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糟糕要掉马_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家庭小说 > 穿成主角死对头怎么办 > 12、糟糕要掉马
字体:      护眼 关灯

12、糟糕要掉马

  许儒一脸心疼,侍弄着院子里就差一点点冻坏了的那些药草,确认再三他的妻妾妾们平安无事,才从地上站起来,走到石桌椅凳前。

  天热的很,杯子在素玉青手边,许儒眼巴巴的瞧着,笑得很甜:“师弟,分点茶水呗。”

  素玉青一脸漠然,拿起,倾倒,剩下的那些茶水全都浇灌了泥土大地。

  许儒哇的一声:“我舍不得喝,每次只取一丢丢的宝贝乌龙茶哇!”

  许儒跪在地上,用垂在耳旁的烟蓝发带拭泪,摸着胸膛,向天空悲悲戚戚发出一声长又颤戏腔浓重的“啊”

  素玉青的脸控制不住的抽了抽。

  “……(注1)我哭声上苍叫声天,你这样罚我太无情。明日黄花蝶难恋,你叫我如何说真情?想不到黄山走出路一条,落底还是绝崖岭”

  素玉青持续面无表情,手里的杯子瞬间粉碎爆炸。

  许儒吓一跳,适时的住口,小媳妇样的眨巴眨巴眼睛,笑得特别掐媚猥琐。

  说真的,素玉青挺后悔的,若不是有求于人,他现在就想拔腿就跑,许儒这个二师兄真的不是一般的骚,根本是骚的闪了他的腰。

  虽然是医修,每天和各种药草和毒物打交道,可那脾气绝对天上地下找不出来第二个这么戏精的。

  他最初对许儒还有些愧疚,人家没欺负男主,更从未犯过错误,结果在仙魔大战里充当个医疗兵没几章就惨遭天降陨石,砸得死透透的。

  现在近距离和这位受害者见面,还是有事找这位帮忙,他这个坑文作者那是心虚的不得了。

  但许儒彻底暴露了贼爱调戏别人的糟糕品行后,突然间噼噼啪啪,心虚碎一地,他的内心变成一摊死水,面无表情,觉得受到了视觉污染的这双眼可以挖掉了。

  “二师兄。”

  “诶”

  许儒嘿嘿嘿的傻笑,逼得素玉青的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沉默不语三秒,起身,抄起落雪剑。

  许儒防流氓似的,用双手护住胸膛,无辜地眨眨眼:“呀呀呀,师弟,你这这这这又是干嘛?”

  素玉青的眼神凌厉,一剑就要封喉:“为师门荣光,除掉孽障。”

  “等等,师弟弟弟!”

  “晚了!”

  许儒突然正襟危坐,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严肃地说:“天遥派乃是修真界的第一大门派,门规不偏不倚,弟子们刚正不阿,上下同气连枝,何来的孽障!师弟莫开玩笑,你今日前来拜访必定有急事,放下手中剑,快快坐下,二师兄我能帮就帮,不能帮也想尽办法解决。”

  素玉青盯着许儒,长时间不说话,许儒依然尽显师兄气质,霸气威武,有目共睹。

  素玉青收回了落雪剑,坐回在凳子上,看着许儒正常了许多,就连对着他眼神都相当有责任感,十分确定,二师兄就是传说中的欠抽型。

  “我想问,灵脉完好,体内却有一个什么物,平时无事,可一旦运气就会横冲直撞使得体内又热又寒,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许儒说:“你说的这个症状是你自己呢?还是某人?”

  素玉青本来想告诉,是自己门下的弟子越意寒得了这个怪病,但瞬间反应过来,不行,若是说实话,那不就崩了原身的性格了吗?

  原身最看不起人,怎么会这么在意区区筑基期的弟子,亲自上長溪峰找许儒堂主问诊?许儒肯定会怀疑,一定要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我前段时间翻看修炼秘籍,对其中记载的方式有疑,所以前来问问。”

  许儒嘴角微微勾起,语调有调情哄骗,意味深长地说:“哦,我还以为得此症状的人,是最近大长老推荐入你门下的那位新弟子越意寒呢。”

  素玉青的眉头跳了跳:“二师兄,何以言?”

  许儒摆摆手:“耶,师弟,实多虑矣,我哪里有什么根据,就是乱猜的,不过你这么大反应,难不成……嗯,被我猜对了?”

  素玉青的背后冷汗直冒,心里喊完蛋,表面上冷漠地说:“那越意寒也能算得上人物?凭何劳我为他付出。”

  “若是其他人误解意思也就罢了,二师兄,你与我同门多年最该了解我的自尊自傲,你这猜测分明就是在故意侮辱我!”

  素玉青表现得这样怒气满腹,许儒却是仰天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弯腰捂腰子:“师弟呀师弟,我真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害羞依旧容易,睁眼说瞎话反倒练就得如火纯情,我刮目相看,不错不错。”

  素玉青坚持守住口风:“若是说谎,我为犬。”

  许儒立马把素玉青发毒誓的手放下来:“诶,作践自己就不必要了,二师兄未如此丧心病狂。”

  素玉青板着脸,闷闷的不说话,他看出来了,许儒不是诈他而是真有门道,但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许儒微弯眼眸:“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我识破了谎话?”

  素玉青沉默不语。

  许儒看得明白,素玉青的内心好奇,只是碍于面子,装作不认识,没看见,听不懂。

  他摸摸鼻子,忍住不笑,慢条斯理地说:“你若是不赶时间,我便详细道来。”

  “近期,你虽然迫求尽快碎丹成婴,但天性谨慎,学修炼秘籍并非良策,自然是不可能中招的,这是原因一。”

  “则,汝何故问此?能够寻到的线索只有前段时间才拜入你门下的新弟子,我听说大长老非常喜欢这人,特命你好好教导,你愿与不愿没得选择,此一变,又有一个变,此人必脱不了干系,这是原因二。”

  “江楚仁曾经玉简传字给我,说,有鬼修寄生在天遥派的弟子之中,行惑乱夺权之事!得进行秘密排查,可近,又不用也,我不禁倍感狐疑,江楚仁这是在耍我玩么?这是原因三。”

  素玉青不声不响的听着。

  许儒的桃红唇抿出笑意:“三个原因,打乱了看起来没有关系,但按照我诉说的顺序细细琢磨,其中的背后故事却是非常简单明了。”

  “只是,我终不知师弟何意此人?碍于大长老之情面,噫,我看不必。”

  素玉青瞥他一眼:“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许儒露出小媳妇样,掐媚的傻笑:“这不是师弟你不愿意敞开心扉,我只能挑破这层纱窗纸了么?”

  许儒得了便宜,又不正经起来了,素玉青故作镇定自若,但其实内心咆哮的想去跳崖。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许儒的智力等级点的这么高!!!一点点的小细节就能串联出来背后的真相,智多近乎妖已经不能足以表达了,你丫的根本是拿了剧本吧。

  若是自己多讲几句话,许儒再一品,岂不是今天自己就要掉马?

  素玉青觉得自己很虚,极度想要跑路的冲动,那压力比起面对男主和江楚仁大的不得了,许儒这妖孽惹不起,惹不起啊!

  许儒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眉眼微弯,冬日暖阳一般让素玉青抖三抖。

  “师弟,我不是在严刑逼供你,也不用着急,这件事,我心里有数,那小弟子体内的什么物应该是死去的鬼修留下的残余魔气,与我们天遥派修炼的心法有冲突,自然不能动用灵力。”

  “要逐出可行,但坏就坏在,那小弟子正处于打通全身经脉,伐毛洗髓的筑基期,灵脉和魔气误打误撞的相辅相成,今后,大概只能用鬼修的方式修炼了。”

  若是男主变成鬼修,而饿鬼道离得地狱道那么近,爹家人肯定是分分钟撞见,黑化近在咫尺,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素玉青登时拍桌,铿锵有力地说:“绝对不能!他是我素玉青的弟子,若是这件事流传出去,天下人都得耻笑,我教导无方竟然教出了一个鬼修来,天遥派第一师尊的名号就砸了,我还要不要脸?他绝对不可以和鬼修同流合污!”

  许儒思索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挽回,只是……”

  素玉青皱眉:“只是什么?”

  “只是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必须打碎灵脉,配合上秘制灵药,洗筋伐髓,重新长出一副灵脉来,能不能成全靠当事人的意志力,若是中途放弃就是一生都无法踏入修真界,永远当一个普通凡人。”

  素玉青呆愣,喃喃自语:“打碎灵脉,配合上秘制灵药,洗筋伐髓,重新长出一副灵脉来……”

  许儒点点头:“所以你应该懂了吧?这样的挽救方式堪比酷刑,金丹期的修士都无法忍受得了,你那小弟子尚小,少年而已,更不可能忍受得了。”

  “倒不如放他离开天遥派,当个鬼修或是普通凡人,都是他命中注定不能怨任何人,若是他不小心疼死过去就要麻烦你了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素玉青沉默片刻,开口:“……那秘制灵药,二师兄你这有吗?”

  许儒终于惊讶了:“你……是认真的?”

  素玉青冷淡地说:“他是我的弟子,我说能做到,他就算做不到也得做到。”

  许儒的表情定住,眼睛眯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素玉青:“……你,不是我师弟,你究竟是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txs.cc。家庭小说手机版:https://m.jtx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