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妖魔本魔啊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22、妖魔本魔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22、妖魔本魔啊

  素玉青终究还是拗不过兴致勃勃的许儒,去了隔壁的书堂,看见一个长白胡子的长者摇头晃脑的讲些修炼的知识。

  大约是内容过于晦涩难懂,底下碧从峰的弟子们听得无精打采,要么光明正大的趴桌睡觉,要么开小差说话。

  只有越意寒没有入乡随俗,就算身边有弟子哀怨的小声抱怨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下课,也还得不被影响的认真对待。

  素玉青不禁有了吾家孩子真棒的骄傲欣慰。

  似乎感觉到有谁在看自己,越意寒回头,远远看见素玉青站在外面看自己,心忽然刺,书被无意识的碰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讲课正入神被吓一跳,长者回过神来刚要不高兴的责问,许儒适时的咳嗽一声。

  长者这才发现外面站着比他还位高权重的两个人,尤其是一看见素玉青,诚惶诚恐的赶紧道:“不知玉青仙尊与许儒堂主光临,小老二失礼怠慢,还请海涵。”

  原本个个没精打采,昏昏欲睡的弟子们一听到玉青仙尊这四个大字,瞬间跟过了电似的,齐刷刷的站起来。

  他们有好久没有见到素玉青,但不代表对他的态度就无所谓了,有的紧张的甚至脸发白。

  “师尊好。”的这句话和行礼做的是格外干干巴巴。

  素玉青没什么表情的走入书堂,简单的视线在每个弟子的脸上掠过,看着他们像是即将步入刑场被断头台的惧怕表情,默默的心想,我看上去就这么如狼似虎吗。

  淡淡的落下一句:“坐下吧。”

  所有弟子一瞬间如释负重,纷纷坐下,但表现的完全换了个人,在素玉青没来前是上课小动作不断,现在全部变成了听话的乖宝宝,压根没有机会从里面揪出一点毛病来。

  素玉青问一直代替他教早课的长者:“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学的怎么样?”

  底下的弟子们僵硬的木在原地,不用想都知道,都是年少轻狂的,谁也不服谁,老的需要柱根拐杖的长者哪能管得住他们,学业自然是一落千丈,一群内心深处在绝望,要死要死要死了。

  长者结结巴巴地说:“大部分……不及格。”

  素玉青一身素白长衣外袍黑曜,流苏垂于腰间,神情依然淡淡,慢慢地说:“为什么会不及格?”

  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弟子站起来,显然是里面最说的上话的,但在素玉青撇过来的目光下,本来精心打好的草稿全哗啦啦的找不到,预想里的从容不迫更不可能。

  他艰难的吞口水,磕磕绊绊地说:“是……是弟子们没学好……”

  素玉青继续问:“为什么没学好?”

  那名弟子被问住了,傻眼,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素玉青仍然在看着,那眼神平静,但他被看的浑身发麻,说不出一个字来,书堂里的气氛是一片看不见黎明的死寂。

  素玉青看着面前一群不敢抬头,尽量把身体缩进书桌下的弟子们。

  他从上面走下来,一步两步。

  那漫不经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众人就像被提在高空荡秋千,牙打颤,唯恐素玉青在自己的前面站定,然后就是来年的今天等着别人给自己烧香祭拜了。

  谁让素玉青在所有峰的弟子脑海里,都是一梦见就吓得下半夜睡不着的最强噩梦本体。

  看着这群弟子在自己的眼前畏畏缩缩,开小差和睡觉什么的一去不复返,素玉青忽然有了一种不赖的快乐。

  他往某个弟子的方向迈了一步,那弟子不由得吓得身子往后倒,一脸你你你你不要靠近我啊!他又收回了脚,那弟子无意识的虚脱松了口气。

  全程不躲避不逃避,在所有弟子中看得最清楚素玉青玩心大起的行为,越意寒的内心:……

  素玉青不折腾这一群可怜的弟子们了,藏好心里的笑意,虽然从前没有教学的经验,但该怎么对付顽劣心性却很有一套。

  素玉青负手在背后,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学不好,是心不诚,而心不诚……”

  顿了顿,道:“都站起来!”

  所有弟子条件反射的站起来,素玉青在他们之间慢慢走着,他个高,配合那一直以来挥之不去的噩梦本体形象,特别有压迫感。

  他拿起一个桌上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木头做的半镂空小玩意,把玩了一下对着前面的小弟子说:“这什么?”

  小弟子立刻说:“是弟子的腰间挂饰。”讲的掷地有声。

  素玉青的手指在某个位置轻轻一扣,木头做的半镂空小玩意打开,从里面跳出了一只绿色的小蛐蛐,当着他和小弟子的面前蹦蹦叫着欢。

  素玉青歪头:“嗯?”

  刚刚掷地有声的回答,下一秒就惨遭打脸的小弟子:……好慌,谁能从天而降救救我,现在就装肚子痛出去上茅房听上去真诚吗?

  素玉青简单的留下一句:“站出来。”

  一个倒霉蛋出现,剩下的所有弟子更加人人自危,噤若寒蝉。

  素玉青扫视了他们,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认出了那个小弟子就是和黄应合起伙来欺负越意寒的程兴合。

  黄应在下山历练的时候受了教训,虽然不服气,但对越意寒是不敢太嚣张了,但程兴合没有受教训,他是一群小弟子里的二把手,经常找乐子的给越意寒使绊子。

  素玉青记得,就是程兴合的一次恶作剧,害得越意寒又被诬陷,又被重罚。

  不给程兴合此生难忘的一次教训,恐怕以后还是会满不在乎的我行我素,那样的话,男主岂不是又要走上那条直达欺师灭祖的黑化老路?

  那就是天遥派一个不落的火葬场结局啊,这种丧尽天良的事绝对不可以发生!

  素玉青冷言冷语地一字一句说:“作为天遥派的弟子,拜入碧从峰就要刻苦修炼,对于教导你们的人,无论是哪一位都必须尊敬,此刻就是不许说话的时刻,刚才你们不是在我没出现的时候聊得挺开心的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书堂里鸦雀无声,每个弟子一动不动,不约而同的装作自己是墙角里的蘑菇。

  素玉青站了一会儿,突然朝程兴合的方向走去。

  在程兴合惧怕的默念三遍师尊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站在他面前开口:“抬起头。”

  程兴合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抬起头,最终正视素玉青,虽然绝望的内心里是拒绝的。

  正当他想着师尊要如何挑他的不是,接着叫他一起站出来的时候,素玉青忽然叹息一声:“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坏?”

  啊?不同以往的温和语调,传进耳朵里让程兴合呆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天上在下呱呱叫的青蛙雨。

  素玉青照旧用略微有点难过的口气说:“为师知道,你们都认为,我只要心情不好就为了发泄的翻来覆去刁难你们,但其实,我是不想让门下的弟子被吊打,被其他峰看不起,你能理解为师的苦楚吗?”

  不光是程兴合,其他碧从峰的弟子都呆住了。

  原来他们的师尊是这么用心良苦,温情脉脉的人吗?之所以以前冷面只是想要塑立起威严,好每天督促他们不要懒惰了修炼?

  看着素玉青那脸上黯然神伤的表情,程兴合不免感动了,连忙挽回他受伤的心说:“师尊,我……我们没有这么想,你,你真的是个好师父,我们都一直挺喜欢你的。”

  素玉青像是有了希望,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程兴合点了点头:“真的,不骗你。”

  素玉青扬唇一笑,程兴合被看的腼腆也忍不住跟着害羞笑。

  紧接着,素玉青变脸似的收回了笑容,冷漠地说:“谁允许你说话了,竟敢擅自发言,一起站出来。”

  被成功下套的程兴合:……

  两个倒霉蛋站在一起简直是一对标准的难兄难弟,众人向他们投以同情的目光。

  程兴合想泪奔,师尊,你如此娴熟的勾引了无知少男的感情又将其无情抛弃,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素玉青微微一笑表示:不会啊。

  那些抖啊抖的剩下弟子看着素玉青微微一笑,顿时脸色苍白,只觉得师尊比妖魔鬼怪还要吓人,以前的心理阴影面积更大了喂。

  “今天不教那些书上的东西,我们来一次轻松愉快的游戏。”

  把两张写着妖魔两字的白纸,各贴在程兴合与另一个小弟子的后背。

  “没贴纸条的人,都使隐身诀在思南峰上藏好,若是在日落之前让‘妖魔’找到了,罚挥剑一百下,‘妖魔’若是没有找到所有人,罚抄写修炼课本一百遍。”

  所有弟子在内心哭嚎:师尊你才是妖魔本魔吧!

  素玉青见他们一动不动,好似真的被打击成了魂不附体,化身墙角的蘑菇,意味深长轻笑的提醒:“今天的晚饭……”

  话音未落,没被贴纸条的弟子们奋力的鱼贯而出,一眨眼,书堂里空空荡荡就剩下几人。

  对着程兴合与另一个小弟子,素玉青轻描淡写的说一句:“还不去?”

  程兴合悲愤地想,师尊改性果然是人生最大错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