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论结交队友的重要性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28、论结交队友的重要性
字体:      护眼 关灯

28、论结交队友的重要性

  三头蛇妖的速度极快,素玉青没有想到这妖还想拉个人下水,自己距离太近根本无法躲避。

  突然一个人挡在自己的面前,蛇头嘶嘶尖叫,狠狠咬在那人握剑的手臂上注进剧毒毒液。

  反应过来是越意寒给自己挡了难,素玉青不由得睁大眼睛,微微张嘴。

  三头蛇妖损失了一个蛇头也不可惜,阴恻恻的仰头大笑:“虽然不是我想杀的那一个,但你小子害得我丑态百出,今日中了无解的剧毒必死无疑!”

  男主放了你一马,没有赶尽杀绝,你丫的有没有良心。

  素玉青第一次怒了,汇聚灵力在掌心,一下子打在三头蛇妖的胸口。

  刹那间只身飞出去,三头蛇妖宛如破布玩具躺在不远处的地上,四肢扭曲,面如死灰。

  越意寒慢慢的倒了下去。

  素玉青随即抱住,焦急万分,越意寒见他安然无恙,眼底是一丝浑然不觉的安心。

  素玉青叫不回,越意寒昏厥过去的意识,看着那只手臂上那两个发黑的伤口,脸色变得苍白无力。

  尽管深知,男主不会那么容易就扑街,可那是原著的剧情!现在剧情乱的不成样子,谁能保证没可能发生。

  想起来什么,素玉青转过身,不再一直以来表现在外的那般高高在上的漠然置之,而是怒目而视。

  “你是三头蛇妖的主子,肯定知道怎么解无解之毒,方法拿来!”

  薛折华感受到了没有半分虚假的浓浓杀意,眼前的美人是真想治他于死地了,不禁有些嫉妒,一股不高兴的气生在心中,嘟囔道:“那凡人死了又怎样,反正也是百年就化成一捧灰的蝼蚁,何必在乎。”

  话音刚落,喉咙被抵住锋利的剑尖,险些一剑封喉。

  素玉青冷陌无情地说:“即使化了灰也是我的情愿,不是你做的主。”

  一只蜈蚣妖恼火的叫嚣:“素玉青,你别以为自己此刻是元婴期,就可以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为所欲为了,伤了妖君半寸,妖族势必血洗你们天遥派!”

  其他妖兵发出沸反盈天的叫阵:“一日未亡,死不放弃!不共戴天,势不两立!”

  一时间,断云峰处处都是叫阵,回荡着极有压迫感。

  蜈蚣妖嚣张道:“素玉青,你当真想为了一个小小弟子,让整个天遥派为你陪葬?”

  江楚仁暗道不妙,他视线投向素玉青,说:“……师弟。”

  素玉青背对着江楚仁,落雪剑在手丝毫不抖:“师兄,以往,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次不行。”

  素玉青冷冷地说:“你们妖族不就是认为我是天遥派的人,所行之事犯下的错,天遥派必脱不了干系么?那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起,我自愿退出天遥派从此陌路不相逢。”

  什么?!

  所有人仿佛惊掉了下巴,不曾预料素玉青居然这么有情有义,为了一名弟子的安危甘愿主动舍弃富贵名利,妖兵们更是傻了,反驳不了这句吸引全部火力在身上划清界限的狠话。

  这套对策,显然成功唬住了那群不停喧嚷着要带着妖族血洗天遥派上下的妖兵,他们一个个互相看对方,目光中几分惊慌,没想过素玉青竟然这般硬气。

  他们不像孔雀妖君,看待事物想的那样简单,掠夺是本性,侵吞是天分,妖族内部政.治斗争其实很早以前就乱的一塌糊涂。

  本打算借此机会,抢走仙丹妙药,心法秘籍,最好能够占山为王,大扬他妖族的威风。

  如今这么一搞,合着他们大费周章就是为了报复素玉青一人?根本不划算啊。

  素玉青早就摸清楚了,这群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的妖族心里在想什么。

  在《破碎虚空之魔》里,这群家伙就是谁家有饭吃就跑谁家的二五仔专业户好吗,笑笑然后背后捅刀子简直是家常便饭。

  鬼才相信,他们是情深义重的揪心薛折华的安危呢,巴不得薛折华死还差不多,这样就有了理由扫.荡天遥派。

  此时此刻,自己就是天遥派唯一的顶梁柱,一旦倒下,妖族妖兵如同洪水滔天一般袭卷进六大峰,硝烟弥漫,血流成河不是说说而已。

  素玉青坚定不移,与其,求一人安宁使得门派无法赖以生存,不如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妖族。

  虽然他平常老是挂在嘴边《破碎虚空之魔》的谁谁谁,但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原身的这个名字和身份,不知不觉的用尽全力去争取为那些弟子和师兄师弟的平安,而不是把他们当成键盘下敲敲打打的扁平的虚拟纸片人物。

  看着素玉青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不少弟子,尤其是碧从峰的弟子不禁感动,心里那形象登时变得高大起来。

  薛折华的喉咙被锋利的落雪剑剑尖抵住,贴近了薄薄的皮肉,缓缓从伤痕处流下一滴鲜红的血。

  素玉青平静如水地说:“薛折华,你选一个吧,是交出解无解之毒的法子,还是死在我的剑下。”

  其实解毒的法子是有的,只是碍于面子,实在不愿意去救一个平常瞧不上眼的蝼蚁,但素玉青的杀意显然,他若不从,大概真得完蛋。

  薛折华张开嘴,想说话。

  蜈蚣妖突然喊:“天遥派简直欺人太甚!兄弟们,咱们怎么能如此屈辱,今日杀尽六大峰,救回妖君,大扬咱们妖族威名!”

  靠,素玉青忍不住心里骂了,要不要脸了还,你们烧杀抢掠的贪婪本性可以暴露的更明显一些吗?

  只是,妖族妖兵们的贪婪意图并没有来得及付诸行动。

  一道闪电划过地面,深又长的壕沟像是劈开了整座断云峰,吓得一千多个妖兵们软了腿脚,若是被劈在身上,大概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一时的死寂后,天遥派的所有人惊喜的欢呼雀跃起来:“祁沉没仙尊出关了!”,“万剑峰的剑圣一来还有这群妖什么事,我们赢定了。”,“妖兵,还不快投降!”

  祁沉没的高逼格出场,刹那间震慑住了一群妖兵。

  蜈蚣妖死鸭子嘴硬说:“祁沉没,你的同门杀了我们妖族的人,还挟持妖君,就算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你们天遥派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天遥派的弟子们立刻叫:“是你们妖族有错在先,哪有强娶豪夺不肯就滥杀无辜的,而且比试输了就是输了,又偷袭别人下此毒手,死也是罪有应得,我们才要讨回公道。”

  眼看着大事不妙,蜈蚣妖想逃:“……和你们这些持枪凌弱的家伙没没什么好说的,等着吧,我们妖族不会放过你们的,来日再战。”

  祁沉没冷笑一声:“想溜,天底下哪有这种妄想的好事。”

  白蓝的雷电化作剑形,千百的往地上射下,妖兵们逃的逃,躲的躲,甚至没有尖声一字就被劈的灰飞烟灭,其中最有心机闹的最欢的蜈蚣妖已经死翘翘了,几乎接近全数的真正意义上死无葬身之地。

  剩下的那一小撮妖兵赶紧跪下来,叩拜投降,被弟子们捆起来,押在一边东倒西歪的倒霉样子。

  祁沉没落于地上,冷言冷语地说:“薛折华,你还想要自己这颗项上人头的话,就立刻交出解开无解之毒的办法,否则,我保证你死后连一根绿毛都不会留下。”

  薛折华没敢再耀武扬威,他怂了的拿出自己的内丹,里面的灵力进入越意寒的身躯游走,全部吸走了无解之毒,成功解毒。

  祁沉没留下一句:“滚吧。”,薛折华灰头土脸的,狼狈的,带着那一小撮被俘的妖兵落荒而逃。

  素玉青放松下来:“多谢。”

  祁沉没扭过头去,听上去不怎么高兴地说:“别误会了,我只是不喜欢欠下人情,这次还了走火入魔而已。”

  好浓的一股角色属性,傲娇小公举上线了,果然在铃莲池底下的仙洞做出的选择是对的,若是没有祁沉没,今天绝对是要完球。

  看了看周围,人群里那抹倩丽的身影看向自己这边,素玉青感到松了口气,幸好剧情乱归乱,结果还是不变,一如原著里,杜雅凤对显出了优秀天资的越意寒产生了特别印象。

  自己和杜雅凤以及祁沉没之间,这段贼尴尬刺激的伪三角恋,总算可以结束了。

  ——

  因为这件事,大长老特意表彰他有功,在天遥派的名望值又升高了,实属可喜可贺。

  回到碧从峰,素玉青又恢复成了悠闲状态,尤其是在居所里没人看见,他干什么都不会影响崩人设,日上三竿才起床,过得特别舒心。

  这才是生活,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嘛。

  江楚仁找他的那天,他还在太阳底下眯一会,盖在脸上的书被拿开。

  江楚仁虽然嘴上不饶人,但眼底尽是温柔笑意:“成天睡觉,像什么样子。”

  “师兄,你今天来找我下棋么。”

  江楚仁说:“下什么棋,你忘了,试剑大会了?”

  素玉青这才回想起来,我去,自己还真忘了。

  江楚仁这次前来是转述大长老的意思,每年的试剑大会,每个门派都会派出一个实力代表。

  原本打算让祁沉没去,但鉴于上次妖族来犯里,素玉青抗敌有功并且表现的更为出色,今年一开始板上钉钉的代表就换掉了祁沉没,让素玉青带领一群优秀弟子参加试剑大会。

  江楚仁欣慰地说:“这是一年一度的重要场合,九大门派都会出现,你的出场等于代表了我们天遥派,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素玉青听话的点点头:“嗯,知道了师兄。”

  送别了江楚仁,闲来无事,素玉青想了想,唤弟子来,让越意寒过来。

  越意寒来到居所,这是他重生回来后第一次踏进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的,是一草一木一屋一院,陌生的,是素玉青这个人。

  越意寒说:“师尊。”

  素玉青问:“近期,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弟子自觉还好。”

  “那就试试,让为师看看你的剑术和术法习得如何了。”越意寒不相信,素玉青叫他来,真的单纯只想看看修炼的进度,但对方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疑惑,有问题?还不快开始,一副等着检验学习成功的认真模样。

  好吧,兴许这是一次找茬,表现的再完美还是会被挑毛病,接着就是老一套的惩罚。

  剑术和术法耍完,越意寒站在院子里,等着素玉青颐指气使的挑刺。

  没想到,素玉青像是很满意地说:“不错,看来你确实认真学习了。”

  哈,自己听见了什么?

  素玉青又风轻云淡地说:“正巧赶上中午,你留下来与我一起用饭吧。”

  这下,越意寒是真的整个呆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