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做妖不能太嚣张懂不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27、做妖不能太嚣张懂不
字体:      护眼 关灯

27、做妖不能太嚣张懂不

  越意寒站出来,目光直视:“薛折华,你敢与我一战否。”

  薛折华看他,穿着一身普通弟子的青色服饰,想必实力也不怎么样,一时间觉得没趣:“就你?”

  “你是怕了?”

  薛折华对自己有着极端盲目的自信,仰天大笑:“我堂堂的妖族妖君,会怕谁?只怕一不小心就把你打死了,既然你一心求死,今天就让你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身为蝼蚁的悲哀。”

  这时,一个脖子长,身长,腿短的妖来到薛折华的身旁,单膝跪下:“妖君,您是何等的尊贵身份,不值得和这种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的小蝼蚁浪费精力,让小人代战吧。”

  薛折华想了想,觉得是有点道理:“行,那你就代我与他一战。”

  那妖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小子,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免得挨了随便一打,剧毒引发身亡,死的样子太难看。”

  “最后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那妖大笑起来,嘴裂开,露了里面锋利的獠牙,居然化形出了一条长有三个头的巨蟒,长约十尺,抬高了身子足以遮天。

  众人看了,立即摇摇头。

  那个站出来的少年虽然天资不赖,但显然修为不高,手里拿着的剑还是天遥派统一安排给刚拜入新弟子的。

  再看看三头蛇妖,根本不需讲了,这个弟子能在他的攻击下坚持三秒就算不错了

  这还打?不如直接认输,命来得重要啊。

  越意寒缓慢的为自己的剑覆上一层灵力,冲上去,场中央,阵阵白光,晃的人眼花缭乱。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瞬间决定结局的战斗,没曾想,大大出乎意料。

  每次三头蛇妖就要得手,即将被重伤的越意寒却像未卜先知一般避了过去,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两次,三次,四次怎么解释?

  修为悬殊太大的两人居然打得难分难解,他们一个个越看越目瞪口呆,连妖族的妖兵都不能例外。

  江楚仁都下意识地说:“师弟,你的弟子……教的不错。”

  素玉青表面上丝毫不觉得惊讶,淡淡道:“那是自然。”,实际上最灵魂震动的人是他。

  作为人形自走外挂的男主,无论敌人多强都不可能会输,但也没有此时此刻这么的猛。

  他在写这个名场面的时候,设计的很有你强任你强,坚持不懈,直到越阶暴揍的爽感。

  越意寒在最初单方面被殴的状态里,艰难的寻找破绽,终于抓到机会,用最后一击必杀解决了输赢问题,尽管非常老套,但是也非常让读者很吃这一套。

  现在掌控大局的,却换了一个人,是修为比三头蛇妖低太多的越意寒。

  素玉青奇怪的思索,男主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是因为自己以前送了一本高级心法的缘故?

  三头蛇妖有生以来,就没有打架打的这么憋屈的。

  这个人修为差的,他平常都不会看一眼,但他今天偏偏就是打不过。

  三头蛇妖不知道,越意寒已经是重生一回的人了。

  上辈子当了魔君那么久,修真界的九大门派通通拜在衣摆之下,这点战斗水准都没有未免这位子坐的太掺水,怎么可能会依然像第一次那样赢的格外举步维艰。

  若不是考虑,实力泄露的太明显会引起怀疑,不用拖这么久,只需三招,他便能轻松秒了这条三个脑袋的大蟒蛇。

  完全不知情如今是新瓶装旧酒,三头蛇妖又咬又滚累得要死,虽然要面子不肯服输,但破绽百出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越意寒计算时候差不多了,一剑挥去,这场战斗终于落下帷幕。

  众人纷纷一脸不敢置信,三头蛇妖居然被一个刚拜入不久的新弟子给打败了。

  三头蛇妖落败,被喝倒彩的叫着:“手下败将,滚回去滚回去。”,丢脸丢大了。

  薛折华恼羞变怒地说:“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滚下去。”

  越意寒说:“还不认输?”

  薛折华哼哼道:“那是我的手下没本事,权当松松筋骨,换我来会会你!”

  此言一出,天遥派的人觉得孔雀妖君也太胡搅蛮缠了,那新弟子刚刚才打败了三头蛇妖,任谁都疲累的很,接着又要打,根本就是在欺负人嘛。

  一时间,现场喝倒彩一片,薛折华和妖兵们尴尬的面面相觑。

  三头蛇妖又喊道:“吵什么吵!”,附在薛折华的耳边轻轻说道。

  薛折华听完了,笑逐颜开的点点头,对着天遥派的所有人,不爽快的撇嘴:“你们不就是觉得,我和他打是胜之不武么?那我就不和打了,省得到时候天遥派还要哭以大欺小,但是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周围的妖兵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附和道:“说的对!”,“没错没错!”

  越意寒的眉头一皱:“那你想怎么样?”

  薛折华舔了舔嘴唇,眉心中间的一点金仿佛也跟着燃起来,指向素玉青:“我要和他打!”

  越意寒的眸子瞬的阴暗。

  江楚仁立刻怒骂:“我师弟受了重伤吐血,怎么能上场,绿毛泼鸟,你好不要脸!”

  薛折华一副皮厚肉糙任水烫的样子,不以为然地说:“我不管,他若不和我打一架,我今天就踏平了六大峰,烧毁了天遥派。”

  江楚仁怒火冲天,拿了剑就要冲上去,手臂猛的被抓住,回头一看,素玉青满脸沉静。

  “师兄,让我来。”

  “可是,你……”

  素玉青走过去,经过越意寒的时候被揪住衣袖。

  越意寒抬头望他,说:“师尊……”,其中流露不愿意和忧心忡忡。

  素玉青在无人看到的角度扬起一抹安抚的微笑:“不必担心。”

  素玉青处事不惊的站定,轻描淡写地慢慢说:“孔雀妖君,你要我与你一战也不是不可,但若是输赢了结,你又泼皮的耍赖,岂不是我这边劳命伤财,自讨没趣?”

  美人在那儿拉长了声音,舒缓地对自己说话,薛折华的心里美滋滋的,气派地说:“那你定个主意,只要公平公正,全听你的。”

  三头蛇妖一听急了,那素玉青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恐怕是在故意下套呢。

  他在旁边扒拉,薛折华烦了,瞪眼相待:“没看见我在和未来的媳妇聊天么,一边去。”

  三头蛇妖只能作罢,唉,美色误人呐。

  素玉青说:“那我们约法三章,你若输了,立马带着手底下的妖兵们滚回老家去,我若输了……”

  薛折华追问:“怎样?”

  素玉青轻微地笑:“我就如你所愿,跟你回去洞房花烛夜。”

  越意寒第一个下意识地叫:“师尊!”

  素玉青抬手:“莫说,我心意已决,不会改变。”

  越意寒抿嘴,盯着薛折华,气压低的可怕。

  江楚仁气恼的扶额,自言自语:“这叫什么事啊。”

  所有人里,就只有薛折华开心快乐,他胸有成竹,觉得这场赌局是赢定了,自鸣得意地说:“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后悔哦。”

  薛折华自顾自的甩了鞭子在地上两下。

  鞭子身上猝的燃起烈火,一只火焰化成的孔雀从地上展翅高飞,在天空翱翔几圈,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清脆鸣叫。

  声势浩大几乎震慑住了断云峰上的所有生灵,直至在天空里消失,还是令人震撼的回不过神来。原来这才是他的实力,纵观天遥派上下,除却大长老出山,估计也只有万剑峰的剑圣祁沉没才可以与其一战了,可他此时此刻正在闭关出不来。

  天遥派的所有人仿佛看到了结局,懊悔也没用,完了,玉青仙尊这是亲手把自己嫁出去了。

  薛折华等不及了,火焰在周围一圈一圈的熊熊燃烧,犹如铜炉内的场景,象征了他的激动兴奋。

  素玉青手持落雪剑,背后飘过大片大片苍茫的雪,搅动着他素白衬黑的衣摆,眸子发冷,断云峰似乎供他为尊,皆俯身跪拜。

  一圈一圈,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这阵势下被迫熄灭,气温下降至零下最低。

  修为不够的脸色苍白如纸,哆哆嗦嗦抬不起手指,甚至还有的支持不住的坐倒在地上。

  薛折华感受到了这股元婴期的恐怖威压,战意更强,舔了舔嘴唇,放出全部实力,猛然动手。

  素玉青的脸上没有表情,微动薄唇,眼神依然漠然无情,遮天蔽日的刺骨风雪一瞬间迷蒙了所有人的双眼,一句话带着元婴期的恐怖威压,如雷贯耳。

  “天遥派,岂能容你这般撒野。”

  只是一击,所有人在缓缓散去的风雪里回过神来,看见素玉青的落雪剑置在薛折华的脖子边,慢慢流下一滴血,而薛折华手里那燃火的鞭子已经断成了两截。

  素玉青轻描淡写地说:“你输了。”

  所有人瞠目结舌,心想,素玉青受了重伤还能这么厉害,若是正常状态,那还得了。

  而且短短的时间内就教导出了那么厉害的弟子,留的这一手真是让人噤若寒蝉。

  薛折华不相信,可事实胜于雄辩,只能羞耻地说:“我输了,你赢了,我走就是。”

  三头蛇妖不甘心的连忙说:“妖君!”

  薛折华忍受不了失败还要留下来,斥道:“住嘴,走!”

  三头蛇妖不服,眼看着他们气势汹汹的来却要落荒而逃,阴恻恻的瞥向素玉青,突然化形一只蛇头,滴下毒液的獠牙,迅速窜向素玉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