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男主心尖儿上的美仙尊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42、男主心尖儿上的美仙尊
字体:      护眼 关灯

42、男主心尖儿上的美仙尊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可以拆掉覆盖在双目上的绷带了,素玉青帮越意寒解开,一层一层的绷带被剥落下来掉在地上。

  睫毛轻轻颤了颤,试一下的慢慢睁开,起初还有些模糊像是镜子上糊了一层摸不着的迷雾。

  “……”

  越意寒眨了眨眼,焦点逐渐的出现,终于周围的景象变得清晰明朗起来。

  越意寒刚想高兴的表示他的眼睛好了,却在看到站在面前的素玉青的脸后呆住,这一瞬间,脑海里空白一片。

  越意寒一副好似失明的样子让素玉青以为雪盲症还没有彻底痊愈,但又一想,不对啊,许儒的药一向很灵,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

  素玉青突然发觉,越意寒的目光似乎都集中在自己的脸庞,下意识的摸上去,在那道愈合的越过右眼和眉毛的伤疤停住。

  他忽然反应过来越意寒在看什么,越意寒伸出手像是确认,但又抖着,直到摸到了,触感分明,清晰可见并不是幻觉。

  “……怎么会出现这个疤痕?”

  “是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做的吗?”

  越意寒的连环追问,让素玉青担心他这是要新仇旧恨一起算,赶紧捉住就要从床上起身的越意寒的手,摇了摇头说:“平安离去的一点小代价而已,无妨的。”

  “……”

  越意寒抿嘴,看着那道伤疤毁掉了那张原本精致如画的脸庞,显得十分醒目,沉默中,忽然的眼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素玉青惊了,我就是脸上留道疤而已,又不是即将出嫁那么在乎相貌,男主你不用这样,俗话说得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越意寒抹了泪水,眼圈通红,声音沙哑,但目光中透露着坚定:“以前总是你保护我,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

  “……我知道,我此时很弱没有办法打败那些人,但我会一直努力变强的。”

  不不不不,你打不过他们是很正常的,主要没黑化,一旦黑化,九个修真门派上下都不是你的对手。

  越意寒明显不是乱讲的,而是实意的,一字一句地说:“今后,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素玉青这个时候的心绪好复杂,他想到《破碎虚空之魔》里中期越意寒的城府深沉,作风狠辣,深谙人心,谁都信不过的毁天灭地黑化模式。

  若是自己早点穿进来,说不准就可以早点挽救,越意寒那原著里一直悲惨仇恨的命运了。将来出去了阵法的外面,剧情线还得走,若是《破碎虚空之魔》里前期原身做的种种明里欺负男主的坏事儿避免不了……

  唉,素玉青看着面前泪眼婆娑却坚强的越意寒,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去下手。

  “你应该饿了吧?我去买些。”

  越意寒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素玉青觉得男主想太多了,自己又不是小孩子难道还会走丢?外面哪有那么多的坏人。

  “你先休息吧,我一会就回来了。”

  越意寒仅仅一只手揪住素玉青的袖袍边边,一个字都没说,固执的不放开。

  素玉青不由无奈失笑,最后还是轻柔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去。”

  街上,一如既往地摊子摆在两旁,各种各种的东西在贩卖。

  叫唤声音此起彼伏,人群更是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素玉青看到了有人在卖糕点和饼子,款式的样子好看,可可爱爱的叠放在漂亮的瓷碟里,味道应该很好。

  他想,越意寒这个十五岁的年纪会很喜欢吃这种口味。

  于是过去,对着老板道:“有新鲜的么?”

  老板抬起头,刚要热情的笑道:“有有有。”,却看见那道伤疤,一下子住了打开了话匣子的嘴。

  古代身体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别提是这种明显被刀剑划伤,老板不着痕迹的上下瞧了瞧。

  这一幕,全被越意寒看在眼里,他自小受尽各种白眼,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素玉青还没有察觉到,思量了一下,指着几样糕点说:“每个不同的装一个,给我来一盒吧。”

  老板手里的动作慢了半拍,余光还在时不时的瞅向素玉青。

  素玉青浑然不觉老板的排斥,一旁的越意寒突然砰的拍在摊子上,怒气满了瞪了一眼老板,把钱扔在上面,拉过全程不在调上的茫然的素玉青就走。

  只要擦肩而过,每个人的眼睛都黏在素玉青的脸上,然后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我记得他原来不是挺好看的吗,怎么会留下这么难看的伤疤?”

  “我早说过,和那个妓.女的私生子混在一起的能有什么好人……”

  越意寒握紧了拳头,转过头,冲那些七嘴八舌的用杀人一样的狠厉扫视,被发现了顿时吓退了一群,赶紧各自无事发生一般的走了。

  素玉青看不见越意寒的神色,只看到身后的那些人全都散开,摸不着头绪的疑问:“怎么了?”

  “……没事。”

  越意寒摇摇头,握紧素玉青的手,固执,又带着一往而情深。

  ——

  没过几日,越意寒就拿起了猎东西的东西,今个的天还没亮,早早收拾妥当出发去打猎。

  素玉青在家整理,好久没回来,灰尘和各种脏乱都扑腾起来了,他拿着扫帚扫地的时候,撇见从柜子里漏有一个白毛毛的小角。

  这是什么?

  素玉青好奇之下打开柜子,从里面抖出来一件披风,捻了捻,抚了抚,确定了这是用非常佳品的白狐狸毛做成的昂贵披风。

  素玉青疑惑的眨巴眨巴眼睛,是越意寒的吗?为什么都没见他披过呢?

  想了想,还是先把白狐狸披风收起来,等晚上越意寒回来了再问他吧。

  天空由湛蓝变霞红再变浅紫,几声“汪汪”叫,树枝只剩下了不甚明了的剪影,最后慢慢的融入了黑暗里。

  越意寒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家里,窗棂点了亮光,虽然很看不清,但却更让人想要迈开腿的脚步加快。

  素玉青的声音从灶台那边传过来:“回来了?”

  随口的一句话,很熟络的感觉又很向着他。

  越意寒嗯了一声,空气里都是香味,他放下打猎的工具。

  素玉青正在很认真的和锅碗里的菜打交道,挤不出一点点的时间去顾及越意寒。

  越意寒看着眼前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走神了很久很久,直到素玉青用锅铲舀起一点烧好了的菜尝尝味道,眉头一皱,自言自语:“好像有点淡了……”

  素玉青说:“你帮我尝一下味道吧,我感觉似乎有点淡了。”

  越意寒帮忙试过,说:“不淡,刚刚好。”

  素玉青搞不懂了,自己的味觉怎么不行了,难道……是最近太重口味了习惯吃咸了?

  素玉青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越意寒点了点头,慢慢地说:“真的很好。”

  素玉青默默吐槽,好吧,果然是自己重口味了习惯吃咸了,看来下次做菜得少放一点盐巴了。

  饭菜已经做好,一一的被端上桌子,就在即将开饭之前,素玉青突然想起什么,把白狐毛披风拿给越意寒看。

  “对了,我今天打扫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之前好像都没有看见过。”

  越意寒看见这个,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抢过素玉青手里的白狐毛披风,藏在后腰。虽然辛苦了很久,早就打算好了要送给素玉青,但等到真正面对,他却变得不好意思的扭捏害羞,一时间还没有那个说出这番话来的充足准备。

  素玉青被他突然的举动弄懵了。

  素玉青说:“这是你送给别人的礼物吗?我是不是……让你生气了。”

  越意寒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是给别人的,是……!”

  素玉青的一脸困惑让越意寒更羞于说出口,顿了顿,扭扭捏捏之下很小声说话:“是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

  素玉青讶异地说:“给我的?”

  越意寒的声音越来越小声,仿佛蚊子在嗡嗡叫:“嗯……本来想要生辰那天送给你,但因为耽搁了所有就放着了……”

  越意寒又停了停,猛然抬起头,看向素玉青,鼓起很大的勇气面对道:“你……你喜欢吗?”

  素玉青的唇边带笑:“很漂亮啊,又很暖和,现在也可以披着,我很喜欢这个生辰礼物,谢谢。”

  越意寒听了,紧张的心情宛如石头落地一般一下子放松下来,眉眼绽开了高兴的笑意。

  越意寒突然记得一件事,又拿出了一样东西:“还有这个。”

  素玉青接过来一看,居然是当初他给杨大夫当出诊费的那枚翡翠玉佩,诧异地问:“这……”

  越意寒说:“我从杨大夫那里赎回来的。”

  “……”

  这枚翡翠玉佩其实并不重要,在天遥派的碧从峰居所里多的是,这只是其中随随便便的一块,而且离了阵法还是会回到身上,越意寒这么做根本就没有意义。

  但他竟然还记得这块翡翠玉佩,甚至去赎回了它……

  素玉青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里一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