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这些年,被我撞上的修罗场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68、这些年,被我撞上的修罗场
字体:      护眼 关灯

68、这些年,被我撞上的修罗场

  虽然很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可惜转过身无疑是一条死路,就算明知道前面是大boss也只能硬着上了。

  素玉青扶额,估计迄今为止没谁像他这样,这么想赶快与被封印的boss进行中门对狙的。

  深深呼吸一口气,心中默念一句“无论如何,都必须活着走出去。”,终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静静摆放着的这一口乌黑死寂的黑棺。

  棺材表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似乎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被人打理过。

  手放在棺盖上面推了推,即便用上他所有的修为灵力去推动这棺盖,结果也是照旧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果然,按照通常套路来,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轻松解开了封印。

  可以从铁链下手,倒是看上去容易被打断,可就是总觉得里面是不是有诈。

  “到底……该怎么解?”

  看着眼前这个黑黝黝的棺材,素玉青自言自语的说着。

  他抬起头,无数的粗口长铁链系住黑色棺材,数不尽的黄色符纸粘贴,好像阴风阵阵,耳边淅淅作响。

  垂落下来的森森尸骨,烂而不腐,少说也有百来具,一排排的悬挂垂落看过去相当的诡异瘆人。

  观望着观望着,素玉青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随即动用灵力,铁链上张贴的一张张黄色符纸没有什么灵力护体,经过岁月打磨本来就脆弱,在被灵力精准击中的一瞬间便破碎。

  在黄色符纸破碎的一瞬间,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

  在那破碎的黄色符纸旁边的一具森森尸骨居然有了反应,在吱嘎声里,挣脱了原本铁链对它的束缚,攀爬几步,猛的从吊在半空向着地面整个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仿佛大地都颤抖的晃了晃,一时间尘土飞扬看不清周围,待尘埃落定,嘶吼响起。

  原本一动不动的森森尸骨转瞬间转变,成了僵尸的存在,对着在场唯一的一个活人凶相毕露。

  见此,素玉青的心中更加确定。

  这次赌对了。

  果然如他猜测的一般,这些黄色符纸并非单纯只是用来封印,还有一层用处是多加了一道保险。

  一旦有人企图解开封印,打断铁链,那么这些黄色符纸就会发生作用。

  被串在铁链上沉眠的僵尸一个接着一个苏醒,杀气腾腾,面目狰狞的将闯入者通通撕成碎片。有过相当多的经验,素玉青对这类东西习性早就了如指掌。

  僵尸全都血厚,很难打死而且速度极快。

  从古至今对待它的唯一快捷有效方式便是天火燃净,迂回战术则是镇压法子。

  这些僵尸在不见天明的地牢内是占尽了便宜,天时地利人和全算到了毫无弱点。

  他现在手里既没有天火,又没有镇压的准备,一旦被围住就只能咸鱼打出死亡结局了。

  不管了,搏一搏总比坐吃等死强比。

  说干就干。

  素玉青开始用灵力打断所有的铁链,炸掉所有的黄色符纸。

  一具具原本沉眠的僵尸从锁链上掉落在地面,发出砰砰的闷响。

  吱嘎吱嘎的骨头活动声此起彼伏,飞扬尘土里,嘶吼暴怒响起,四面八方都是。

  素玉青深知,他不能和这群诈尸僵尸做太多的纠缠。

  否则,在这样毫无悬殊的n对一里吃亏的百分百只会是自己。

  他一边连忙躲闪着扑来的僵尸们,一边继续炸掉所有的黄色符纸,不敢耽搁。

  轰……轰……轰……轰……轰……

  随着黄色符纸越来越少,素玉青额头上也冒出了许多豆粒大小的汗珠。

  这也太困难了,该说真不愧为boss关卡吗,好几次差点被啃咬到抓伤到,这些诈尸僵尸真是比他想象中还要强悍,还要难对付。

  素玉青喘口气,终于,随着最后一张黄色符纸爆炸破碎,铁链全断。

  原本坚固不可破的封印迅速变得薄弱脆弱,不被强烈压制束缚的黑棺同一时间激烈颤抖。

  棺盖上面那一层厚厚的灰尘簌簌而下,棺盖被缓缓被推开。

  离得最近的僵尸们被无形的威压瞬间碾压成了一摊,连渣都不剩下,森森白骨全部粉末的彻底。

  boss要出来了!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从黑棺之中伸出,从里面坐起,出现一个无比绝色的人。

  素玉青望着黑棺里坐起来的人,他长着一副极好相貌,皮肤白净。

  尤其是那双黑曜的眸子,好似有魔力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仿佛只要盯着那双黑曜瞳孔就会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

  虽然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身上那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却使得素玉青在屏住呼吸,不敢小觑。

  知道面前肯定是一个少说也活了上千岁,不夸张的讲,甚至万载都有可能的妖魔。

  周围的僵尸们好像能够清楚感觉到,从黑棺里解脱封印的boss散发出来的一股不怒自威,淡然自若的威压,纷纷都不敢上前。

  boss对着素玉青,那目光仿佛在审视什么待捕猎物,又好像是在观察盘中美味,让人心中升起毛骨悚然。

  昭然若揭,一个强大到极致的存在,根本惹不起,无论谁看见了都会马上绕道走下下下辈子都不会重走一遍。

  “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害怕我。"

  boss用低沉而富含磁性的声音说道,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一丝玩味。

  突然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缠缚住了素玉青的身子,挣扎了一下,居然动弹不得,最离谱的是竟然连灵脉都用不了。

  素玉青:“……”连他这丢丢的灵脉都不放过,保险上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boss对素玉青轻笑,素玉青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好似正准备要将自己吃的一点不剩。

  boss的声音很轻柔仿若春风拂面,可在素玉青耳朵里听来却犹如魔鬼催命。

  "你不觉得在这里和我聊天很没有情趣吗?不如,我们出去聊。"

  尽管是征求的问话,但显然boss并不在意素玉青的意见。

  眼前一黑一亮,再睁开双眼时,他们已经离开了黑黝黝全是僵尸的地牢。

  在地牢里都感觉分秒如年,现在看着日头,应该还没有过去一天,天遥派内依然平和宁静。

  “……被封印许久,今日所见,依然如故……确实……不得不实在令人怀念啊。”

  boss站着,宛如仙境的绝美景色映入眼帘,看起来是有几分怀念,叹息。

  那身姿,优雅淡然,平静无害,但不得不让人防备,这人应该在数千年甚至万年就出现了,但在修仙界内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你,到底是谁?”素玉青试探地问。

  boss扬唇一笑道:“你们天遥派从没说起我过么?”

  “不过也是,不论是修真门派,还是修仙界应该都宁愿都不存在我的痕迹,或许他们还希望着已经被封印太久的我,能够自己也快忘记自己的存在了吧。"

  他声音始终很温和,但却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似乎根本没有将八大修真门派和修仙界放在心上,反而有些轻视。

  “你……想毁掉修真门派和修真界?”

  素玉青忍住心理上压迫感,试图套出对方的话来。

  "修真,那不算是什么,我想毁掉,只需要我的手掌微微一抬,整个修真界就会灰飞烟灭。"

  即使这句话充满了自负和狂傲,他说来却显得理所当然,轻描淡写,宛如曾经就这么干过。

  "我,呵呵,你可以叫我魔尊,也可以称之为妖尊,也可以叫我鬼帝,又或则……"

  讲到一半变得含糊其辞,boss笑笑不说话。

  这时,异象突出。

  天遥派六大峰的峰顶都在一瞬之间点燃了烽火,白天便火光冲天,犹如火烧云。

  红霞的天空又不断飘来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撞铃,特殊的音色交叠回荡,尽显紧急威吓让人心里不寒而栗。

  这种警告方式极为少见,就算是当年妖族率兵而来都没有受到这般的待遇。

  “看来,是被发现了呢。”

  boss说话的语气依旧不瘟不火,甚至眼底带了有趣。

  话刚落,一句“发现了,在这里!”,随之数道身影从天而降,阵势浩大的天遥派弟子们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个个手执利剑,如临大敌,紧张小心,剑刃寒光闪烁烁了眼。

  “长老!江长老!”

  随着恭恭敬敬的喊声,从弟子们身后走出来的,就是江楚仁。

  远方又来几十人,祁沉没和越意寒带着他们自己人也紧跟其后。

  虽然自己的人已经把boss给牢牢困住,江楚仁却没有丝毫放松,不敢掉以轻心,脸上的神情还凝重了起来,眼睛紧盯着boss。

  当余光瞥到后面的人时,那瞬间,他像是灵魂出窍一般瞳孔放大,整个人就愣住了。

  “玉青……师弟……?”

  听到这话,祁沉没也跟着看去,身体僵硬,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素玉青听到后下意识摸脸,心里顿时好几声糟糕糟糕,怎么回事,面纱是在什么时候不见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