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炮灰来作死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4、炮灰来作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4、炮灰来作死

  素玉青非常了解天遥派的结构,有多少个山峰,多少个师尊,多少个长老都轻松的摸得一清二楚,毕竟这个世界的基础设定是他亲力亲为造就的。

  不过与之相比,他希望用一己之力将男主受虐的事件全部化小、化了的这件事,却是一般人不能了解的异常艰难。

  谁让《破碎虚空之魔》这文写的实在太他娘的长了。

  前期的各种诬陷误解层出不穷,不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be结局,难度系数堪比火星撞地球。

  他也不是没想过,若是失败,逃了怎么样?世界这么大,找个离天遥派远远的世外桃源,舒舒服服过一辈子总比被男主扒皮腰斩了好。

  但是,只要越意寒一天还活着,他的这个侥幸心理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就算他逃到高于欲界的色.界和无色.界,那两块儿暂时安全的地方,因为将来长歪了的越意寒的黑手没来得及伸,就被身为作者的他无情坑掉了《破碎虚空之魔》。

  可对于越意寒这种开了无上限挂壁的混世大魔王来说,这些修真者们无比艳羡的难以突破的界线,不过是动动小手指就可以轻松得到的小菜一碟。

  而他,不存在男主这么丧尽天良的挂壁,即使拼了老命飞升上去也只能苟延残喘一会儿,东躲西藏之下照样被越意寒拽出来。

  想到这里,素玉青就悔,早知道,当初就不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苦恼的左思右想,还是先熟悉一下天遥派的环境为好,以防,不会因为一时想不起来《破碎虚空之魔》里大大小小的事件而惨遭剧情杀。

  天遥派有六座山峰,每一座画风不尽相同,远远看去,仿佛立于云巅之上。

  素玉青住的是碧从峰,原身本来想要江楚仁居住的断云峰,那是环境最为艰苦的峰,以显示他与众不同的高逼格标签。

  但江楚仁心疼师弟,深知这峰如其名,海拔极高,温度极冷,哪里是人能住的地方,舍不得原身每天冻成好像冬天里的一条冰,于是极力劝说换一座峰。

  原身简直是理解能力歪到没边,居然认为,江楚仁是看不起他,这样做是故意让其他同门觉得他不够格,更加怨气冲天了。

  所有人都赞叹,江楚仁为同门师兄弟着想,原身不好驳面子,只能恼怒的表面带笑,收下了碧从峰。

  幸亏江楚仁当初不畏臭脸的坚持,让素玉青穿越过来虽然压力山大,但好歹可以安慰自己,能够享受这么清幽风雅的五星级环境也是值了。

  若是住在那个冷得要死的断云峰,非得啊啊啾感冒不可,不如拿床被子窝在天遥派的六千六百六十六层阶梯上呢。

  碧从峰上的石头,树木,水多为青,弟子也是入乡随俗的服色统一,原身不喜这色,喜黑,之所以这么搞,纯粹就是想要别人见了这等高雅色彩第一时间就能联想起他,两者混在一起好像他也是高雅的。

  但在素玉青的眼里,这只是缓缓过去了又缓缓过来了的一小波相近色谱,看着看着,都有点分不清哪个人,哪个是背景了。

  期间,经过的弟子们不敢怠慢和无视,纷纷向素玉青惶恐不安的行礼,让素玉青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原身究竟是有多擅长刁难门下的弟子啊……难道不怕别人知道了他糟糕透顶的本性?

  对了!自己差点儿忘记了,这货一直装的就是严师出高徒的高冷人设啊。

  别人以为他是在严己律人,其实他就是以公谋私,还装得贼成功,难怪到最后,看清楚原身本性的只有男主一个人,因为是其中最最最最受虐的。

  这些诚惶诚恐的弟子还等着他的反应呢,素玉青绞尽脑汁的回忆着几句关于原身的行为描写,脸上表情淡淡,完全视这群弟子们于无物,顿都没顿的漫步过去了,相当装逼的高冷仙样。

  这群紧张感爆棚的弟子明显松了口气,素玉青有了那么点儿高岭之花,不可亵玩,不食人间烟火味。

  单看外表和举止,说他是原身,还真就不会有人怀疑。

  素玉青溜达一圈碧从峰的上下左右,来到了一处偏僻地方,四周无人。

  虽说江楚仁叮嘱不要过分使用灵力,以防碎丹成婴失败,千年的修为可惜了毁于一旦。

  但素玉青觉得必须赶快摸透了功法,剑法,术法,自己可是天遥派的第一师尊,有出风头的场面都少不了份,下山剿灭为祸人间的魔修势力、九大修真门派的论法大会等等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

  关键时刻,若是功法,剑法,术法使得跟虫爬似的,难道要和其他一脸懵逼的人尴尬的干瞪眼吗?

  素玉青决心一定要练熟三个法。

  记得,原身最擅长的是剑法,以身体收剑,一瞬间僵在原地,这……这个该咋拔?写文时都是描述神一动,剑即现,用大白话讲就是……心里使劲喊它?

  素玉青在心里试探的问一下:‘……呃,落雪剑?’

  登时,不及半秒,手里就出现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的长剑。这把落雪剑,是大长老当着天遥派上下所有人的面颁发给原身,那年,他成为了天遥派第一师尊,可以说,这把落雪剑是原身最骄傲自豪的象征,宝贝着呢,连江楚仁都摸不了。

  之所以叫落雪,是因为注入的灵力越纯净,剑身就越似苍苍的雪,乃修仙界不可多得的珍品。

  素玉青感应到了一股奇妙的合拍,没能忍住好奇心,想要看一看苍苍的雪是怎么个场面。

  念头才冒出个小尖尖角,剑身瞬间冰冷刺骨,立刻近距离感受到了一番什么叫做穷阴苍苍雪雰雰,雪深没胫泥埋轮[注1]。

  素玉青赶紧把剑收回去,否则,要冻死一大堆的躺枪植物了。

  没想到,突然听见远处有人过来,素玉青只好以最快的速度收剑,唇瓣上下几碰使了一个隐身术,闪身躲在某个树后才震惊的发觉自己刚刚究竟干了什么。

  魂穿确实好处多多,这些法术根本不需要死记硬背,存放在身体里只需要一个发条就可以自动转动。

  素玉青的心里爽啊,看来天不亡他,只是随后响起的惊奇声音,让他险些把自己噎死。

  “意寒哥,你快来看看,这里竟然全都结冰了!”

  为什么这里也会出现男主!

  走在最前面的小弟子满脸惊奇的到处看,就是穿越的一开局便跪在原身的居所外面,哭着为越意寒求情的朗明。

  朗明长得清秀可爱,比越意寒小,无背景,就是一个天资还算不错的普通弟子,与越意寒是同一时期拜入的同门师兄弟,为人仗义又天真,但比龙套还戏份少,是前期帮忙男主打脸的工具人之一。

  素玉青最开始的想法是把朗明的设定成女扮男装的掌门之女,为男主的后宫多增加一位,但后来写着写着就因为后宫人数众多而忘了这一位,也就不了了之。

  看着朗明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糊在越意寒的身边,素玉青的直男大脑头一次嘎吱嘎吱的卡壳了,这个朗明……不会真是女的吧?

  朗明惊呼的猜测道:“一片冰天雪地,好强大的灵力,是哪位师兄这么厉害?”

  越意寒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小小年纪,容貌帅的不要不要的,长大后定是一脸正派男主的高颜值。

  素玉青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会自动吸引来,美女求爱、有钱找茬、反派相杀的主角光环,这,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愧为后宫佳丽三千人的主角,估计黑化了变得阴毒神秘邪魅会更让人心脏受不了。

  越意寒拿着扫帚,清理地上的残渣落叶:“天遥派除了大长老,只有师尊才有这么强大的灵力,大概刚才是在这里,用那把修真界难得一见的珍品落雪剑,练习剑法吧。”

  ……原来男主对原身的实力评价这么高的吗?还以为会暗暗不屑,素玉青有些受宠若惊。

  越意寒又在捡地上的石头,朗明帮着一起捡,又拿着石头敲地,不高兴的埋汰:“师尊都收你为徒这么久了,还是任由你被那些师兄欺负,成天扫地,拖地,洗衣服,到何年何月才能突破筑基期?”

  被点到名字的素玉青一僵。

  卧槽,他居然忘记了还有这事,在以前原身确实是不管教、不管钱、不管人,所以越意寒听从师兄们的安排,被欺负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他懊悔的一拍额头,得赶快找个理由,罩住男主才行,不然男主绝对会认为这些欺负都是他默许的,有理也说不清道不明了!

  朗明又哼哼唧唧地说:“我看,师尊给你的那个心法说不准也是假的,他看你烦,估计是想骗你做徒劳功,荒度余生呢!”

  素玉青真想立刻冲出去捂紧朗明的嘴,给个机会不拆台中不?我是诚心重新做人啊。

  越意寒始终沉默寡言,扫完了这片地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拿出那本心法慢慢看。

  认真学习的模样,让素玉青的心里有了丝慰藉,还好还好,这证明男主心中还是信任自己的。

  这时,忽然有两个脚步声响起,伴随着讽刺的话,两个青衣小弟子出现在越意寒和朗明的面前。

  “哟,这不是前几天才被师尊惩罚,绑在树上暴晒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的走后门的吗?居然还不知趣的滚,仍不知廉耻的继续待在碧从峰真是令人恶心。”

  素玉青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他们的名字,黄应、程兴合,初期帮原身刁难男主的两个小喽啰,日后被男主灭掉了的炮灰组合。

  素玉青默默为他们默哀三秒。

  为了将来着想,在还没有进化成混世大魔王的越意寒面前,做个人吧两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