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反派重生,生活不易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60、反派重生,生活不易
字体:      护眼 关灯

60、反派重生,生活不易

  此时此刻,素玉青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是非一般的跌宕起伏,重生不到一个时辰,居然就碰见了消失多年的正牌男主。

  回想起来之前,那些白衣弟子恭恭敬敬的喊这位正派男主“师尊”,要晓得,在天遥派得完成复杂考核,推荐加推荐才能勉强挤进去“仙尊”一列,而成为坐拥一座山峰的“师尊”更是难如登天。

  原身当初为此绞尽脑汁,才好不容易得到,而此时,正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明明白白的被称为是师尊。

  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多少不得了的事啊?

  素玉青陷入了深深晕乎,还有那么点慌。

  自从穿书进来,素玉青什么都不怕,但只有一个不能避免的心慌意乱,即使后来修为有元婴期了,但还是难免。

  无其他,说来说去只有一个,那便是在将来遇见《破碎虚空之魔》的男主。

  主要是,原身这个人渣反派实在是太渣太烂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促使一切万恶发生的罪魁祸首。

  若是经过一番努力下仍然改变不了的话,那就要经历被断手断脚,剥皮抽声,剩下的一半尸体还挂在地狱道的内殿上面供路过的魔们观赏的结局了。

  光是想想就瑟瑟发抖。

  令人松了口气的是,自从穿书后,他就从来没有遇见过一次男主。

  虽然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但内心安心了,性命保住了啊啊啊。

  可男主现在就站在自己眼前,不仅地位大变,连模样都不一样了。

  高挑俊气还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黑发飘飘,压根不是原著里刚刚出场的少年年纪,完全脱离了原著里,一直被欺压,侮辱,憋屈的帅强惨路线。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居然在堂堂正正用本名而非化名的替天遥派行动,复仇什么的不知跑哪里去了。

  不是,剧本呢?剧本你怎么了?

  素玉青觉得头晕眼花,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巨大动摇,自己被叶铭修一剑捅死后究竟时间过去了多久?自己该不会是重生错了地方吧?

  男主竟然这么随随便便出场了,消失那么多年,好歹前情提要给自己一点啊,自己对这场面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喂。

  素玉青没有忘记自己之前住着的身体是虐男主千百遍的人渣反派,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自然有点儿心里发虚。

  幸亏现在是只白狐狸,再心虚也仅仅是耳朵尾巴耷拉下来,看上去软软的。

  越意寒平淡地说:“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合作,那么我便给你解开禁咒还你人形。”

  “……!!!”听到这话,素玉青整个人都方了。

  若是解开禁咒变回人形,那跟原身一模一样的容貌就会立刻暴露,接下来,岂不是分分钟被抓回天遥派?

  不行,他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可不能又回去再被捅。

  素玉青随即跳下石桌,往后面躲,任凭越意寒怎么绕着走,无论如何都不出来。

  看着那毛绒绒尖耳朵在紧张的一抖一抖,不禁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隐约明白了什么,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越意寒拿出一个镯子,细亮的两条绕在一起,精致又好看,放在桌上响起声音。

  “你还没准备好的话,便拿去镯子,自己戴上就可恢复。”

  说罢,越意寒转身离开。

  院子里没有了人,素玉青探脑袋,确定这会儿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才放松的跳上石凳又跳到石桌上。

  镯子放着不动,却让人感到有些难倒腾。

  这时不用在男主面前露脸了,但接着还是得面对面啊,不然怎么破案脱离这个重生后带来的命案麻烦。

  素玉青纠结了好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叼起镯子,跳下来。

  ——

  洪城作为有名的地方,其首富的贾府当然是有多豪就有多豪。

  天遥派的人一来,茶水什么的太见外了,金的银的直接奉送,地上整整放了三大箱,箱子一打开几乎要闪瞎了眼。

  对于天遥派的来到,贾老夫人是万分痛哭,手帕擦泪,呜呜呜道:“仙人,您不知道我孩儿死的有多叫屈,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这等安慰关心人的琐碎事,只用白衣弟子处理就是了。

  待贾老夫人和婢女走后,白衣弟子来到坐在椅子上的越意寒身旁,他名陆云溪,反应力快的机敏,算是一群弟子里能做好事情的了。

  陆云溪一字无差的禀报这件命案事情。

  原来虽然贾府诉说的十分悲伤叫屈,但贾少爷其实也并非善人,那调戏黄花闺女,良家妇女的丑事平常没少干,只是压下去了没办法。

  一日,意外瞧见一位卖艺不卖身的青.楼女子,顿时顷心说什么都要娶她回府,任谁劝都不听,当真是魂魄都迷没了。随后被赎身,要风风光光的嫁入贾府,谁曾想,好端端的喜事变成了白事,贾少爷也在洞房当夜死了。

  若不是有一个婢女见房里久不关灯,疑惑的问问,小心的推门。

  一看那房里床上那新娘子变成了男子,还头上冒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她吓得不轻立即一声尖叫刺耳,这事,恐怕要在第二天午时才发现。

  陆云溪又拿出一张黄符纸,上面的字迹糊烂,黑字流出红血来。

  “弟子前去见过尸体,虽有中毒,但除此之外再无任何问题,而符纸上的变化,弟子从未见过,还请师尊看看。”

  越意寒摸着符纸,手指拂过背面,仅是一眼便一清二楚了所有。

  “是鬼修所为。”

  陆云溪讶异于这速度,只是一摸一看怎么就明白了,百思不得其解地问“师尊如何得知?”

  越意寒清清淡淡道:“毒是五毒,配合人血,只有取魂弃尸才会变化成符纸上的这般气味,而这做贼的肮脏手段,五界内也只有它们最为拿手。”

  听完,陆云溪终于懂了,崇敬极了,自豪的心想不愧为他们的师尊,当年能够从无人生还的地方活着回来,并非只是气运好而已。

  “弟子还迷惑从未见过符纸有这种变化,原来如此。”

  陆云溪又糊涂的摸摸后脑勺:“可是,为何要取贾少爷的魂?要修炼,可贾少爷生辰八字和体质普普通通并无可取之处啊。”

  越意寒思量一会,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先吩咐剩余弟子,在洪城内仔细调查近期的死亡人数,其中有多少人被取魂弃尸了,清楚了再告诉我。”

  陆云溪虽仍糊里糊涂,不明白这其中理不清还乱的缘故,但还是点头下去了。

  越意寒一个人微皱眉头,他不说清楚是有想法,只是这件事还不能告诉别人。

  沉思着。

  门口响起脚步声。

  以为是陆云溪又回来了,问:“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却是瞳孔缩小,整个人动不了。

  那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像是曾经死去的那人又一次活着回来了。

  待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抓住了那人的手臂:“你……”

  面前的那人害怕的结结巴巴说:“你……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配合破案就不杀我的……你你是要反悔吗?”

  听到这句话,越意寒瞬间回过神来,手松开了些。

  手里的手脱离了,眼前的景象像是扯走了一层雾,尖尖的狐狸耳朵,白发,身体,脸蛋和那人一模一样。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心脏仿佛打鼓,根本平静不下来。

  眼前的男主直看着自己不说话,素玉青也是不敢说话,不过他是心虚紧张的心眼儿都卡在喉咙里了。

  他也不想露脸啊,但越是遮遮掩掩,到时候露出马脚的可能性越大,还不如直接坦坦荡荡的呢。

  反正以前担心被人发现壳子里的魂不对,然后被串成串串,所以当原身的那些日子都装的很高冷,堪称是行走的冰川。

  如今他不装了,从此素玉青这个名跟他没有半分关系。

  再说普天之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多他一个长的和原身相似的人也不奇怪,天遥派应该也没变态到要灭掉所有相似原身的人这种程度吧。

  想到这里,素玉青稍微放心了,咳嗽一声道:“……那个……”

  居然连声音都分毫不差……

  越意寒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觉,令呼吸都要停止。

  越意寒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

  从房外进来一个人,是陆云溪。

  他之前有事还要向越意寒禀报,方才抛之脑后了,此刻赶快回来弥补错误。

  才迈步进来本要行礼开口,却看见了一侧的素玉青。

  那真容映入眼帘的一瞬间,陆云溪愣住,紧接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欺师灭祖我们天遥派的叛徒素玉青!你不是早在一千年前死了吗?!”

  此话一出,素玉青的表情不变,内心则在弹幕式的疯狂弹过去。

  卧槽,自己原来已经有死了一千年了吗,怪不得现在的剧情发展连自己这个动笔的作者都弄得不相认了,这还怎么愉快的玩耍啊。

  说起素玉青,在修真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但不是好听的声名远扬,而是太过于大恶导致让人听了脸色突变。

  陆云溪也不例外,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底写满了惊恐慌乱,好像面对的是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从没做过一件坏事的素玉青:“……”

  ……自己看上去有那么吓人吗?

  素玉青想说些啥,动了动身子,然后看着对方脚一软,往后倒下,非常直接的晕地安详了。

  房间内如果您是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的作者或者是其他版权所有者,又需要本站删除该作品,

  请持相关版权证明与本站邮件联系;本站收到相关信息后的一个工作日内处理,敬请谅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