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遇见真正的人渣反派惹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35、遇见真正的人渣反派惹
字体:      护眼 关灯

35、遇见真正的人渣反派惹

  本来已经不下的雪,今天蒙蒙亮,又见窗棂外徐徐掉着,薄薄的雪地积了一层,踩在脚底足够留出一个印来,山林里的动物闹过一回后大概回去窝着了。

  屋子里燃着炉子,温顺的带了些细缓。

  越意寒快要出门前,素玉青叫住了他,绕过脖子,轻轻的抖了抖,稳妥的系好了披风。

  “这样就不冷了。”

  越意寒的心里暖暖的,一句:“路上慢走小心。”,他嗯一声。

  外面果然很冷,小雪纷纷扬扬落在鼻尖微冻。

  越意寒把头埋在肩窝旁边的毛茸茸里,还好有披风在身上裹着,暖暖的,软软的就像还在家里一样。

  过两天就是素玉青的生辰了,那人连自己的生辰日期都忘记了,还以为他是这几天是在做其他事,却不知道他其实为了这一天早就准备了许久许久。

  单是想着,店铺老板应该已经把白狐毛披风做好了,放在那里等着自己来取,他的脚步就变得轻盈又愉快。

  街上的行人不多,可能是突然之间的气温骤降让人没有了抵抗力,即便穿的厚实也是不愿意出去到处晃。

  越意寒走着走着,莫名其妙被人撞着了肩膀,这么大的一条街又没有很多人,都能撞在一块,使人不禁怀疑难道对方是存心找麻烦?

  越意寒有东西要放在店铺那里,今天想去看看做的怎么样了,不愿在无事生事上耽搁太久,脚挪一下要继续往前走,但一个慈祥和蔼的声音响起。

  “好久没有看见这般弥足珍贵的修真根骨了,老朽能不能请问一下,小朋友你师出何处呀?”

  越意寒终于抬起来看看。

  那人一身蓝墨的衣,白须白发,年纪老得像百岁却一点也不显精神衰意,反而一副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模样,笑眯眯的瞧着他,目光倒也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越意寒看他不像是故意找麻烦,于是语气平淡地说:“我没有师父。”

  那老人一听乐了:“那要不要拜我为师?”

  越意寒疑惑地说:“你?”

  那老人微笑道:“谁都晓得,世上有九大修真门派,论排行第一的便是天遥派,而我则是天遥派的大长老,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盼着有一天能够拜入天遥派成为弟子。”

  “我见你根骨奇佳,是千年一遇才有了收徒之意,跟我走如何?”

  越意寒听完,毫不犹豫地拒绝:“不用了,我不想去。”大长老摸摸胡子,笑道:“无需怀疑,当然是真的了,你……”

  突然察觉到了好像哪里不对劲,大长老僵住摸胡子的手,呆愣了:“什么,你……你说你不愿意?”

  还是第一次被拒绝的如此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要晓得,往日都是别人哭着喊着求的他,要拜师,结果今天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钉子,简直有了晴天霹雳的感觉。

  越意寒不在意大长老仿佛泥石流的面部表情,眼看着,他先走一步。

  大长老忍不住追问:“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吗?哪个凡人不渴望修炼成仙,这可是九大修真门派第一的天遥派,摆脱五谷轮回,你确定不要?”

  越意寒仍然淡淡地说:“你找找别人吧。”

  越意寒抛下最后的话音,连头都没有回,走的远远了,留下大长老傻了的站在原地。

  换作其他人应该是恼羞成怒的,居然被一个凡人驳了面子,但大长老觉得越意寒若是拜入天遥派,此等淡泊不骄不躁的心性肯定大有前途。

  大长老一边想着一边摇摇头,感到实在是惋惜,错失了这么好的苗子以后上哪儿再去找啊。

  有人走上前问:“您在看什么?”

  大长老感叹地说:“我刚刚遇到一个根骨奇佳的小朋友,本想收他为徒却是缘分太浅被拒绝了,他还没有走远呢,玉青,你觉得怎样?”

  大长老出山,是一年到头都窝在思南峰上太闷了,于是偶尔外出散散心,[素玉青]自愿陪伴左右,为的就是多刷刷好感,以后大长老退位让贤,他就有机会进阶了。

  [素玉青]望去,只见稀少的人群里一个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确实是千年少有的天赋绝顶,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很不爽快。

  [素玉青]故意道:“弟子觉得此人资质一般,入天遥派不值当。”

  大长老自言自语:“是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素玉青]知道,大长老遇到很看重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放弃,他暗暗记住了越意寒的样子,心里已然有了一个主意。

  越意寒进去练店铺里,今天意外的人多,他走到柜台前问:“我前些天要求定制的白狐毛披风做好了吗?”

  老板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客人,本来还差一点针脚线就可以完工,但天气突然变冷了,我这一下子拥进来这么多客人根本忙不过来,您再等等好吗?马上就给您弄好。”

  越意寒虽然很想快些取来,但情况的确像老板说的忙不过来,只好道:“好吧,我过两天再拿,你尽早做好。”

  老板笑脸对说道:“行行,您等会再来,一定给您弄好了。”

  越意寒出去了,屋子里太吵,待在里面还不如外面寒的冷清让人自在,远处乌乌的天空,白雪还在飘飘洒洒的落下,积的地面变得越来越厚实。

  这时,有手揪着他的衣角拉了拉。

  越意寒低下头,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子向他提高了手里的篮子:“哥哥,买支花吧?”

  这个季节还有花卖,让越意寒不禁多看了一眼,发现不是冬天的常常见到的朱红梅花,而是少有的带紫玉兰花骨朵。

  他拿起一支来,还漂亮着,应该是刚刚折下来的,闻了闻是很熟悉的气味,忽然想起来,那是素玉青身上常有的花香。

  才见面的那会儿,他还以为是素玉青身上熏香的香,但后来没有看素玉青有带着。

  现在想想,大概是素玉青以前就很喜欢这种花,屋子外种满了,所以身上仍然有一股淡淡的好闻清香。

  小女孩见他拿着花不动,推荐道:“买一支吧,天气一暖和就开了,很香的,哥哥的家里人也会喜欢的。”

  ……那人会喜欢吗?

  越意寒略微的顿了顿,点了点头:“那给我几支吧。”

  “哥哥你等一下,我给你挑出来里面最漂亮的。”

  越意寒掏出钱,拿走小女孩手里的几支,花还没开,但幽香仍然有,淡淡的十分好闻。

  越意寒看着这花,就像是隔空看见了素玉青的笑颜,自己也跟着眉眼弯弯。

  回到家。

  越意寒拿出来了玉兰花骨朵:“路上摘的,你丢了也行。”

  虽然这么说,但越意寒的余光还是在素玉青的身上,一颗心悬着。

  素玉青有些怀念地说:“是玉兰花啊,好久没有看见了呢……”

  他在鼻尖闻闻,眉毛挑一下,浅笑道:“好香啊,我拿个瓶子装着放在桌上吧?”

  “随你喜欢。”

  越意寒语气平平地说,但其实心里像绽放了一朵一朵的花。

  看着素玉青摆弄着玉兰花骨朵的认真样子,回想起来,路上自称是九大修真门派之首的天遥派的大长老想要收自己为徒的事情。

  以往,或许会答应这个极具吸引力的选择,但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家,还有一个人会一直陪着自己,这个选择,他已经不再有兴趣了。

  再过两天就是素玉青的生日了,越意寒的心里有点小雀跃,他很想看看,素玉青看见这个惊喜会是什么样的笑脸。

  ——

  过了两天,早晨,越意寒走的很急,素玉青看他奇奇怪怪的也没去打猎,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但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

  素玉青拿着扫帚,在房子外面的院子里清理白皑皑的雪地,否则过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肯定得雪深的没了脚踝,再弄就变得麻烦多了。

  经过一番努力的奋斗,院子里全部露出黄灰色的土地,素玉青松了口气总算是理干净,大功告成可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啦。

  他像只懒猫一样酥松筋骨,伸个懒腰。

  进了屋子,倒杯热乎乎的茶,刚刚端起来,还没有心情美美的啜一口呢,院子外面远远有脚步声音向着他这里走过来。

  没了厚实的雪地的吸音,听上去尤其的明显,并且不是越意寒的脚步声。

  不是信口胡诌,他和越意寒住在一起久了,对各自的举动都很熟悉,就算是走路也是一下子就能察觉到。

  而这个脚步声非常陌生,压根没有听过,究竟是谁来了?难道是邻居?

  素玉青疑惑不解,他径直的打开门,碰巧,那人走近。

  视线撞在对方的脸上,对方也是同样,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面对面,仿佛大白天撞着鬼了。

  一时间,无论是他还是对方都瞳孔急骤收,无论是脸上,眼睛里,身体上都表现的无比震惊。

  素玉青的内心是崩溃的,是拒绝的。

  为什么原身会出现在这里啊???这啥情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