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任务掉下来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15、任务掉下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15、任务掉下来

  自打从越意寒的石屋里回来,江楚仁就隔三差五的来下棋,那种被迫天天面对黑白棋子的感觉,简直是非凡人能够理解。

  害得素玉青现在一看见棋盘就下意识反胃,根本没有时间偷偷去探望越意寒。

  素玉青都感动(崩溃)到仰天长啸了,作为断云峰的师尊,大长老的孙子,师兄你每天都这么闲真的好吗?

  原身也是够铁石心肠的,江楚仁对他这么好,他还是下了毒手,同门师兄弟的情谊丝毫不影响下毒手的速度,不愧为渣渣中的人渣反派啊。

  江楚仁抿了一口茶,搁在桌子上,说:“虽然你身子好了许多,但安全起见,那件事还是算了吧。”

  素玉青觉得自己像是跳过了游戏里的过场动画,压根听不懂和自己对话的npc在讲啥。

  “啊?那件事是……?”

  江楚仁疑惑地问:“你不记得了?碧从峰不久前收了一批新小弟子,那件事,自然是指带着他们下山历练啊。”

  素玉青一点就通,原来是这个。

  上山历练什么的,是每本修真文里不可避免的初级小任务,主角肯定会莫名其妙的惹上危险,然后掉下悬崖、深潭、山洞,随着捡到法宝、法器、一枚新鲜出炉的受伤神秘少女,开启暗自练就特殊修为的老掉牙套路。

  不过这对于不走寻常路的《破碎虚空之魔》的男主越意寒来说,是无缘滴,前期不管做什么都被虐,黑化回来才能充分发挥主角光环,神器、美女变得遍地都是。

  素玉青突然想起来。

  等一下,越意寒如今的灵脉全碎了,重新塑造都还没八字一撇呢,该不会这次的下山历练也有算他的一份吧?

  完了完了,自己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没有灵脉,那就是一个凡人啊!

  虽然下山历练这个初级任务,在他们这些金丹修士的眼里,就跟看着一群幼稚园小朋友打泥巴战一样无聊透了,可泥巴打在凡人的身上是要死要死的节奏啊。

  就凭越意寒现在的这种状态,一个小泥巴点就能弄死,不是送人头还能是什么?

  素玉青好想把那个已经灰飞烟灭的鬼修拖出来暴打一顿,叫你丫的提前出场,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给我,我要怎么完美解决!

  素玉青正想找个理由把越意寒从这个麻烦事里踢出去,江楚仁说:“这批小弟子中没有一个遗漏的,全是自愿参加,没有一个不愿意寻借口逃避,品性倒是不赖。”

  素玉青茫然地问:“……他们都是自愿参加?”

  江楚仁点了点头:“是啊。”

  这么说,越意寒并没有找借口不去,他是心甘情愿的去的。

  素玉青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拿个检测器看看越意寒的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去郊游,是去历练啊,要遇到敌人要被殴的,你的修为都早已丢到爪哇国了,男主请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他感到心好累,咸鱼躺不想动了,没办法了,总不可能看着越意寒去送人头,看来这次的下山历练,自己必须也得一起跟着了。

  “楚仁师兄,此次是我作为碧从峰的师尊在这些弟子面前树立威信的最佳时期,他们不知我有伤在身,只会觉得我缺席是懒得教导,情愿当做一个甩手掌柜,大长老知晓了大概也要说道说道几句,到底不妥。”

  江楚仁思量:“也是,一个等级低级的鬼修潜伏进天遥派,还伤了碧从峰的师尊,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要是让其他修真门派知道了不知道嚼多久的舌根。”

  素玉青顺着杆子往上爬,接着说:“所以,我想还是照常进行比较好。”

  江楚仁点了点头:“不过安全起见还是要多上一层保险,我断云峰的一个弟子名叫叶铭修,他能力不错。”

  “除却祸害贼人,这等小事就不比你亲自动手了,他在一旁辅佐你负责这次的下山历练可以事倍功半,我能够放心,你也可以松口气。”

  素玉青为江楚仁的细心照料感动的都快哭了。

  有师兄如此,夫复何求啊。

  不过,楚仁师兄你要是不阻拦男主在天遥派发展,那我就别提有多更感动了。

  《破碎虚空之魔》的前期关于历练的描写不多,基本是一笔带过,基本是服务于碧从峰的师兄师弟对越意寒的各种过分的恶作剧和勾心斗角。

  列如好不容易灭了小怪,结果功劳全被抢了,再列如好不容易救了个妹子,结果是吸人魂魄的精英鬼修,打得吐血,回来又被误解是和鬼修勾勾搭搭。

  男主前期的心酸史,可谓是一波三折的惨淡淡。

  素玉青深知《破碎虚空之魔》里下山历练其中大撒狗血的尿性,所以坚决,肯定,绝对必须赶在所有狗血淋头的事件发生前,将刚刚长出来的萌芽斩草除根不让越意寒碰到一丢丢。

  而触发这些狗血淋头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原身门下最得意的小弟子,也是撕吧了越意寒的高级心法,名叫黄应的这个小混崽子。

  这个小混崽子,家里贼有钱,资质又好,属于天之骄子的那种类型。

  本来应该不会和男主产生矛盾,两个人也不搭嘎啊,但就是莫名其妙的,只要是越意寒出现,他必定会跳出来嘲讽几句,仿佛不嘲讽救浑身难受。

  不仅如此,他小怪要抢着砍,功劳要抢着争,就连伪装成少女的精英鬼修也要抢着救。

  少年,你是眼睛糊了牛屎吗?用心对待每一位师兄弟好不好,难道男主上辈子抢了你的每次过年红包不成?

  素玉青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专门搅得水里乱扑腾的小混崽子拴住,不可以让他再去祸害越意寒了。

  否则,在断云峰派来的弟子叶铭修的旁观下,任由着你胡作非为,越意寒不恨不怨是脑袋被砖头砸了,将来要倒霉的就是我了啊。

  素玉青叫来了黄应,淡淡地说:“明天就是下山历练,你负责我的日常安排。”

  黄应吃惊的要晕过去了,天啊,师尊居然要他当小侍。

  虽然是负责路上的吃喝舒适,可却是这些小弟子里最接近师尊的身份了,证明,在这些小弟子里,他黄应是最得师尊心的。

  能够得此殊荣,黄应简直是狂喜。

  现在是小侍,以后就是师尊身边的心腹,无论大小事情都要一一经过他的手,他今后就要飞黄腾达了。

  黄应的分析不无道理,或者准确的说是牢牢掌握了原身的心思。

  在《破碎虚空之魔》的中期化身成功原身的臂膀,当传话筒,做脏事的执行者和建议者,所以,黑化了的男主弄死了喜欢搞小动作的这货也不冤枉,纯粹就是自作自受罢了。

  只是,黄应的孝敬对象实打实的搞错了,现如今,师尊还是那个师尊壳子,里面的魂儿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素玉青提拔他,只是不想他乱搞男主而已,可怜的孩纸,他还觉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呢。

  若是素玉青知晓了他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大概会怜惜的拍着肩膀

  少年,好好读一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吧,做人不道德到这种地步,是要受到现代人深深鄙视上新闻鞭尸一百遍的啊。

  那种马赛克打在你脸上都救不回来的羞耻感,得亏你活在古代,不然在外吃面必没有调料,出门买菜必涨价,每个人的眼神里必充满了嫌弃啊。

  第二天一大早就准备出发了。

  临走前,素玉青特意穿了一身更加显得高岭之花,不可亵玩,不食人间烟火味的服饰,色彩偏白,右腰悬了副剑,左手手指垂珠光流苏。

  这要是还被吐槽品味不像原身,他当场把对方的衣柜炸了,看看飞在天上的都是什么高级衣品。

  天遥派的六千六百六十六层石阶下,马车老早就准备好了,几十个小弟子窃窃私语,每一个人对于这次的下山历练好兴奋。

  叶铭修站着,看见他,立即恭恭敬敬地行礼:“玉青师尊。”

  素玉青看到叶铭修不禁瞠目结舌。

  大兄弟,你一个在《破碎虚空之魔》里没有多少戏法只是这个时候被江楚仁拉出来的新龙套,为什么长得辣么好看。

  这不是夸张了的,是真的,太,太让人忍不住口吐芬芳才能镇定住激动的心情的辣种好看。

  素玉青深深的质疑,这个叫叶铭修的是不是什么超级难抽到的sss级别隐藏人物,要不怎么解释清楚,在他面前这何等逆天的惊人颜值出现在一个新出场龙套的脸上。

  叶铭修问:“玉青师尊,碧从峰的小弟子们集合完毕,您看,是否可以出发了?”

  素玉青强行镇定住震撼的心情,装逼的点了一下下巴,主要是担心一开口就暴露出了大混乱的内心。

  上马车前,素玉青忽然想起来,诶,男主呢?怎么没有看见?

  黄应看素玉青停住,疑惑地问:“师尊?”

  素玉青回过神来,心里想,哎,算了,等会再慢慢找,别崩了人设才是最重要的。

  在兴奋低语的小弟子末尾,越意寒眯着眼,远远望着,素玉青冷淡的进入了马车不见身影。

  ……素玉青,你还是没变,依然那么虚伪,一如印象里那个人面兽心的低级货色,这次的下山历练可有你的好戏看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