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啊啊踩进坑里了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50、啊啊踩进坑里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50、啊啊踩进坑里了

  叶铭修的实力并不是很能打,但却很棘手,因为他的强处不在剑,而是捉摸不透的邪术偷袭。

  不过这些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很有迷惑性的邪术偷袭,很快就被素玉青一一识破,再也不能靠它们来第二遍戏法。

  叶铭修只靠纯粹的实力根本不及素玉青,从开始就被打的节节败退,到最后死撑着也撑不下去。

  叶铭修拿出腰间挂着的法器锦囊,解开封口,十几只妖兽从里面冲出来,跃在地面真是庞大,足有两米高,一个扫尾就够普通修士喝一壶了。

  叶铭修指挥这些妖兽去纠缠素玉青和其余人,企图拖延时间,让布置好的邪恶法阵最终走完进度条成功开启传送门。

  这些妖兽原本就很强大,感染鬼气直接异化,变得无法控制的狂暴起来就更加不好收拾了,而最先领教到这份狂暴的就是四大修真门派的代表们。

  沙土飞扬,视野模糊,这些妖兽不要命的横冲直撞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毁掉法阵必须是分秒必争,可现在哪里还有空余时间去毁掉。

  眼看着,法阵越来越扩大就要成功定型,困陷在妖兽堆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难道,他们中真的没有人可以阻止这场滔天灾祸的发生吗?

  到了这种地步,素玉青没有感到一丝丝的紧张惧怕,落雪剑的剑尖抵向地面,他将元婴期修为的威压放出来不留余地。

  一时间,苍苍的风雪大作,眨眼就覆盖了大片大片的枯叶枯草,结冰碎了一地,凡是裸露的肌肤,顿时刺痛的如同被刀割。

  即使是修为不浅的四大修真门派的代表,在这不知几度的风雪里,他们也不得不赶快运用灵力护体,抵御入骨髓的可怕寒冷。

  天寒地冻之间,素玉青的落雪剑几个划,就破了各种属性的狂暴妖兽的轮番冲撞,一具具异化了的庞大肉.体轰然倒塌,血不留剑刃。

  见此,叶铭修吃惊,他以为这些狂暴的妖兽能够拖延这些人一会儿,结果素玉青独自就解决完了一大半,这真的是元婴期初期而不是元婴期后期吗?!

  剑风扬起了地上的白雪一阵阵的向前,让叶铭修站不稳,控制不住的往后面倒退几步。

  而素玉青已经持剑径直刺向了他,他赶快用自己的剑对抗。

  素玉青的剑很快,残影简直眼花缭乱,叶铭修一开始就有些落于下风,再来第二次更是体力不支。

  而之前从法器锦囊里放出来的那些狂暴妖兽,除却被素玉青弄倒的一大半,剩下的差不多快被四大修真门派的代表灭完了。

  对于现在的被步步打压,叶铭修又急躁又气恼。

  他多年来卧底天遥派,为的就是完成找到露华谷内人间与下界饿鬼道衔接最薄弱的地方,造出来一条链接着人间与下界的传送门的任务。

  有了一条链接着人间与下界的传送门,有朝一日开仗,魔军就可以大批大批的进入人间,不再需要费解千辛万苦的逐步进来。

  今日好不容易找到露华谷内,人间与下界饿鬼道衔接最薄弱的地方,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法阵还没完成,五大修真门派的人全追来了。

  他跟其他人还能对付一会,素玉青完全就是步步紧逼,招招杀来,让他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多年的卧底任务眼看着要失败,叶铭修不甘心就这么打道回府了,关键时刻,眼角余光瞥见晕菜在某处还没醒来的罗秋雨,随即心生一计。

  他用剑挑起地上的泥沙,非常不讲武德的飞扬起来糊了素玉青的眼,闪电转身,手抓起罗秋雨丢向素玉青,又一声口哨唤来了两只狂暴妖兽。

  素玉青不能把罗秋雨扔在地上任踩任吃,只有接住,单手护住。

  身边带着一个拖油瓶,攻击效率瞬间降低了许多。

  素玉青好几次险些被擦身而过的狂暴妖兽咬着,若是被得逞了,得半个都没了的不能要了。

  素玉青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起罗秋雨,好歹是四大修真门派之一的掌门之子,杠杠的天之骄子喂,能不能争点气,别在这种情况下还晕菜着拖垮战斗力啊?

  素玉青这场战打的艰难,刚好有一点空隙出现,赶快把手里的罗秋雨扔给了霜落派的代表。

  少了拖油瓶的拖啊拖,素玉青总算可以用落雪剑使出一击双杀,纠缠不清的两只狂暴妖兽登时倒地。

  总算是搞定了像苍蝇一样绕着身边转来转去的两个大麻烦,素玉青松了口气,心跳还没有落下来呢,忽然听到越意寒急切的叫了一声:“师尊!”

  素玉青反应过来,立刻转身但为时已晚,叶铭修已经一掌拍出,整个手掌都黑紫了,可见灵力里蕴含的毒素的剧烈程度。

  那掌距离之近,速度之快根本使得人来不及防御。

  千钧一发的时刻,越意寒不顾自身安危的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叶铭修的一掌毒击,重重的一震动,当即血从嘴边流下。

  素玉青看见没想到的这一幕,越意寒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倒下的那一刻,他的心突然像是被掏的全空。

  叶铭修见此,立刻恼怒了。

  好不容易可以掰回来局势的机会,居然就这么白白浪费在了一个小人物身上,现在上哪再去想一个新的!看来这次计划真得失败了,该死的。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滋生了怨气,极快的又补刀一掌,抱着你也别想好过的恶毒想法,直接把越意寒拍进了链接着人间和饿鬼道的法阵里。

  这行动发生的太快,不过几秒的时间。

  素玉青来不及去抓住越意寒的手,就看着黑糊糊的洞口一下子吞噬了越意寒的身影,再没有出现。

  像是整个人都沉在了河底,素玉青的浑身发凉,饿鬼道是什么地方,他最清楚,掉进了那地方的下场不言而喻。

  “……”

  素玉可以慢慢握紧拳头,怒气值拉满。

  还想逃的叶铭修以为就算被抓也不会太惨,毕竟他还有被套出情报的价值,没想到,自己的剑直接在第一次攻击下折成两截,发觉素玉青是真的打算治他于死地了。

  要不是四大修真门派的代表灭完了剩下的妖兽,赶紧过来绑人,鼻青脸肿的叶铭修觉得,恐怕自己真的会被当场打死在原地。

  素玉青看着眼前的法阵,还差一会儿,传送门就完成了。

  素玉青开口,对四大修真门派说:“我要下去救我的弟子越意寒,等下去了,你们就立刻把这个法阵毁了。”

  闻言,霜落派,空城派,云生派,流影派的代表们全震惊了,露出不敢置信的样子。

  饿鬼道什么地方?那是修真界的每个修士避之不及的恶臭之地,那儿有许多不同种类的鬼游离,寿命不同,甚至长达万年,众鬼每胎会生下几百鬼子,个个饥饿,贪婪,凶残至极。

  不管是神,是仙,是人还是魔,都会被一拥而上的鬼们贪婪兴奋的拉扯分食,这去了就是明摆着送死啊。

  霜落派,空城派,云生派,流影派的代表们惊慌失措,连忙劝阻素玉青。

  “素仙尊,这只是一个小弟子,犯不着您为此搭上性命啊。”

  “……他不过筑基期修为,先前已经挨了剧毒的一掌是性命垂危,掉进去只会被一众鬼拉扯分吃,已经是救不回来。”

  “素仙尊您的这份心情,我能理解,但饿鬼道那是什么鬼地方,就算去救也只能得到一具白骨啊。”

  素玉青的神色变得完全不同,看着法阵,偏执地说:“在我的心里,他不只是一个弟子,就算如此,我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看着素玉青仍要坚持进去,云生派的代表说:“对不住了,素仙尊。”,紧接着就是一掌劈在他的命门脖子后面,眼前黑了,昏厥过去。

  四大修真门派的代表们毫不犹疑的毁掉了法阵,押着奸细叶铭修,与其他人进行汇合,直到确认所有参加试剑大会的九大修真门派的新弟子们都已经被救出来,才终于彻底的封锁掉了露华谷。

  这些人里,谁都没有过问和记起来,有第一个弟子不见了,掉落在下界,在饿鬼道里。

  ——

  越意寒只身一人坠入饿鬼道,冲击力让他险些咳出血来,连绵起伏的血红天际,一望无际的深黑的平原地面,没有任何的活物存在,好像空气都是凝固的。

  上辈子他就来到这里过了,越意寒知道他不能待太久,很快自己身上的人气儿就会散发于空气中被众鬼们嗅着,接着寻迹而来,一旦被发现就会成为它们的自助餐。

  越意寒宁愿去寻找更下界的地狱道,也不愿意在饿鬼道继续徘徊。

  但他身上受了伤又中毒,走不了太快,一瘸一拐的时候似乎踩到了什么,从土里猝然钻出来一个巨物。

  两片合拢的叶子打开来仿佛一张嘴,芯里有像是要融化的半个可能是人的物体,越意寒认出了这东西是什么,是饿鬼道里的鬼死了后众多怨气化成的怪,什么都吃连鬼都不放过。

  巨叶从根部伸出许多触手,一条猛的紧紧缠住越意寒的胳膊。

  越意寒察觉到了自己的脑子里似乎忽然消失了什么,不对劲的感觉过于明显,他马上用剑斩断了紧紧缠住自己胳膊的触手,触手来的反而更多了。

  他发现自己真的忘记了一些小事情的记忆片段,不能让自己的记忆被这样吃干抹净,但有伤在身,中毒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逐渐力不从心。

  记忆被贪婪的巨叶吃掉了很多很多,仅剩下一点,关于素玉青的那些重要记忆被越意寒用尽意志力的牢牢掌握,死也不肯交出去,巨叶还想吃完。

  濒死之际,越意寒陷入癫狂,双眼通红……除非他死了,否则谁都别想动这段记忆。

  魔气在越意寒的身体里泄露出去,像是打开了紧闭的魔盒,巨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死到临头,觉得这个小人只是垂死挣扎罢了,但很快,它就为自己的愚蠢贪婪付出了代价。

  破破烂烂的巨叶倒地,化作一片石头样子的烂渣,风曝剑插地,越意寒此刻已经是风中残烛,毒入骨髓的他终于昏厥在地上再也起不来,更别提离开这里回到人间。

  众鬼嗅着一股散发在空气中的人气儿聚拢过来,看见了越意寒。

  它们立马叽叽呱呱的发出兴奋激动的声音,好久没有看见这么新鲜的食物了,流着口水蠢蠢欲动,要拉扯越意寒进行分食。

  猝然的,一股尖锐的强大魔气压下来,让众鬼们咿呀呀的尖叫爬开滚走,一时间,原本的拥挤嘈杂变成了空空如也的开阔死寂。

  一个衣着华丽的魔修出现,他蹲下来,用手指测了越意寒的鼻息又把脉,下意识地长舒一口气,扶起越意寒,消失不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