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天道你敢不敢和我聊一聊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67、天道你敢不敢和我聊一聊
字体:      护眼 关灯

67、天道你敢不敢和我聊一聊

  修仙界的论法大会即将召开,为此,每个修仙门派都全力以赴,打点好各种事宜,门内弟子的整合,以及安排队伍等等。

  一路上都是经过严格把关,只为了到时候前往论法大会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虽然各种准备需要耗费很多精力,但毕竟,这次关系到整个门派在修仙界的声望和自身利益,所以每个门派都做足了十二万分的准备。

  天遥派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后期只等开幕开始。

  越意寒向祁沉没多要了一个名额,他要带那只狐妖前往。

  祁沉没感到十分的匪夷所思,论法大会是修仙界难得的盛举,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越发怀疑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玄机,难道那只狐妖身上真有什么特殊?所以才会让越意寒如此在意?

  他不言不语,心中暗自琢磨。

  决定要好好调查清楚这只狐妖,反正这次的论法大会也要亲自走一趟看,必须要弄清楚其中原因才行。

  "既然你要带他去就带着吧,今日准备好,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

  得知自己也要去前去论法大会,素玉青是真没想到的惊讶了,其实他一直期待着去论法大会,但实际上却从未参加过。

  并不是顾忌一群高阶修士之间较量的缘故,毕竟他在天遥派当仙尊时也是元婴期的高阶修士了,不需要为此顾忌危险什么。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那段日子总是经常头疼难受,一画面出现在脑海。

  于是被楚仁师兄,许儒师兄以及祁小师弟,用体质不好需要多多休息的理由拦了过去。

  没办法,这个想法也只好随缘了。

  回到现实中,去还是不去论法大会。

  关于这个问题,素玉青自然是……当然要去。

  毕竟是修仙界难得一见的盛举,除了高阶修士,能够收着邀请函都屈指可数,少之又少。

  这般难得可贵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去,如果这一次错过了就真的太可惜了,太遗憾了。

  越意寒问过素玉青的意见后,得到“去”的回答,嘴角不禁笑笑。

  虽然明日一早就出发,但今日还是得不了空闲,毕竟天遥派门派太大,再怎么细心周到也总会临时小乱。

  去忙公事的越意寒离开后,素玉青在考虑自己去论法大会该带什么东西呢?

  忽然忆起来。

  自己拿越意寒的副剑,解决上次的济世寺养尸养蛊后,好像至今都没有还给他。

  素玉青将副剑拿出来。

  上次事态紧急,千钧一发没有办法分神,得忙着对付排山倒海之势的活死人们,现在才发现这剑十分顺手,就像是新的一样打磨的光滑平整。

  用灵力催动副剑,打造的材料非常坚硬,比任何的矿石都要硬,而且带着一股冰凉之气。

  素玉青不禁感叹,这把副剑还真不是凡品啊。

  只是看着看着……莫名有种熟悉感油然而生,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素玉青忽然想起来了,恍然大悟。

  难怪觉得有种熟悉感,这把副剑,和自己曾经有一把丢失的副剑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心中一震,难道这把剑是自己当初的那一把?可是不应该啊,越意寒又是怎么会找到的?

  素玉青越来越疑惑,但是一时半会又想不通其中的关键所在。

  于是将副剑收入,随即向外面走去,要找越意寒问清楚,这把剑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不知道越意寒现在回来了没有,素玉青才走到居所外面的门口便碰巧撞上一个人。

  虽然素玉青的容貌俊美艳丽,足够吸引人愣愣的将注意力都在脸上,但那毛绒绒的尖耳朵和狐狸尾巴到底还是实在太显眼了,压根没法忽略。

  那人被突然出现的素玉青惊了一下,下意识的退步,险揣不着手中的东西,还好及时反应过来不然就要掉落在地上了。

  这人穿着不属于天遥派的任何一峰,像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

  那陌生人说:"小辈的是别派的玄门派,这次是奉师命过来,有急事要见一见关在贵派地牢里的一个囚徒,江长老说碧从峰的弟子会领我前去带他走,所以我才会来此。"

  玄门派……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是一个新崛起的门派?又或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门派?

  “你奉师命过来,要见一见关在贵派地牢里的那个囚徒,是何人?”

  “这个……师尊有令,要见的那个人是我们玄门的罪人,小辈不能擅自告诉除却江长老之外的人那个人是谁,还望道友见谅。"

  听了玄门派弟子的回答,素玉青不仅没有放下警戒心,还更怀疑了。

  玄门派弟子见素玉青还存疑,赶快拿出手中的东西:"这是江长老交给我的,说,如果遇见什么麻烦事就向对方直接交由这件事物,见此物者便会亲自带领我前去地牢。"

  素玉青接过。

  是一枚玉简,上面的字确实是江楚仁的灵力书写而成,道明:若是见到携带此玉简者,便带领携带此玉简者去往地牢。

  仔细探查一番,玉简确实没有问题,只是玉简里并未说明那名被关押于地牢的囚犯是谁,这点仍然让人觉得不太对味。

  素玉青的脑海中还在盘算着,要不要将这名陌生的玄门派弟子抓住审问一番,可是又担心这么做会打草惊蛇。

  万一这个玄门派弟子是真的,自己贸然把他抓了,岂不是给自己招惹来误会和更大的麻烦吗?

  玄门派弟子急切地说:“这件事火烧眉毛,小辈必须得赶快回去复命,实在耽搁不得,还请道友赶紧帮忙带路。"

  玄门派弟子的语气明显透露出一股焦急之色,不像是装出来的,看上去似乎真的很紧急。

  素玉青心中一动,便说道:"既然这样,那好吧,跟我走。"

  说罢,便朝着外面走去。

  不过,素玉青留了个心眼。

  他在玄门派弟子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将灵识释放出去,确保之后若是出了意外的话,越意寒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消失的他留下的消息。

  很快便来到地牢,入口处有人专门看守。

  有玉简在,看守的人当然不会有任何的质疑,在确认无误后就给了引路灵珠,让他们进入。

  天遥派的整座地牢,都是用特殊材质打造而成的,一旦进入其中,若是没有对应的引路灵珠,那么谁都无法从内部逃脱出来。

  两人刚进入地牢,里面立即传来一阵吵闹声。

  "快看啊,又有人进来了!"

  "哈哈,终于又有人送上门来了吗,哈哈……"

  “是男是女?快让我看看。”

  这嘴里叫嚣着的是关押在地牢不久的囚犯,还没有品尝后悔的滋味和时间的折磨,态度自然比其他人的还恶劣无谓。

  地牢中关押着许许多多的犯人,大多数因为漫长时间而已经疯疯癫癫,呆呆傻傻的忘记了痛苦是什么,更不会感觉到恐惧。

  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的结果,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做错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事情,那么也就不必遭受这痛苦的折磨。

  素玉青听到这声音,毫无反应的一脸平静,这做尽坏事的人渣还不值得他在意,直接向着前方走去。

  从看守的那里拿来的引路灵珠,在手中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

  地牢里没有阳光,但也足够看清楚里面的一切情况,越往里走,就越能够闻到一股绝望味,囚犯衣衫凌乱,身子蜷缩着不知道已经被关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玄门派弟子突然说:“那个就是我们玄门派要找的囚犯。"

  素玉青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

  只见阴暗的角落里蹲坐着一个身影,那个身影穿着一身破烂的灰袍,手被铐住,过长的长发遮盖了容貌,不知道在这里关押了多久。

  一排的铁栏杆挡住了里外,那人没有动静,诡异的像个死物。

  素玉青的脚步下意识的向前一步,突然止住,感觉到了大问题。

  不对!这个人并不是像个死物!而是……

  突然听见背后的玄门派弟子开口说:“道友。”

  一道细粉撒了转过身的素玉青,竟然是毒粉!

  脑海一阵昏沉,连忙闭气,想要用灵力将其毒逼出体外,但是为时已晚,眼前的景象不断变幻。

  背后仿佛有吸力,待到脑袋清醒时,背部疼痛无力。

  抬眼看,四周全是黑暗,起身,摸索着只有粗糙的石壁,没有一处可以离开这里的出口和入口。

  果然这个自称是玄门派弟子的家伙是早有预谋,编造出诸多借口只是想把自己引入陷阱杀人灭口而已。

  自己不小心就误入了幻境陷阱,或许应该还在天遥派的地牢里,毕竟这儿地深又宽,曾经就有不少残暴不仁,罪恶滔天的人在这儿被囚着到死。

  那自称是玄门派弟子的家伙可能就是这么想着,让自己也在这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素玉青没有灰心丧气,先给自己恢复灵力。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掉到了地牢里的哪个位置,但俗话说有再一再二,有进就有出,说不定藏着可以离开的暗门呢。

  在一番摸索下,扣到了一个移动的活门。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其中一块石壁升起,一条宽阔的通道显现。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却什么也看不到的通道,有种要随时去打boss战的鬼畜感觉。

  这黑压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氛围感是怎样???要不要这么阴间!

  素玉青硬着头皮进去了,在走过了长长的黑暗通道后,终于见着了眼前稍微光亮的一幕。

  无数的黄色符纸贴着,无数的铁链捆绑着,一具具尸骨钉死在上面飘落下来。

  此情此景,能够看得出来当年是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终于艰难的封印住了摆放在中央的黑色石棺内的东西。

  而见到此情此景的素玉青:“……”

  麻了,我能转身就当没看见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