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这个魔君他不务正业!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51、这个魔君他不务正业!
字体:      护眼 关灯

51、这个魔君他不务正业!

  一只半人高的黑曜茧蛹扎根在中央,分明是死掉的物却像是有什么在里面,茧的根部细细碎碎的垂落仿佛缓缓流下的血液铺满了地面。

  越意寒在液体的包围里,脑海里仅剩下的那点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像是被刷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白雾,模样变得逐渐看不清楚。

  他下意识地想要去抓住,只觉得那是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紧紧的按在心里不松开即使是死也不可以被拿走。

  但浑身半浮在液体之中,仿佛被催眠,无法控制地慢慢沉沦进去。

  时间流逝,昏昏沉沉的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而对他而言,那些比生命还珍宝的记忆被丢在哪里,也没有了意识。

  过去了很久,具体多久也不知道,越意寒重新苏醒过来,周围的空间变得异常狭小,没有液体,枯萎的魔茧内部撕开一条裂缝。

  越意寒从里面出来,他十五岁的容颜彻底消失,变成了二十岁青年,身体健硕修长,原本青涩少年的脸庞跟着大改变,眸子幽暗深邃,不笑时带着一种生人忽近的无情冷酷,嘴角微挑就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邪恶英俊。

  随即有一个人上前行礼,恭恭敬敬地说:““魔君大人,您终于醒来了。”

  此人衣着华丽,拿着一柄折扇,左手放在右手上做手势,毫不掩饰自己散发出来的魔味道,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年轻魔修。

  这名年轻魔修对着越意寒显得十分谦卑,双手递上擦布和一套衣服:“请魔君换上衣物,随臣子去地狱道的内殿,与等候您多时的满朝文武们见面。”

  越意寒从未见过这个年轻魔修,对地狱道倒是有点印象。

  虽然一醒来被恭恭敬敬的称呼为魔君有点古怪,但潜意识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好像……很久以前就是这样,而他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

  越意寒换上衣服,在年轻魔修的带领下走在廊里。

  两边路过的魔只要看见了他,都十分崇拜敬重的对着他鞠躬行礼喊:“魔君大人。”

  越意寒漠视的过去,就算什么都没做,也让这些魔们激悦不已,能看到他的尊容已经是它们莫大的荣幸。

  年轻魔修带着他来到了目的地,是地狱道最奢靡大气的大殿里的内殿,气氛阴森恐怖,一盏盏点燃的烛火幽凉着,内殿的正面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一个高座。

  越意寒摸着高台上的高座,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底下,许多许多的魔跪下叩拜,一起喊:“魔君大人。”

  越意寒没有被这大阵仗骇到,面对将自己带来这里的那名年轻魔修,冷淡地问:“现在应该能够和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那名年轻魔修没有打哑谜,直接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越意寒。

  他道出自己叫萧执镜,是已经去世的上任魔君身边为其出谋划策的老军师,而他带着男主来到这里,就是与满朝文武一起恭迎新任魔君,也就是恭迎越意寒成王。

  萧执镜轻声细语地说:“……我明白,您一定有许多疑问,关于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一切说来话长让臣子慢慢向您详细道来……”

  越意寒听了萧执镜对于遥远过往的详细描述,终于知道了原来自己是地狱道的魔君之子,其母,乃人界的一介普通女子。

  父母两人相爱却被九大修真门派百般拆散,美名其曰要维护正道秩序,不仅如此更意图弄死了母亲肚子还未出生的孩子也就是他。

  逃亡过程中,母亲不慎流产而亡,为了保住这仅有的血脉,父亲拼尽全力让他活下来,然后在九大修真门派的一起围堵下自爆,牺牲自我以此掩护这个不可被正派发现的绝密秘密。

  这么多年里,萧执镜和满朝文武一直在苦苦寻找他,终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们找到了。

  五年前,在地狱道的萧执镜感受到了来自饿鬼道的一股十分强大与上任魔君很相似的魔气,赶紧上上一界来查探,震惊又万分激动的看到了少年的他,把他带回来地狱道。

  不过因为受伤太严重,他人类的躯壳已经是废掉了,萧执镜他们是魔修,天生修炼的心法就与正派不同,若是强行输入灵力就会相冲。

  于是把他放入了有洗髓易筋功效的神器魔茧里希望可以救回来,现在已经褪去了人的□□凡胎,化为魔,习得无上魔功。

  萧执镜一脸的慷慨激昂:“如今,您回来,地狱道有了王,不再是过去群龙无首的一盘散沙,振兴地狱道终于有希望了!”

  底下,许多许多的魔群情鼎沸,心潮澎湃的喊起助战口号,内殿里全是声音非常具有感染力。

  萧执镜对越意寒毕恭毕敬地说:“群魔上下期盼上任魔君之子归来,带领我们振兴地狱道多时,臣子在此,恭迎魔君大人入座!”

  在萧执镜开诚相见,竭尽忠诚的崇拜敬重的目光下,众魔炙热的口号声音里,仿佛天的选择,越意寒接受自己的身份入了座。

  他的眼底没有丝毫的胆怯和不自信,仿佛天生就是一副城府深沉,作风狠辣,深谙人心,一身血红色有黑的衣服衬托得他更加不能小觑,比上任魔君还要更具致命邪恶。

  萧执镜和满朝文武在这一刻皆激动的觉得,地狱道重新振作起来看来是有望了。

  ——

  当上魔君后,很快接踵而至了数不清的大麻烦小麻烦,在原著《破碎虚空之魔》里,越意寒从小被各种剧情虐,即使拜入在天遥派也不例外。

  好不容易成长成年,突然大长老便被加害毒死,无人能找到幕后凶手,接着脏水就不容辩解的泼在了他身上,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去背负这个虚有罪名。

  天遥派用以极刑将他七窍扎透,全身钉在千年玄冰柱上放置在永不灭的地火之中,冰火两重天里慢慢毁掉他的三魂七魄,再将尸扔入欲界的饿鬼道被众多鬼分食,一套操作下来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越意寒挣脱了千年玄冰柱从永不灭的地火中逃离,在整个天遥派的追杀下,全身是血是伤的艰难站在欲界的人道和饿鬼道的连接处,阴毒的发了毒誓:他日归来,必定曾经虐他、暗算他的人通通死无轮回!

  随即,坠入饿鬼道,脱胎换骨的不做人变成魔君后整颗心都黑了。

  而这今生今世,经历的一切都略去了很多原著里情节,他在少年时期的试剑大会中坠入饿鬼道,阴差阳错的记忆损失了大半多,越意寒这个名字,还是去调查了以往情报的萧执镜告诉他的。

  五年过去,重新醒过来的他对修真界和有短暂呆过的天遥派压根没有什么印象。

  至于像原著《破碎虚空之魔》里复仇天遥派的那些情节,就更不可能在他未来计划之内了。

  既然成为了魔君,越意寒自然首先着手在收复地狱道的各个势力上。

  地狱道有八道地狱,自从上任魔君,他的父亲去世后君王权就一落千丈。

  他们被逼到了最弱的一道,不仅如此地狱道还藏有内斗,时时刻刻都居心不轨的想要推翻现有王朝。

  越意寒掌握了一手确切资料直接绞杀所有明里暗里的反叛者。

  其心狠冷酷无情的形象震慑住了所有人,有的反叛残余势力不甘心的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刀光剑影,要大举旗帜推翻他。

  但和上辈子的结果相同,越意寒虽然不记得重生前的所有,但智慧值点满。

  在他轻描淡写的各种计策应对下,反抗激烈的叛军们全部都自取灭亡,如同野草被斩草除根,不起一点复燃的火星。

  分裂的八道地狱被统一,满朝文武上下皆大欢喜,兴高采烈。

  这时,身为军师的萧执镜一脸狡诈的提议:“……既然地狱道已经统一不需要操心,魔君大人不如把接下来的目标放在修真界的九大修真门派——天遥派,然后是霜落派,空城派,云生派,流影派,最后是半轮楼,飞泉宫,山花门上。”

  “只要除掉九大修真门派,整个修仙界都将会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到时剩余的饿鬼道、人道更不要提了,普天之下唯魔君独尊……岂不美哉?”

  听了萧执镜嘴里的九大修真门派,越意寒若有所思,觉得是有点意思,跟军师萧执镜说他要去人间和修真界走一躺。

  萧执镜以为越意寒是要打仗前测一下敌情势力,体贴地问:“要不要臣子安排人在您身边?”

  越意寒淡淡地说:“不需要,我一个人去。”

  经过剿灭压制反叛军几战后,萧执镜对越意寒的尊敬完全是发自内心,不对这个决定说三道四,鞠躬行礼道:“臣子明白。”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越意寒没有暴露自己是魔君的真实身份,他隐藏了魔气,戴上遮住鼻梁上面的半个面具。

  至于行走人间修真界的假身份,则伪造了是一名独自修炼,没有依靠大势力也没有加入任何门派的隐世散修,就这么踏入了阔别了五年之久的人间与修真界。

  在人间的一个城里,茶馆吃茶闲着的时候听到,旁边有几个路人在有声有色的小声说道最近频繁发生的怪事。

  “这城以前还好好的,这段时间的大半夜里忽然大街上有婴童在哭泣不止,出去查看声音是哪里来的,那声音却仿佛四面八方都有,而且每当响起就会有许多人凭空消失不见,屋子里干干净净看不见一点儿的血丝,简直太诡异了。”

  “是啊,以至于啊,每天晚上百姓的门都锁住不敢出来,可仍然有很多人蒸发一样失踪,简直要吓死了。”

  “还好,我们这城主觉得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花千金万两去请所有修真门派里最厉害的天遥派帮忙,今日,他们已经来了在城主的府邸住下了,今晚就开始斩妖除魔,真是太好了,我们这些黎民百姓终于有一个清净日子能过了。”

  越意寒听完了有了兴趣,正好,他有此意探测一下最强的修真门派实力如何,既然天遥派的人有在这里,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黑黝黝的夜下,乌云密布,一轮微弱的月被乌云遮得看不见,只留下严严实实的黑暗。

  所有的房门窗户紧锁关牢,丝毫没有声音就像被封在一口棺材里,空气都闷的凝固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有婴童的哭泣响起,一声声的好生凄厉,分不清是东,是南,是西还是北传来的。

  东南西北猛的炸裂了四道的电闪雷鸣,好像在中央劈中了什么,引起震耳欲聋不像活着的东西的尖叫,地上的石砖抓起来,甩落在墙上,乱飞乱砸,疯了似的。

  那吃人的发出婴童哭泣的什么物终于暴露出来它始终隐身的真正恐怖模样。

  居然是一个人骨架和碎血肉组成的怪物在地上,整个模样形似烂掉一半一半的螳螂。

  有两对插满了肋骨朝外的前肢,没有足的软绵绵下.体趴在地面不能移动,一动作就飞溅起来地上有蛆虫蠕动爬着的血泊里的黑血,也不知道靠什么静悄悄游走不被人发现。

  贴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灵符符纸笼在电闪雷鸣里竖起一个透明屏障圆球,罩住困住那怪物,纵使那怪物怎么用力砸也砸不坏出不去。

  几秒内,几十个穿着青色服饰的弟子从各处小巷子里出现,虽然他们都是少年人,但每一个行动都不拖沓,井然有序的站在最有利的角度,看来平常没少进行类似的修炼训练。

  面对如此恐怖的吃人怪物,青衣弟子们仍然不退缩,起复杂手势,嘴里念念有词咒语,相互合作要制造出来一个中级法阵,灭掉这个怪物让它渣都不剩下的灰飞烟灭。

  但他们相互合作制造法阵的动作还是太慢了,怪物发出婴童的哭泣声,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来的凄厉刺耳,从附近土里爬出一个比它还要高大的怪物,长得一模一样,攻击力还更高,只是一击就毁掉了困住小怪物的透明屏障圆球。

  这些青衣弟子们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两个怪,没有准备,一时间慌了手脚,猝不及防的被它们同时攻击,本来修为不够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打得过,只能跑快,艰难的到处躲闪,用刀剑也是隔靴搔痒。

  距离他们不远的某处阁楼,越意寒在外廊里双手搭放在栏杆上,月黑风高,他的黑发飘扬起来,邪气英俊的脸庞上仍然和以前一样,无动于衷的冷酷漠然到底。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个人旁观了全程没有遗漏,觉得这两个在他眼里不算什么的小怪倒是鸡贼,走位风骚,会耍点声东击西的小手段。

  这群青衣弟子全部加起来合作攻击也不是老油条它们的对手,与其必败无疑的继续拖下去,还不如快溜,反正这场一边倒局势的战是不用接着等待翻盘了。

  越意寒起身,没有兴趣再继续看下去了,突然有名青衣弟子热情地叫:“是师尊!师尊来帮我们了!”

  越意寒看见一道素白身影出现,飘飘欲仙,姿态高,未出剑,那股冷然的霸道气质就不一样的瞬间压倒了刚刚还十分嚣张跋扈的两只怪。

  两只怪丑陋的身躯撒时下意识的软塌下去,居然有了想逃的念头。

  越意寒看着那道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留下来多看一会。

  有了坚实的靠山,几十个青衣弟子顿时不害怕的欢呼雀跃起来,他们对打败怪物有了信心,打了鸡血似的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这些青衣弟子们此时此刻如同战神附体,两只吃人的怪物被一顿胖揍的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哪敢还有接着打的念头,只想快些逃回去。

  那人清冷地说:“想跑?没门。”

  一个高级术法,地上瞬间冒出几排又高又尖的冰刺宛如不可逾越的大山,阻碍了两只吃人怪物逃走的前面道路。

  青衣弟子们包围小怪,成功启动刚才还没有来得及发动的阵法,小怪被困住,逃不走的尖叫着融化掉了,剩下的大怪被逼急了,一副疯狂样子要同归于尽的冲向那人。

  青衣弟子们吓得不轻,大声大叫:“师尊!小心!”

  那人一点都不动摇,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越意寒的一颗心像悬在空中,握紧栏杆,明明知道这怪对那人来说根本没什么,但他却根本不能放松,仿佛……

  在电光火石之间,被削没了的大怪碎成了渣渣,变成一摊地上的烂肉再也不动了。

  见此情况,青衣弟子们高兴的簇拥过去,那人摆着不好相处的高冷态度,是个人都会下意识的退步三分,但青衣弟子们好像看不见似的眼里全是仰慕之情。

  越意寒看出了,那人在这些青衣弟子里的地位很高且深受爱戴,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这样的景象,他像是失去了什么,突然有些心里不太舒服。

  就在这时,一滩烂肉里有什么在蠕动,越意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细微异常,他预感到了接下来的发展,果然不到一秒,一个拳头大的血红东西从烂肉堆里窜向了那人。

  等越意寒反应过来,那会动的血红东西已然死在地上,他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动了,主动去阻止会导致那人可能受伤的危险发生。

  青衣弟子们才回过神来,想必,那人也注意到他的突然出现和救场了。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魔君身份,越意寒只能用一个烂俗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借口敷衍了事了。

  他才转过身,在近距离的看清楚了那人的脸后,那些假话都停留于喉咙里,不知道什么原因的,他的心,一瞬间好像有数百只蝴蝶在扑哧飞舞要冲出胸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