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睡了一觉肿么啥都变了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44、睡了一觉肿么啥都变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44、睡了一觉肿么啥都变了

  计划这次劫难的罪魁祸首明明是别人,男主你是受害者,用不着愧疚之下主动要求受罚哇。

  素玉青想去看如今还在受罚的越意寒,但这举动怎么瞧都很ooc原身的基础设定,况且江楚仁还在场,他更得端着一向冷酷无情的架子千万不能被江楚仁看出来了端倪。

  素玉青只好命来弟子:“去,把越意寒叫过来。”

  弟子赶紧行礼道:“是。”,只身一人前去了。

  素玉青有了空时间,则重新回忆了十四天前在阵法里发生的一切。

  记得进入之后,一,升温了男主和自己的关系,使得愿意同自己相处。二,改变了男主过去悲催的经历,提高了生活质量可以不用饥一顿饱一顿。三,还意外分支出了另一条剧情路线,虽然他完全忘记了那段剧情后期到底是怎么收尾的……

  总体看来,他对待越意寒那是好上加好,一系列操作始终维持在优秀的水平线上,才能够顺利的破解了越意寒的心魔,脱离了这难缠的阵法。

  素玉青细细的分析了一波,最后内心满意的点点头,第一次成功攻略了困难程度为sss的大型副本,让之前小打小闹小副本的他很是爽。

  更重要的是,身为穿进了《破碎虚空之魔》里前期不做人,后期更不做人的第一人渣反派,他终于打了一次翻身仗有了可以明面上证明自己是个好师尊的机会了。

  不太清楚越意寒有没有记住阵法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不过他都能想得起来一半,那越意寒应该也差不多。

  原著里,原身带给男主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大得简直无法计算,堪比屈居悲剧童年第二还有上升空间的人形物体心魔,不然阵法里肿么会出现如此原汁原味的原身?这虐.待狂的形象根本是直接扎根在了男主的心里头了。

  尽管他穿书以来,在现实中后来的剧情发展中一一帮忙了男主,可是!

  因为要顾忌原身形象,所以不能被天遥派的任何一个人察觉到二者差异。

  特别是在一起修炼了很久互相都很熟悉的师兄师弟们面前稍微有点ooc,暴露了的可能性更大了,被误会是邪魔鬼修附身的后果光是相信就一阵鸡皮疙瘩掉一地。

  没办法,他做这些事情时只能偷偷摸摸的协助,结果就是虐点避开了,爽度提升了,但男主压根不知其中内情啊。

  也就是说,在男主的眼里自己还是那个过去经常指使他干这干那,稍有不顺心就降下惩罚的原身。之所以现在比以前好点是对他不屑一顾的懒得管了,本质依然是不做人到指数爆表的人渣反派。

  所以啊,这个时候能够借此机会获得男主的好感度增加,哪怕是增加一点点而已,也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

  抱男主大腿,进而改变未来自己死亡结局的计划终于——!突破了开局难,跨越了一大步,仿佛人生的希望之光又重新燃了起来,素玉青好激动外加感动。

  总算是有了进度条能够摆脱这个人渣反派光环,进而转正成为一个谆谆教导,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的仙尊师尊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素玉青很感动,很励志,很激动,不过关于阵法里发生的一点,他也有些困惑。

  据那策划了这次阴谋的鬼修说,阵法会根据先中招的那人的记忆建造出仿佛现实的幻境。

  所以出现天遥派并不怪。

  怪的是师兄师弟们个个性格都贴合原主不ooc,而越意寒在现实中来到天遥派还没多久,六大峰只去过几峰,迄今为止就和大长老、江楚仁、杜雅凤有过几面之缘。

  越意寒理应不熟悉他们才对啊,怎么弄得好像经常跟他们有交集特别摸得清?

  素玉青怎么也想不通这点,正在纳闷琢磨着呢,门口有脚步声。

  才进门,越意寒的走姿很踉跄,尽管在尽量控制不一瘸一拐,但仍然让人瞧出了他身上有很重的伤。

  越意寒站定,在素玉披青和江楚仁的面前,声音像是干沙吹过镂空石洞:“师尊。”

  素玉青为了保持冷酷无情的态度,脸上不起波澜,内心则在一排排弹幕海啸式疯狂而过。

  是谁?哪个缺心眼的打得男主?这么重的伤,这是受害者啊,就不知道下手轻点吗。

  越意寒却紧接着突然跪下:“若非弟子鲁莽行事中了那鬼修的阴谋,师尊就不会为了救弟子一起进去陷阱后来险些性命不保,是我对害了师尊。”

  不是,男主你别愧疚,真不是你的错,别把千错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啊。

  旁边的江楚仁听了这番话,回想起来自从越意寒出现后,他的玉青师弟就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到不好的事情,且好几次性命垂危。

  他眉头一皱,对越意寒又加深了不喜欢,实在不愿意让越意寒再在碧从峰上尤其是在玉青师弟的身边,他想要找借口让越意寒离开这里。

  江楚仁的神情冷冷,说出口的字字诛心:“他乃大长老门下的第三亲传徒弟,天遥派的第一师尊,未来不可限量的修真修士,若是因此为了你这个区区的普通弟子死了,你以为自己十四天的主动受罚就能抵消所有吗?

  “你何德何能,让他为此付出生命代价!”

  素玉青见江楚仁一副绝不饶过越意寒的严肃发怒样子,再不灭火,越意寒就又要受一次虐了,赶紧出来打圆场。

  素玉青的语气冷冷淡淡:“这次,你本来应该还要继续受罚,但时间长了,被鬼修暗算的丢脸事迹传扬出去,岂不是要倒了我碧从峰的人才济济,河汾门下的优秀名声,不用受罚了。”

  “试剑大会在即,到时九大修真门派都会有能人出场,龙争虎斗,大打出手,最是表现各个修真门派实力的机会。”

  素玉青的眉头微皱,说:“你已经通过考核,参加了试剑大会,现在这幅样子成何体统,我们天遥派绝不能有病恹恹的遭了他人笑话,来人。”

  弟子前来,问:“师尊,有何吩咐?”

  “带他去治疗一下身上的伤,学堂也先不用去了,没好就不许他下床。”

  素玉青几句话说的十分冷酷霸道,一副叫你往东就必须往东,叫你往西就必须往西,完全不顾及越意寒的感受的样子。

  特别神情还是很不高兴的样子,让一旁的弟子都下意识的唯唯否否,胆战心惊。

  只怪原身平日里喜怒无常,刚才还是朗朗晴天,转眼就暴雨如注,表情就跟六月天说变就变。

  这名弟子心想,若是一不留神又使得师尊恼怒了,那就不是伤没好不许下床,而是打得下不了床了。

  但其实,素玉青这番话看似我做主,谁都别管,十分颐指气使。

  却是最有效,滴水不漏的堵住了江楚仁想要刁难越意寒让其离开天遥派,碧从峰,调到别处眼不见心不烦的打算,成功化解了又一次的男主危机。

  江楚仁最了解原身的表面性格,知道原身最讨厌别人忤逆他,对他下达的命令指手画脚。

  况且说的也没错,试剑大会就要开始了,最近发生的麻烦事情太多了,弟子中本来就有些人心涣散。

  为了稳定人心,被鬼修暗算的这次事迹是他强压下来的,越意寒主动要求受罚也无人得知背后真相,除了他和许儒没人知道。

  想想,越意寒参与了勘察妖气任务,回来后又受罚这件事本来就够古怪的了,若是又调到别处,恐怕会引来更多弟子们不必要的猜忌。

  既然玉青师弟这次有了决断,他也就算了,等到下次,再找理由让越意寒离开。弟子应了声:“是。”,就要带着越意寒离去。

  这时,江楚仁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问素玉青:“对了,我还没有问师弟,阵法里你都经历了什么?”

  没预料到的话题展开,素玉青一下子被呛住,若是对着江楚仁实话实说,那无疑是天崩地裂。

  本来主动进入阵法救越意寒就已经有些ooc了,虽然能够勉强找着理由,列如气不打一处来的冲动,或则不相信阵法会这么厉害的心高气傲。

  听上去还是有可信度的,有那么一丝丝符合原身的基础人设的,可这些理由根本套不了进入阵法后的事上啊。

  原身再怎么想破解男主的心魔,离开阵法,也不可能拉下脸来逢场作戏对越意寒好,烦的干脆一刀捅死了越意寒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师兄你这么犀利,叫我怎么回答啊。

  一时间,素玉青的脑海里快速闪现过几百个分析现有条件,设计出来的最佳行动计划,但是……根本一个都通不了关卡,好难啊。

  素玉青只有迷惑道:“什么经历?”

  “……”越意寒猛然抬起头,愣愣的看向素玉青。

  江楚仁问:“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素玉青思量了半会,摇了摇头:“我一醒来就觉得头痛欲裂,记忆仅停留在进入阵法之前,后续……完全不知道。”

  “那便算了,别想了,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别闹得太头疼,好好休息吧。”

  素玉青点点头:“嗯。”

  江楚仁发觉越意寒看着素玉青,仿佛要钉在他的身上,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丝不快,冷肃道:“还不出去。”

  “……”

  越意寒低下头,沙哑低声道:“是……”

  离开了居所,在外面,越意寒摸向怀里,一枚翡翠玉佩静静地躺在手里,逐渐的收拢手指,握紧翡翠玉佩。

  越意寒抬起头,目光炯炯,似乎有热在里面燃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