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见面就是一顿三连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52、见面就是一顿三连
字体:      护眼 关灯

52、见面就是一顿三连

  素玉青端量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越意寒,这个人似乎很在意自己的整张面容是否会被他人全部看见,三分之一的脸都被银色的半张面具遮住。

  除了一身红黑衣,高挑挺拔的完美身材,黑发随着风微微扬起才流露出来青年人的气质。

  其他方面,再也没有法子让人找到可摸索的丝毫信息,身份来历都显得神秘不好琢磨。

  虽然出现的蹊跷,来历也蹊跷让人不可不防备,不过若不是越意寒千钧一发之际出手相救,灭掉了那只刚死怪物偷偷产下的一只新怪物,大概接下来又得辛苦解决不妙的新一轮麻烦事件了。

  素玉青对越意寒说:多谢刚刚的鼎力相助,不知这位道友师出何处?来此何干?”

  越意寒从素玉青的礼貌请问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看着眼前人居然走神了失态了那么久。

  他赶快找到一贯的平常心,内里有点混乱,表面看起来仍然很平静:“……我独自修炼,既无依靠势力也无加入任何门派,不过一介普通的隐世散修,随便走走罢了。”

  先不提越意寒究竟有没有说谎,素玉青对散修倒是不陌生。

  毕竟在这个修真.世界待了这么多年,妖魔鬼怪和魑魅魍魉是一大堆堆,随便一捉就是点亮了隐藏图鉴,平常想要不撞见不见识那真是叫难上加难。

  游离徘徊在修真界和人间的散修也并不是非常稀少,不过那类人都是遗世独立,飘飘欲仙对各类事情都没兴趣,多了一份出世的淡淡定定,这么一看,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还真有些像散修。

  素玉青没有对越意寒的说辞产生太久的纠结怀疑,解决完两只怪物,他还要把这个消息带回去城主的府邸,顺便跟一起出来进行下山历练的祁沉没说道说道。

  于是出于礼貌,素玉青提醒了一下越意寒:“这座城里有些不好的东西肆虐,我们正在处理,道友还是尽量少走动,平常来往都小心点吧。”

  话音落下,素玉青就此告别,带着他门下的一群青衣弟子准备打道回府了。

  越意寒看见素玉青完全不犹豫不迟疑的转身就要走,自己的那颗心像是也跟着他一起走了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人无法言喻。

  越意寒开口:“可能有点僭越,但若是不觉得多余的话,能否让我也一起前去出一份力?”

  素玉青有些犹疑,有人帮忙是很好,尤其有实力的,越意寒在方才昭彰了敏锐洞察力,出手利落,底蕴深厚,能够加入确实会帮忙他们不少,但……

  越意寒知道素玉青是在他的来历不明不白的问题上动摇,速即说道:“有不该涉及的,我不会过问,只在力所能及之事做好。”

  越意寒都这么有分寸了,素玉青说:“道友不嫌麻烦,当然可以。”

  就这么,越意寒在踩点修真界和人间的计划之外加入了素玉青的队伍里,越意寒倒也没有真想解决问题,只是想要去追寻,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以表达的感觉原因……

  越意寒的视线更久的停留在素玉青身上,素玉青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

  越意寒先一步躲开了,避免了他们之间的对视,只是装得再怎么平静如水,胸膛里,那雨蝶般的煽动还是在扑腾扑腾。

  他们回到了城主的府邸,祁沉没老早在等着。

  看到弄出好大动静后,素玉青带领着一群青衣弟子终于回来,毫发无损,依旧那么精神抖擞,高视阔步,祁沉没装的心不在焉,其实总算是放心下来。

  但当余光瞥到了素玉青身旁的越意寒,祁沉的的表情立即就变了。

  祁沉没的眼睛里带着探究,警惕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越意寒:“玉青师兄,这位是……?”

  素玉青没有落下任何细节,告诉了祁沉没今天晚上的事情发展过程:“……就是这样,所以这位道友才会跟我们一起回来。”

  祁沉没虽然明白了,但脸上的神情也明确表现了他不信服越意寒的一番说法,终究认为天下没那么多的好人,那种怀疑心理是扎根在深处,他想套出更多的信息,又问越意寒:“还不知道这位道友的名字呢。”

  越意寒简单的化名道:“姓毅力的毅,名浩瀚的瀚。”

  祁沉没一听这姓名,瞳孔急骤收缩,立刻马上转过头去看素玉青,素玉青没有什么情绪变化还是老样子,但此时此刻,祁沉没的心情却像是在翻江倒海。

  祁沉没突然没有预兆地说:“抱歉了,我有重要事情要与师兄单独两人谈谈,不方便在此接待,还望毅瀚道友体谅。”

  还没有等答复,祁沉没就拉着素玉青飞快的离开了。

  在房间里,祁沉没的语气有些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素玉青,你搞什么飞机啊?”

  祁沉没从不轻易表露内心情绪,这个时候陡然这么一来着急,鲜明是认真的了。

  素玉青有趣地问:“祁小师弟,你以前不是让我别总是脱口而出一些让人糊里糊涂的话吗,今天怎么也学起来了?”

  祁沉没在心里吐槽,还不是你平常说多了这些奇奇怪怪搞不清楚意思的名词,弄得我都被迫习惯学会了。

  “你别转移话题,那人突然出现,还不清楚到底是哪路人物呢,怎么就让他跟着我们了?”

  素玉青说:“他挺身而出救场,不论来路如何,确实是帮了忙,而且我看他不像是有打什么鬼主意的感觉。”

  祁沉没说:“是好是坏不一定呢,我看他戴着个面具遮遮掩掩,或许身上还有藏着掖着什么不对劲的事儿。”

  素玉青想了想说:“也许是他长得太好看了,不想招来太多桃花运?”

  祁沉没:……

  祁沉没无言以对的扶额:“我真的是服了你了……怎么自从五年前的试剑大会结束后你变得越来越神奇了。”

  虽然素玉青很想跟祁沉没深刻的探讨一下什么叫做他整个人就变得“神奇了”,但还是先把捍卫形象的这个事情放在一边,首先问:“那一年,我不是因为重病高烧,所以待在天遥派养病没出去吗?和试剑大会有什么联系?”

  祁沉没发觉自己竟然一不留神,将必须隐瞒的当年事情给说漏嘴了,他登时全身僵住。

  素玉青还眨巴眨巴眼睛等着祁沉没回答,祁沉没咳嗽一声,欲盖弥彰了过去:“……反正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个突然出现且来历不明不白的人,我们不能太相信。”

  素玉青被糊弄了过去,无奈道:“好吧,好吧,我注意点就是了。”

  祁沉没终于问起了正事,这次的下山历练可以结束了没有,弟子们的表现如何等等。

  素玉青简要的概括了一下弟子们的表现,其中有几个表现优秀的可以注意培养一下,不过比起这些有的没的,谈话重点还是更多的放在了某些方面,提及了怪物和城的疑点。

  祁沉没沉思片刻,说:“既然这样,我们先去见城主,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素玉青和祁沉没两个人先去见了城主,城主非常高兴的迎接,今夜的动静很大,手下已经报告过,城主已经知道了肆虐城里的怪物都被消灭干净。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大喜事,终于恢复安居乐业不用每天每夜提心吊胆了,他喜不自禁的吩咐下人赶快把千金万两准备骄傲,献给素玉青与祁沉没天遥派的一行人。

  素玉青和祁沉没一出现,城主就喜笑颜开的上前,下人也捧着千金万两过来。

  城主对着他们俩,马屁拍的那是一个滔滔不绝,说着还要到时候让一城的百姓们都十分感谢地扬铃打鼓,给足面子和排场,夹道欢送他们离开。

  “这件事说结束恐怕还为时尚早。”

  城主迷惑地问:“可是,那两只吃人的怪物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怎么会还没结束?”

  素玉青接着说:“那两只吃人怪物不像是天生如此,更像是某种正常生物异变的畸形产物,这座城里到处都有一股臭味至今还未散去,分不清是何种来源,或许……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一件还要骇人的事情会发生。”

  城主听了简直吓坏了,赶忙连连恳求:“帮钱不是问题,只请仙人们和天遥派千万帮忙帮到底把,一定这幕后黑手揪出来,还我们这座城一个太平啊!”

  祁沉没说:“我们天遥派对这件事都绝不会坐视不理,城主放心。”

  城主听这样说顿时安心多了,又赶快道:“若是接下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仙人们尽管吩咐,我一定会能配合的立马配合,不能配合的也竭尽所能的尽量配合。”

  素玉青颔首,别了城主,和祁沉没一起回去。

  房间里,祁沉没思量着说:“虽然我们跟城主讲是这么讲,但想要找到操控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不是那么容易简单的事情。”

  “这座城里到处都有一股臭味至今还未散去,分不清是何种来源,百姓们都有携带,通过这气味寻找幕后黑手这个办法只能划掉。”

  “灭掉了那两个吃人怪物仅是剪掉了多余的枝叶,我们现在依然什么重要的线索都没有,除非那凶手自己犯蠢的找上门来,不然没有其他办法。”

  素玉青说:“其实,办法还是有的。”

  祁沉没没料到素玉青居然已经有了对策,只见,素玉青在桌子上摊开描绘着一整座城的地图纸,给祁沉没看。

  “我之前调查了那些失踪者的居住地址,虽然至今还是没有办法搞清楚他们到底是被吃了还是被藏哪了,但在仔细调查后发现这两个怪物的次次抓人是有迹可循的。”

  “它们每次抓的人都是经常咳嗽,不方便走动,生着重病的人,这些人要时常去医馆里看病,那两个攻击力很强的怪物为什么只在这个特定的圈里活动抓人?不奇怪吗?”

  “这样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幕后黑手要利用这些病人方便做某些事情,他的大本营就在这座城的某家医馆,而一切就说的通了。”

  祁沉没思考了一会儿,觉得素玉青分析的很有道理,问:“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素玉青有计划地说:“我准备让弟子们去秘密检查城里所有的医馆,不管它们的大小,不管有没有开门,先逐步排除掉无关的正常医馆,把这个范围缩小,这样的话,很快我们就能找到幕后黑手隐藏已久的老窝了方便下手了。”

  祁沉没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吩咐下去,让弟子们开始秘密检查城里所有存在的医馆,一旦有发现就速即通报上来。”

  计划有条不紊的布置下去,这个时候的天色已经太晚,素玉青和祁沉没告别,各自回房间先去歇息了,明天再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素玉青还没有起床,门就被敲得砰砰作响,打开门,不是别人正是是祁沉没。

  祁沉没前所未有的脸黑,语气沉重的对素玉青说:“出大事了!”

  ——

  桥边,河水哗啦啦的流下来,有官府的人在岸边用一根长竹竿打捞着一具浮尸,百姓们聚拢一圈窃窃私语的看热闹,官府的人把百姓们轰远,不要和案发现场距离的太过近。

  素玉青和祁沉没来到时,正巧浮尸也被成功打捞了上来,在岸边瘫着滴水,衣裳鲜艳,头发柔顺,看着起伏的身形应该是一具不到二十一二岁的女尸。

  官府之中,有不怕死的好事者伸出手去撩开女尸盖着整张脸的黑发,结果一上手,脸刷的白了,惨叫着一边甩着那只手,一边往后退。

  祁沉没瞬间上前,紧紧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当机立断,用掌心的灵力幻化成刀一下子斩断了那人甩着的那只手臂,半个手臂掉落地上还在抽搐着。

  那人还为自己的作死行为导致少了半条胳膊,从此变成一个残疾人的悲催下场而痛哭流涕

  祁沉没冷冷地说:“那半个手臂要是现在还长在你身上几秒,别说手臂,脑袋也可以一起不要了。”

  那人被祁沉没一句细思极恐的可怕话给吓得半死,看着那地上还抽搐着,前几秒长在自己身上的器官,怕的往后退了,不想自己的脑袋也跟着掉在地上。

  素玉青走近,祁沉没没有让他太靠近地上那玩意。

  祁沉没脸黑地说:“是蛊虫。”

  说完这三个字,祁沉没让旁边的弟子把混着油的火把烧掉那半个胳膊,烈火噼里啪啦的烧着,不一会儿,那玩意就不抽不动了。

  待到火焰燃尽,却清晰的看见,剩下的一截骨头上竟然还有很多只米粒大小的白色蠕虫在爬动,普通的火压根除不掉它们。

  祁沉没挥去灵力,将这一截骨头直接挫骨扬灰,那些白色蠕虫才在这般狠绝的手段下跟着毁掉了。

  祁沉没对素玉青说:“今天早晨,洗衣的百姓远远的就看见了这具女尸飘过来,在水中啄食的禽类都不敢距离的太近,你看,这才接触这具女尸半秒不到就被缠上了那么多蛊虫,这具女尸体内想必已经是密密麻麻的蛊虫了。”

  素玉青皱眉问:“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偏偏是在那两个怪物刚死的不久……”

  祁沉没摇了摇头:“没有预兆,没有线索,仅凭借河水上漂流下来的一具被大量蛊虫侵蚀的女尸……很难说清楚这件事究竟是那幕后黑手计划在内的下一步行动,还是对我们灭了那两个怪物的报复……又或则这只是单纯的另一起不相干的案情。”

  素玉青问官府的邢捕说:“这具女尸,附近的百姓有没有能认得出来是哪家谁人的?”

  邢捕为难地说:“仙人,您看她的头发下面的脸都成什么样了,就凭一件大众的衣裳,一般的身高,体型,也没有哪个人能那么眼睛尖的认得出来啊。”

  这件事陷入僵局,这时,围观的百姓里有女子的声音哭喊起来:“……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过去,那是我的亲姐姐啊!”

  只见,官府的捕快艰难的拦着一个想要冲过来的女子,此女子年龄尚浅,长得小家碧玉的好看类型,此时哭得梨花带雨,悲痛的站不稳快要喘不上气来。

  素玉青让捕快们不要拦着她,问:“那具女尸?是你的亲姐姐?”

  女子泣不成声地点点头:“……是的,仙人,我们俩从小长大的姐妹,昨天夜里附近有怪物肆虐的大声动静响起,我吓得关紧窗户与姐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本以为这样做就可以相安无事,哪想到今天早晨就不见了她。”

  “我到处找,到处问仍然一无所获,惊的听闻有河水上流淌下来一具女尸,连忙过来看看,结果竟然真的是我的亲姐姐,怎么……怎么会出了档造孽的事……”

  素玉青接着问痛哭流涕的女子,她的姐姐近期有无不太正常的行为或则言语。

  女子抽泣的努力回想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什么说:“有,我姐姐这段日子总是在看一把木头梳子,揣摩在手里就是一整天,那木头梳子以前从未出现过家里,不晓得是什么时候买来的。”

  祁沉没追问:“那把木头梳子现在还在不在?”

  女子说:“还在,就放在我姐姐的梳妆台的盒子里。”

  素玉青随即就说:“那么立刻带我们过去看看。”

  女子要带着素玉青和祁沉没去家里,忽然,围观的百姓里面走出来一个人,素玉青一看原来是越意寒,问:“道友几时来的?”

  越意寒平静淡淡地说:“我早就来了,等着你们前来。”

  素玉青点头说:“那正好,多个人多个帮手,这件事较着棘手的很,不如道友一起前去。”

  祁沉没对此有些不太情愿。

  他对越意寒始终有戒心有防备,可能是因为不明不白的来历,可能是遮遮掩掩的面具,也可能是……和某人太过相似的名字……但拒绝又显得小气,祁沉没不好反驳只有随便了。

  来到女子和她亲姐姐住的屋子,女子很快就找到了母体梳子,交给素玉青和祁沉没看。

  素玉青检查的很仔细,可没有从木头梳子上找到丝毫的异常,于是把它给祁沉没看看。

  祁沉没在手里翻动了几下木头梳子,甚至用自己的灵力输入进去,但这把在寻常百姓家里随处可见的木头梳子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甭管女子向他们表述,她亲姐姐被这东西搞得有多么的怪异,也依然改变不了这就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普通的梳子的事实。

  祁沉没忍不住问女子:“你确定,引起你亲姐姐这些日子怪异的是这把木头梳子,而不是其他东西或则原因?”

  女子似乎是怕他们觉得她是在糊弄,赶快解释:“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们,我姐姐她就是因为这东西才弄得很不正常的。”

  素玉青思考道:“也许梳子确实有问题,只是现在没有了,要不然在这里再找找看,疑点应该不止一处。”

  姐姐平白无故死了的事情可以得到沉冤得雪,女子又歉意又感激地说:“麻烦三位了,哦,家里没有什么可招待的东西,只有茶,请喝口茶再继续找吧。”

  刚想说不用,女子就转身去泡茶了,没多久,茶就被端上来了。

  女子很不好意思,小家碧玉的好看小脸显得腼腆:“茶水一般,不是特茶,请三位仙人慢饮。”

  杯里的茶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虽然比不上天遥派的顶级好茶,但也还行,回味想必应该不错。

  就在即将品一口时,素玉青手里的茶杯突然被握住,素玉青抬起头,看到是越意寒不让他喝茶。

  越意寒将素玉青杯子里的茶水直接全部泼了,在地上刺啦一声腾起白雾,白雾散去,居然一杯都是堆堆扭动着的蛊虫。

  这恶心的一幕,瞬间就让祁沉没把自己手里的那杯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的茶水和茶杯丢了,在地上,居然也是一杯蛊虫茶。

  这女子有问题!

  阴谋败露,那原本在他们面前腼腆害羞的女子像是撕掉了画皮,不等杀招落到身上来,鸡贼的甩袖变成黑烟,眨眼功夫就一溜烟跑了。

  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放虎归山,素玉青,祁沉没,越意寒二话不说直接就是追。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9066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离渊30瓶;爱你爱你就爱你4瓶;altars1瓶;

  作者偶会继续努力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