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在得知真相的边缘反复横跳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66、在得知真相的边缘反复横跳
字体:      护眼 关灯

66、在得知真相的边缘反复横跳

  素玉青从雪地里跑下来,身上白绒绒的毛皮被雪花覆盖,跳来跳去,与天地几乎融为一体。

  即使断云峰依然是那么的天寒地冻,也压根不觉得身上有冷。

  虽然偷偷溜出来有风险,但见到一直对他很照顾的楚仁师兄现在安好,相信其他师兄师弟应该也是一样,心里感觉放松了许多。

  不过在外面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得赶紧跑回碧从峰。

  只是素玉青没成想,路上居然遇到了跟越意寒一起从万剑峰回来的祁沉没。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当面碰见曾经和自己常常共同合作斩妖除魔,互撬老底到不能再熟练的毒舌祁小师弟。

  素玉青眼前发黑,捂头头疼,这运气真是没谁了。

  祁沉没的眼睛一向毒的很,素玉青僵直在地上,有预感的虚的不行,总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破绽。

  果然祁沉没一看见素玉青,便微微皱眉,满脸都是在意。

  祁沉没平日里尽是斩妖除魔,作为老手,不到三尺便轻易觉察到了一股妖气。

  祁沉没早听说,越意寒此次回来不仅是带回了弟子们,还带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小妖,虽然十分不理解,但还是没兴趣过问。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面前的这只白狐狸了。

  祁沉没对妖魔感到非常厌恶,无论对方是好是坏都非常讨厌,可今天见着这只白狐狸精,突然有种莫名情绪浮出水面,实在是说不上来的古怪。

  下意识说:“这只白狐狸……”

  不等祁沉没说完,携带在身边的玉简又闪起白光。

  近日即将举办修仙界内重之又重的论法大会,凡是数一数二,名德重望,威风禀禀的修仙门派都会齐聚一堂,互相进行交流学习。

  而这么重要的时候,自然不可能少了修仙界的老大哥天遥派。

  所以祁沉没这段日子过得应接不暇,忙忙碌碌,快要焦头烂额了。

  一听闻越意寒已经回到天遥派,祁沉没事不宜迟的让弟子前来告诉,约越意寒到自己的主峰万剑峰,把还没处理的碧从峰事宜给安排妥当,天遥派可以如期参加论法大会。

  这会儿又有事情找他,祁沉没没得搁置,只得快回去处理。

  虽然多少很在意这只白狐狸,不明白这股莫名的情绪是哪里来的,但急事在身还是暂且放下这份狐疑。

  祁沉没先和越意寒简单告别,接着抽身离去了。

  素玉青顿时大松口气,心情真是坐过山车般跌宕起伏,还好祁沉没并无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后因为有事先走了。

  若是当面被发现,师兄师弟相见倒没什么,但他还没搞清楚当初陷害自己死了的良玥现在是不是还和妖魔勾结很深,若是再被捅一刀,可不好受。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旁边这个突然出现,让穿越成原身后的他一直以来都十分胆战的男主。

  素玉青可没有忘记,当初原身被男主弄死的模样有多惨。

  虽然自打穿越后他从没遇见男主,原身做的那些虐待男主的事儿更是都没发生,但万一天道硬要按原剧情发展呢?

  素玉青立即鸡皮疙瘩掉一地。

  扒皮加腰斩什么的,还是重点加粗的拒绝的算了吧。

  所以若是男主问了自己刚刚偷偷从碧从峰跑出去是想干什么,尽管只是跑去看看楚仁师兄也绝不能暴露哪怕一分。

  素玉青紧张,准备应付越意寒接下来的问话。

  没有想到,越意寒仅仅抱起毛绒绒的他。

  素玉青当即傻愣,在怀里动也不动忘了挣脱,连万分的不自在都没来得及想起。

  等回过神来,已经一人一妖就这么回到住所,而这,全程被路过行礼的白衣弟子们看在眼里,直到放在床上。

  “若困了,便睡吧。”

  “你若是无聊,可随处走动,这里无需顾忌。”

  说完之后,越意寒坐下,开始阅读案上的卷宗。

  自己可是一只来路不明的妖诶,即便负荆请罪过了,并且真诚相待的表示要改过自新,重新做妖,但还是不能太相信这份没有任何保障的说辞吧?

  对于男主对自己简直是毫无戒心的对待,素玉青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理由。

  直到实在是想不通,干脆不想了,选择俯趴在软软塌上看着越意寒批卷宗。

  其实卷宗并不多就是几十张纸而已,不过却是很难处理,毕竟天遥派是修仙门派,产生的各种麻烦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的。

  素玉青俯趴在床上,越意寒的侧颜在烛火摇曳,朦胧的光影中有着几分捉摸不定和风轻云淡,高挺的鼻子,嫣红的嘴唇……

  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回事,脸红起来,心脏小鹿乱撞似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打破了氛围,非常快,似乎带着丝急迫之意。

  “师尊。”

  是待在越意寒身边有一段时间的陆云溪,越意寒的笔未止,平淡地问:“何事?”

  “……那人又来了,是否该?”

  越意寒连抬头都没有,仅说四字:“不用理会。”

  “但这已经是连续七次拒之门外……”

  “就按一贯如此,说我还有要事处理,恕罪了。”

  门外的陆云溪只好道:“是。”,下去了。

  素玉青不禁诧异,能让男主这么不给面子,连续七次登门拜访都拒之门外,来人到底是谁这么芥蒂?

  没过多久,远处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怒气冲冲的叫着:“谁也别拦着我,今天我就是要进去!谁敢在面前挡着,休怪我鞭子的狠辣!”

  大门轰的一声,摔在两旁,来人简直势不可挡。

  这回着实大开眼界,居然在越意寒的居所里撒泼,究竟是谁脾气这么暴躁火辣?

  来人一进到屋内就是怒气的表情,看到越意寒不仅没有停下笔,还抬头都没有,完全轻视不在乎他的模样,不禁握紧拳头。

  这不正是当年陷害他的良玥吗?!

  身后的陆云溪追上来,语气小心翼翼道:“师尊,良玥掌门硬要闯进来,弟子实在是拦不住……”

  陆云溪的回答,将良玥形容成胡搅蛮缠的无礼之徒,虽然事实就是这样,但还是使得良玥瞬间变脸。

  良玥心中暗骂着陆云溪,想着,这些东西真是愚蠢至极,真是气煞我也,我堂堂的天遥派掌门是你们这些东西能够随意议论的吗?

  良玥越想,越发愤怒,一股冲动想要一甩手里的鞭子,狠狠抽向陆云溪,但想到自己在天遥派里给人的印象,又忍住了,只是冷冷瞪视陆云溪,充满了厌恶仿佛在看一只恶心苍蝇。

  对向了良玥的眼中那目光,陆云溪不由得感到心中可怕,什么都不敢说了,觉得若是再说什么就要受到一阵的鞭打了。

  良玥对着越意寒说:“越师哥,所有人议论纷纷,你竟带一只来路不明的狐妖留在天遥派里,若是传出去,我们天遥派必将蒙羞。”

  “我看这狐妖不仅狡猾,而且还非常会蛊惑人心,我们天遥派绝对不能让这种肮脏东西进入我们天遥派,我建议立即把这只狐妖驱逐出天遥派!或则……就地正法!”

  越意寒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越意寒的答复十分冷漠,良玥的脸上肌肉扭曲了一下,但很快又看着越意寒,神情受伤。

  “越师哥,难道你忘了,当初你被那个人渣百般刁难虐待时,是谁一直陪在你身边?当初你的灵脉被毁,是谁千辛万苦为你寻来洗筋伐髓的灵药?现在你却如此狠心,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

  说到语句最后,良玥已经泪流满面,看起来好像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够了,良玥,当初的恩怨我早已放下,你不要总是拿当年的事情来说话。"

  越意寒皱了皱眉。

  眼看着,自己的话根本左右不了越意寒,良玥咬牙切齿的脸色阴沉:“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越师哥保重身体。”

  "嗯,慢走。"越意寒依旧淡淡地回答道。

  "越师哥!"良玥见越意寒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气急败坏,狠狠跺脚,终于转身离去了。

  即便是在离去前,良玥也没有看素玉青一眼,其中的鄙夷和不屑之色尽显。

  素玉青倒不在意良玥的糟糕态度,不过是一个恶毒男配而已,他还真不把对方放在眼中。

  只是……在意的就是,百般刁难虐待男主,让男主灵脉被毁的人渣……嗯……怎么感觉好像有点像原身呢?

  素玉青开始怀疑起来自己的记忆,不知道是否因为重生让他的记忆出现错乱。

  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问题。

  ——

  良玥一锤拳头在墙壁,咬牙切齿。

  之前打探的没错,那只狐妖果然和素玉青有几分神似,不然也不会被越意寒破天荒的留在碧从峰上。

  可恶啊,可恨啊!良玥的眼红起来。

  他一定要马上找到机会抓住这只狐妖,将其碎尸万段,让其永远都出现不了在越意寒的面前。

  "等着瞧吧。"

  良玥阴狠的说道,然后转身向碧从峰外走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