观都要重塑了。

  男主居然喊自己“师尊”?而且口吻还很亲呢自然,到底是自己出现幻觉了还是出现幻觉了?

  很快,越意寒回来了:“弟子看过了,顶上多是容易塌方的松土,绝不能往上,有一股空气流通,要想出去应该可以走出去。”

  重点不是这个啊!

  素玉青艰难考量了用词:“我们萍水相逢,那个,你认错人了吧?”

  越意寒缓缓道:“天遥派,碧从峰拜师修炼,师尊细心教导我的那些日子,我从未真正忘记过。”

  说着这话,他的目光定在素玉青的眼眸里,神情和语调像对待珍宝一样唯一无二。

  “即便师尊把我忘了,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师尊。”

  “……”

  折断了思路,胸口仿佛野草胡乱生长。

  黑暗里,素玉青只有扭过头,清了清干燥的嗓子,欲盖弥彰的转移话题:“先出去再说吧。”

  两个人往空气流动的方向走,好在底下不是什么岩浆,确实是一个天然洞穴,宽又高,唯一麻烦的就是视野黑了些。

  到了尽头,却被不通挡住了面前的去路。

  敲击几下,里面似乎是中空的。

  落石和松土稀稀拉拉垮下来,打通后,发现里面居然别有洞天。

  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一个立在中央石块上的长条盒子,整块木头都腐烂掉了,碰碰就稀碎了一样,若是扔在河床边估计都不会有人想捡。

  素玉青可不这么认为,根据经验判断,这不摆明了,就是套路文里越不起眼越bug的神器啊。

  上面还在灭世,指不定这个长条盒子里装的就是最后能够拯救世界的圣物了

  但想要拿到,通常都得必须经受住非人的考验。

  以往《破碎虚空之魔》里的种种考验,对男主来说就是刷经验值的小意思。

  可今日不同往日,剧本在手都没用。

  六界眼看着,可谓是快要玩完了,若一不小心就行提前打成“boss灭世”这一旷世成就了。

  这个险,素玉青决定自己先试一试。

  越意寒却拦住了素玉青伸出去的手:“师尊想干什么?”

  素玉青装糊涂地说:“你先放开,我没想干什么。”

  越意寒早就猜到了素玉青的心思:“每次都是这样,对弟子隐瞒,下一刻受伤的却是自己,师尊这一次还要继续骗弟子吗?”

  被揭露了小心思,目光灼灼下再糊弄只会变得适得其反,素玉青只好退一步,先给越意寒顺顺毛。

  “好好好,是我不好,我们先松开手。”

  “不行。”越意寒固执地说:“等我一松手,师尊肯定会自作主张,除非师尊答应让我也一起承受危险。”

  被猜中的八九不离十,手还紧紧抓着,此时此刻颇有种渣男无数次哄骗无知少男心,最终无知少男识破真相要求渣男负起责任的既视感。

  受不住这猛烈炽热,尤其是越意寒那眼神,感觉自己真是个渣男。

  素玉青无奈妥协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两人联起手来,一起打开了立在中央石块上的长条盒子,长条木盒内躺着一个系住的卷轴,灵气全无,打开来卷轴无字无画。

  不应该啊,不该有异象发生么?

  素玉青正脑袋上冒问号,一脸疑惑,突然卷轴内里一阵刺眼白光。

  再次看见的,便是脚底云端,头顶悬飞的古朴乱石,梧桐,宛如一个无人能够踏入的神仙仙境。

  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不现真身,围绕在耳旁。

  “终于来了么,绝琴萧最终还是挣脱了封印啊……”叹息道:“绝琴萧虽为天,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无情.欲灭,创造一个新界。”

  “千年万年前,我与余几位仙者封印天道,也快大限将矣,魄散飞散前把一丝灵识留在天卷内,以备将来不测。”

  “……天卷之用法,你记取之,以其再封住绝琴记萧……善护日卷,切不可落奸人手……”

  越意寒担心地问:“师尊?”

  随着苍老声音自顾自的远去,素玉青回过神来,先摆手:“无事。”,把那些字啊句啊,赶快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他。

  关于天卷的使用方法,越意寒思索片刻就领悟到了。

  让人感叹,不愧为他写的文《破碎虚空之魔》里城府深沉,挑拨离间各个分支或旁宗关系,作风狠辣的捏个男主。

  即便变成正派也没有洗白弱三分,各方面还是那么指数满表。

  两个人地面的土地突然又震动。

  “大约是第三根天之柱被毁了,弟子检查过了,这上面有道,借道离开应该可行。”

  “那就快走吧。”

  再不走,真要喜提灭世成就了。

  战场上,两方交战。

  迫于六界被毁,大家就得一起陪葬的压力。

  几方浩大势力都放下了城府和两面三刀,选择同仇敌忾绝琴萧,拼尽全力,这般,依然战局一面倒。

  “咳咳……”

  拂去飞扬的土尘,江楚仁嘴角泌血,跪倒在地上。

  “你们已经输了。”

  绝琴萧站在他跟前,手也没抬,看他。

  “还没有。”

  江楚仁喘了口气,盯着他:“除非不能呼吸,无法意识,不然六界永远不会任你随便摆布。”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成全吧。”

  就在危急关头,数道犀利的灵剑劈下,正是天卷展开,在半空中犹如滔滔江水飘着。

  六界的人都下意识的抬头,惊异这异象。

  劈下的数道灵剑齐刷刷立于土地,将中央的绝琴萧团团围住。

  灵力很快汇聚成一条条的锁链,紧接着,锁链和其余灵剑相缠,结界形成,白光金字慢慢浮现。

  从土里钻出来的锁链,一瞬间紧紧捆住绝琴萧的手脚。

  绝琴萧没有挣脱,在还能说话的时候问素玉青:“你们是从哪里找出天卷的?”

  素玉青说:“就在你毁掉的第二根天之柱底下。”

  绝琴萧有所感悟,他自言自语:“……明明就在脚底,我却错过了,果然……不属于我的东西,即便寻觅终生也不会有结果吗……”

  他闭眼:“……成棺之时,就是封印结束之际。”

  又睁开眼:“不过,当再次苏醒后这六界依旧会如我想的那般覆灭。”

  随着轻如羽毛的话音缓缓落下。

  绝琴萧终究被封印了,他身上的灵力洒落,通过土地,随着轰隆巨响,本来倒下的三根天之柱又重新塑造回来,立于天地之间。

  天卷收拢,完成使命,回到手里。

  最终boss战终于打完了!素玉青长舒一口气,像是放下一块压在心里很久的大石头。

  忽然,脖子后面一阵刺痛。

  素玉青伸出手摸,摸着一个本来不该存在的发烫印记。

  这是……什么……?

  眼前突然莫名的晕眩。

  他摇晃了一下,很快黑暗覆盖了面前,在倒下去之前,耳边传来焦急混乱的“师尊!”,“师弟!”,“师兄!”

  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跟师兄师弟们相认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