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传说中的三角修罗场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30、传说中的三角修罗场
字体:      护眼 关灯

30、传说中的三角修罗场

  祁沉没简明扼要的将一件复杂事情讲了清楚,原来是距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处山林有浓郁妖气,本来放在以前是不会管的,但现在吃了亏,怀疑妖族又要搞事情,于是派人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祁沉没严肃地说:“上次大乱让许多弟子受伤,一时间人心涣散,我必须坐镇天遥派,虽然有些突然,试剑大会又在即,但这个查勘的任务只能落在你的身上了。”

  素玉青很想吐槽,又来了,又来了,不用询问,这种完全摸不着头绪的自动生成的支线剧情只有接受和愿意,没有拒绝的第三个选项。

  而且越意寒肯定也参与其中,趁着这次机会拿到什么百年难遇或则千年等一回的金手指,再不济就是救个妹子,然后在试剑大会上又是一次啪啪啪打脸。

  唉,就知道日上三竿才起床的悠闲日子过不了长久。

  他这种人渣反派接受的永远是油水少的麻烦事,往往到最终一个好处也没有捞着,不像男主随随便便就能捡到各种各样的神器。

  素玉青早就无师自通了。

  什么金手指啊,神剑啊,妹子啊,那都是盖了章的未来男主的所有物,偷摸拐骗不来的。

  就像杜雅凤这个人,剧情乱成一锅粥了,不照样还是原著里一样对少年时期的越意寒产生好感了吗?

  更别提原身的亲身经历了,机关算尽,拼死拼活,推人下悬崖等等坏事做绝,结局仍然改变不了被踩的死翘翘命运。

  自己还是乖乖听话的当好仙尊,千万不要肖想着利用男主谋取福利什么的,抱紧男主大腿,命才能活得长呀。

  素玉青成功进化成佛系仙尊,语速慢慢,表情淡淡,平心静气地说:“嗯,那你好生注意天遥派,这件事就交于我解决。”

  祁沉没难得又瞅了他一眼,表情有些怪异。

  被这么看着,素玉青感到莫名其妙,问:“我脸上有东西吗?”

  祁沉没说:“我在想,你是不是被那姓薛的蠢鸟打得现在智商下降了。”

  素玉青:“……”打从一开始,我真应该明白,这张多余的嘴就不能开口。

  ——

  接下了勘察山林妖气的任务,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素玉青宅在家里不出去了,闲着没事干,透过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法器一面水镜,远距离观看一旧书堂的弟子上课直播。

  看着看着,啧了一下。

  a弟子在偷偷低头看小人书,b弟子和c弟子在竖起书来讲笑话,这三个也不学学男主认真学习,看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被他抓个正着。

  桌子旁边有放着果盘,素玉青从果盘里拿了一个红枣干。

  a弟子突然被打着,红艳艳的红枣干掉在地上,他捂着后脑勺转过头,看见隔桌的b和c在竖起的书后疑似正偷偷笑。

  a继续看小人书,又是一记红枣干攻击,猛的转过身,隔桌的b和c依旧姿势变都没变。

  a弟子眉头微皱,盯着好久,慢慢的转过身,才拿起小人书再次被打击中,不忍了,气呼呼的向老者告状:“先生!b弟子和c弟子总拿红枣干打我,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b和c反驳:“骗人,我们才没有拿东西砸你呢。”

  “就是你们你们你们,不然为什么在偷偷笑。”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三个人吵成一团,b和c火大的一时嘴快,不小心说漏嘴:“谁会那么无聊作弄你,我们明明是在后面说笑话!”话音刚落就浑身石化了。

  老者眯起眼睛:“好啊,你们两个居然上课开小差,站出来,去外面罚站。”

  b和c自认倒霉的灰溜溜站起来了,其中一个看见a还没有来得及藏好的小人书,立刻举手发言:“先生,他在课堂上偷偷看小人书!”

  老者生气的用戒尺重重拍了桌子:“你也给我起来,一起去外面罚站。”

  三个人,你撞我我挤你的炸毛走出了书堂里,不过还是没人破案,地上那三个红艳艳的红枣干到底是谁丢的。

  越意寒看了看地上,仿佛有感应,抬起头,望向某个地方。

  素玉青看见水镜里对上了自己的越意寒,虽然没有可能被发现,但还是做贼心虚的赶紧把水镜拍倒了。

  从一旧书堂下课,越意寒走进居所,素玉青在沉静的看有关于修炼的书,越意寒说:“师尊,弟子去厨房做饭了。”

  素玉青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缓慢的翻过一页书页,沉静的继续看,没有回头理他。

  越意寒瞧到了桌子旁边放着的果盘,里面的红枣干好像比早上少了几颗,再看看,很有高冷仙尊范儿在攻读修炼书籍的素玉青,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弧度。

  临近中午。

  一桌的美味佳肴齐上阵,色香味俱全,素玉青的眼睛都要放绿光了,感觉美好的生活已经开始了。

  正要下筷,见越意寒还在旁边站着,疑惑地问:“为何不坐下来?”

  越意寒规规矩矩地说:“回师尊,弟子身份卑微,不敢造次。”

  “你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如何下咽?”“那……弟子先退下。”

  怎么又要走?男主你不要这么老老实实啊。

  素玉青咳嗽一声,不高兴地说:“叫你坐就坐,还是认为为师的话没所谓了。”

  “弟子不敢。”“那就坐下,拿起筷子,端碗,与为师一起吃饭。”

  看着越意寒坐下来,素玉青赞许的点点头,注意力重新回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上,心里乐开了花儿,美滋滋的,终于不用等待可以享受啦。

  越意寒坐在旁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这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吃饭,奇怪的是,他似乎并不讨厌。

  这时又响起声响。

  素玉青:虽然还是要保持微笑,但好气哦,为什么吃个饭会这么曲折坎坷。

  越意寒说:“师尊,弟子去开门。”

  “不用,你坐下。”

  他倒要看看,大中午的到底是谁跑过来,蹭他家饭吗?

  结果一碰面,素玉青就傻眼了。

  天遥派第一女神杜雅凤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翻翻剧本,妹子你的出场太早了吧!

  幸亏祁沉没今天没来,否则,看到眼前这一幕,估计得立马引发一场sss级别的三角修炼场。

  杜雅凤蒙着一块薄薄的面纱,遮了眼睛以下的半张脸,长相极美,声音曼妙,可以说是令所有人为之迷恋,不论多么的君子,只要见过了她的真容就会没能逃过的变成忠实的疯狂追求者。

  虽然这个设定相当羞耻,相当的玛丽苏,但读者就爱吃这一套,魅惑加高冷,禁忌感飙升,当之无愧的被誉为《破碎虚空之魔》的第一后宫女角色。

  但真正面对这位人气榜第一的绝美女角色,素玉青的心情是崩溃的,仿佛洪水猛兽,避之不及,废话,他还想多活几年谁要那么快死,几百年被祁沉没满世界追杀的日子不要太惨好吗。

  杜雅凤说:“素仙尊,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我想请您回去可以吗?

  素玉青当然不可以这么说,背后冷汗都出来了,压力山大地说:“请进。”

  等进来了,越意寒迎了上来,杜雅凤明显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除了素玉青以外的第二人。

  越意寒反倒不慌不忙的行礼:“弟子拜见杜师姐。”

  看见这两个人相遇,目光投向对方身上久久没有离开,素玉青有了一种自己是好大一个发光电灯泡的既视感,啊擦,你们谈情说爱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虐我这个单身狗。

  杜雅凤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平静的表情,而素玉青没做什么表示,她微启的唇抿了。

  视线转移,又看见了一桌还未动筷的凡人吃的菜肴,两个碗,两双筷子是如此的醒目,忍不住说:“……素仙尊,你一向对这些凡人吃食不感兴趣,今日怎么会……”

  惨了,这下该怎么解释?

  越意寒突然代答:“师尊不爱吃别人做的都不合胃口,因为偶然的一次,觉得弟子的手艺不错,所以尝新鲜。”

  一句话成功稳固了原身人设,让素玉青顿时松了口气,男主简直贴心小棉袄一枚。

  得到了这个回答,杜雅凤却没有什么好情绪,唇再次抿了抿。

  素玉青问:“不知,杜师妹前来,所为何事?”

  杜雅凤说:“哦,我见素仙尊在上次妖族来犯时受了伤,所以带了灵药问候。”

  说着,拿出了一个木盒,素玉青连忙伸出手想要推回去,让祁沉没知道了,他绝对会立刻杀过来的。

  “师妹客气了,这灵药还是拿回去吧。”

  两人一来一回不小心手碰在了一起,杜雅凤的眸子一跳,抬起头,看见素玉青一脸的愣神(惊惧),脸颊不由得微红。

  “玉青仙尊。”四字还没有说出来,手里的木盒就被另一只手拿去了。

  越意寒疑似无意的挡在素玉青的面前,口气稍硬邦邦地说:“多谢杜师姐对同门的关心之情,时候不早了还请慢走。”

  不等杜雅凤望向素玉青,越意寒又步步紧逼道:“弟子送送师姐吧。”

  杜雅凤见此,素玉青又无表示(还没有回过神来),好像默认了这个少年的越界行为,她的语气微凉地说:“不需要,我自己可以回去。”

  剩下两个人,越意寒对素玉青放轻了声音说:“师尊,我们回桌子上吃饭吧。”

  素玉青终于回过神来,哦了一声,有点小忧愁的走回去。

  哎,没想到杜雅凤对越意寒这么在意,居然借着给自己送药的理由创造第一次见面,关键是祁沉没不知道她的心思,肯定会误会是以前情未了,好烦,咋办?总不能直白的讲出真相吧。

  这边,素玉青小烦恼着,另一边,越意寒在他的背后手里逐渐捏住木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